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七十一章 怎么破?

不让江山 知白 683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其实也没能睡着,他躺在那翻来覆去的,脑子里想到的事情太多。

师父说今天上山来有些不妥当,可是不上山来的话,第一是可能失去一个将来对大家有很大帮助的朋友,第二是他不放心庄无敌。

说实话,人心里都有远近亲疏,虞朝宗视李叱为救命恩人,可两人还并不熟悉。

此时此刻的李丢丢,更为在意的是庄无敌,在虞朝宗追下山的那一刻,李丢丢立刻就有了判断,庄无敌回燕山营也许会有些危险。

“九龄,睡着了吗?”

“没呢。”

余九龄听到李丢丢说话,立刻翻身坐起来:“我觉得今天晚上会不太平。”

李叱嗯了一声:“大当家行事太光明,心眼上就比不过那个二当家,今天咱们两个上山来,那个二当家极有可能会趁机搞事情。”

余九龄问:“他会搞什么?”

“我怀疑他会对庄大哥动手,可是庄大哥没出门。”

李丢丢起身,走到屋门口往外看了一眼,院子里有几名当值的燕山营士兵,看到李叱出来后纷纷俯身行礼,他们都是虞朝宗的亲信,虞朝宗那么敬重李叱,不因他年少而有丝毫轻慢,这些亲信士兵自然也都对李叱更加尊敬。

“庄大哥睡在那儿?”

李叱问了一句。

其中一名士兵回答道:“七当家和大当家住在一起,今夜没有回他营里去。”

李丢丢这才放心,点了点头:“那没事了。”

话刚说完,正屋那边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庄无敌披着衣服出来,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李叱摇头道:“没怎么,心神不宁的。”

虞朝宗也披着衣服从屋子里走出来,沉默片刻后说道:“看来今夜大家都睡不着了,不如再喝两杯?”

他吩咐手下人说道:“去弄些酒菜来。”

手下人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准备了,虞朝宗笑道:“先都来我房里,咱们接着聊会儿。”

李叱和余九龄对视了一眼,俩人同时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山下忽然传来一阵阵的嘈杂之声,虞朝宗大营高处的瞭望手也吹响了号角,号角声很快就把整个寨子里的人全都惊醒,士兵们抓着兵器开始往外冲。

“这是出了什么事?”

庄无敌看向高处,有两名斥候从上边跑下来,气喘吁吁的。

“大当家!”

其中一名斥候说道:“下边的寨子里都有兵马调动,看火把人数不少!”

庄无敌怒道:“这是要造反了吗!”

虞朝宗大声吩咐道:“下令各营戒备,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箭,不准动武,等各寨的当家上来之后,我且先问问什么情况。”

大当家这寨子里的人开始行动起来,士兵们动作迅速的登上木墙,弓箭手开始列阵防御。

余九龄吓得够呛,李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害怕的,白天的时候他就观察过虞朝宗大营的位置,算不上是最好的,比起二当家那边的营寨稍逊一些,不过也算易守难攻。

虞朝宗部下兵力虽然不是很多,万余人,可那是整个燕山营中最能打的一万人,晚上不利进攻,他们又居高临下,还有城墙可守,深夜之中地势又不利于兵力展开,山下就算六万人全都反了,想攻破这也没那么容易。

况且李 丢丢觉得,那个二当家未必就真的敢这么打上来,如果敢的话何必等到今天?

毕大彤今天夜里有动作,一半是朝着虞朝宗来的,一半可能是朝着李叱来的。

李叱想着,自己在一年多前坏了人家杀虞朝宗的好事,再加上虞朝宗说了一句李叱是官府中人,这些人有借口要动手。

可是李叱一时之间还没有想清楚,二当家毕大彤的突破口是什么,七当家在这,不杀老七的话那是谁?

突然之间,李叱脑子里亮了一下,他反应过来,立刻对虞朝宗说道:“三当家的骑兵队伍大营在什么地方?”

虞朝宗道:“在我营地左侧,紧挨着,怎么了?”

李叱道:“大当家,趁着山下的人还没有上来,你立刻亲自去三当家的营里,把所有兵马都召集到你寨子里来。”

虞朝宗一时之间有些不解,他刚要问为何如此,忽然间醒悟过来:“老三可能出事了?”

说完之后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立刻就冲了出去,庄无敌害怕他出什么意外,也跟了上去。

余九龄道:“咱们也跟上去看看吧。”

李叱摇头道:“咱们两个哪儿也不能去,就在这里......”

