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四十九章 无名小卒

不让江山 知白 83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罗境一人在前,他冲锋时候,不许有人冲到他身前去,也没人能冲到他身前去。

作为一个将军,罗境比谁都合格,作为一个武者,罗境比谁都霸道。

槊锋一撞,直接将前边持盾的人顶飞了出去,盾牌手撞在后边的枪上,被自己人戳死。

槊杆往左边横扫,左边被扫飞出去四五个人,再往右边横扫,右边飞出去一排。

他一人开路,后边的力士和亲兵营士兵只管跟在他身后往前冲。

“下马步战!战马为营!”

罗境一边杀一边吼了一声。

后队的虎豹骑士兵们跳下来,形成锋矢阵开始突破盾阵防御,而他们的战马,则成了挡住后边冀州军围堵上来的防御阵线。

有人问,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盾和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矛一战,谁会赢?

没有定数,更勇者胜。

下了马的虎豹骑士兵,也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士兵,最主要的是,他们有世界上最强悍的将军。

一排长枪朝着罗境刺过来,罗境先是往后撤了半步,然后脚下发力而起,他把长槊横着往下一压......

槊杆压下去,十几杆长枪被压住。

罗境松开手,人跳到了枪杆上往前冲。

“撤手!”

一声暴喝。

然后就是一条白光在人面前炸亮。

他抽出腰间长刀,一扫而过,十几个人,或是脖子被切开,或是脸被切开。

一刀力斩十几人后,罗境一回手把长槊抓起来,单手抓着槊杆尾端一扫,便又有数人被扫死。

城墙上,曾凌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知道罗境勇武,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当罗境变成他的敌人,他才明白罗境的勇武远比他已经认识到的更为可怕。

无人可挡。

他在南门里边布置了那么多层盾牌枪阵,就如同垒造起来一层一层坚固的石墙。

就算刀子再锋利,难道砍在如此厚重坚固的石头上,刀子不会被崩断?

寻常的刀子自然砍不动这般厚重的石头墙,但罗境不是,罗境是一把绝世神兵。

他面前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下去,再扑上来的人也只是晚死了那么一息而已。

曾凌一层一层的布阵,而罗境一层一层的破阵。

罗境向前疾冲,一脚踹在身前那面巨盾上,这一脚把持盾的人踹出去很远,又撞翻了后边枪阵的士兵。

罗境是锋矢阵的枪头,是利箭的箭簇,是长刀的刀尖,是大槊的槊锋。

而在罗境身后紧跟着的数十名力士,则将罗境一手撕开的伤口扩大。

这些力士手中战斧劈砍下去,那么巨大的盾牌都不能挡,以这种速度破阵的话,也许用不了多久,罗境就能冲到城门处。

“谁可去挡罗境!”

城墙上的曾凌急切大喊一声。

“我去!”

将军进卒应了一声后,已经开始往下城下冲。

“罗境!”

进卒从城墙上冲下来,手里提着一把陌刀,他分开众人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喊道:“我来和你打!”

罗境杀的兴起,听到喊声看过去,认出来那是曾凌帐下勇将进卒。

可他又怎么会在乎来的是谁。

“匹夫而已,安敢拦我?”

罗境哼了一声,继续向前。

进卒脚下发力,身形犹如重弩出膛一样掠过来,手中陌刀高高扬起,到罗境身前,一刀斩落。

罗境抬眼看了那陌刀,依然轻蔑。

刀落下,罗耿后撤半步,在刀锋落下的那一瞬间,罗耿用槊杆在刀背上砸了一下。

陌刀的刀 尖几乎是擦着罗境身体劈下来的,罗境后撤的这半步恰到好处。

槊杆砸在刀背上,本就凶狠下落的陌刀速度更快,进卒收都收不回来,当的一声砍在地上,直接劈碎了地上的青石板。

罗境一脚踩在槊杆上,脚底往下发力。

“你也撤手!”

他脚往下一压,进卒握不住刀杆,只能撤手,陌刀的刀杆啪的一声砸在地上,石板被砸的粉碎。

罗境一招将进卒的兵器卸了,再一招将进卒逼退,槊锋横扫之际,进卒退到了大槊长度之外。

“无名小卒。”

罗境只看了进卒一眼,便接续冲阵。

进卒大怒,伸手从旁边士兵手中夺过来长刀,再次冲到罗境身前。

他一刀劈砍过来,罗境也被进卒激怒,这个人还敢上前,让罗境杀心大起。

那刀落下,他居然没有用长槊去磕,长槊在右手,左手伸出去一抓......

刀落下来,却在一瞬间被罗境一把攥住了刀背。

这种出手方式,这种勇气,这种魄力,当世怕也真的只有罗境一人。

换做别的高手,应该也有很多种办法接住这一刀,却绝不会再有一人如罗境这样去单手抓刀。

非自负到了一定地步的人,又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

他这一把若是抓不住,这一刀也就砍在他身上了。

以进卒的力量,只要这一刀中了,罗境又不是钢筋铁骨,必可一刀两开。

然而,自负的人之所以自负,是因为他有自负的资本。

罗境左手抓住横刀背,往前一推,刀子推着进卒的胳膊往后甩,罗境再往往自己这边一拉,便将横刀从进卒掌中拉出来。

罗境抓着刀背,拇指在刀身上一拨,那刀转了半圈,刀柄转到罗境这边。

罗境一把将刀柄握住,跨步一刀。

一气呵成。

进卒手中没有兵器,躲不及,退不开。

噗的一声,这一刀斩在进卒的肩膀。

好在就在这一瞬间,一把长刀从侧面过来,刀子从下方往上撩起来,当的一声打在罗境的刀上。

这一刀将罗境的刀抬了起来,刀锋从进卒的肩膀上离开。

“我来!”

