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章 我乃夜叉!

不让江山 知白 700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田占元的手下魏烨一个人落荒而逃,他是真的怕了,他们的人一直都在盯着那个破败的夫子庙,没有看到还有谁进去过,可是为什么那夫子庙里会有一个杀人如麻的夜叉?

虽然才来没多久,可是茶余饭后和客栈里的小伙计聊天,他也听说了那个冀州城里夜叉索命的事。

这世上百姓愚昧,对于神仙鬼怪的传说很多人都笃信不疑,尤其是关于索命之类的故事,总是会让人着迷,又在着迷中恐惧。

现在他看到了那个夜叉,狰狞的脸上露出来几颗獠牙,仿佛一口就能咬穿人的脖子。

尤其是,夫子庙里点了几堆火,李丢丢是背对着火焰,所以前边那半身就显得更阴暗了些。

长街上,魏烨亡命飞奔。

他连头都不敢回,一口气跑到了客栈。

客栈一楼大厅里,田占元坐在那喝酒等消息,有几十个手下也都聚集在这,其他人都在客栈四周设防戒备。

魏烨跌跌撞撞的跑进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看到兄弟们的那一刻,他好像魂才刚刚回来一样。

“当家的......”

魏烨因为跑的太急,还没有说完话就被门槛绊了一下,身子控制不住往前扑倒。

他趴在地上抬头,看向田占元哆哆嗦嗦的说道:“夫子庙里,有夜叉。”

田占元没有反应过来,脸色又惊讶又疑惑的看着魏烨问道:“什么夜叉?”

魏烨咽了口吐沫,嗓音沙哑的说道:“冀州城里,那个,那个索命的夜叉。”

田占元一怔,他也听说了这个夜叉索命,说要死三百人就索命三百人的故事。

“怎么可能!”

田占元微怒道:“一定是什么江湖高手装神弄鬼,看来那父女两个是故意来的,是有人想要对付我们。”

“没有......没有那父女俩。”

魏烨连忙说道:“当家的,我带人一直死死盯着那个夫子庙,前后都盯着呢,一会儿都没有错开眼睛,没见到有人进去也没见到有人出来。”

“可是我带着人冲进夫子庙之后,那父女俩根本就不在夫子庙里,那里边只有一个青面獠牙的夜叉。”

听到这番话,田占元脸色一变,他往前走了两步一把抓住魏烨胸前衣服问道:“你可看清楚了?”

魏烨道:“看清楚了,真的没有那父女俩在,只有那夜叉一个。”

田占元本来就信这鬼神之说,此时听完后手都有些发抖,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莫非那两人真的是神仙不成?”

之前白天的时候,他和长眉道人问卦,魏烨也在不远处,大概都听到了。

此时回想起来,他更加害怕,看向田占元说道:“当家的,莫不是那两位神仙是化身凡人来指点当家的,可是当家的却想杀了他们。”

田占元听到这句话,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抽打了一下,又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了心脏一下。

魏烨的话本是慌乱中随口说出来的,根本就没有经过什么深思熟虑,可此时田占元也慌了,这话确实把他吓了一跳,是老大一跳。

回忆起来,人家说他有王爷命,还说若是气运到了,还可虎生龙相,那岂不是皇帝命?

乱世中神仙下凡来指点有皇帝命的人,这种故事从古至今都不少见,让他赶上了,可是他居然想把人家杀了。

“他......那个夜叉,有没有说什么?”

田占元问这句话的时候,嗓音都开始发颤了。

“他说......回去告诉你们当家的,别出客栈,最起码......最起码可死在暖和的地方。”

田占元肩膀都颤了一下,他连忙吩咐道:“所有人都出去戒备,把这客栈给我防住了,只要撑过今夜,咱们明天一早就离开冀州。”

“是!”

几十名手下应了一声,全都冲出客栈在前后戒备,他们其实也害怕,可是因为人多所以能壮壮胆子,但没有一个人敢单独出去,最少也是三五个人凑在一起。

客栈的掌柜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听到声音从里边出来想询问一下,可是看到这刀枪剑戟的架势,硬是一句话都没敢问,立刻回到自己屋子里,砰地一声把门关的死死的。

拉着老伴儿躲进被子里,仿佛被子是这世上最坚固的堡垒。

客栈后边,一个山匪压低声音问身边同伴道:“那个夜叉的事,不会是真的吧?”

同伴连忙摇头,明明嗓音都在发抖可是还撑着勇气回答道:“我反正是不信这一套,要我说,更可能是咱们当家的出来做什么被大当家知道了,是大当家派来的人。”

他本意是想安慰同伴也安慰自己,可是这话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楞了一下。

他同伴下意识的看向他说道:“那......岂不是更糟糕?”

