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四十七章 制造危机和解决危机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2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归元术看向李叱,很认真的看着,因为他觉得李叱的话也是认真的。

他问:“你是个什么样的贼?”

李叱晃了晃手里的那块肉饼:“偷百姓肉吃的贼......何止我是贼,我们曹家上上下下,都是贼。”

他走到一边坐下来,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我大伯曹紫萝,是曹家最大的贼,我父亲曹登科,是仅次于我大伯的贼。”

说到这,李叱看向归元术:“每一个人,都拼了命的从大楚往外盗取东西,变成了我们自己家的,然后曹家就成了豫州首富之家,唔......对了。”

他咬了一口肉饼,一边咀嚼一边说道:“我姑母,武王妃,也是贼,盗了武亲王的名望,帮助曹家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高度。”

归元术听到这些话怔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曹度说出来的会是这些。

李叱道:“你以为我真的是个不学无术之人?如果是的话,大伯为什么会派我来大兴城?”

他一口一口的吃着,一句一句的说着。

“我这样的出身,我这样的地位,我要是不做个你们以为的那样的人......”

他再次看向归元术:“那所有人都会失望。”

归元术叹道:“原来你这样的人,活的也不快意。”

李叱撇嘴:“瞎说,我这样的人哪有什么不快意,我有花不完的钱......”

说到这,他脑海里冒出来唐匹敌的那张脸,好像正在笑盈盈的看着他,问他......你在说什么?

于是他叹了口气:“当然,也会花完,就看怎么花。”

他继续说道:“换个说法吧,我有着数不清的钱,有着几乎没有人敢惹的身份,你说我不快意?你这样的人啊,可真是容易被人的那种臭矫情瞎感慨所影响。”

归元术瞪了他一眼。

他在李叱身边坐下来,看着李叱问:“你的意思是,你这样的身份其实没得选,你只能是做一个看起来十分不学无术的人。”

李叱反问道:“那你呢?你有的选吗?”

归元术摇头:“我受封于陛下,受恩于武王,我没得选。”

李叱嗯了一声,眼神里闪过一抹伤感。

归元术这样人,看起来好像也有些不学无术,可是他这样的人才是对大楚最忠诚的人。

真要是到了叛军围困大兴城的那一天,满朝文武可能都会变着法的给自己找后路。

而归元术不会,他会站在城墙上把血流尽。

所以李叱不打算再劝什么了,人不可夺其志,能被夺走的也不是志,而是无奈。

“困了。”

李叱起身:“睡觉去了。”

归元术看着他问了一句:“你这样锦衣玉食活的如此精致的人,似乎对睡觉的地方不挑啊?我怎么听说,你来的时候一路上连客栈都不住?嫌脏。”

李叱道:“那你听说没听说,我每个青楼都住过?”

归元术笑了笑。

李叱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很快就传来他微微打呼的声音。

归元术却睡不着,只因为李叱问他那一句......你这样的人,有的选吗?

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让朝廷震荡的消息在英雄大会那边传播开,传播的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而爆出来这个消息的源头,似乎是与一家暗道钱庄有关。

有人得到消息说,一家开在大兴城里的 暗道钱庄连夜挪了地方,人走楼空。

还听说这个暗道钱庄突然消失,和被查办的户部尚书郑拓海有关。

说是郑拓海黑了朝廷给英雄大会的所有拨款,存入了这家暗道钱庄中。

郑拓海被查办,暗道钱庄的人担心被牵连,所以才会连夜跑路。

这个消息一传播开,因为英雄大会而来大兴城的人,几乎全都炸了毛。

世元宫,御书房。

皇帝杨竞的脸色阴沉的好像满是乌云,他不说话,可是在御书房的里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皇帝的雷霆之怒。

下一息,这雷霆就可能劈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归元术。”

皇帝压着语气看向归元术,归元术立刻俯身:“臣在。”

皇帝刻意压着的怒气,谁都感受的出来,而他们也都知道,这种压制怒火,恰恰是怒火爆发的前兆。

“朕问你,散布消息的人查到了没有?”

归元术垂着头回答道:“陛下,臣一得到旨意,立刻就带人去了英雄大会的营地那边,没有查到最先散布消息的人躲在什么地方,但大概的前因后果已经查清楚了。”

皇帝忽然一转身看向归元术:“你身为大理寺卿,朕让你查个人,抓个人,为什么抓不到!”

归元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臣有罪。”

内侍总管甄小刀看着归元术那连解释都不能的样子,他都看着心疼。

所以他在皇帝身边压低声音提醒道:“陛下,大理寺卿身边,只有四个人,其他人都调去十三门提督......”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皇帝怒视他吼道:“朕需要你提醒吗!”

