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七十章 是我们的

不让江山 知白 890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墙上,李叱举着千里眼看着南边几十里外的水浪滔天。

河道距离冀州的距离,还没有远到让城墙上居高临下的人看不清楚,看得清,所以震撼。

离着这么远依然能看到那水浪的威力,可想而知正在渡河的安阳军眼中看到的浪有多可怕。

李叱和唐匹敌在抄了那些达官贵人的家之后,就在准备这件事了。

所以他在离开几周之前才会说,面对安阳军来攻,他有把握,但是有些残忍了。

这个时节本就是汛期,冀州的雨水就算不是很充沛,每年这个时候水位也会上涨。

大定河在冀州南边的河道却平缓安稳,这让安阳军觉得是他们的运气。

李叱把千里眼缓缓放下来,脸色有些凝重。

唐匹敌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在想着这样杀人太多?”

李叱点了点头:“借天地之威杀人,又怎么可能杀的少了。”

唐匹敌笑了笑道:“有人说,火攻杀人,有犯天和,会遭报应,可没有人说过大水杀人会遭报应。”

李叱道:“我不怕遭报应,怕的话就不这么干了。”

唐匹敌道:“那你在担心什么?”

李叱回答:“现在正是夏天,尸体过多,又被水泡过,我担心的是会有瘟疫。”

唐匹敌道:“在下游入白坡湖的地方,我已经派人修建了木墙,水会过去,但尸体会拦在那不进白坡湖,你不用担心白坡湖周围的百姓。”

“等这一战打完了之后,把尸体都捞出来处理好,放心就是了。”

李叱看向唐匹敌问道:“你刚才为什么问我?”

唐匹敌道:“我以为你在害怕。”

李叱撇嘴道:“我若是害怕,你问我,我也不会不怕了。”

唐匹敌笑了笑道:“算我的。”

李叱一怔,他眯着眼睛问唐匹敌:“什么算你的?”

“人命。”

唐匹敌语气平淡的说道:“这一世,你杀的,我杀的,我们的人杀的,都算我的。”

他看了李叱一眼,语气依然是那么的毫无波澜。

唐匹敌说:“我这一世,大概就是来干这个的。”

他双手扶着城墙,看着那边已经被大水覆盖的陆地,忽然笑了。

“你说上天真的会管这些?”

李叱摇头:“不会。”

唐匹敌嗯了一声:“上天管,我尚且不怕,上天不管,那还有什么。”

他侧头又看了李叱一眼,笑道:“你猜,我是不是上天放下来的。”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放我下来,屠了人间。”

李叱微微一惊。

他知道唐匹敌的性格有多冷硬,表面上看起来总是有阳光般灿烂笑容的这个少年,是杀神。

“战场上死多少人都是合理的。”

唐匹敌道:“等所有敌人都知道不能和我们打的时候,我们打仗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如果他们一直都敢和我们打,那就打到没有敌人。”

唐匹敌再次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水淹敌军的法子是我想出来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他转身,背靠着城墙,从腰畔一侧的鹿皮囊里翻了翻,摸出来两个还有些青的山果。

他递给李叱一个,李叱接过来问了一句:“还没熟,不酸?”

唐匹敌咬了一口,看起来汁水很多,很甜的样子。

李叱也咬了一口,瞬间连牙齿都被酸麻了。

他看向唐匹敌。

唐匹敌依然没有什么反应,一口一口把那山果吃完。

李叱问:“你真的不觉得酸?”

唐匹敌道:“酸过之后,会解渴很长时间。”

他转身,一边走一边说道:“柳戈!”

柳戈立刻应了一声:“在!”

唐匹敌伸手从亲兵 手里把铁盔接过来,戴上后说道:“跟我出去打架。”

柳戈咧开嘴就笑了起来,然后抬起手在胸甲上拍了拍:“呼!”

余九龄问李叱:“咱们不去吗?”

李叱摇头:“我回去洗个澡。”

余九龄问:“我也要一起吗?”

李叱道:“咦?为什么我的脚上有个屁股?”

飞起一脚。

冀州城,车马行。

一辆一辆大车缓缓驶入,宁军士兵们动作迅速的把整箱整箱的银子搬下来,然后运送进地宫中。

他们其实也很好奇,当家的是怎么把这么多银子搞来的,就好像变戏法似的。

李叱先回了车马行,他到的时候,师父长眉道人他们都在。

看到李叱过来,长眉道人嘴角就开始上扬,从微笑到大笑。

有时候长眉道人经常会一个人感慨,他的傻徒弟,怎么就是现在的当家了?

李叱看了看身后跟着的那一家七口,笑了笑道:“不用害怕,到了冀州就安稳了。”

他看向小师弟甄艮说道:“这几个人帮我安排一下,把沈医堂附近的铺子给他们一家,分给他们粮食,再给一些银子。”

李叱回头看向那夫妻说道:“我可是馋急了你们的掉炉烧饼卤水豆腐,后天能不能吃到。”

那丈夫连忙说道:“明天就能吃。”

李叱道:“不急,明天你们安顿好,后天逛逛冀州城,大后天吧,我带着兄弟们去你家里吃烧饼。”

那妇人实在没忍住好奇,她问:“公子,你到底是谁啊。”

这句话问出来,把她丈夫吓了一大跳,连忙拉了她一下:“不该问的不要瞎问。”

李叱笑着说道:“我叫李叱,大贼李叱。”

余九龄在旁边笑着说道:“天下第一大贼。”

