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五十一章 你猜我的我猜你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98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六千草原轻骑出安阳,这一仗从规模上,时间上,伤亡人数上,都不算大战。

可是这一战,却足以让楚军的士气被按下去一截。

“古圣曾说,战,攻心为上。”

宇文尚云在大帐中来来回回的走动,大帐中,诸将都安静的听他说话。

“有人觉得,攻心,用一些小手段,耍一些小聪明,说一些诛心的话。”

“可是比起唐匹敌这次,这些所谓的攻心之术,都差了些。”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不想丢了自己的气势,奈何气势昨夜被人按着打了。

“故意丢弃宁军江南大营,故意不阻拦我军渡江,只为了让我们以为他无力一战,不敢一战。”

“然后夜袭,一战毁我营地,杀我士卒......是唐匹敌亲手给了我们信心,又是他亲手把这信心打下去。”

“这一战虽然无关大局,于我大军来说也不算重创,可足以值得他吹嘘半生。”

宇文尚云脚步一停,看向诸将说道:“轻敌,便是我们这一战败了的根源,而轻敌,却是人家让我们轻敌的,这几步都走在了人家的坑里,每一步都是。”

“所以诸位都要记住,要时时警醒,以后与宁军对战,无论大小,无论何时,都不要有任何轻敌之念,哪怕我军兵力十倍,数十倍于宁军,也当全力以赴。”

“是!”

他手下将领们都垂首应了一声。

“几千轻骑,就敢袭扰我大军营地。”

宇文尚云道:“这不光是胆子大的问题,还是本事大。”

他下令道:“后撤十里,重修营地。”

手下人都一惊。

后撤十里?

这岂不是输了一仗,又输了气势,如今再后撤十里,连面子都输了。

若宁军在城墙上见楚军后撤建营,大概会笑掉了大牙吧。

“大将军.....”

有人想要劝,还没有开口,就被宇文尚云摆手阻止:“无需多言,按军令行事,违令者,斩。”

“是!”

众将再次俯身接令。

从南平江边到安阳城,也就三十里左右,楚军后撤十里安营,如此一来似乎就犯了兵家大忌,临水而营,背后无路。

安阳城,城墙上。

唐匹敌放下千里眼,习惯的,手扶着城墙,手指在城墙上再次轻轻敲击起来。

“后撤建造营地,武先生怎么看?”

武奶鱼道:“若是正常来看,这是要打持久之战的先兆,让大军后撤,重建营地,围而不攻,徐徐图之。”

“又临水而建,兵家大忌,似乎也有故意引诱我军出击的意图。”

他看向唐匹敌道:“但,在我看来,这宇文尚云做的样子有些粗糙,不出意外,就在这两天,他必会攻城。”

罗境道:“所以这城中,多半有他内应?”

武先生点了点头道:“非但有,还很多。”

罗境道:“看来我杀的还不够。”

武先生道:“罗将军杀的,或许只是宇文尚云故意让你杀的,安阳城中有些人,摇摆不定,罗将军到了,他们就侍奉罗将军为主,宇文尚云到了,他们又会侍奉宇文尚云为主,这些人,死不足惜。”

罗境点头,仔细想想,他杀的那些人,确实都是些墙头草。

“他后撤建营,只是为了迷惑我们。”

武先生看向唐匹敌道:“如此推测,他与城中内应,必已约好攻城时间。”

唐匹敌轻叹一声。

“我得打的多漂亮,才能洗去这次弃城而逃的污点。”

罗境笑道:“你想的多了,所有过程都是结果的点缀,好的结果是好的点缀,若是不好的结果,那你还想这些做什么。”

唐匹敌笑道:“你什么时候这般会说话了。”

罗境抬头看向天空:“自从我留在冀州后,身边皆是谄媚马屁之人,尤其一余姓之人,着实过分。”

唐匹敌大笑。

他再次看向城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楚军何时攻城,我们不得而知,我不喜欢这种无从把控的感觉,所以还是我们说了算的好。”

罗境道:“弃城而逃,被你说成我们说了算......我大概已经掌握了你这天下第一装的些许技巧。”

唐匹敌笑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话说起来不太有气势,换个说法是......战与不战,我们说了算,是不是好多了?”

罗境道:“有你和李叱,宁军壮大真的是在道理之中啊......各方面都壮大。”

唐匹敌道:“罗将军说的大都对。”

当日。

楚军斥候回报,说是见安阳城北门,有数百宁军逃出,一路往北跑了。

过半个时辰,又有斥候来报,有大概千余宁军出逃,轻装出城,头也不回的跑了。

又一个时辰,斥候回报消息,有不少文职官员的车马队伍,朝着北方出逃。

宇文尚云在大帐中来来回回走动,脸色显然是犹豫不决。

“大将军,再不进击,宁军就真的要全都逃走了。”

“大将军,当初要半围安阳城,就是故意放一门给宁军出逃,我军好在半路截杀,此时宁军果然逃走,大将军,再不出兵就来不及了。”

“大将军,末将愿带一支人马去安阳城北截杀宁军!”

宇文尚云皱眉:“你们可是都忘了,就在今日我说过了什么?”