甄小刀也扑通一声跪下了。

宰相姚之洞虽然才刚刚犯了错,但他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此时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整治归元术的机会。

姚之洞清了清嗓子说道:“虽然只有几个人,可身为大理寺卿,奉旨查案,却连自己的人都调不动,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昨天归大人清查户部尚书的家宅,今天就有这种谣传出现,未必没有关系吧。”

皇帝皱眉,他扭头看向姚之洞:“宰相大人是想告诉朕什么?告诉朕是归元术故意泄露的消息?那你告诉朕,归元术为何要故意说这些?”

姚之洞俯身道:“陛下,归大人未必是有心泄露,也可能是手下人不经意间......”

皇帝道:“他的人一天一夜没出郑拓海的家,跟谁泄露的?跟你吗?”

姚之洞一怔。

皇帝走到姚之洞面前,那种刻意压制怒火的嗓音越发明显起来。

“英雄大会的所有事,朕都交给你和郑拓海主持,所有银钱调拨,也都是经你之手,宰相大人,朕问归元术,似乎还不如问问你。”

姚之洞立刻说道:“陛下,臣冤枉啊陛下,所有银钱款项确实是臣批下去的,可是臣并没有经手一两银子,都是郑拓海他......”

“你够了!”

皇帝怒斥一声。

把这一声暴喝,把姚之洞吓得哆嗦了一下。

“且不说银钱的事,英雄大会是你主持操办,十三门提督周长赐也是归你调遣......”

皇帝说到这,看向门外喊道:“让周长赐滚进来。”

话音一落,十三门提督周长赐好像连滚带爬的进来了一样,跪在地上不断叩首,嘴里说着臣有罪这样的话不断重复。

皇帝问:“查办郑拓海家的时候,朕听闻,归元术派人去找你要人, 你为何不给?朕让他去查问这消息何人散布,他又去找你要人,你为何还是不给?”

周长赐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宰相姚之洞,眼神里都是求助。

见姚之洞对他置之不理,周长赐又低下头说道:“陛下,臣要管理至少八万人的江湖客绿林客,实在是没办法把人分派出去,一旦人手不够用,就可能会出大乱子......”

皇帝抬起手指了指外边:“所以现在这八万多人挤在大街上吵着跟朕要一个说法,就是你维持的功绩?!”

周长赐张了张嘴,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惠春秋!”

皇帝喊了一声。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立刻进来:“臣在。”

皇帝指向周长赐:“扒掉他的官服,摘掉他的梁冠,直接把人压倒外边大街上的八万人面前,告诉那些人,就是他和郑拓海勾结,他就是朕给八万义士的交代!”

听到这句话,周长赐猛的抬起头:“陛下!你不能这样啊陛下!”

喊完了之后又看向姚之洞:“宰相大人,不让我给归大人分派人手,可是你派人告诉我的,是你让我那样做的啊!”

姚之洞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这巡访治安之事,我历来都是交给你去管,什么时候我插手过?”

皇帝看向惠春秋,惠春秋心领神会,一伸手把周长赐的下巴摘了。

大内侍卫进来,扒掉了周长赐的官服去掉了他的梁冠,直接把人架了出去。

皇帝转身看向姚之洞,姚之洞也立刻跪倒在地:“臣有错,臣疏忽。”

皇帝不想再看他这张脸,扭头看向归元术:“说清楚!”

归元术跪在那说道:“臣已经查明,那个最先散布谣言的,是大兴城里的一个泼皮无赖,和郑拓海的儿子郑乐应该熟识,得知郑乐出事之后,他立刻跑去那暗道钱庄,想把他那份银子支取出来,他用于逃跑所需,可是到了暗道钱庄后,却发现暗道钱庄已经人去楼空......”

归元术抬起头看向皇帝:“此人随即将消息告诉了他的同乡,而他的同乡就是要参加英雄大会的人,又将消息告诉了一些人,结果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舆情就难以控制。”

皇帝沉默片刻,看向蒋千能。

“蒋千能,朕现在把有关英雄大会的事交给你来办,你说说应该如何处置?”

蒋千能俯身道:“回陛下,第一,郑大人的案子不要再查了,把郑拓海和他家人,与十三门提督周长赐极其部下,还有最初散布谣言的那些人,全都立刻押赴万人面前。”

说完后略作停顿,又继续说道:“第二,国库若还有银两,每人分发五两现银,马上就发下去,按照八万人计算,也不过四十万两,可安民心。”

“第三,宣布此事为郑拓海的阴谋,因为他被查办,心中不服气,所以想破坏英雄大会,故意让人散播谣言,想激起哗变,阴谋造反......”

说到这,他抬起头看向皇帝:“臣刚才说,郑拓海等人押赴万人面前,那就......那就不要朝廷的人出面以法度将这些人斩首了......把他们的下巴摘了,丢进人群中......”

这句话一说完,整个御书房里的人全都楞了一下。

归元术下意识的看向这位刚刚提拔为兵部侍郎的蒋大人,心里一阵阵发寒。

皇帝的脸色也变了变。

沉默良久,皇帝一摆手:“去办吧。”

蒋千能立刻俯身:“臣遵旨,臣请大理寺卿与臣一同办理此事。”

皇帝点了点头:“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