俩人正说着话呢,客栈前边忽然传出来一片惊呼,那不是一两个人吓着了,好像是客栈前边布防的那些兄弟都吓着了。

客栈前边至少有三四十人在,他们全都往四周戒备着,可是也不知道是谁先看到的,然后吓得嗷的叫了一嗓子,人们这才看到,在客栈正门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

夜色中,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客栈门口,脸上有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谁也没有听到声音,谁也没有看到人来,他好像真的是鬼魂一样,突然就出现在正门外了。

那夜叉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外看着那些山匪。

“你到底是谁!”

此时田占元也看到了,他大步从客栈正厅里出来,用手里的长刀指向夜叉大声喊道:“你又到底想怎样!”

那个浑身上下仿佛都透着一股阴森气息的夜叉抬起手,比划了一根手指。

“我乃夜叉,今夜收一百人。”

这一句话,不知道多少人后背都立刻起了一阵凉风。

距离客栈并不是很远的一座房子屋顶上,燕山营七当家爬伏在那监视着客栈,他注意到魏烨急匆匆跑回来,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看到那个戴面具的人出现,七当家的眼睛骤然就睁大了些。

昨天他把人跟丢了,等回去之后才醒悟过来,自己根本没有看到那人长相,所以要保护的人到底是谁,看起来他像是已经找到了,但实则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所以他今天晚上又来了客栈这边盯着,他希望那个戴面具的人再出现,这样就能知道他是谁了。

可是他也很清楚,那个戴面具的人无缘无故不会再跑来冒险,昨夜里已经惊动了田占元那些人,今夜再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对自己的武艺颇为自信,可是他也没有自信到一个人能把那一百多人都杀了的地步。

然而今夜,他看到的那个戴面具的人和昨夜看到的那个,好像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昨夜里遇到的那个会假装有暗器,会抓一把土准备扬他,而且还是六分裤,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猥琐的气质。

而今夜这个戴着同一张面具的人,像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夜叉。

就在他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戴面具 的人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晃了晃。

“我乃夜叉,今夜收一百人。”

这句话只有十个字,可是这十个字把七当家都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这十个字说的有多凶狠,而是因为这十个字太平淡了,平淡的没有一丝杀意似的。

然而这平淡,又更为吓人。

“杀了他!”

就在这时候,七当家听到了田占元的咆哮声,像是怒极而发,所以嗓音都在颤抖,可是七当家听得出来,那不是怒极而发,是怕极了。

就在那一声暴喝之后,戴面具的人身形往后一闪,人消失在暗影中。

而田占元的手下则呼啸着冲了出去,追向那个戴面具的人消失之处。

客栈门口的火把很亮,可是这样一来,火光能照到的地方之外就显得更为漆黑。

“好手段。”

七当家眼神一亮。

因为有光明在,所以人们才害怕黑暗,如果世界一直都是一片漆黑,人们也早就已经习惯了黑暗,适应了黑暗,也许人人都有一双看破黑暗的眼睛。

然而这个世界上有光,也没有谁可以看破黑暗。

七当家知道那个戴面具的人是怎么想的了,客栈里的敌人数量太多,他没有把握直接杀进去可以把人都杀了,所以他是在故意诱敌出击。

只有把敌人都分割开,他的机会才更大。

田占元太蠢了,他不该把手下人分散开,只要他召集所有手下,百余人围着他坚守一夜,那个戴面具的人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得手。

然而,田占元在恐惧和愤怒之中,上当了。

正门的三四十个山匪握紧了兵器冲出去,很快就在客栈门口的灯火照亮范围里消失了,他们一头冲进了黑暗之中。

田占元紧握着他的长刀站在客栈门口,不住的往四周张望,他还能听到手下人的呼喊声,可是心里却一点儿都不踏实。

前边的人都追出去了,客栈正门一下子就显得冷清起来。

田占元往左边看了看,没有动静,往右边看了看,也没有动静,视线缓缓的回到正前方,然后啊的惊叫一声,手里的刀都几乎吓得脱手而出。

那个戴面具的人,回来了。

他依然站在正门外,透过那张面具,一双眼睛平静的看着他。

田占元的手下明明是追着人出去的,为什么他的手下没回来,这个夜叉却回来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田占元吓得后退几步,一把将身后的魏烨拉过来挡在他自己身前。

魏烨回头看了田占元一眼,那眼神里的含义格外复杂。

夜叉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只是那么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个,突然,夜叉抬起手往田占元住的房间指了指,田占元的脑袋里嗡的一声,他的妻子还在房间里。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田占元立刻转身朝着楼上冲,他跑到二楼房间门外用肩膀把门撞开,屋子里已经躺在床上的妻子吓了一跳。

田占元脸色一变,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他跑过去一把拉住妻子的手往楼下跑,妻子被这突变吓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茫然的跟着田占元跑下楼。

到了楼下,田占元看到魏烨依然站在门口往门外看着,他立刻问了一句:“那人呢?!”

门外已经不见了那个夜叉。

魏烨颤抖着转身,他脖子上有一道红线,在转身看向田占元的那一瞬间,脖子上的红线似乎在轻微的啪的一声后爆开,血如瀑布一样喷涌而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