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九十四章 推手

不让江山 知白 762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叶先生看了看远处地形,又看了看那大殿四周环境,压低声音说道:“戒备森严,也许没有想的那么容易。”

李叱嗯了一声,靠近之后才察觉到这大殿内外,非同寻常。

尤其是在大殿之外,有些来回走动的人,看装束就和那些东陵道的弟子不同。

“黑武人?”

叶先生看向李叱问了一句。

其实对于黑武,李叱也没有那么深的了解,和黑武人直面相对的经历只有一次。

剩下的了解,多是从夏侯琢那得来。

若此时夏侯琢在的话,就应该能辨认出来,那些来回走动身穿白色锦衣的家伙,是黑武剑门弟子。

“如果是黑武人的话,看来情报并不是那么准确。”

李叱压低声音对叶先生说道:“那个女人没有提及这么多黑武人在,她提及的只有一个,要么是她也不知情,要么是她故意那样说,临死之前设计让我们来这边送死。”

叶先生道:“我更觉得是后者,她知道自己必死,所以要希望我们来东陵山自投罗网。”

李叱点了点头。

其实雀南到底是真不知情还是设计,并不重要。

“已经半年之久,那个黑武人若觉得有利可图,派人返回黑武禀告,黑武那边若知道可扶植一支叛军,也必会不遗余力。”

他再次看向大殿那边,外围是数不清的灰袍神兵戒备着,里边的近卫都是身穿白衣背着阔剑的人。

“没必要冒险。”

叶先生压低声音道:“地形不熟,殿内的情形也不知道,就这样进去,怕是十死无生。”

李叱道:“来之前不该吹那么大牛皮的。”

叶先生道:“还不是怪你,若非你,以我性格也不会跟着吹。”

两人相视一笑。

“也不算是白来一趟,最起码把地形位置都摸的清楚了。”

李叱取出纸笔,写写画画。

“回头老唐到了,绕开那些县城,直接攻这东陵山。”

李叱把地形草图画完收起来,想着若是把狗子带来就好了,有狗子在天上,有任何人靠近都会示警。

而且狗子可是天生的杀手,它若偷袭一个人,只怕换做是谁都不好应付。

“先撤回去。”

李叱道:“我们自己吹的牛皮......”

叶先生道:“我们自己忘了它。”

俩人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从山林中撤出来,回到张玉须他们所在,彭十七看到李叱他们回来,惊喜的问道:“这么快就把人除掉了?”

李叱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在外围杀了一万来人吧,结果没想到那大殿中竟然有伏兵二十多万,我和叶先生干掉了七八万,实在没力气,就暂时退了回来,吃口饭,吃饱了再回去继续杀。”

叶先生叹道:“你这些话说的,我都没脸接。”

彭十七道:“我都没脸听......”

澹台压境道:“那大殿里挤了几十万人,看来这东陵道果然会妖术,把人变成纸片才能挤进去吧。”

李叱道:“你说的对,我和叶先生以武道破妖法......”

他话还没说完呢,澹台压境已经上马了:“走吧,咱们先暂时和那几十万纸片人不一般见识,放他们一马。”

李叱道:“会说话!”

澹台压境道:“我也是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尴尬。”

与此同时,大殿中。

掌教将 面上的纱巾摘下来,问手下道:“方玉舟他们可已经出发了?”

那身材高大的手下俯身道:“方玉舟他们一早就走了,是去巡查五县,没有一个月不会回来。”

掌教点了点头,似乎放松了些。

他又问:“汗皇陛下派你们来,可有什么交代?”

高大之人回答道:“陛下吩咐,任命将军为征南将军,封辟野候,我等到来,谨遵将军命令,若有违抗,将军可任意处置。”

其实这些黑武人也是今天才到。

“龛罗食。”

掌教看向那高大之人说道:“你既是剑门剑师,又是青衙千夫长,以你年纪,到此地位,必会心高气傲,我虽是皇族出身,可你之前身份就已远在我之上,现在要听我调遣,你心中可有怨言?”

龛罗食微微俯身道:“将军,我是奉陛下之命来的,陛下永远不会有错,陛下永远不能质疑。”

这话,又表明了态度,又保留了高傲。

阔可敌休汨罗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其实你也应明白,若真能靠楚人而攻破楚国,这件功劳史无前例。”

他看了龛罗食一眼,调整了一下语气。

“你不到三十岁,身份已是剑师也是千夫长,若再无巨大功劳,陛下也不会提拔了。”

“所以陛下此次派你来,就是在给你一个机会,这机会你要把握,将来攻灭楚国的第一功,封赏会有多大?”

