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你们怎么敢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2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几杯酒下肚,这王掌柜就已经有些迷糊起来,他酒量确实不怎么好,毕竟在衙门里的时候,很少有机会喝酒。

“我做错了什么?”

王掌柜把手放在谢怀德的肩膀上,一脸的愤懑:“凭什么就把我赶出来了?”

谢怀德侧头看了看肩膀上的手,眼里都是厌恶。

他是什么身份,这个王掌柜又是什么身份,在他看来,这之手和一只猪蹄子并无区别。

可他忍了,因为这个王掌柜,确实有用处。

他是耐着性子安慰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问道:“你和节度使府里的谢怀南谢大人认识吗?”

王斌道:“还算熟悉,每天我带队保护节度使大人的安全,谢大人跟着节度使大人做事,所以每天也就都能见到谢大人。”

谢怀德笑起来,招手让手下人又拿过来一包银子。

“这是一千两,我们之间有缘分,又和投脾气,这银子你先拿去花着,若是不够的话你再来找我拿。”

谢怀德把银子放在王斌的腿上,这里边是一百两一个的大银锭,一共十个,分量很重。

王斌虽然喝大了,可是还有几分神智,此时看到这银子放在自己腿上了,立刻就笑起来。

“这怎么好意思,我也没帮你什么忙,又拿了这么多银子。”

谢怀德笑道:“若说是忙,确实有个小忙需要你帮一下,不瞒你说,其实我们也是谢家的人,只是旁枝末节,和谢怀南谢大人比差得远了。”

“我们知道谢大人到了宁王这边做事,位居高官,所以是想来投靠的,只是拜见无门,只要你能帮我们牵线搭桥见到谢大人,我还有重礼送你。”

王斌摇头道:“我现在可是说不上话了,以前还行。”

他低头看了看腿上的那包银子,眼神里都是心疼,可还是把银子抱起来递给谢怀德:“帮不上,这银子我就不拿了。”

“拿着!”

谢怀德把银子推回去:“帮不上也没什么,我们还是朋友呢。”

王斌楞了一下,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

或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这一哭就停不下来,哭的是撕心裂肺。

“我在衙门里做事,一个月也是五两银子,每天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十年也攒不到这么多钱,还要交际应酬,还要养家糊口,算下来一辈子也攒不够一千两。”

他一边哭一边说道:“我一个大男人,虽然原本不是跟着宁王起兵的老人,可我本在豫州的时候也已经是校尉了,被都廷尉大人一句话就给打发走人,我受不得啊。”

“我回家还不敢说,现在他们还以为我是整天去衙门里,哪知道我是跑到采悦商行这里来给人做工,为了每个月那碎银五两,我的体面都没了,从校尉到商行的伙计......”

谢怀德被他哭的不耐烦,也不理他了,端起酒杯喝了几口。

好一会儿之后,王斌才不哭了,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虽然我不能帮你们牵线搭桥,可是我知道你们怎么才能见到谢大人,他就住在谢家的老宅里,每天早晨,是节度使府里的马车接他,走的就是那条路,不会改,你们可去路上拦他,既然你们是一家人,拦住了就好说话。”

谢怀德的嘴角就忍不住勾了起来:“如此,也很好。”

第二天一早,王斌从自己家床上醒了,一坐起来,哗啦一声,银子掉在地上。

再看时,身边都是大银锭,地上也有。

这一下王斌就懵了,脑袋里 嗡的一声。

这银子是怎么来的?

又懵又怕,不知道自己昨夜都做了些什么,是做了什么歹事不成,不然银子如何解释?

正害怕着,他妻子笑呵呵的推门进来,端着一盆温水:“醒了啊,我给你擦把脸。”

王斌脸色发白的指向那些银子:“哪儿来的?”

妻子噗嗤一声就笑了:“昨夜里你是真的喝多了酒,自己做过什么都忘了?”

妻子脸色微红:“回来后一身酒气,把抱着的银子扔在我面前,说以后一定要让我过上好日子,还又搂又抱的......老夫老妻,你可多久没,没,没那般亲热了。”

王斌急了:“我是问你银子哪儿来的?!”

妻子被他喊的也有些懵:“你带回来的啊,你说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从南边来的,一见如故,格外投缘,非要给你这么多银子,还说,你在衙门里做事辛苦,提心吊胆还没多少俸禄,他给你这银子,是让你自己去做些生意,以后就不要去卖命换钱。”

王斌抬起手,在脑袋上使劲拍了两下,啪啪响。

妻子吓了一跳,连忙抓了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王斌眼神里有些惧意:“这银子肯定有问题,我记得我一开始见到那人,看他不顺眼来着,我还记得他给了我一包银子让我走人,不让我理会他们,可没有这么多啊......我数过的,有四百两,没有这么多啊......”

