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七章 折磨你!

不让江山 知白 532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到安阳城的第一个晚上,李叱是在监牢里度过的。

好在是丁胜甲也知道孟将军不会真的为难李叱,只是给兴盛德的药商一个交代。

所以李叱的人都得以留在外边,被带到了一个很大的空院里监禁起来。

他们的药材也都被收走,也没有人说给不给钱的问题。

余九龄他们被关在那大院里,算不上憋闷,可却担心李叱。

虽然李叱交代过让他们不必担心,然而这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就像是唐匹敌之前去草原的时候,也是这么对李叱说的,说你不要担心,李叱说那怎么可能,毕竟你是我的骨肉。

唐匹敌说你得意什么,互为父亲的事。

他们被关进那院子后不久,丁胜甲也亲自来过。

告诉余九龄他们,李叱只在监牢里象征性的住一晚,还会有人伺候着,明天一早就会放出来。

余九龄不信,可是李叱对他说过,要沉住气。

所以这个时候为了不让余九龄心急出差错,沈如盏接手了队伍的管理。

她第一件事是让余九龄和陈大为刚罡三人,把队伍带到后院去,严格约束。

他们不出院门,反而是对李叱最大的保护。

第二件事是不要过问那些药材的下落,就算是安阳这边的人最终一个铜钱都不给,那也是李叱该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他们。

第三件事是......吃饭。

丁胜甲吩咐人给他们送来了大量的物资,蔬菜粮食,还有鲜肉和鱼。

只要他们不出门,在这院子里做什么都行。

在这大院外边,是戒备森严的安阳军,至少有五百人。

丁胜甲离开之前,沈如盏问他李叱是被关在什么地方,这安阳城里又不止有一座监狱,她想知道确切地点。

丁胜甲倒是没有隐瞒,告诉沈如盏说,李叱如今被关在安阳府的牢房里。

听到是这个地方,沈如盏微微皱眉。

她很确定,安阳城这边的人,一定会想办法拉拢李叱才对。

安阳军即将进攻冀州,得李叱这样一个人协助,对他们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若真的只是做做样子,完全可以把李叱关在孟可狄的将军府里,哪怕是安阳军中的牢房都可以。

可是人被关进了安阳府的牢房,这其中似乎就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了。

当时丁胜甲见沈如盏如此表情,还笑了笑宽慰她。

丁胜甲说,李叱被关在安阳府大牢里,也是将军刻意为之。

这样做是为了告诉兴盛德的那些药商,将军是公正的,说关就真的关一阵,而不是假装在将军府里留一晚就了事。

沈如盏心说我不是担心你们对李叱怎么样,我是担心他会不会玩些什么。

你们啊......幼稚了。

一个时辰后,安阳府大牢。

李叱看了看这四面空荡荡的牢房,心说这些人真的是抠门,连一张床都没有。

靠角落的地方有些稻草,那稻草上散发着比较恶心的气味。

李叱在靠近牢门的地方盘膝坐下来,这里挨着过道,空气流通还稍稍好一些。

他从知道自己将被关进安阳府大牢开始,就明白今天夜里一定会很精彩。

孟可狄也惹不起那位小侯爷,那小侯爷又是一个护短的。

这安阳府的大牢,就是给那些人出气的地方。

李叱坐了一会儿后就听到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不多时,见是丁胜甲到了。

李叱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打招呼,又把 鼓手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怂。

于是他对李叱大声说道:“你老实点!”

李叱道:“我也没干嘛啊。”

鼓手道:“那你让我敲什么曲儿!”

李叱道:“让你来敲鼓的人,一定告诉你的是别让我睡觉,只要我困了,你们就可着劲儿的敲鼓,对不对?”

那鼓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李叱道:“所以也没说必须敲什么,必须不能敲什么,对不对?”

那鼓手又点了点头。

李叱看了看那碎银子,想着确实少了些,于是把钱袋子都扔出去,钱袋子里一共有大概七八十两银子。

他朝着那鼓手说道:“反正也没有人盯着你们,你们敲什么都随意,而且你们又不敢把我怎么样,大概也有人告诉过你们,只能烦着我,其他的什么事都不许做。”

那鼓手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脸色都有些异样。

李叱指了指那钱袋说道:“里边有七八十两银子,你们几个分了,谁也不要告密不就好了,大家都拿了银子,谁也说不出什么。”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七八十两银子,确实有诱惑。

其中一人压低声音说道:“反正就是让他不能睡觉,咱们敲什么都行。”

一个人这样说,其他人也就都松了下来,毕竟看到银子谁都动心。

有人弯腰把钱袋子捡起来,把银子倒出来后数了数,然后分了。

李叱笑道:“这就对了,有银子不赚,纯粹傻蛋。”

他坐下来,靠着墙,笑呵呵的说道:“你们随便敲个什么,只要是曲子就行。”

那鼓手分了能有二十多两银子,心说罢了,敲就敲吧。

他略微沉思了一下,最拿手的莫过于舞狮用的曲子,这曲子名为太平乐。

一敲起来,立刻就不一样了。

李叱点了点头,坐在那听曲儿。

这曲子着实让人有一种跟着动起来的欲望,李叱的头跟着曲子一下一下的点着。

不多时,一曲敲完,李叱打了个哈欠。

那鼓手看他居然又困了,立刻就换了个更加激昂的曲子,这曲子名为将军令。

这鼓声更能让人振奋,李叱却越听越皱眉。

他忽然起身,又把那几个人吓了一跳。

李叱走到牢门那,一伸手把锁链抓住,两只手一发力,咔的一声把锁链拽开了。

那几个人吓得脸上变色,纷纷后退。

李叱把门打开,出来后看那鼓手一眼,轻叹了口气说道:“你敲错了。”

他一伸手:“给我,我教你。”

那鼓手懵的不要不要的。

李叱把鼓槌拿过来,对鼓手说道:“你敲得节奏不对,有些地方速度快了有些地方慢了,你仔细看好。”

说完之后李叱就开始敲打起来,只是节奏的轻重缓急上稍稍调整,这曲子立刻就变得不一样了。

那鼓手看李叱的眼神,先是惊讶后是震撼。

“我......从小练鼓,至今已经有二十年时间,为何你打的这将军令,听起来更好?”

李叱道:“与你无关,应该是教你曲子的师父节奏就不对。”

他一曲敲罢,把鼓槌递给那人道:“记住哪儿不同了吗?”

那鼓手仔细回忆了一下,点头:“大概记住了。”

李叱嗯了一声,开门,进去,又把门关好。

他坐下来,朝着那鼓手示意了一下:“再来一遍听听。”

鼓手点头:“好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