他视线扫向众将:“唐匹敌用兵诡异莫测,以他那般高傲自负的性格,你们觉得他真的会弃城而逃?以他对宁军的统帅之力,他真的会坐视手下人溃散而不理会?”

他哼了一声:“不过是诱敌之计,他手下轻骑不出,就是在等时机。”

众将看向宇文尚云,脸色都有些怀疑,但又不敢去质疑。

他们只是心急,若这样任由宁军一股一股的逃出去,安阳城虽唾手可得,但却不能歼灭宁军这一部。

宇文尚云叹道:“我虽有近十万人马......可是骑兵不足五千。”

他看向手下众将:“若要分兵追击出逃宁军,自然是要用这五千骑兵。”

“此时想想,唐匹敌故意在河边钓鱼等我先锋队伍,就是在确定我军骑兵人数。”

与此同时,安阳城里。

唐匹敌坐在椅子上,眼睛微微眯着,像是在自言自语。

但他此时此刻所想的,是宇文尚云的反应。

他声音很轻的说道:“我若分骑兵去追击宁军,至安阳城北,与大军相隔,便成了孤军。”

楚军军帐中,宇文尚云道:“一旦成了孤军,唐匹敌手下那数千草原人轻骑又极善战,弓马娴熟,远非我们的骑兵可比。”

书房中,唐匹敌手指轻轻敲着桌子说道:“若被宁军轻骑截断骑兵归路,我的骑兵就会一去不回。”

几乎同一时间,宇文尚云道:“若被截断,我的骑兵就会一去不回。”

大帐中诸将这才明白过来,知道是自己想的不够深。

若是真的派轻骑去拦截那逃出城的千余宁军,拦截那些毫无价值的文官,却折进去五千轻骑,这是大亏。

宇文尚云道:“唐匹敌无力与我决战,所以只能想办法消耗我们的兵力。”

安阳城中,唐匹敌道:“我料那唐匹敌只能借此消耗我们,为了那千余人而上了唐匹敌 的当,何其不智。”

他起身道:“就这样吧,按照原计划攻城。”

楚军军帐中,宇文尚云道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必理会,按照原计划攻城。”

唐匹敌看向手下亲兵:“东西收拾好了吗?”

“回大将军,都已经收拾好了。”

唐匹敌道:“所有的文职官员,都已经撤出安阳,宇文尚云不敢追,觉得是鸡肋,放我们的官员离开,我得谢谢他。”

他走到书桌前,提笔在宣纸上写了几行字。

先放文官出城去,又放骑兵回冀州,神机妙算大将军,恭贺你把安阳收。

写完之后唐匹敌大步往外走:“咱们也该走了。”

不到一个时辰后,城中剩下的宁军,全都骑马出城。

宁军轻骑可不是一人只有一匹马,那六千草原轻骑富得流油,皆为一人三骑。

所以留守安阳的这一万宁军,都骑马走也不是问题。

等到斥候探知消息,说是又七八千宁军骑兵出城往北逃了之后,宇文尚云都懵了。

真的是彻彻底底的懵了。

他在冀州数月之久,自认为已经了解宁军中很多人。

比如李叱,比如唐匹敌,比如罗境,比如澹台压境......

他有孤胆去冀州,就是去了解敌人的。

然而在这一刻,唐匹敌这一逃,完全颠覆了宇文尚云对唐匹敌的了解。

那般骄傲,那般自负,那般强势的宁军大将军,跑了?

宇文尚云不信,立刻下令全军进击。

楚军浩荡攻向安阳,等到了城门口,却见城门大开。

那些原本等着明天夜里开城门的人,也是一脸的懵,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安阳城门打开,楚军进入之后搜查全城,怎么可能还能见到一个宁军。

宁军轻骑马快,此时已经往北出去很远。

进了书房,宇文尚云在屋子里走了一圈,这书房里很空,没有别人,可是他却总觉得有个人在看不到的地方嘲笑他。

忽然注意到了桌子上的宣纸,迈步过去看了看。

一瞬间,宇文尚云的脑袋里就有一股血气上涌。

“混账东西!”

“自大狂徒!”

宇文尚云把宣纸拿起来,三两下撕成碎片。

“大将军,现在追不追?”

手下人也是一脸的愤怒:“此时冀州兵力空虚,他们的主力队伍远赴青州,无力回援......”

说到一半不敢说了,想起来宇文尚云说的不要轻敌的话,他怕挨骂。

宇文尚云回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骂他。

他眼神闪烁,脑子里迅速的盘算着。

“唐匹敌算计的,是我不知他主力去了何处。”

宇文尚云道:“按照正常情况,他有六万大军,自然不会退出安阳,可他退了,就暴露了主力不在。”

“他不知我知,便会以为我不敢追,怕我中了埋伏......”

宇文尚云:“宁军主力已走了半月,只怕是千里之外,若唐匹敌派人星夜兼程去追,宁军赶回支援,一去一回最少也要在二十天以上。”

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唐匹敌,你千算万算,便算不到我知宁军去向,他以为我不敢追他,那我就顺他心意,不追他了!”

他一挥手:“不追唐匹敌,咱们去截他的主力,将那五万宁军全歼,冀州再无强敌。”

宇文尚云转身看向手下众将:“分派斥候,往东南方向打探,等澹台压境的宁军归来,一战定胜负。”

“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