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十三章 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不让江山 知白 737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走进食堂的时候才注意到今天食堂里居然有不少人,他还不知道,昨天又有新的传闻很快就在四页书院里散布开,有人说看到孙别鹤带着人去找李叱的麻烦,结果灰头土脸的跑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院长大人的孙女看上了李叱,当时孙别鹤还撞破了正在教室里密会的二人,所以才狼狈而逃。

这一下李丢丢成了四页书院里的名人,很多人都想来看看这个穷小子到底什么模样,居然能让院长大人的孙女对他刮目相看。

所以李丢丢进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无数异样的目光,而所有目光之中都找不到一丝善意。

人性在这些衣着光鲜的学生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只不过是人性中最不好的那一面。

“小子。”

一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书院弟子走到李丢丢面前,看起来他大概十六七岁,个头比李丢丢高的多,李丢丢大概到他胸口位置。

那家伙拦住李丢丢,弯腰在李丢丢耳边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怎么样,品尝过院长大人孙女的滋味了吗?告诉我,如何啊?”

李丢丢皱眉。

他认识这个家伙,四页书院里有名的混子之一,名气大概和孙别鹤差不多,也是和孙别鹤臭味相投的人之一,他叫罗无凡,传闻中和幽州那位威震北境的罗将军有些牵连。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在书院里横行霸道,孙别鹤在他面前也要表现的稍微低一些。

幽州将军,手握燕云铁骑,虽然算起来只是正四品,和冀州节度使这样的一品大员没得比,可是谁都知道,连冀州节度使也要给罗将军几分面子。

不为其他,只因燕云铁骑天下致锐。

李丢丢抬着头很认真的对罗无凡说道:“这些字从你嘴里出来,比屎都恶心,你自己知道吗?”

罗无凡脸色猛的一变,伸手去抓李丢丢的衣服,后厨的吴婶看到这一幕吓得叫了一声。

“你敢动他,我就阉了你。”

嘴里叼着一根毛毛草的夏侯琢溜溜达达的进来,走到罗无凡面前看了看他:“你刚刚在他耳边说什么了?来,当着我的面再说一次,大点声说。”

罗无凡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原本绷着的脸忽然间就出现了笑容,西蜀那边变脸的绝技都没有他变脸快。

“夏侯师兄。”

罗无凡笑呵呵的说道:“你这是来吃早饭了?那我不打扰你吃饭,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的话只管吩咐,只管吩咐......”

夏侯琢坐下来,翘起腿,一脸的痞气。

“我说让你走了吗?”

他问。

本来已经转身往外走的罗无凡居然不敢走了,转身回来,依然陪着笑脸说道:“夏侯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夏侯琢道:“我记得我以前说过吧,李叱是我的小兄弟,你听过没有?”

罗无凡连忙摇头:“没没没,要是知道的话我怎么会来呢,不过现在知道了,夏侯师兄你一句话的事,他是你小兄弟,当然就是我小兄弟。”

“不不不......”

夏侯琢学着罗无凡的语气说道:“我怎么配和你这个罗家八竿子打不着的旁系外人有关系呢?我不配,你的意思是你也算我兄弟?”

“不敢,不敢!”

罗无凡一脸惶恐:“夏侯师兄教训的是,我不该胡言乱语。”

夏侯琢道:“我小兄弟被你吓着了,你说该怎么办?”

罗无凡楞了一下,然后从身上翻了翻,取出来几张银票放在桌子上 :“给小兄弟买些礼物赔不是。”

夏侯琢看了看那些银票:“多少啊?”

罗无凡道:“三五百两还是有的。”

夏侯琢漫不经心的说道:“数出来二百两留下,剩下的拿回去。”

罗无凡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数出来二百两银票放在桌子上,剩下的揣回去,连个屁都没敢放转身就跑了。

夏侯琢把那二百两的银票推给李丢丢:“拿着吧。”

李丢丢看了看夏侯琢,摇头:“不要。”

夏侯琢道:“你不是急着给你师父买个宅子吗?”

李丢丢回答:“脏。”

“哈哈哈哈哈......”

夏侯琢大笑,伸手把那二百两银票拿起来撕了,随手洒出去,动作帅气的一塌糊涂。

李丢丢微微皱眉:“你是做大哥的。”

夏侯琢道:“我是啊。”

李丢丢道:“有点公德心吗?随地就扔了。”

夏侯琢楞了一下,叹口气:“我扫。”

他起身去拿扫帚,吴婶怎么敢让他动手,连忙过来要收拾,看着那些银票的碎片那叫一个心疼,二百两啊......对于她这样的人家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二百两银子。

夏侯琢却不肯让她扫,接过来吴婶手里的扫帚和簸箕说道:“去煮饺子吧,六份。”

吴婶一怔:“平日不都是五份吗?李公子四份,你一份。”

夏侯琢道:“今儿开心,多吃一份。”

他把地扫了之后在李丢丢对面坐下来,笑了笑说道:“老子居然因为你一句话扫了地。”

李丢丢道:“下次注意。”

夏侯琢抬手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还给你脸了是吧。”

李丢丢嘿嘿笑了笑。

“你这个傻小子。”

夏侯琢忽然叹息一声后说道:“我明年就要离开书院了,很大可能是去北疆,我不在书院的话,这些王八蛋就会往死里欺负你,你可受的住?你应该明白,我现在有多护着你,他们就会有多恨你。”

李丢丢道:“你才知道你有多招人恨?”

