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九章 不客气谢谢你

不让江山 知白 811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茶园中扑出来一条恶犬,朝着李叱的脖子一口咬了下来。

这些獒犬显然经过训练,杀戮心极重,显然在这之前也曾咬死过活人。

不然的话,不会如此凶厉,而且第一口就奔着人的脖子咬。

要说这种直接咬死人凶物,不是人为训练出来的,傻子都不会信。

李叱刚刚落地,来不及调整身形,眼看着那獒犬的大嘴已经到了身前,李叱两只手同时伸出去,一上一下攥住狗嘴,然后双手一发力。

咔嚓一声,狗嘴被掰断。

然后把獒犬轮出去,砸在第二头扑过来的獒犬身上,两只狗都翻滚了出去。

李叱抽刀在手,第三只獒犬和第四只獒犬几乎部分先后扑过来,那龇牙咧嘴的样子,让人看了都会心里发毛。

就在这一刻。

李叱身后的茶园像是被什么犁出来一条直线,茶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倒。

砰地一声。

靠近李叱的那头獒犬直接就飞上了半空,高高的飞了起来,肚子上还挑出来一个血洞。

在飞上高空的时候,血也在往下泼洒。

最让人觉得血腥的时候,那伤口有些大,一开始是往外涌血,紧跟着就是一截不知道是什么的内脏挤了出来。

这獒犬落地之后发出一声哀嚎,声音凄厉之极。

神雕从李叱背后冲来,像是一个王者一样站在李叱身边,朝着那些獒犬叫了一声。

这些凶厉的獒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庞然大物。

相对来说,神雕太大了,超过一千斤的巨大身躯,在那些獒犬眼中自然是庞然大物。

别说是獒犬,就算是寻常的虎豹,见到这等霸主级别的东西,也不敢一战。

天空中出现了一声啼鸣,像是在指示方向。

神雕听到狗子的啼鸣,立刻就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一头躲藏在茶树后边准备伤人的獒犬,被神雕从侧面撞开茶树后又撞飞了出去。

神雕往前一冲,脚踩在那那獒犬的眼睛上,大猪蹄子几乎都踩进脑壳里。

两头獒犬从后边扑过来,天空中一道黑影闪烁,瞬息而至。

狗子从半空俯冲下来,两只利爪狠狠的抓进其中一头獒犬的双眼之中。

那獒犬疼的尖叫,胡乱撕咬,可是根本伤不到狗子。

狗子振翅而起再次盘旋起来,下一息,又一次俯冲,依然精准的抓了一头獒犬的双眼。

就在它的爪子抓进獒犬眼窝的时候,旁边的獒犬朝着它一口咬了过来。

神雕暴怒。

如果说之前它看这些狗还没有那么大的杀气,是因为它从小就狗一起长大,一起生活,学了许多狗的习性。

那此时一头獒犬居然敢对狗子动嘴,那无疑是触犯了神雕的逆鳞。

所以刚才它看这些獒犬,可能想法是这些坏狗狗,现在则是这些该死的狗东西。

呼的一声,巨大的身躯冲了过去。

一头将獒犬撞翻,然后一口咬住了獒犬的脖子,神雕来回甩头,那獒犬的身躯被它甩的好像面条一样。

这些獒犬体型都远超寻常家犬,可是在神雕面前,它们的身躯根本不值一提。

这一猪一隼,在獒犬中往来冲杀。

没多久,随着几声哀鸣,又有五六头獒犬被这两个霸主击杀,其他的獒犬胆寒,开始掉头后撤。

可是这一耽误,那边裴朗扛着邱伯已经快速的跑进村子里。

裴朗拉过来一头骆驼,抓了他的兵器就要回去厮杀。

邱伯急忙把他拉住:“你想害死大家吗!若是少主知道了,你还能怎么解释!”

这一声喊,提及少主,裴朗的脸色 立刻就变了变。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那条足有一百多斤沉重的铁棍,最终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拉了骆驼缰绳一把。

寻常的马,根本就无法驮的动他。

这头骆驼也非凡种,寻常骆驼驮重也就在三百斤左右,光是裴朗自己就有三百多斤,况且他手中还有一条一百多斤的铁棍。

他的坐骑,还是挡住长孙无忧特意托人往西北,寻了好几年才寻到。

这是一匹沙漠中的独驼,当初抓住它的时候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它比寻常骆驼大了一圈,看着如同怪物一样。

逃进村子里的人纷纷上马,邱伯拉着缰绳回望,那些獒犬冲了回来,可是数量不及冲出去的三分之一。

“咱们走!”

邱伯喊了一声。

裴朗等人立刻跟了上去,从村子后边撤走。

另外一边,山坡下边准备接应邱伯他们的骑兵队伍,被高真的骑兵拦住。

只一阵冲杀,这些自命不凡的武者,就被宁军铁骑冲的七零八落。

要说单打独斗,他们的本事都不算弱,和骑兵交手,一定会赢。

可是这种战场上的冲锋杀敌,他们虽然也有数百人,可无异于一盘散沙。

再说,宁军之中还有高真这种变态级的强者。

那些陆地上步战都有些本事的江湖客,在马战中,哪有一人是高真一合之将。

高真清剿了那数百骑兵,再带着人去追,村子里那些刺客已经逃远。

他转身看到李叱过来,连忙跳下战马俯身参拜。

“臣下高真,奉大将军之命,前来迎接宁王。”

李叱伸手把高真扶起来:“大将军是预料到在此地会有危险?”

