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七章 六个字

不让江山 知白 741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上桑学宫的人面面相觑,七百年来,带兵围了学宫的,这女人的第一个。

想把学宫迁移走的,这女人也是第一个,她这是要惹起整个青州众怒的人。

青州百姓对于学宫的感情,大概就和周夫子的那些传人对周夫子的感情差不多。

夫子传人以夫子为傲,青州百姓以上桑学宫为傲,当初杀人如麻的大贼甘道德都不敢对学宫下手,所以学宫中人以为,宁王欲夺天下,就更不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韪。

但是吧,他们觉得宁王不敢这样做,又不是有十分把握,因为领兵的不是宁王,是个女人。

在学宫里这些人眼中,女人是真的不讲道理。

学宫七百年历史,规矩完整,等级森严,学宫中人以司教先生为尊,其次为掌礼和恒规两位先生,按照百姓们的理解,司教先生就是学宫的院长大人,掌礼和恒规两位先生就是学宫的副院长。

此时此刻,脸色铁青的司教先生司马去错迈步走下高高的台阶,在他身后,一群身穿雪白色长衫的学宫弟子们跟着下来。

有司教先生给他们壮胆,他们看起来比刚才要底气足了些。

司马去错下了台阶,看着面前这依然坐在椅子上傲慢无礼的女人,眼神里不免有几分不喜。

“宁王遣军马来,是要毁了这七百年的上桑学宫吗?”

司马去错直视着沈珊瑚的眼睛问。

沈珊瑚笑道:“这位老先生是要给宁王扣帽子了吗?还是省省吧,宁王不在此地在豫州,你扣的帽子最多是落在我头上,我又不怕。”

司马去错满肚子的之乎者也大道理,被沈珊瑚这一句话就憋了回去。

沈珊瑚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抱拳,微微俯身道:“我不是代表宁王来,而是我自己想邀功请赏,就是想拍宁王马屁,所以想请学宫的诸位先生们,远行豫州。”

司马去错道:“就算我们答应你,青州百姓也不会答应你,动学宫,你在青州寸步难行。”

沈珊瑚笑着说道:“要不然打个赌?”

司马去错问:“打什么赌?”

沈珊瑚道:“我已安排好了车马,学宫中的一切都可带去豫州,诸位随我西去,青州百姓必会夹道欢送。”

“不可能!”

司马去错道:“你是不是失心疯了?”

沈珊瑚道:“先生只说敢不敢赌就是了,若这西行一路青州百姓没有夹道欢送,没有对诸位先生膜拜行礼,算我输,非但不会再难为诸位先生远去豫州,我还会在学宫外边跪下来谢罪,跪七天。”

司马去错刚要说话,身后有人劝道:“司教大人,切莫信了这妖女的胡言乱语,她只是想逼我们离开学宫。”

司马去错看向沈珊瑚说道:“请问将军,若我等不肯去呢?难道你还要把我们绑了去?”

沈珊瑚点头:“是的啊。”

司马去错一怒。

沈珊瑚伸手,身边亲兵递过来一张纸,沈珊瑚把纸抖了一下展开后说道:“这里,是我已经查实的消息,近一年来,学宫外派弟子总计一百六十余人,分赴各地,绝大部分人去了天命王杨玄机那边,小部分人去了朝廷和李兄虎那边,可是一年以来,从无一人去宁王那边效力。”

她把纸递给司马去错:“你过过目,看看是否还有疏漏?”

司马去错怒道:“天下哪有这般道理,还不许人去寻自己前程的,难道非要人都去宁王那边才算对?”

沈珊瑚:“是的啊。”

她回到椅子那边坐下来,语气平缓的说道:“我身为宁王帐下将军,自然要为宁王考虑,你们分派人手去宁王的对手那边效力,却不派一人往宁王那边,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 你们已经明确表态了?”

司马去错心里居然慌了一下,因为他从这个女人的平缓语气中听出了冷森森的杀意。

沈珊瑚道:“和你说的话已经很多了,我身为宁王麾下战将,职责便是为宁王铲除敌人,而铲除敌人,未必就要在战场上。”

她侧头看了看亲兵怀里抱着的刀:“先生最好选择体面些。”

两天之后,上桑学宫千余弟子全都上了马车,还有学宫中无数的名贵典籍书册也被装车,大概数百辆车朝着西边远行。

司马去错坐在马车里,想着的是且看一会儿被百姓们堵住,这女将军如何收场。

青州百姓,是万万不能让学宫搬走的。

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沿途所过之处,居然真的全都是百姓们在夹道欢送。

不知道多少人朝着他们叩拜,大声喊着感激的话,喊的他们莫名其妙。

就这样走了一整天之后,司马去错忽然间醒悟过来,那女将军是用了什么办法让百姓们居然会有如此反应。

早在沈珊瑚去学宫之前,就已经让人在各地贴上告示,说上桑学宫的诸位先生,决定远行去觐见宁王,请求宁王为青州百姓减免赋税,请求宁王善待青州百姓。

告示上还说,若宁王愿意为青州百姓免去三年税赋,不征收粮食,学宫中人愿意留在宁王身边三年,三年期满后再回归稷山。

这一下,百姓们真的是感动的不得了,他们自发的组织起来,在学宫西行的路上夹道欢送。

队伍前边,沈珊瑚坐在战马上,顺手从路边垂柳上折断一根,塞进嘴里叼着,那微苦的味道,她反而有些喜欢。

“小姑奶奶。”

一个亲兵压低声音问道:“这事可不是宁王让咱们干的,若是回去之后,宁王生气怎么办?”