大贼两个字已经把那妇人吓着了,这天下第一大贼,连她丈夫也给吓着了。

余九龄道:“看把你们吓得,天下第一大贼,就不是贼了。”

那一家五口都没懂,夫妻两个,加上四老,再加上一个孩子,都没懂,但是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们知道李叱是好心,若他们留在圣方县,难保不会被人报复,虽然与他们并无关系。

李叱安排好了之后就朝着长眉道人颠颠儿的跑过去,一边跑一边贱嗖嗖的笑。

“师父抱抱。”

长眉道人用拐棍指了指李叱,李叱立刻就不抱抱了。

长眉道人问他:“这么多银子,你是怎么弄来的。”

李叱道:“师父,都是你教得好。”

长眉道人嘿嘿笑。

他对李叱说道:“存在这不安稳吧,咱们早晚不都是还要回燕山营的吗?”

李叱摇头:“不回去了。”

长眉问:“可是你答应了罗境,给他守一年半,一年半之期一到的话,他就要收回冀州,咱答应了的事,可不兴耍赖的。”

李叱哈哈大笑,然后说道:“他有雄心,有壮志,也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是他在兖州打不了胜仗。”

长眉怔住,琢磨了一会儿后问李叱道:“你是早就算定了他赢不了?”

李叱道:“算定了,也劝了,可罗境又怎么可能是听劝的人......他想要打下兖州,然后从兖州募兵,绕开豫州暂时不与武亲王去决战,而是沿海南下去攻打稍显空虚的青州。”

长眉道人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算定他不会赢的?”

李叱道:“饿了。”

刚说完,就看到高希宁提着一个食盒过来。

她没有去白坡湖等李叱,也没有在城门口等,是因为她知道李叱回来后会很累,也会很饿。

她们都不知道李叱会在什么时候到白坡湖,是队伍快进城她才得到消息。

所以她就吩咐人去烧水,又去给李叱把房间收拾出来,换上了晒的蓬松温暖的被子。

饿的时候,高希宁就 来了。

李叱看到她就咧开嘴笑,高希宁也笑,两个小妖精对着笑的时候,好像阳光都变得甜了,风也甜了,这世界整个整个的都有些甜了。

李叱把食盒接过来,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猜。”

李叱嘿嘿笑:“饺子。”

高希宁道:“猜是谁做的?”

李叱道:“你。”

高希宁道:“你应该猜吴婶,你再猜。”

李叱道:“吴婶。”

高希宁道:“嘿嘿,猜错了,是我,没有想到吧!”

李叱惊讶道:“啊,居然是你!”

长眉道人叹了口气,转身走到高院长那边,发现高院长也叹了口气。

长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高院长叹道:“想说什么就说吧。”

长眉道人说道:“还是你说吧。”

高院长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幸好这两个傻子互相看着顺眼,不然的话可怎么办......”

长眉道人问:“我心里没有什么自责,你呢?”

高院长道:“我当然也没有!”

然后补充了一句:“他们自己傻的,关我们什么事......”

两个老人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笑起来。

那两个小家伙傻乎乎的互相喜欢,也就越来越傻,越傻越欢喜,所以两个老家伙也越欢喜。

“也不知道那饺子好吃不好吃。”

高院长看着不远处李叱在那吃的狼吞虎咽,高院长偷偷咽了下口水。

李叱吃完了,一个都没剩。

高希宁满眼都是小星星。

她问:“真的好吃?”

李叱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和吴婶包的饺子一模一样,味道上几乎是分辨不出来,强!”

高希宁笑道:“哈哈哈哈,简单,我就微微不要脸一些,就硬说是我包的呗。”

李叱也哈哈大笑。

然后他满足的吐出一口气,看着高希宁的眼睛说道:“学了那么久,就为了这味道一模一样,你辛苦了。”

高希宁忽然就鼻子酸了一下,却哼了一声道:“看来还是吃的出来,没有吴婶包的好吃。”

李叱道:“是差了些。”

高希宁问:“那差在哪儿,我下次再注意些。”

李叱道:“是吴婶已经比你差了些,你是不是尝过我的嘴啊,怎么就知道这味道这么适合我?”

高希宁往四周看了看,李叱一脚把最近的土坷垃踢开,然后跑了。

他跑到师父身边,嘿嘿笑了笑,然后说道:“刚才说了一半,我为什么知道罗境必定赢不了......是因为罗境算漏了两件事。”

他缓了一口气后说道:“罗境算来算去,算漏了渤海人,渤海人拼尽全力扶植起来白山贼,可是白山贼也被灭了,渤海人必不会甘心,他们还会倾力去扶植别的叛军。”

李叱看向东北方向后说道:“这只是罗境敌人的后援,而罗境打不赢也输不会输的惨,是因为骑兵在那边作用不大。”

“他第二件算漏了的事,是贼兵打不赢就进山,罗境的队伍进山就会吃亏,所以最终会退回幽州。”

长眉道人好奇的问道:“既然是不赢不输的局面,他为何不来冀州?”

李叱哈哈大笑道:“因为他好面子,没赢就是输,他不好意思来见我。”

李叱道:“我做好两个准备,其实已经算定了冀州是咱们的。”

长眉道人叹了口气:“你怎么会这么坏?”

李叱道:“那就要从一个道人,捡了一个孩子开始说起。”

长眉道人微微扬起他的拐棍。

李叱要跑,回头。

找到了土坷垃的高希宁笑颜如花的走了过来。

李叱想着,啊......这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