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二十一章 狡兔三窟

不让江山 知白 893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曾经的豫州节度使府,如今的宁军大将军府。

李叱看着曹猎离开走远后,他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唐匹敌从外边进来,递给李叱一个他刚刚洗过的苹果:“好吃。”

李叱接过来看了看,他手里的大,唐匹敌在吃的那个小。

于是他笑起来。

唐匹敌绕过他进了屋子:“别瞎想,我一共拿了三个,我吃了俩,那个大的我吃不下了,而且大的那个好像有点坏。”

李叱:“......”

唐匹敌坐下来后问道:“什么时候收?”

李叱回到他的位子那边,蹲在座位上一边啃苹果说道:“看看他爹什么时候回豫州城吧。”

“他是个聪明人。”

唐匹敌道:“而且太狡猾。”

李叱问:“你的意思是,他可能会临时改变主意?”

唐匹敌道:“大概率是。”

李叱问:“你为何这样判断?”

唐匹敌笑了笑说道:“因为在小说里评书里,坏人都是反复无常的,出尔反尔是他们的正常反应,好人才会一诺千金。”

他说完后看向李叱:“你在小说里评书里,大概就是那种坏人。”

李叱想了想,居然点头认可:“而且还是坏人中不受坏人待见的那种坏人。”

唐匹敌道:“如果是我来办,那就不等,从现在的情况分析,曹猎的父亲是那种小心谨慎到了一定地步的人。”

李叱顺着他的话说道:“所以如果不是曹猎亲自去请他回豫州,就算是派人送一封亲笔信他也不会回来。”

唐匹敌道:“所以曹猎如果上了你的当,他应该很快就会离开豫州。”

李叱道:“找个最厉害的人跟上去。”

说着话,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苹果,确实是坏的。

而且坏的还很新鲜,因为有半条虫子在。

刚好走到门口的余九龄听到这句话,忽然就挺起了胸脯,昂首阔步走进来。

“我隐隐约约好像有人在念叨我。”

唐匹敌看着他挺胸的样子,忍不住叹道:“你能不能少吃一些,你都快赶上小张真人和彭十七了。”

余九龄思考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

片刻后,他对李叱说道:“当家的,要不然请我宁哥哥给大将军说个媒吧,大将军看我都觉得大......”

唐匹敌嘴里的苹果差一点都喷出来。

李叱默默的把自己手里的苹果和唐匹敌手里的苹果换了换,唐匹敌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个苹果,嘴里嘀咕了一声:“残忍。”

李叱叹道:“让你宁哥哥给他说媒,那他这辈子不都毁了吗。”

余九龄道:“那个,就是那个。”

李叱这才反应过来,沈珊瑚到了豫州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冀州,也没有回兖州。

那个性格直爽爱憎分明的妹子,好像一直都没有见到。

于是李叱看向唐匹敌。

唐匹敌道:“看我做什么。”

李叱问道:“人家姑娘去哪儿了?”

唐匹敌道:“去炊县那边剿匪了。”

李叱:“你居然让人家姑娘带兵去剿匪?”

唐匹敌抬起头,用一种稍显忧郁的角度看着窗外的天空:“她说我和她级别差的太多,不般配,所以先去打仗,什么时候实打实的按照军功她也是将军了,那还差不多......”

他没好意思说全。

沈珊瑚的原话是:“你是大将军,我什么都不是,不般配,等我也干到将军那个位子,你就配得上我了。”

李叱觉得这姑娘可真飒。

唐匹敌也是这么觉得。

“说到跟上曹猎。”

李叱看向余九龄道:“他若是离开豫州,身边必然不会少了高手。”

余九龄道:“高手 也得能打的到我啊......当家的你就放心吧,长眉道长教的本事,我也是认真学了的。”

唐匹敌问:“为何不调廷尉军的人去?廷尉军中那四个年轻人,都很不错。”

李叱摇头:“不能用他们,最起码现在不是时候。”

他对唐匹敌解释道:“廷尉军中有山河印的人,甚至可能不是一个,但最起码有一个身居高位,且武艺高强。”

“我连受了伤的早云间都带来了,没有留在冀州,就是为了方便张汤行事。”

唐匹敌点了点头。

如果那四个人之中就有一个是山河印的人,留在张汤身边,张汤就没办法悄然离开冀州。

张汤不到豫州,就没办法和李叱完成两线配合,一明一暗。

唐匹敌道:“他们四个......罢了,到时候再说吧。”

他起身道:“我去从我军中挑一队精锐的斥候跟着九妹。”

余九龄摆手道:“不用,大将军未免太小看我们谍卫了,我们上战场杀敌不行,可是这种事,我们才擅长。”

说完后余九龄一抱拳:“走了。”

李叱道:“小心些。”

余九龄摆了摆手:“麻烦当家的给老余我准备好银子,回来之后我要......哈哈哈哈......征服豫州!”

唐匹敌问李叱道:“带他去沈医堂看过了吗?”

李叱道:“看过了,身体没事。”

唐匹敌道:“那是心理上的病?”

李叱道:“不好说。”

唐匹敌道:“好在是这病倒也不难治......”

李叱问:“你呢?”

唐匹敌瞪了李叱一眼:“我怎么了!”