沈珊瑚笑了笑:“宁王必然会生气。”

亲兵更加不解:“那小姑奶奶为何非要把这些学究都送去豫州?还会惹的宁王不高兴,岂不是两边都不得好。”

沈珊瑚道:“我一个人,打下来兖州和青州两地,罗境将军大度,把青州之功尽数让给了我,如此功劳,如何封赏?宁王帐下的将军们,都比我追随时间久,若我封赏在他们之上,他们不说什么,心里也会略有不爽。”

她笑了笑:“所以......犯点错没什么不好的。”

亲兵听的迷迷糊糊,只觉得自己笨。

沈珊瑚看了她一眼,在她脑壳上敲了一下:“如今这时候,功劳太大,封赏太高,不好不好,人家大度,我也不能小气。”

女兵还是没有特别明白小姑奶奶这些话里的意思,她总觉得功劳就是功劳,何必如此麻烦?

就在她回军的半路上,前方斥候回来报知消息,说是打听到有宁王大军两天之前,刚刚从南边大概几十里的路上过去,打的是大将军唐匹敌的旗号。

沈珊瑚一听这消息,眼睛顿时就亮了。

她吩咐一声让队伍先行,她带着亲兵营朝着唐匹敌大军去的方向追赶。

她们人少又是轻骑,只追了一天就追上了唐匹敌东征大军的队伍后军。

待再追到中军位置,已经是下午时候。

唐匹敌听闻说沈珊瑚到了,忽然觉得有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发慌,至于为什么发慌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这感觉就是莫名其妙。

他亲自迎接出去,见到沈珊瑚的时候,眼神里却也是莫名其妙的多了些关切。

沈珊瑚见唐匹敌出现在眼前,在心里喊了三声姑奶奶你特娘的要冷静,这才没有表现的太过激烈。

从马背上跳下来,溜溜达达走到唐匹敌面前,侧头啐掉嘴里叼着的毛毛草。

这样子,若是换作男人的话,怎么看就怎么像是个街溜子。

但是她表现出来,却就是一种玩世不恭还带着三分洒脱的英气。

她朝着唐匹敌挑了挑眉角:“才来啊。”

唐匹敌笑道:“是你才来。”

沈珊瑚耸了耸肩膀,走到了唐匹敌面前,两个人距离大概也就是半步远。

唐匹敌道:“沈将军辛苦了,你......”

沈珊瑚忽然抬头看着他说道:“不要说那些客气的话了,我来呢,只是因为我想你,你懂的是吧,我不是为了听你客气几句过来的,我也不是过来和你客气几句的,我离开豫州到现在已有近两年时间,想就是想,没别的,过来看你一眼,心里很快活。”

说完后抱了抱拳:“行了,你知道就得了,我还要赶回豫州复命。”

唐匹敌张了张嘴,只犹豫片刻的那功夫,沈珊瑚就真的转身上马了。

“不......不急于这一时。”

唐匹敌居然,竟然,说话结巴了一下。

他让自己看起来笑的自然:“既然到了,还是吃过饭再回吧。”

沈珊瑚坐在马背上压了压身子低声问:“敢喝酒吗?若敢,我就留下吃过饭再走,若不敢,那还是算了吧。”

唐匹敌道:“军中有规矩,行军不可饮酒。”

沈珊瑚道:“哈哈哈哈......那多没意思,我想趁着酒劲睡你都没机会了,以后再说吧。”

说完拨马。

唐匹敌的脸,居然红了。

那姑娘说出如此洒脱甚至可以说是胆大包天的话,脸都没有红,顶天立地的唐匹敌却脸上微微发烫。

沈珊瑚摆了摆手:“你们都躲远点,我和大将军说几句话。”

唐匹敌的人和沈珊瑚的人,哪有那般不识相的,刚才就没离着多近,此时听到沈珊瑚的话,立刻就躲开到了更远的地方。

沈珊瑚没有从马背上下来,而是催马到了唐匹敌身前,她看着唐匹敌认真的说道:“别人建功立业是为封侯拜将,本姑娘建功立业只是为了和你睡一起,要睡就睡一辈子的那种。”

说这些话,她丝毫也不觉得应该脸红羞耻,更不会觉得尴尬。

她看着唐匹敌说道:“我不急着听你回复,等你打完这一仗回去之后再说。”

唐匹敌张了张嘴,喉结也上下动了动。

然后回身喊亲兵:“取纸笔来。”

亲兵连忙取了纸笔过来,唐匹敌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后折好:“帮我转交给主公。”

沈珊瑚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失望,把信接过来塞进甲胄里:“知道了,祝大将军旗开得胜。”

唐匹敌道:“你可看完之后再转交主公。”

说完后抱拳:“一路平安。”

沈珊瑚应了一声,拨马离开,跑了这近两天的时间追上唐匹敌,却只说了几句话便离开。

连那些女兵都替她们小姑奶奶觉得有些可惜,但她们也不敢多嘴说些什么。

离开之后纵马半日左右,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沈珊瑚犹豫着要不要看看那信里写了些什么。

可是又觉得看人家书信是很无礼的事,心中难以决断。

又想到唐匹敌说你可以先看,终究还是越发忍不住,于是取出来打开。

信上只有六个字:帮我准备聘礼。

一瞬间,沈珊瑚的手竟是微微发抖。

片刻后,她仰天大笑起来。

掐着腰笑。

打下兖州与打下青州,在她心里,比这六个字差得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