夏侯琢:“我凑.......你真他妈的会聊天。”

李丢丢道:“谢谢。”

夏侯琢白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那你想过没有,如果我离开书院了你怎么办。”

李丢丢道:“明年我就十二了。”

夏侯琢问:“有什么区别吗?”

李丢丢认真的说道:“古有人十二岁拜相。”

“所以呢?”

“李叱可以十二岁杀人。”

“别吹牛皮了。”

夏侯琢道:“你和他们的差距,就像是泥土和云,他们可以有一万种理由一万种方法玩死你,你能杀光他们吗?你并不能,你连杀一个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坑死,他们不但会让你死,还会让你脏,往你身上泼脏水让你死了都不干净。”

李丢丢沉默。

夏侯琢道:“除非你有能力,一年之内让他们全都不敢得罪你。”

他问:“你有办法吗?”

李丢丢摇头:“我没有。”

夏侯琢道:“所以你应该收下那二百两银票的,将来还能带着这笔钱和你师父跑路,有二百两银票,跑到一个偏远的小地方,够你们师徒活下去的。”

李丢丢道 :“银票粘起来还能用吗?”

夏侯琢:“凑!”

李丢丢道:“那我就想个办法吧......让他们在一年之后想动我而不敢动。”

夏侯琢道:“头一回看到脸皮这么厚的人,你以为你谁啊,罗无凡虽然和幽州将军其实没什么血缘关系,但他爹是冀州节度使府里的人,官儿不大,但是条跟对了人的狗。”

“孙别鹤的爹和他们孙家在冀州城里也算是能排进前二十的家族,而你和你师父是能排在倒数第一的穷人,你俩并列第一,你拿什么和人家斗?”

李丢丢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我快要写遗书了。”

夏侯琢往前凑了凑:“别他娘的读什么破书了,明年你跟我去北疆吧。”

李丢丢眯着眼睛看他:“那你得为我师父准备一口上等棺材了......他要是知道我不留在书院而跟你私奔,应该会气的上吊,临终前含恨吃下三大碗米饭配红烧肉。”

“私奔......”

夏侯琢抬起手在李丢丢脑壳上又敲了一下:“私奔你个大脑袋。”

夏侯琢叹道:“你自己考虑吧,如果你想和我去北疆的话,你在北疆过上四五年然后就能从军了,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战死,我就能在军中罩着你。”

李丢丢道:“给我半年时间。”

他看着夏侯琢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如果半年后我还是没有想出来一个办法让他们以后都不敢惹我,那我就跟你去北疆。”

夏侯琢笑道:“你就不怕你师父含恨三大碗米饭了?”

李丢丢笑道:“明天就是休息的日子了,我去问问他吧,是三大碗米饭重要,还是他宝贝徒儿的命重要。”

夏侯琢道:“明天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他看了一眼吴婶端着饺子过来,伸手从筷笼里取出来筷子准备吃,李丢丢看着他,夏侯琢白了他一眼把筷子递过去:“给你给你给你......”

吃过早饭,李丢丢照常来到教室开门,孙如恭已经站在那等着他,看到李丢丢过来,孙如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李叱,我想和你谈谈。”

李叱走过去说道:“那就说吧。”

孙如恭道:“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你给我记住,如果十天之后燕先生考核我们的时候你敢拿第一,我就一定会让你死在冀州城里。”

李丢丢有些遗憾的说道:“你们这些人就会吓唬人吗?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什么手段了?”

孙如恭道:“你以为我在吓唬你?我说到做到,我能让你死的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

李丢丢道:“咱们之间其实没那么大恩怨,你也不用威胁我,你试试别的法子,比如收买我,也许比威胁管用呢?你想想,你不是一直都说我是穷人吗?”

孙如恭脸色一喜。

他眼神轻蔑的看着李丢丢问道:“你说吧,你要多少钱。”

李丢丢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还真是个白痴。”

李丢丢走到孙如恭面前,在孙如恭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怕你威胁,也不需要你的钱,你觉得你的命高贵我的命卑贱,那你就试试,看看是你先弄死我,还是我先弄死你,我是个孤儿,这你是知道的,咱俩可以比一比,谁家里死的人会更多些。”

说完这句话后他直起身子,转身后人畜无害的朝着走过来的燕青之笑着俯身一拜:“先生早。”

孙如恭看着李丢丢,忽然有些害怕。

【赋情于深秋,深秋赠我收获,赋情于诸位,诸位赠我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