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二选一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75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很久很久以前,这里的人就自称中原天下。

有史料记载以来,似乎最早提出中原之地这个称谓的,可追溯到四千多年前的夏国。

大周立国之后,将中原天下这个说法,从豫州一带延伸至整个国家控制范围。

可在豫州百姓们心中,不管是何朝代,不管是何人为帝,中原指的就是豫州。

哪怕有人与豫州人辩驳,说豫州人对于中原之概念太过狭隘,但也不得不承认,豫州为中原之中。

豫州万里沃野,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此时此刻,在冀州的城墙上,唐匹敌双手放在城垛上,手指轻轻的有节奏的敲击着。

在他身边,烈红色的宁军战旗随风飘扬。

虽然如今从整个豫州之地来看,宁军所拿下的范围不过四成左右。

可既得豫州,就相当于宣布整个豫州已经归入宁王治下。

州治大城已插宁旗,治内诸城,纵有反抗也成不了气候。

李叱与唐匹敌这两个年轻人,正在创造的不是奇迹,而是神话。

小侯爷曹猎背着手站在唐匹敌不远处,他没有如唐匹敌那样看向远方,而是抬头看着那面犹如烈焰在空中燃烧一样的大旗。

虽然看起来,曹家是耗费千万巨资才保住家业。

可实际上,只要曹家的产业不动,这流水的银子相对来说还算重要吗?

“小侯爷在想什么?”

唐匹敌忽然问了一句。

曹猎笑着摇头:“说不得。”

唐匹敌道:“莫非还是在埋怨我王下手太狠了些?”

曹猎道:“实话说,其实不狠。”

唐匹敌笑问:“下手不狠?那小侯爷这又是埋怨的什么?”

曹猎道:“不是下手太狠,而是下手太黑。”

距离狠还差了些,毕竟不伤人命,说不上多狠,但确实说的上黑。

唐匹敌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回头看向曹猎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让小侯爷从我王手里把银子赚回来一些。”

曹猎道:“那就请大将军赐教。”

唐匹敌认真的说道:“从今日为我王做事,拿我王发给你的俸禄。”

曹猎叹道:“还果然是能˙赚回来一些。”

一些两个字,发音稍稍重了些。

唐匹敌道:“其实据我所知,小侯爷要准备的千万巨资,真正出自曹家的其实并不多,而且小侯爷给去我往手中领俸禄,可多带些人,就多领一些。”

曹猎道:“这银子出于何处,也说不得。”

唐匹敌道:“我不与宁王说就是。”

曹猎笑道:“宁王跟曹猎要钱,曹猎不敢不给,是因为宁王强,我和豫州商贾要钱,商贾不敢不给,是因为曹家强。”

他停顿片刻,声音稍稍放低了些后说道:“不过是都是欺负人。”

唐匹敌笑起来。

曹猎有些怨气,这是任人之常情,毕竟那不是一星半点的银子,那是千万之巨。

有了这笔银子,在豫州经营两年,得豫州沃野良田,万万百姓,再训练出来二十万精锐甲士,也不成问题。

“大将军和宁王的感情真好。”

曹猎道:“宁王放心让大将军领兵,没有丝毫掣肘,能得这样的主上信任,料来大将军也很开心。”

这话说的,其实并不是褒美之意,只是他在发发牢骚。

有些时候,发发牢骚,放放怨气,不会惹人厌恶,反而还会让人觉得是已 经没有什么隔阂。

曹猎在这样的家世中长大,耳濡目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什么样的人相处,他不陌生。

唐匹敌笑道:“其实宁王更在乎小侯爷这个人。”

曹猎道:“那如果让宁王选择,宁王是要我,还是要那千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唐匹敌道:“小侯爷这话说的,好像宁王会选似的。”

曹猎道:“宁王不会选?”

唐匹敌道:“宁王当然不会选,宁王全都要。”

曹猎:“......”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听闻,如今豫州城内已经有一些对大将军不利的流言蜚语。”

唐匹敌道:“我也听了一些,只是不知道和小侯爷听来的一样不一样。”

曹猎道:“城中有些人在私底下乱说话,说大将军现在兵精粮足,又得千万巨资,更得豫州大城,万民百姓......怕是大将军要甩开宁王以自立,毕竟宁王的军队大多在大将军手中,且宁王的军队,大多也以大将军之令为尊。”

唐匹敌笑道:“小侯爷的意思是,宁军只听我的将令,而不尊宁王号令?”

曹猎道:“大意如此。”

唐匹敌问:“那小侯爷可曾听闻,宁军听我将令,宁王也听我将令?”

曹猎的脸色微微一变。

唐匹敌道:“刚刚小侯爷说的那些话,与我所听闻也相差无几,可是嘴长在他们身上,我总不能不许人家说话。”

曹猎道:“难道大将军就不怕这样的流言传的多了,便会真有人相信......三人成虎之事,并非危言耸听。”

唐匹敌道:“他们在豫州说这些,太难传到宁王耳朵里了。”

曹猎道:“总是会传到的。”

唐匹敌指了指城外:“小侯爷你可知道,我今日为何请你来城墙上闲聊?”