将军柳戈,一刀救人。

他跨步拦在进卒面前,再一刀扫向罗境的咽喉。

罗境用他左手长刀随意一拨,将柳戈这一刀荡开,他看出来是柳戈后,却还是没有什么在意的样子。

“一样的无名小卒。”

罗境左手握刀,一刀一刀往下劈砍,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重。

柳戈只第一刀是攻势,接下来就不得不全力防守,那一刀一刀接下来,震的他胳膊酸麻疼痛。

开始几刀还能单手握刀格挡,后面的几刀,不得不双手握刀来挡。

进卒见状,抓了一把长刀过来,也不顾自己肩上伤势,从侧面绕过来攻击罗境。

罗境故意不用他的长槊,只以左手刀来打两个,一人逼迫那两人不住后退。

他左面一刀右面一刀,这样砍法,寻常人可能连一刀都没有发出来,他已经不知砍了几刀。

柳戈和进卒这样的武将,本也是自负之人,他们以往与人交手,也不曾输过。

可是今日才知罗境有多强,才知武道无止境。

四面八方的冀州军不停的往这边涌过来,罗境勇武无双,可是他手下的虎豹骑终究还是会被团团围住。

前边还没能攻到城门口,后边已经被冀州军堵住。

虽然进卒和柳戈双人合力也未必能打的赢罗境,可却阻挡了罗境冲锋向前的速度。

这一耽搁,罗境的后军就危险了。

冀州军密密麻麻的围过来,不停的朝着罗境的虎豹骑放箭,弓箭手已经顾不上前边的同袍,一个个的咬着牙红着眼,只管把箭一支一支的放出去。

罗境看到此时场面越来越不利于己,他一怒,长刀甩出去,穿透了好几个冀州军士兵。

双手握住大槊,一槊落下,柳戈的长刀就被拍掉,人只能堪堪避开。

再一槊,进卒胸甲被切开。

而与此同时,城外也出现了变故。

城西这边,罗境大步走出营地,翻身上马,幽州军开始过渡桥往冀州城方向过来。

奉命再次拦截罗耿的青州军和豫州军连忙列阵,要把罗境挡在河岸以西。

罗耿催马到了河东岸,一名青州军将军也催马过来,伸手拦住罗耿,在马背上抱拳道:“大将军,还请回去吧。”

罗耿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谁?”

那将军回答道:“青州节度使大人帐下将军刘德胜!”

罗耿微微皱眉:“无名之辈也敢拦我?”

刘德胜一怒:“大将军若不退回,休怪.....”

话还没说完,他的面前炸开一道闪电。

罗耿抽刀,收刀,只是一瞬。

刀入鞘,刘德胜的脑壳从正中裂开,先是铁盔再是人头,往两边分开,一直分开到脖子位置。

脑壳这一裂开,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呼啦一下子就洒落下来。

罗耿催马向前。

“我就这样过去,且看尔等谁敢动手。”

他就这样,从青州军队伍里穿了过去,那些青州军士兵被这突变吓住了,竟是真的没有人敢出手,纷纷往两边避让。

这个崔燕来嘴里讥讽过的矮矬子,却将崔燕来帐下的青州军吓得连动手都不敢。

城中。

三千虎豹骑已经死伤两千余,可这也是罗境想到了的事,事实上,后军的虎豹骑士兵和他们的战马,就是来为罗境挡箭的。

罗境带力士和数百亲兵,才是猛攻东城城门的主力。

罗境早就已经制定好了作战的计划,虎豹骑士兵挡在后边,阻挡冀州军从后围攻,他带亲兵冲阵。

这世上,也真的就只有罗境想的如此理所当然,他以为他只带几百人冲击敌阵就能冲开。

事实上......他就能冲开。

进卒不能挡,柳戈不能挡,盾阵与枪阵,亦不能挡。

罗境逼退柳戈,面前被他杀的空了一些,再看时已经杀透冀州军,面前就是城门洞。

柳戈被一槊拍的翻倒在地,罗境从他旁边跨步过去,人已经进了城门洞里。

浑身是血的进卒带着几十名士兵堵在城门洞里,他身上是血,脸上也是血,连眼睛里都是血。

“你过不去!”

进卒嘶吼一声,再次挥刀向前。

“我过得去!”

罗境一槊戳在进卒胸口,挑着进卒来回横拍,把城门洞里士兵撞的七零八落。

杀进城门洞中,罗境身上的血比进卒身上的血还要多,只是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血。

罗境看了一眼被他挑在槊锋上的进卒,长槊一甩把进卒甩出去,然后一槊力劈,精准的劈在城门横档上。

进卒的身体撞在城门洞一侧墙壁上,又缓缓滑坐在地,墙上留下一条血痕。

他坐在那,嘴里还有极微弱的气息,他面前不远处有一把掉在地上的刀,进卒还想伸手去摸刀,然而只是手指勉强动了动。

罗境一槊劈断了门档,回头看了一眼进卒:“你可看到我过来了?”

说完后槊杆往那边一戳,砰地一声,槊杆尾端戳在进卒脑门上,进卒的脑袋又重重撞在墙壁上。

额头瘪了,后脑碎了。

进卒,从无回头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