妻子被他这反应也吓得够呛,连忙道:“你再想想,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王斌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

他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妻子回头看了一眼:“天才蒙蒙亮。”

王斌皱眉:“昨天喝酒了,好像是提到了一早要干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要干什么。”

与此同时,大街上。

四名护卫在马车左右跟着,这条路他们已经走了两个月,无比的熟悉。

每天都是在这个时间,到谢家去接谢怀南谢大人到衙门去,谢大人对时间极为重视,不管刮风下雨,绝对不会误了时辰。

二月末,夜还是比白天要长不少,这个时候天才刚刚发亮,街道上一个行人都没有。

谢大人每天都几乎是第一个到衙门的,比谢大人还早的只能是节度使燕大人,因为燕大人基本上就很少回家,处理公务晚了,就在衙门里住下。

马车的轮子碾过石板路,发出的声音和这清晨显得格外配,好像缺一不可。

四名护卫并没有因为已经熟悉了路线而放松戒备,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谢大人的安全。

他们四个,出自廷尉军,每个人都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

不管是追踪稽查,还是武艺反应,都不弱。

本来谢大人自己有护卫,但是他坚持不用,请都廷尉大人分派了四个人过来,其实这也是一种表示忠诚的态度。

就在这时候,马车前边出现了一个推独轮车的人,看起来像是个货郎。

四名护卫立刻就握住了刀柄,动作都几乎一致。

这条路走过两个月,第一次遇到这么早就出来的货郎。

独轮小车碾过石板路的声音,比马车还大,车轴应该是生锈了,发出吱呀吱呀的摩擦声。

“戒备!”

一名护卫立刻喊了一声。

一个常年跑生意的货郎,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车这么不好用, 而且那车显然很久没有修理过,木头的颜色都也不对。

长用的车,不会是这种毫无光泽的土色,那是放置许久没用才会有的颜色。

“怎么了?”

谢怀南在马车里问了一句。

“大人不要下车。”

一名护卫提醒,然后抽刀出来走向那货郎:“停下!”

货郎立刻就停了下来,好像还被吓了一跳似的。

“军爷,怎么了?”

那货郎连忙问了一句。

这一句军爷,彻底暴露。

豫州城里的百姓们,见到宁军士兵都会亲切的喊一声兵哥儿,而不是军爷。

“离开车,抱头蹲下!”

护卫又喊了一声。

就在这一刻,从旁边柴堆里跳出来两个人,持刀朝着护卫冲了过去。

另外一边,院墙后边翻出来几个人冲向马车。

四名护卫分成两队,两个拦着前边过来的刺客,两个护住马车抵挡靠近的人。

“发信号!”

随着一声喊,其中一名护卫从怀里取出个东西一拉,一团烟花在天空炸开,发出很尖锐的声音。

四周出现的刺客越来越多,能有数十人。

谢怀南的四名护卫,显然已经支撑不住。

为首的一个刺客看起来极为壮硕,虎背猿腰,大步上前,一把抓住车门往外一拉,直接将车门拽了下来。

下一息,这壮汉伸手抓向谢怀南的衣襟。

可是马车里有两个人。

那壮汉是谢家的高手,也已经在谢家做事多年,因为天生神力而极为自负。

他拉掉车门后,马上就能把谢怀南从马车里拽出来,可是那只手却停在了半空。

壮汉的眼睛骤然睁大,虽然之前就有所准备,可这一刻还是被吓得僵住。

他看到了裘青。

“裘......裘爷!”

壮汉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裘青轻轻叹了口气:“你们是怎么敢的?”

他伸出手,一点都没有用力似的。

可是他的手却好像捅破了一大块豆腐那般轻松,直接贯穿了那壮汉的胸膛。

手从后背戳出来的时候,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

他把手收回来,壮汉的尸体往后倒了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壮汉身后藏着的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一剑刺出。

这一剑就是在等这个时机,这一剑的目标就是裘青。

剑瞬息而至,在裘青的手才刚刚收回却还在壮汉身体里的那一刹那,剑就到了裘青的咽喉前。

裘青猛的一低头,一张嘴咬住了剑尖。

咬住,那么用力的一剑,居然不能再动分毫。

裘青使劲儿一抬头,那剑尖竟是被他掰断,然后他张口往外一吐,剑尖激射而出。

女刺客立刻闪身避开,可避错了。

那吐出来的剑尖是虚招。

裘青的左手已经勾了出去,等着女刺客往这边躲,然后......三根手指戳进了那女刺客的太阳穴。

裘青迈步下车,看了看四周,四名护卫已经收拢在车边,他们背靠背的互相支援,已经人人有伤,看起来是坚持不住多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