龛罗食道:“将军放心,陛下让我以将军为尊,不管将军吩咐什么,我都会按令行事,将军若担心我带来的人指挥不动,大可不必,我们的目标是夺中原江山。”

休汨罗长出一口气,点了点头:“那就好。”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你对楚人轻视,但对方玉舟要态度客气些,暂时还需此人活着。”

“明白。”

龛罗食道:“他以为将军是傀儡,却不知自己才是傀儡。”

距离大殿十几里外,官道上,大批的灰袍神兵保护着几辆马车向前。

其中一辆马车里,方玉舟脸色阴沉的说道:“黑武突然派来这么多人,休汨罗是想让我做傀儡。”

他身边一人道:“师父,先暂时虚与委蛇,等将来得大势,除掉一些黑武人还不是易如反掌。”

方玉舟看向这个年轻的男人,这是他最欣赏的弟子。

“你的六个师兄师姐,已经去了五个,雀南那般性子不堪重任,将来得天下,为师也要传给你。”

这年轻人姓具,名为具荷。

他对方玉舟说道:“本来大师兄是真的能帮师父分忧之人,可是想不到,大师兄竟然也折在中原。”

方玉舟道:“你大师兄确实很好,但比你差了些,他天赋有限,所以为师的本事,他只能专攻其一,而你天赋远超他,为师的本事你已尽学,所以,你要多替为师分担一些。”

他缓了缓后说道:“无论如何,兵权不能交给休汨罗的人,那些黑武人最多只能做他的亲卫。”

具荷点头:“弟子明白,若他们过分,弟子会让他们知道什么事不能逾越,逾越必死。”

方玉舟道:“这次出门先去见你师姐,然后把五县之兵全都调集到临兵县,要让休汨罗知道,没了我,他根本指挥不动一兵一卒。”

几天后。

燕山营八千精锐浩浩荡荡而来。

幽州,罗耿的大将军府。

兖州节度使周师仁一脸谦卑的看向罗耿,丝毫也没有封疆大吏的那种该有的强势。

“我对大将军素来敬仰,也曾对手下人无数次说过,我领兵之术,多是和 罗大将军所学,虽然算是偷师来的,但要说大将军是我恩师,也不为过。”

这般态度,让罗耿确实有些舒服。

罗耿笑道:“周大人真是谬赞了,虽然你年岁比我小些,可还应平辈论交。”

他问:“这次周大人,带来多少兵马?”

周师仁回答道:“十五万。”

罗耿道:“那岂不是已尽起兖州之兵?”

周师仁怎会对罗耿说实话,他笑了笑道:“大将军有所不知,我麾下早已有三十万大军,这次也只是带来一半人马而已。”

罗耿心中冷笑,心说这般大话你也敢张嘴就来。

“关于冀州......”

周师仁试探着问了一句。

“周大人只管去攻。”

罗耿道:“我之前与周大人书信来往,已经说的清楚,我只要粮草,其他一概不要,大人若得冀州,我为大人守北疆。”

周师仁哈哈大笑道:“大将军高义!”

罗耿道:“我儿罗境,勇武善战,我会让他给周大人做向导,周大人只管放心。”

两人商议得当,周师仁送给罗耿无数钱粮,罗耿随即安排罗境带三千轻骑为周师仁引路。

罗境只带了这几千兵马,周师仁却带兵十五万而来,自然也就没那么担心。

周师仁的兖州军急不可耐的开赴冀州,北境一场大战又已经近在咫尺。

周师仁走了之后的第三天,罗耿的大将军府里又来了客人,这人的态度,比起周师仁还要谦卑的多。

此人是兖州大贼劳水泽,白山军的大当家。

白山军原本也都是一些苦力出身,最初杀贪官,夺粮仓,分给百姓,从而聚民心。

再往东北的渤海国是黑武的附属,渤海王历来都对黑武称臣,知道有白山军在,所以就派人联络。

这几年来,本不富庶的渤海国,却不惜耗费大量钱财物资扶植白山军,自然也是受黑人汗皇之意。

这几年来,黑武要灭中原楚国,可谓多管齐下。

先是汗皇阔可敌大石亲率大军南下,未能攻破边关,又暗中扶植楚国叛军。

白山军的发展能有现在势力,八成的功劳都要赖渤海国的不遗余力。

想想看,渤海国那么贫苦穷困的地方,能拿出来如此大量物资钱粮,真的可算是倾囊相助了。

出身卑微的劳水泽纵然已是大当家,可天生的畏惧权贵之心却还没有去掉,所以在罗耿面前,紧张的有些不知所措。

“大将军......”

劳水泽咽了口吐沫,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这次我带来了不少礼物给大将军......”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罗耿摆了摆手道:“你无需如此局促,也无需如此客套,既然说好了要结盟行事,我便会把你当做朋友看待。”

罗耿起身,一边踱步一边问道:“你带来多少兵马?”

劳水泽连忙回答道:“白山军尽出,至少二十万大军!”

罗耿点了点头道:“周师仁还不知道我已与你结盟,让他先去攻打冀州,待他打的差不多了,我会率军与你围攻兖州军,按照商量好的,我得冀州,你得兖州。”

劳水泽立刻说道:“都听大将军的,大将军只管下令,我必会按照大将军吩咐做事。”

罗耿笑了笑道:“你的人有杀敌破阵的经验吗?”

劳水泽摇头道:“确实......确实欠缺了些。”

罗耿道:“无妨,我给你一个先练兵的机会......你可知,有燕山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