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还是得谢谢你

不让江山 知白 691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沈如盏她们回到客栈之后就没有再出门,吕青鸾其实还是不放心,一直都在一楼守着。

这是荆州,谢秀如今是荆州节度使,要想把他们留下的话,其实真的可以说易如反掌。

下午的时候,客栈外边来了七八辆大车,车夫们也不进门,只是在门外等着,引得路人都频频侧目。

马车上那节度使府的标徽太过醒目,所以路人好奇但也不敢靠近。

吕青鸾从客栈里出来,一个青衣小厮连忙上前,俯身道:“是吕爷吗?”

吕青鸾问:“你怎么认识我?”

小厮客客气气的回答道:“回吕爷,是节度使大人交代,第一个出门来问我们怎么回事的,大概就是吕爷。”

吕青鸾在心里苦笑了一声,谢秀知道自己肯定在,他也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去相见。

“这是什么?”

吕青鸾指了指那些车马。

小厮回答道:“节度使大人担心明天一早吕爷你们北上会不安全,所以调派了一千二百骑兵护送,人马还没到,这马车里的东西,是节度使大人送给沈先生和吕爷你的礼物。”

吕青鸾走到其中一辆马车旁边,打开车门看了,马车里装着的都是绸缎之类的东西。

他又走到第二辆马车旁边打开门,里边装着的是一口一口的箱子,贴着封条,倒是不知道箱子里是什么。

“节度使大人交代过,明天一早大人他就要出征去京州了,所以不能亲自护送沈先生和吕爷回去,特意吩咐小的一路随行,一定要护送两位过了河再回来。”

那小厮取出来两块牌子递给吕青鸾:“吕爷,这是节度使大人送给两位的牌子,若是半路还有人为难,这牌子也有些作用。”

吕青鸾伸手把牌子接过来,看了看,然后揣进怀里。

在距离这大概不到百丈左右,茶楼二楼的露台上,谢秀扶着栏杆站在那看着,脸色有些难过。

他看到了吕青鸾,可吕大哥不想与他相见,他便不过去。

谢秀知道吕大哥不会恨他,每一个活着的兄弟都不愿与他相见,也不是因为恨他。

而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回想起来那段过往。

“大人。”

心腹栾唐压低声音问:“真的不过去再见见?”

谢秀摇了摇头:“不去了,明日就要出征,还有许多事没做。”

栾唐劝道:“正是因为明日就要出征了,若大人再不去见的话,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谢秀侧头看向他:“你话里是什么意思?”

栾唐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亲卫全都退下,所有人都离开了露台。

栾唐见人都离远,撩袍跪倒在地:“大人,其实有几句话,属下很早就想劝大人,此去京州,凶险万分,天命王杨玄机对大人心有芥蒂,真若开战,大人必会被杨玄机指派为先锋,与武亲王或是李兄虎开战时候,首战必是大人率军。”

谢秀道:“那又如何?”

栾唐道:“若是败了,杨玄机必会以此为借口,去掉大人的兵权,家族......家族也对大人不满,或是已经安排好了接替大人的人选。”

他还没有说完,谢秀就打断了他:“直接说你想说的。”

栾唐略微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大人本就不愿委身于天命王帐下,之前与天命军交手,家族之中也有许多人对大人颇有微词,所以属下斗胆谏言,请求大人考虑投靠宁王李叱。”

“你大胆!”

谢秀看起来脸色有些发寒:“你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栾唐道:“大人,属下并非胡言乱语,如今天下格局,看似杨玄机已有七成把握,实则大势未定,杨玄机此人反复无常心地狭窄,就算现在他不与大人计较,等将来他登基称帝,必会对大人动手。”

谢秀道:“你莫非是宁王李叱派来的奸细?”

栾唐抬起头:“大人,这话大人不该说的,属下从大人在左领军卫的时候就追随大人,到现在已有十年。”

谢秀叹了口气:“我知道,只是你莫名其妙的提起这些,让我有些恼火。”

栾唐道:“大人,杨玄机为人如何,其实大人比我看得清楚,退一万步说,杨玄机将来真的登基称帝且不打压大人,但以大人的实力,以大人的功绩,大人在杨玄机手下那么多功臣之中,又能排到多远之外?”