李叱道:“你在豫州,难道不是......”

他话还没说完,唐匹敌从怀里取出来个东西递给李叱:“看看吧。”

李叱接过来:“什么东西?”

唐匹敌道:“平安符。”

李叱的眼神一亮:“可以啊,是沈姑娘给你求来的吗?这姑娘对你真的好。”

唐匹敌:“求来的......这是她自己写的,而且这可不是一般的平安符。”

李叱把那个叠成一个心形的平安符翻过来看了看,上面有一行小字。

字体娟秀,但是带着些许杀气。

鬼混烂根符。

下边还有个括号,括号里边是:烂一整根。

唐匹敌伸手把平安符拿回来:“知道什么叫平安符了吗?就是你不听话就保证你不平安的符。”

李叱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不该啊,你可是桀骜不驯的唐匹敌,你可是自诩为天下第一风流人。”

唐匹敌再次看向窗外。

还是那种斜着大概四十五度的看着天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她......有点意思。”

李叱:“噫!”

他连忙起身。

唐匹敌问:“你这么急匆匆的要去干嘛?”

李叱道:“我赶紧去告诉高希宁,让她给你俩保媒,你俩都到这一步了,如果她还保不成的话,那高希宁就是没这个命。”

唐匹敌立刻起身:“你住嘴!”

李叱:“啊?”

唐匹敌道:“她能保成?你找她,岂不是给我下咒的么......那是保分。”

李叱想了想,有些犹豫不决的说道:“应该,不至于吧。”

与此同时,曹园。

回到家里,曹猎在书房中来来回回的踱步。

他问身边亲信:“三叔回来了吗?”

手下人回答道:“三爷去了桂花山庄处置长孙恒志,然后还要赶去京州布置,小侯爷你忘了么?”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派个人,沿路去追......我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他本想是让曹登科回来,继续假扮他。

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曹猎和他的父亲只有三五分相似,但是和他三叔曹登科有七八分相似。

曹登科又不显得那么老,假扮曹猎,稍稍易容,就能有九分神似。

“算了,来不及了。”

曹猎道:“去把别的替身找来,我随便挑一个......另外,问问褚绪回来了没有。”

“是。”

手下人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大概两刻之后,从外边进来六七个人,每个人的身高体型都几乎一模一样。

他们身上也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脸上带着面具,手里拿着折扇,若是猛的看起来,还以为是一个人分身出来这么多。

“把你们面具都摘了。”

曹猎吩咐了一声。

那六七人连忙把脸上面具摘下来,曹猎走到这些人面前,逐个的仔细看了看。

“你叫什么?”

曹猎指了指其中一个。

那人连忙俯身:“回小侯爷,我叫何志。”

曹猎又看向另外一个:“你呢?”

另一个俯身道:“回小侯爷,我叫高禄为。”

曹猎点了点头:“你们两个留下,我交代你们一些事,其他人去后院等着,我也有事交代你们,一会儿我会过去。”

剩下的人俯身一拜,然后躬身退出。

这些人,都是曹猎亲自物色来的替身,他这样的人,深知狡兔三窟的用处。

“你们两个要出门,何志,你半个时辰之后离开曹园,出豫州,往京州方向走,走五天,五天之后就回来。”

何止俯身:“是。”

曹猎又看向高禄为:“你明天一早出门,往封州方向走,一路上尽力不要下车,从这里赶路到封州最少要七天时间,你要走五天,五天到不了我就杀了你。”

高禄为吓得脸色一白,连忙点头:“小侯爷放心,我昼夜兼程的赶路。”

曹猎道:“不能低于五天,不能多于五天,你自己把握。”

“是。”

高禄为又应了一声。

曹猎回头看向门外:“问到褚绪的消息了吗?”

门外的侍从连忙进来:“回小侯爷,褚绪一直都没有回桂花山庄,我们的人盯着他,说是进了沈如盏的住处后,一直都没有出来。”

曹猎眉头皱了皱,点头道:“也罢,他想做长线就由着他。”

他说完之后又仔细思考了一下,确定这样做足以扰乱李叱的视线。

“我一会儿就出门,给我换装,我在何志出门后出发。”

“是!”

手下人又应了一声,连忙出门安排。

距离豫州城七天路程的封州,是豫州治下一座雄城,地理位置极为紧要。

所以在封州城里主事的人,就必须是李叱的亲信之人。

如今的封州府治,是年纪十几岁的少年徐绩。

此时此刻,徐绩坐在书房里翻看卷宗,门外的侍从俯身道:“大人,有客人求见。”

徐绩微微皱眉:“不见客。”

那侍从随即跑了出去。

不多时,侍从手里多了一封信,他进门后递给徐绩:“来人留下一封信,说是大人看过之后,便会见他了。”

徐绩把信接过来,随手扔在一边。

“赶走他,我说过,不见客。”

徐绩的视线回到卷宗上,那是廷尉军派人送来的协查档案,里边有不少关于山河印的事。

......

......

【今天编辑通知我,《长宁帝军》中有两个章节重复了,是671和672,重复了671的内容,我翻回去看了看,是2019年4月的事,已经把正确的672上传,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为了弥补大家,我会在《不让江山》的书评区发一个订阅红包,大家领了红包再去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