曹猎道:“不知为何要到城墙上说话,但知大将军却没什么时间与我闲聊,应该是有要紧事。”

唐匹敌道:“你来看过就知道。”

曹猎上前几步,往城下看了看,就看到不少队伍在出城,车马如龙。

唐匹敌笑道:“他们这些人啊,在豫州想挑拨我和宁王之间关系,太远了些,所以我决定帮他们一下,把他们送到冀州去,在宁王面前说,当面说是不是就好很多了?”

曹猎怔住。

这些传言的出现,其实也是出自曹家授意。

因为这种事,其实最伤人心。

曹猎的二爷爷曹赞松之前说过,他从不相信这世上的君主,会无条件的信任手下臣子。

只要手下臣子的力量超过君王,一句谎言一句挑拨,就能让这怀疑在心里扎根。

李叱要南下离不开唐匹敌,说宁军致锐,其实是唐匹敌致锐。

若能让宁王与唐匹敌心生间隙,逐渐生疏,最终宁王在怀疑之下罢免了唐匹敌的兵权,那宁军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唐匹敌的应对之策,居然是把这些人全都送去冀州。

唐匹敌笑着问道:“小侯爷,你觉得我如此处置,可还得当?”

曹猎微微俯身道:“大将军心胸坦荡,处置得当,我对大将军无比钦佩。”

唐匹敌继续说道:“这些人啊,也怪可怜的,我请小侯爷来之前,还特意见了他们之中的几个。”

“询问之下得知,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在商业上与曹家有些牵连。”

曹猎的心一紧。

唐匹敌道:“我新来豫州,和他们不熟悉,但也愿意为他们做一些实事。”

曹猎心说大将军你做的实事,就是把人都送到冀州去吗?

这可真实在。

但他当然不好当面说出口。

从唐匹敌语气来听,大概是已经知道此事和背后的曹家有关,所以来敲打他。

“他们确实和我曹家有生意上的往来。”

曹猎笑道:“可是这要看从什么方面去考虑......曹家的产业,遍及民生,每一个豫州百姓的吃穿用度,都离不开曹家的生意,所以也可以说,豫州的每一个百姓都和曹家的生意有所牵连。”

他说到这之后,又故意加重语气说了一句话:“又何止是有所牵连,简直就是密不可分。”

唐匹敌嗯了一声:“那小侯爷为什么不帮帮他们?”

曹猎心说我帮什么?

唐匹敌道:“看来小侯爷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一个新来之人,都愿意为他们做一些实事,小侯爷与他们都是故交,那更应该做些实事,我派人护送他们到冀州,这路费军资,小侯爷来出,应该也不算为难吧?”

曹猎:“?????”

唐匹敌笑道:“我听手下人来汇报消息,说是小侯爷家里人已经决定,过几日就送武王妃离开豫州了?”

曹猎回答:“是。”

唐匹敌道:“我已经安排将军澹台压境,亲率一万精骑,护送武王妃车驾到豫州与京州交界之处。”

曹猎的眉头皱了起来,却连忙俯身一拜:“多谢大将军,也多些宁王的安排,只是护送姑母一事,其实也不必动用大军,我曹家还有能力保护姑母安然返回京州。”

唐匹敌道:“我知道曹家有不少高手,也有私兵队伍,要护送武王妃到京州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事,可是曹家的高手再多,私兵再多,分开两路走的话,应该也会人手不够。”

曹猎怔住:“为何要分开两路走?”

唐匹敌道:“因为曹家的另外一支队伍,要护送小侯爷到冀州。”

曹猎的眼睛骤然睁大。

唐匹敌道:“我王说过,小侯爷若是愿意赠送家产资助宁军,我王对小侯爷感激不尽,所以还要请小侯爷往冀州,我王要当面致谢。”

曹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宁王好手段。”

唐匹敌道:“你看城外这些人,就将要去冀州亲见宁王,对宁王给我告状,说我有自立之心。”

“小侯爷不久之后,也可到冀州,亲自对宁王说......宁王好手段。”

曹猎沉默下来。

良久之后,他还是压不住心中的怒气。

语气有些愤懑的说道:“派一万精骑护送我姑母返回京州,宁王能得美名,派人把我送到冀州,就能让曹家不敢有二心......”

他看着唐匹敌认真的问道:“我只是想知道,这真的是宁王的心意,还是大将军心意?”

唐匹敌笑而不语。

这种态度,让曹猎更为恼火。

他看着唐匹敌问:“若曹猎不愿离开豫州呢?”

唐匹敌道:“那就曹猎留下,曹家搬去冀州。”

曹猎的表情猛的一僵。

唐匹敌的双手扶着城墙,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击。

“小侯爷,我记得前些日子和你说过一句话......我王不在军中,小侯爷,刚刚我也和你说过一句话,你去领宁王俸禄,可多带一些人,领的多些。”

曹猎嘴角抽搐了几下,转身而行。

“多谢大将军美意!待我到了冀州,自会当面感谢宁王。”

唐匹敌站在那,也不回头,看着城外那出城的队伍排成长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