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心思

不让江山 知白 63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琢好像还是那个老样子,永远也不着调,可正因为他还是老样子,所以他在没有得到军令许可的情况下带着他那一营兵马来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不会轻易被环境改变,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牛皮的资本。

这事也就是夏侯琢干得出来,换做别人绝不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只是夏侯琢没有想到他会在代州关见到李叱那个家伙,所以当他看到李叱的时候先是揉了揉眼睛,然后又不由自主的比划了一下李叱的身高。

“我离开这一年多,你背着道长他们吃大粪了?”

夏侯琢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李叱被敲的一缩脖子,以前夏侯琢敲他脑壳的时候可不用把手抬的这么高,这才一年多没见着而已,竟然已经和夏侯琢快一样高了。

李叱笑着说道:“吃大粪就能长得高?”

夏侯琢道:“茁壮。”

李叱哈哈大笑,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然后给了彼此一个熊抱。

夏侯琢后退两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李叱,这家伙才多大,已经是个有几分高大威武的小伙子了,看了几眼后夏侯琢在李叱胸脯上拍了拍,手感还行。

“胸肌不错啊。”

李叱道:“茁壮。”

夏侯琢问道:“我娘怎么样?”

李叱回答道:“好着嘞,就是想你。”

夏侯琢一怔,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等再过一阵子,若是没了战事,我就和将军说一声回冀州看看她,但可说好了,你们还得帮我圆谎,就说我是从都城回来的。”

李叱叹道:“傻不愣登的,你真以为她老人家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她只是不想过分阻止你让你为难,但你若是明明白白告诉她,她就明明白白不准你去,你装傻当做她不知道,她也就装作自己真的不知道。”

夏侯琢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点头道:“是啊,我娘那是多聪慧的一个人,没有什么事能瞒得住她......对了,你他娘的怎么会在战场上!”

李叱道:“我要说赶巧遇上了你信吗?”

夏侯琢:“你觉得呢?”

李叱随即把送庄无敌回燕山营再到赶来代州的事说了一遍,夏侯琢听完之后就抬手又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敲的李叱一咧嘴。

夏侯琢道:“这是你该来的地方?”

李叱撇嘴道:“这里难道就是你该来的地方?”

夏侯琢道:“费什么话,我是军人,当然是我该来的地方,只要有战事,对抗外敌入侵,我来有什么错?”

李叱道:“如果你是奉命来的,那么就不可能只是你手下这一支队伍来了,所以你一定是在没有军令的情况下私自带兵出来的。”

夏侯琢道眼睛都眯了起来,他再次重新审视了一下李叱,才发现这个小家伙不仅仅是个子长高了,他的思维也更加的敏锐。

“说说战事。”

夏侯琢拉了李叱一把然后往城墙上走,说来也是巧了,李叱刚从城墙上下来准备去看看还能用什么东西守城,才转了没多大一会儿就看到一支骑兵队伍进城,好奇的看了一眼,就看到为首的那将军嘴里叼着一根毛毛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他心说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和夏侯琢一样臭屁的人?

当然没有,那是只 此一家别无分号的臭屁啊。

所以他立刻就蹦蹦哒哒的迎了上去,一边挥手一边喊,差一点铁柱两个字就脱口而出了,也是离着还远,夏侯琢就看到一个家伙好像个孩子似的蹦蹦跳跳过来,心说那谁啊,那么大个子了还蹦跶,恶心。

等看清楚是李叱之后才觉得,还是恶心。

李叱带着夏侯琢去城墙那边,一边走一边把战局如何说了一遍,当夏侯琢听李叱说完用虚张声势这一招吓退了黑武先锋军,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叱,想着吃大粪不但长个儿还能长脑子?

李叱问:“你看什么呢?”

夏侯琢凑近李叱在他脑袋上闻了闻,然后点头道:“果然是粪香味的。”

李叱道:“你到了北疆边关之后,口味变得这么刁钻了吗?”

夏侯琢一抬手,李叱立刻躲开,可是夏侯琢这一次却没有敲下去,而是一伸手搂着李叱的脖子把他拉回来,勾搭着肩膀往前走。

“臭小子,牛皮了啊。”

李叱道:“也就那么回事吧。”

俩人刚要上城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喊李怼这个名字,虽然夏侯琢已经离开了能有一年多,但是他也很清楚,能喊出来李怼这两个字的绝对都不是好东西,最起码和李叱是一类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一回头,果然就看到余九龄颠颠儿的追了上来,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跑的是真的快,片刻之后就到了李叱和夏侯琢身边。

李叱看到余九龄后问道:“妮儿,你咋来了呢?”