高真道:“大将军说,殿下这一路南下,唯有此地最适合埋伏,所以让臣下带兵迎接提醒,只是没有想到殿下比预想的要快一些,臣下来的迟了。”

李叱摆手,他看了看那些被生擒的家伙,回头看向身后跟来的三名廷尉军千办。

“去问问。”

那三人立刻俯身接令。

半个时辰后。

队伍中,李叱蹲在那喂神雕吃肉,他见神雕身上有一些擦伤,伸手碰了碰,原来只是发型有些乱了。

它皮糙肉厚,那些獒犬就算咬在它身上,都破不了它的防。

狗子蹲在神雕身上,恢复了那冷冷傲傲的模样。

可是它时不时会低头看一眼神雕,显然是有些担心。

这关心却还傲娇的小反应,让李叱都觉得好玩。

“殿下。”

廷尉军千办方洗刀从远处跑过来,到了近前后俯身说道:“这些人,都是被重金雇佣来的,完全不知道要对谁动手,也不知道雇主是谁,只知道要在此地埋伏。”

李叱嗯了一声,大概猜到就会是这样。

方洗刀继续说道:“这些人,都是豫州之内的凶徒,有贼寇,有惯盗,有杀手,都是通过云雾图被召集而来。”

“云雾图?”

李叱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

云雾图在冀州出现过,豫州也有,从这一点似乎更能佐证,山河印和云雾图的根基之地,就在豫州。

方洗刀道:“其中有人说,他们在数日之前就来到此地了,在村子后边,有一个废弃的采石场,在此之前就在采石场中藏身。”

“接应他们的人,似乎对采石场格外熟悉,而且还有门锁的钥匙。”

方洗刀看向李叱道:“可以从这一点追查。”

李叱刚要说话,就听到身后有人语气很无奈的说道:“不用查了,采石场是我家的。”

李叱回头,就见曹猎 一脸丧气的站在那。

见李叱看他,曹猎耸了耸肩膀道:“你看,就是这么巧合。”

方洗刀等人立刻看向曹猎,他们的手已经握住了刀柄,四周的廷尉军迅速围拢。

李叱摆了摆手:“不用,他没这么笨。”

方洗刀这才带着人退下去。

曹猎在李叱身边坐下来,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獒犬,看起来脸色比刚才更不好看了一些。

“如果我再说,距离此地一百多里就有我家的一个獒园,你会不会觉得过于巧合了。”

李叱眼睛微微眯起来。

曹猎道:“前边不远就是封州,当年重修封州城墙,事是我爹干的,所以在此地建了一个采石场,后来就算是半废弃的地方,因为封州城墙修缮完成后,这里也就没什么大用。”

“不过也不是没钱赚,左近的人采买石材也会来这,按理说应该会有几十个人在采石场里做事,不过应该都死了吧。”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关于獒园......封州这边,民风彪悍,生性好斗,那些富人们的消遣之一,便是斗犬。”

曹猎看着不远处那獒犬的尸体:“你知道,这一条獒犬值多少钱吗?”

李叱道:“值多少钱?”

曹猎道:“如此凶狠,显然非寻常手段训练,越是凶狠的獒犬,封州这一代的富人们越是喜爱,这一头,怕是要有数千两银子。”

“其中最凶悍者,能卖到上万两银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估计着,这獒园应该也没我们家什么事了。”

李叱道:“一条獒犬价值数千两银子,所以他们这是想用银子砸死我。”

曹猎叹道:“如果他们足够了解你的话,还不如真的用银子来砸你,可能还会砸中......”

李叱白了他一眼。

曹猎道:“我现在开始有一点明白,你为什么想要我家在豫州的生意了。”

曹家的生意,庞大而繁杂。

如采石场,獒园,这样的产业,根本就没有曹家的亲信之人看管。

所以曹家的生意,有多少已经被别人渗透控制,有多少曹家的伙计已经被人收买把持,只怕是不在少数。

这些小生意倒也罢了,若是如药行和武工方面的生意也被人渗透把持,曹家就是豫州的炸雷。

所以听曹猎说完这句话后,李叱看着他回了一句:“不客气。”

然后又补充了三个字。

“谢谢你。”

曹猎怔住,他隐隐约约的觉得事情可能要变得不好起来。

“你......为什么要说谢谢我?”

李叱道:“如果不是因为采石场和獒园的事,我想拿下你家的生意,还要费尽心思的找些借口,可再怎么找也会显得名不正言不顺,现在有理由了。”

他认真的说道:“你是知道的,名不正言不顺的拿,会被人说我不要脸。”

曹猎直视着李叱,没说话,可是李叱懂了,所以瞪了他一眼。

片刻后,他看向李叱:“这样会被人利用,一旦你动手,就会有无数人怂恿反抗,曹家的生意太大了,你知道,生意如果太大,就不是一个家族的利益,而是很多。”

李叱道:“怎么,还有意外之喜吗?”

曹猎:“......”

李叱笑了笑,看向曹猎说道:“你现在可以先走一步了,先回到豫州去,看看那些不愿意让我动曹家生意的人,愿不愿意听你说说。”

曹猎轻叹一声:“如此一来......你在冀州,两个月被人刺杀三十二次,你到豫州......怕是一天就没准会遇到三十二次。”

李叱道:“一天?”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我应该会很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