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个奇怪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68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井口县再往北走,风景就开始让人变得着迷,冀州往西往北都是仿似连绵不尽的山脉,官道山谷中穿过,两侧的青山绿木看着让人心旷神怡。

不时有鸟啼声在山谷上响起,叫声十分悦耳动听,在冀州城里这样的鸟叫声根本就不可能听得到。

进了山之后天气都不显得那么热,山风吹过,把人身上的汗吹走,留下一身清爽。

高希宁不愿坐在马车里,她这还是第一次离开冀州这么远,虽然说起来也才走了一百五十里不到。

“那是什么鸟在叫?”

高希宁问。

李叱指了指鸟叫声传来的方向问道:“你是说那边吗?”

然后嗖的一声狗子就飞了出去,没多大一会儿就又飞了回来,稳稳落在马车上,爪下踩着那只鸟儿,大概意思是就是这个家伙在叫。

高希宁看了看狗子,再看看那已经快吓死了的鸟儿,有些懵。

这狗子就是行动派啊,不忽悠,就干实事。

李叱道:“把人家放了吧。”

狗子低头看着那只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再漂亮的鸟儿,叫声再好听,它眼里就是个五颜六色的点心。

李叱说了一声把人家放了吧,狗子却并没有放开的意思,甚至还有一些想吃。

高希宁看向狗子很认真的说道:“不好吃。”

狗子一松爪,那鸟儿噗啦噗啦的就飞走了。

李叱都看愣了,他看着高希宁,没说话,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这是为什么?

高希宁也没说话,给了李叱一个你猜它这是随谁的眼神,李叱心说当然是你啊,不然还是我吗?他心里想着这些,大概眼神就有些变化,于是高希宁的眉角就微微一抬,李叱连忙道:“我,我,随我。”

狗子应该是听懂了,用实际行动表示它不同意,它往高希宁那边靠了靠,用它的小脑袋蹭着高希宁的肩膀,意思是娘啊你不要孩儿了吗,那个家伙太丑了。

高希宁就显得有些尴尬。

“馋......怎么了。”

她扭头看向远处:“馋都不馋的人,一定是个冷血之人。”

李叱觉得这个说法应该不可以成立,但他不敢说。

“这座山叫什么山?”

高希宁问。

李叱也不知道这叫什么山,他们没有走过这条路,从燕山回冀州走的不是这边,燕山在冀州正北方向,他们现在往西北走,这片山脉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燕山连在一处。

“叫双峰山。”

夏侯玉立走过,知道这山叫什么名字。

后边一辆马车上,余九龄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双峰山这个名字,他问坐在身边的唐匹敌:“老唐,这双峰山为什么会叫双峰山。”

唐匹敌想了想后解释道:“一般来说,叫双峰山,是因为那两座山峰就像是骆驼的驼峰一样,所以叫双峰山。”

余九龄更加不解的问道:“那骆驼,咱们中原人有多少人见过?在见过骆驼之前这里难道就不叫双峰山吗?如果和骆驼无关的话,双峰山的双峰二字和什么有关?”

他连续几个问题抛出来,唐匹敌不得不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脸就红了。

他瞪了余九龄一眼:“龌龊!”

余九龄无辜的说道:“为什么就龌龊了......难道单纯的两座山峰就不能叫双峰山了吗?为什么非要是两座驼峰才能叫双峰山,那可以叫驼峰山啊,我觉得你分析的没道理。”

唐匹敌的脸更红了些,他觉得自己有点龌龊。

余九龄追问道:“你刚才想什么了!”

唐匹敌道:“我在想确实是我想多了,你看骆驼有两座驼峰的,也有一座驼峰的,所以应 该和骆驼无关。”

余九龄点了点头:“就是,难得见你认错。”

唐匹敌心说好险好险,还好这个家伙比较好忽悠,要不然自己的一世清白啊......

余九龄坐在马车上晃荡着腿,他问唐匹敌道:“你看这山里,会不会有山匪草寇?”

唐匹敌道:“如今这大楚天下,任何一座山里都有可能藏着山匪草寇,哪怕就是天下盛世,盛世到远超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山里也不会缺了山匪草寇。”

余九龄问:“为什么?”

问过了之后自己也想明白了,还能是为什么?

哪怕世道再好,再也没有人因为吃一口饭铤而走险,再也没有人因为穷而举旗造反,可这样的土匪恶霸也不会绝迹。

他叹了口气,一个快乐的小二-逼突然就感伤了起来。

唐匹敌笑了笑道:“你好像顿悟了什么。”

余九龄摇头:“这种顿悟不要也罢。”

前边那辆车上,夏侯玉立提醒李叱道:“我从云隐山回来的时候,是和一支商队搭伙回来的,是很多行商凑在一起,然后还雇了不少护卫,即便如此,过前边仙踪山的时候还是被拦住了,那些拦截商队的人也直说,给钱买路,不伤人,不打劫。”

李叱点了点头。

他在前边安排了斥候,如果有人埋伏的话,应该会有发现。

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人拦路才会显得奇怪,冀州最乱那会,也不知道多少人一头扎进山里,凑在一起形成规模,也许原本都是普通百姓,打劫了几次之后就会成为习惯,慢慢的也就不再是普通百姓。

“仙踪山上应该是有一座山寨。”

夏侯玉立道:“但是有多少人,多大规模,这些就不知道了。”