余九龄累得气喘吁吁的,身上那件衣服好像被人往上泼了半车土似的,一边走路一边土都往下掉,头发上的土多到晃一晃就跟下沙尘暴一样。

余九龄看向李叱,那眼神里都是委屈啊。

“我早就来了,你先回去之后,我一口气跑到了前列县,把神雕和狗子还有马车交给道长他们,没敢说实话,就说是听闻夏侯琢到了代州,李叱就赶过去见夏侯琢了,谁想到夏侯公子真的在这......我让他们俩先回冀州,顺便见到高希宁的话跟她说......”

李叱:“咳咳.......”

余九龄反应过来,继续说道:“然后我就直接赶路过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到的当天我就能追上你,你知道我跑的有多快。”

李叱:“出什么事了?”

余九龄道:“我......迷路了。”

夏侯琢眼睛都瞪圆了:“你这么大个人,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出门了,自己走一趟都城来回都没问题,从信州那边到代州这才多远,你居然迷路了?”

余九龄哭丧着脸说道:“都怪一个小兔崽子......我这一路上就怕自己走的方向不对,想着半路上遇到人就打听一下,可是跑了几十里才遇到一个在捡柴的小孩,我问他知道不知道代州怎么走,那个小兔崽子指了一条错路,我这一来回多跑了至少三百里啊......”

夏侯琢道:“还有这么可恶的小孩儿?”

余九龄道:“太可恶了,我就问了他一句,嘿,小破孩,你知道代州怎么走吗,告诉爷爷......”

夏侯琢嘴角抽了抽后说道:“我要是那个小破孩,我能把你指到塞外去,让你一辈子在塞北流浪......你怪谁?”

余九龄道:“下次再也不能随便相信小孩子的话,谁他妈的说的,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

....累死我了啊。”

李叱指了指余九龄那一身的土:“这又是怎么回事?”

余九龄道:“别说了,北疆这边实在是少见人,村子基本上都被毁了,我又走了至少一百多里才遇到几个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方向不对,我又往回走,结果遇到沙尘,那漫天黄沙啊我就又迷路了。”

李叱道:“就你这几天的经历,我能在云斋茶楼说三天。”

余九龄那一脸凄苦,他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孩子骗的那么惨。

李叱忽然压低声音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了一个小孩子?”

余九龄仔细了想,然后后背就一阵阵发寒。

他吓得脸色都变了:“你别吓唬我啊,我可不信什么鬼神那一套......”

李叱笑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能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一个小孩给你指路,那是冥冥之中就该有你报应啊......”

李叱没有想到他会在代州遇见夏侯琢,夏侯琢自然也没有想到,三个人一边说着一边上了城墙,然后去见了刘牧和谭千手。

虽然黑武人的先锋军暂时退去,可是谁都清楚用不了多久黑武人的大军就会再次到来,而且再来的时候,将会比之前的厮杀更加的惨烈。

黑武汗皇阔可敌大石到了,他绝对不会允许大军无功而返,数百年来,自黑武立国起,就一心想吞下中原这锦绣江山,所以黑武人南下从没有停止过,每年都有战争,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场大战。

大楚国力还雄厚的时候,再加上有草原部族的骑兵支持,所以都能扛得住,现在的大楚已经内乱的千疮百孔,对于黑武人来说这确实是最好的时机了。

夏侯琢一边走一边问余九龄:“你知道李叱这一年多来是吃什么了吗,怎么个子长的这么快。”

余九龄不假思索的回答:“大粪,各种粪香味的大粪。”

李叱眯着眼睛看了看夏侯琢,又看了看余九龄。

三个人见过了刘牧和谭千手之后商议了一下,代州关这边虽然形势严峻,但是黑武人已经退去,未来几天之内应该没有厮杀,若是夏侯琢愿意跑一趟的话,可以去支援信州关。

夏侯琢就是来打黑武人的,当然没有什么不乐意,唯一的遗憾就是刚和李叱见一面就又要分开,大战之际刀剑无眼,其实就算大家都不说,也很清楚每一次分别都可能是永别。

可就在夏侯琢整顿军备准备出发赶往信州的时候,庄无敌回来了。

庄无敌都没有想到虞大哥居然真的答应出兵去协助信州防守,也正因为虞大哥亲自率军去了,庄无敌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他们要来的时候虞朝宗不来,当时庄无敌还想着,寨子里确实有那么多事要大哥操持,怎么可能轻易出来,可是他把李叱的话原原本本的对虞朝宗说了之后,虞大哥居然没有怎么犹豫就亲自率军去信州关了。

李叱当时的原话是......你告诉虞大哥,要想成大事,先要聚民心,若你能抵抗黑武入侵,必然会受百姓爱戴信任,将来就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你,其次,燕山营拿下信州关后,就算是有了进退自如的资本,哪怕将来真的遇到麻烦,也可从信州出关进入草原,算是有备无患。

因为这几句话,虞朝宗率军出征。

所以庄无敌在明白,大哥的心思是要做皇帝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