他看着谢秀的眼睛说道:“若此时投靠宁王则不同,出兵与宁王前后夹击在河岸的天命军,如此大功,宁王必会重用,再加上大人献出荆州之地,将来若宁王登基称帝,大人的开国公身份,必不会旁落。”

谢秀忽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我不治你的罪,你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

栾唐连忙俯身一拜,然后起身退了出去。

谢秀站在那看着客栈方向,良久之后,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些话本不该你来说,若是我姐她之前对我说了,我会答应。”

就在距离这家茶楼大概四五十丈远的地方,几个人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看起来似乎满脸都是担忧。

其中一人吩咐手下:“回去向大人禀告,就说那女人极有可能是宁王派来的说客,节度使大人亲自接见,并且送上厚礼,或许已有投靠宁王之心。”

不多时,正三品将军杨松石的府里。

听手下人说完之后,杨松石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是杨玄机派到谢秀身边的人,诚如栾唐所言,杨玄机对谢秀并没有十分信任。

之前荆州军与天命军激战,打的颇为惨烈,看着可不像是为了展示谢秀的能力。

好在谢秀还是降了,谢家的人也给杨玄机送信,说谢秀只是做做样子,以后对天命王必会顺从。

可杨玄机还是觉得,此人反复,不可轻信。

所以他安排自己的远房堂弟,同为杨氏皇族出身的杨松石过来。

只不过杨松石这出身,比起杨玄机来说要差的远了,杨松石祖上被封王,历经几百年,如今王爵封号都已经没了,到了他身上,只有个侯爵身份。

杨松石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脸色上也是变幻不停。

他想着,若此时再派人往天命王那边请示,一来一回,早就已经耽搁了。

所以必须尽快做些什么,阻止谢秀带兵投靠到宁王李叱那边去。

若是只谢秀一人去也就罢了,荆州军十五万,若是被谢秀带到豫州,对于天命王的大计来说,便是沉重打击。

手下人想到一个计策,俯身对杨松石说道:“此时还不确定谢秀是不是有反心,而且他也确实已经把出兵的准备做好,明日一早就要领兵开往京州,一个不小心,便可能引起他的恼火,反而会出岔子。”

“不如,将军现在派人去请谢秀来,就说商量明日出兵的军务事,若是谢秀敢来,便不用说些什么,将军只请求谢秀,说将军想担任先锋,若是谢秀不敢来,大概就真有问题。”

杨松石问:

“若他不敢来,又当如何?”

手下人道:“若他不敢来,将军立刻派人赶赴大营,下令大军不准轻动,然后调派将军亲信人马围节度使府,将谢秀等人拿下,押赴天命王面前。”

杨松石犹豫不决,着实是有些难办。

这十五万人中,只有两万人归他调遣,如何才能做到稳妥?

手下人:“越快越好,迟了,谢秀若做好安排,便更加难以下手。”

杨松石随即点了点头:“你现在就去城外大营,调我的人马入城。”

然后又吩咐另外一人:“去请节度使大人来我府中议事。”

他的人立刻就分派出去安排,杨松石则在府中等候消息。

也就是才把人派出去大概一刻左右,外边有下人急匆匆的跑进来:“将军,节度使大人到了。”

杨松石一怔,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可能去请人家的人还没到地方呢,人家倒是自己来了。

手下人劝道:“大人,此事蹊跷,不如把府中兵马安排好,既然他送上门来,大人可做试探,若察觉此人已有反心,可在府中将其擒获。”

杨松石点了点头:“去把府中人马全都调到客厅四周埋伏。”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小跑着往大门那边迎接过去。

到了大门口,杨松石见谢秀已经站在门外,连忙俯身:“大人恕罪,卑职不知道大人突然到访,有失远迎......”

谢秀哈哈大笑,过来扶了杨松石一把:“我也是顺路过来,没有提前派人知会,倒是我冒昧了。”

杨松石道:“大人快请进,已经为大人备茶。”

“不进了。”

谢秀拉了杨松石的手:“我要去大营巡查,看看明日出兵之事可有疏漏,另外,想来想去,还是应该让你做先锋将军才好,之前的安排却有不妥之处,你随我去大营,我当众宣布任命。”

杨松石心里有些吃惊,还有几分放松。

看来这谢秀,并没有那么大的胆子造反。

他连忙应了一声,回头交代人去把他的马牵来,谢秀道:“你骑我的马即可,何必如此麻烦。”

谢秀招手:“把我的马给杨将军骑,随便给我一匹马即可。”

杨松石一怔。

可是不由分说,他就被谢秀拉着到了战马旁边,谢秀甚至亲自扶着他上了马背。

随着一声招呼,谢秀他们随即朝着城外冲了出去,杨松石心中莫名忐忑起来,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好在是看谢秀身边只带了七八人,不像是要动手的样子。

出了城门之后,谢秀抬起手打了个口哨,他那坐骑忽然间人立而起,直接把杨松石摔了下去。

谢秀看似惊呼一声:“小心!”

他像是拉不住自己的马,马蹄子正好在落地的杨松石身上踩了过去,这一下,把杨松石的胸口都踩出来个坑。

谢秀勒住战马,回头看过去,杨松石嘴里已经在往外溢血。

与此同时,节度使府里大批人马调动起来,围了杨松石的宅子。

谢秀从战马上跳下来,走到杨松石身边缓缓蹲下,看着那张痛苦的脸,微微叹息着说道:“你觉得,是你安排盯着我的人多,还是我安排盯着你的人多?”

杨松石眼神里立刻就出现了一种恐惧。

谢秀起身:“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不决,倒是要谢谢你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