李叱道:“他们也未必就敢招惹咱们,不过大家还是要小心些,我之前已经告诉所有人保持戒备,山里不光有美景,也有野兽,最前探路的斥候,有危险也会提前示警。”

过了双峰山再走四十里左右是仙踪山,那边的山谷比双峰山这边要狭窄的多,官道也变得窄了些,两边山崖两侧怪石嶙峋,山林密布,最适合藏身埋伏。

就在这时候,前边仙踪山下。

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骑着马悠哉悠哉的从西北方向往南走,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锦衣长衫,人极俊美,若要对比的话,比唐匹敌还要俊美一些。

如果光看面相,连他是男是女都不好分辨出来,但是身材却看得出来,虎背猿腰,身形修长,如果他是个男人,比任何男人都好看,如果他是个女人,比任何女人也都好看。

他也没有拉着马缰绳,任由那马自己走着,他手里有一根竹笛,在五根手指之间来回转动,不管如何变幻,却就是不会掉下去。

旁边的山崖上似乎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哨声,乍一听像是鹰啼。

听到这声音,锦衣少年眉角微微扬了扬。

他俯身在坐下老马身上拍了拍,声音很轻的说道:“老黄马啊老黄马,我和你说过,什么时候遇到比你好的坐骑,我就换了你,你就可以去休息了,有人要拦着咱们,我看看他们手里有没有比你好的马。”

老黄马打了两个响鼻,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完全不在意他说了些什么。

嗤之以鼻,大概最先形容的应该就是马。

就在这时候,从两侧峭壁的树上有人抓着绳索荡下来,大概有七八人左右,他们腰畔插着刀子,悠荡着到了官道上,一松手落地,七八人把路拦住。

为首的一个山匪往前走了几步,把腰间别着的刀抽出来指向那锦衣少年,刀没出鞘。

“嘿,停下!”

锦衣少年没理会,那老黄马也仿佛聋了一样继续往前走,这一下就把那几个山匪气着了。

为首的山匪 刷地一声把刀抽出鞘,横跨一步拦在老黄马身前,低着头走路的老黄马像是没看他,又或者是懒得看他,依然低着头往前走,再走一步就撞在那山匪头子身上了。

“哎我去!”

那山匪头子就怒了,侧身让开,然后一把拉住老黄马的缰绳,那老黄马好像是看了看他,也好像那眼神里是在可怜他。

“你是不是聋了?!”

山匪头子怒问一句。

锦衣少年摇头道:“没有。”

山匪头子道:“没聋你就是故意的?我让你停下你没有听到?!”

锦衣少年看起来略显为难的回答道:“我和它说好了,走路是它的事,我不管,它什么时候停下来是它说了算,它在哪儿停我就在哪儿休息。”

“你?和一匹老马说好了?”

那山匪头子忽然就哈哈大笑起来,回头对自己的手下人笑道:“我还以为截了个大肉包子,这一身漂亮锦衣,想想就知道是有钱人出身,谁想到是个傻子!”

那几个手下人也跟着笑起来。

锦衣少年问道:“你们是在笑我吗?”

山匪头子大笑着说道:“不然呢?我们笑谁呢?”

锦衣少年低头对老黄马说道:“被笑话了,不好不好。”

老黄马又打了两个响鼻,好像在说关我屁事,又不是在笑话我,我只管走路,其他的事都是你的事。

大概不到一个时辰后,官道上。

李叱特意换到了前边第一辆马车,他把连弩放在自己身边,随时都可以拿起来,虽然他暂时不能随便动手,但他的射术还是少有人及。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前边过来一个人,也许是因为累了,往后仰躺在马背上,任由那匹老黄马自己往前走。

当一匹马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应该很老了,最起码说明骑马的人可能不怎么富裕,因为他大概是没别的马可选。

那人听到对面有声音也没有起身,那老黄马也一直低着头走路,眼看着就要和李叱的马车撞上,李叱连忙让赶车的伙计往一边靠。

可是马车已经靠着一侧走了,那老黄马却在官道正中走,所以让是没法再让,再让就会翻车。

于是李叱喊了一声:“朋友,小心些。”

那人没回答,倒是看起来懒洋洋的老黄马看了看李叱,然后偏开一些,也给马车让了让。

李叱说话那人都没理会,倒是老黄马给人让路让他觉得很奇怪,甚至是震惊。

他坐直了身子,有些不可思议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老马啊老马,你居然给人让路了?”

他好像是觉得无比的不真实,但是李叱他们却觉得这有什么?这难道不正常吗?

李叱看向那锦衣少年,锦衣少年也在好奇的打量他,似乎还是在不理解为什么老黄马会给这个人让路。

所以他问了一句:“你是谁?”

李叱回答:“路人。”

锦衣少年因为这个答案又怔了一下,然后就笑起来,他觉得这个答案格外的好笑。

李叱问:“请问这位公子,你从前边仙踪山过来,有没有遇到山匪拦截?”

锦衣少年回答:“遇到了。”

李叱心里一惊,遇到了,这锦衣少年却安然无恙的过来,足以说明问题,而他安排在前边的斥候却没有示警。

所以他笑着问道:“没劫你?”

锦衣少年回答:“劫了钱。”

余九龄从后边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劫了多少买路钱?”

锦衣少年从身上解下来一个钱袋子,把钱袋子打开,手指伸进去扒拉了扒拉,然后认真的回答道:“没多少,大概几十两,他们就带了这么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