他看了看火把照耀最亮的地方,指了指:“去那边,让所有人都看到咱们就一直都在这,九龄,不要胡乱走动,就在我身边。”

余九龄应了一声,他还没理解为什么不跟上虞朝宗,但李叱说的一定对。

两个人移动到最亮的地方站在那等着,因为他们两个是大当家贵客,所以有不少虞朝宗的亲信在他们身边布防戒备。

只两刻不到,虞朝宗就脸色难看的回来了,眼睛都已经微微发红。

他低低的说了一句:“老三可能已经出事了。”

三当家营里的队伍开始陆续进入虞朝宗的营地,连战马都牵了过来。

“多谢你提醒。”

虞朝宗看向李叱说道:“刚刚老二的人去了三弟的寨子,下令骑兵出营,可是骑兵营的人没有老三和我的军令绝对不会擅动,不过如果我再晚一点过去,他们可能也按捺不住要派人去找老三了。”

庄无敌道:“你猜得没错,三哥失踪了。”

就在这时候,山下的队伍也汹涌而来,那汇聚起来的火把很快就形成了一片火海,顺着山坡往上蔓延,没多久就把虞朝宗的寨子出路堵死。

六当家高赫带着人在最前边,他大声朝着虞朝宗的寨子里喊话。

“大哥!出事了,你快出来!”

虞朝宗登上木墙,站在高处问:“老六,这大晚上你的不睡觉,带人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高赫道:“大哥你还不知道吧,你的那贵客,刚刚把三哥杀了!”

虞朝宗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把李叱牵扯进来了。

老六高赫继续说道:“吃饭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那官府的人怎么会和大哥你交心?原来是上山来杀人的,还好四哥在三哥身边,不然的话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他看向老四吴雄奇道:“四哥,你来说。”

虞朝宗手扶着木墙往下看着,见吴雄奇上来,他心里的悲伤更重。

不等吴雄奇说话,虞朝宗大声说道:“李兄弟他们两个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营地,今夜我们促膝长谈,从没有离开过我眼前,老四,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吴雄 奇被虞朝宗这一声暴喝吓得不敢说话,把老六气的够呛。

老六上前道:“大哥,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那贵客偷偷去杀四哥,结果没有想到三哥也在四哥寨子里吃酒,三哥为了保护四哥死了,四哥一把抓下那黑衣人的面罩,竟然是大哥你那贵客李怼!”

余九龄惊讶的看向李叱,李叱却依然脸色平静。

余九龄想着李叱如此平静,大概是觉得李怼和他李叱有个毛的关系?

余九龄压低声音说道:“这人证都有了,看来是奔着弄死你来的,不死不休的那种。”

老六在营寨下边继续喊道:“咱们燕山营的人谁不知道,四哥和大哥你关系最亲近,三哥也是,他难道还能说谎?!”

虞朝宗沉声道:“老六,你的意思是我在说谎?我今夜一直都在和李兄弟喝酒,他就没有离开过,你是说我瞎了吗?”

老六使劲儿推了吴雄奇一把:“四哥,你倒是说句话啊,总不能让三哥死的不明不白!”

吴雄奇抬起头看了看虞朝宗,又看了看身边的老六,下意识的还低头看了看自己身边三哥的尸体。

他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感觉嗓子里都是火辣辣的疼。

“我......大哥......”

吴雄奇抬起手,结结巴巴的说道:“那刺客来的时候,确实是要杀我,多亏了三哥手疾眼快替我挡了几刀,不然的话今天夜里就是我死了。”

虞朝宗哼了一声:“老四,你真的是让我没想到。”

吴雄奇一咬牙,应该是觉得反应已经如此了,就算是此时打退堂鼓也难以活命,老二毕大彤是不会饶了他的。

“大哥!”

吴雄奇大声说道:“我亲手把那刺客的面罩抓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就是李怼!”

虞朝宗道:“看来你们今天就是要硬生生把假的说成真的,把黑的说成白的......”

他提高嗓音大声说道:“兄弟们,我虞朝宗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不清楚?李兄弟一直都在我房里喝酒,你们难道觉得是我说谎了吗!”

他这大声喊了几句后,下边的士兵们全都面面相觑,一个说亲眼所见,一个说人从未离开,一个是四当家一个是大将军,他们也都有些懵了。

那些头目们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士兵们都不知道,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显得犹豫起来。

“大哥他说谎了!”

就在此时,虞朝宗的一名亲信站出来说道:“我亲眼看到李怼他们出去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回来,还骗大哥说是去茅厕,但我看到他们根本没有去茅厕,只是当时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是杀害了三当家。”

这个人的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惊呼了一声。

虞朝宗猛的转头看向那个人,那人已经跟着他多年,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叫牛长利。

“长利,你怎么可以说谎?!”

虞朝宗努叱了一句。

“我没有说谎,大哥,三当家惨死,我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牛长利大声说道:“我确实亲眼看到那三个人都出去了,除了大哥之外,连七当家也出去了,至于大哥是不是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眼睁睁看着人出去的,难道还有错?”

一下子,场面就变得诡异起来。

余九龄看向李叱,压低声音问了一句:“这种场面,你打算怎么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