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二章 下得去手

不让江山 知白 796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善功和曹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曹猎想着的是你说的神仙是他?李善功想的是你可能误会我了。

两个人眼神里的交流,短暂但透彻。

“我说的那位神仙,不是她说的那个余将军。”

李善功很认真的解释道:“我曾经师从于那位神仙,所学所得只是他的万分之一,你若是见了他......”

曹猎叹道:“就能学会养猪了么?”

此言一出,曹猎以为李善功应该会略微有些羞愧才对,然而李善功并没有。

李善功道:“不......养猪最难,你应该学不好。”

曹猎都有些懵。

这个一本正经的说出养猪最难这四个字的人,顺带着还把他鄙视了一下,所以这勾起了曹猎的好胜心。

“明天就去找。”

曹猎道:“我倒是想看看,这养猪能有多难。”

而那几位姑娘应该也觉得他们俩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花着最多的钱,在最高雅的地方,商量着养猪的事。

而且还是要去学。

“明天就去你也学不好。”

李善功依然那么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和先生学了不少,先生想教我的,我都有把握学到一些什么,唯独这养猪,确实太难,先生说的那些词汇晦涩难懂,我听起来犹如天书。”

曹猎深吸一口气:“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

李善功道:“你完全不知道养猪有多难。”

曹猎道:“明天一早出发,找不到人,我不会江南。”

李善功道:“是你自己要迎难而上的。”

那群小姑娘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应该有点格调才对,因为这两个人不管是衣着相貌还是风采气度,都应该是有格调的人才对,然而这对话确实让人觉得有些不适应。

其中一个小姑娘忽然间明白过来什么,在另外一个小姑娘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你把养猪两个字换成学剑试试,我猜他们说的一定是暗语。”

他们两个这样的人物,连说养猪都没人信。

那小姑娘把刚才的话回忆了一遍,都换成学剑,果然就显得格调高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曹猎果然和李善功两个人同时起来,然后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冀州。

连曹猎的亲信护卫常居定都想不明白,他们少主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不明白,是因为他不懂曹猎的心境。

此时此刻的曹猎,急需要一个借口离开一段时间,让自己去沉下心来,忘掉一些事,也悟透一些事。

这个理由不管是养猪还是什么别的,养鸡养鸭养鳄鱼都行,随便什么借口都成立。

曹猎,只是想逃避一段时间。

与此同时,龙头关。

李叱吃过早饭后活动了一下,然后不得不感慨,这里的天气确实比冀州要冷的多了。

冀州的冷是干冷,而且还比龙头关这边温度要高一些,这边非但更冷风更大,而且还有一种潮气。

可能是因为距离东海已经没有多远的缘故,所以温度极低加上潮气,让人像是被刀子在刮骨一样。

再往东北方向走,进入兖州之后,这种潮气也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但是,兖州的冬天,比起龙头关这边还要冷的多,在这是刮骨,到了兖州最冷的地方,那是把骨头冻结实了再一下一下的敲,敲碎了为止。

不过好在,天气对于人的影响并不大,因为最近一个月来都没有战事。

李叱到龙头关都已经两月有余,青州贼兵到了龙头关之后,本来要强攻城关,可是才发现这里居然有如此众多的兵马,且已经严阵以待。

他们远来辛苦,这一路上又没有抢夺到多少粮食物资,所以这疲 惫之师,和以逸待劳的龙头关守军硬打的话,胜算并不大。

甘道德想尽办法要与城关外的山海军去的联络,然后才打探来消息,得知山海军已经大败四散。

那么他们一路上数千里赶过来,又是图个什么?

图个寂寞吗?

大概在龙头关与宁军对峙了不到一个月,李叱设计找来的所谓援兵也到了。

最起码看起来声势浩大,别管能不能打,能吓唬人就得了。

龙头关打不破,宁军援兵又到了,山海军也已经溃败,甘道德知道留在这已经无利可图,只好退走。

李叱这边当然也不敢追的太狠,毕竟他那声势浩大的队伍,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真把青州军逼急了的话,他们拼着决死之心一战,反而得不偿失,所以李叱也只是下令随便追一追也就回来了。

此时距离青州军退走已经月余,李叱担心青州贼兵会去而复返,所以又多停留了一阵,这一下,他们倒是没有办法能回冀州那边过年了。

活动了一会儿,浑身筋骨都拉开了似的,这皱巴巴的身子就显得舒服多了。

李叱回到屋子里,抬眼就看到桌子上那个不大的木箱,然后就想起来曹猎。

这箱子就是曹猎离开之前留给他的礼物,里边的卷宗档案有不少,还有一封曹猎的亲笔信。

这信并不是很长,大概也就千字左右,总结起来的大概意思是,我不和你玩了,你自己玩去吧。

这封信李叱已经看过三次,每一次,心中感触都略有不同。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从外边进来,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斥候送回来消息,青州贼兵已经渡过了江,他们这次元气大伤,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招惹咱们了。”

李叱嗯了一声,指了指火炉上烤着的馒头,余九龄立刻就咧开嘴笑起来。

一大早还没吃饭,这烤馒头的香气钻进鼻子里,立刻就让人肚子里咕咕叫。

李叱道:“桌子上有咸菜和腐乳,还有两个咸鸭蛋,你吃一个,留一个给你大哥。”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蹲在火炉边吃早饭。

冬天的物资匮乏,粮食足够,可是好吃的东西不多,咸鸭蛋都是难得的东西了,桌子上有两个咸鸭蛋,余九龄知道并不是李叱吃剩下的,而是李叱没吃特意留的。

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回头看向李叱道:“最近军中有些流言,似乎不太好。”

李叱问:“是什么流言?”

余九龄道:“有人告诉我,说最近营里的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在议论一件事,说是......”

余九龄显然犹豫了一下,看他眼神,甚至是有些后悔和李叱提起这个。

李叱看了他一眼:“很严重?”

余九龄道:“就是......就是有人在说,老唐在外边可能有了异心,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见他从豫州率军回来。”

李叱听到这句话,脸色就立刻变了变。

“传的人多不多?”

李叱问。

余九龄道:“我也是刚刚有所耳闻,具体是不是很多人在传这些话,还得仔细查一查才行。”

李叱嗯了一声,语气之中隐隐发寒:“那就去查。”

余九龄看到李叱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他没有想到李叱会生这么大的气。

“查到之后,第一个说的人......不管是谁,处死吧。”

李叱说完这句话把视线回到那些卷宗上,而这句话让余九龄吓了一跳。

“处死,会不会......严重了些?”

余九龄问。

李叱头也没抬的说道:“这次只处死一人,下次说过的就都死。”

这是第一次,李叱对手下人做 出如此严厉的处置,而且余九龄看的出来,如果真的还有下一次的话,那么李叱的处置将会更为严厉无数倍。

“省去那个劝他们不要胡言乱语的过程,直接告诉他们结果,对他们更好一些。”

李叱道:“这样的话说的多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余九龄嗯了一声:“知道。”

李叱沉默了一会儿后,又多说了一句:“当众。”

与此同时,豫州,酒仙渡。

这是苍云江这一段最大的渡口,过了这里再往南就属于京州地界。

而此时此刻,唐匹敌就站在渡口看着对岸,自称天命王的杨玄机就在江对岸。

两个月之前,杨玄机手下的大将楚平忽然率军渡过苍云江,率军十五万,朝着豫州猛攻。

唐匹敌知道,这是杨玄机要向京州进军的信号。

杨玄机最大的敌人不是京州的朝廷军队,而是在他一侧的唐匹敌。

他突然下令手下大将渡江,就是要把唐匹敌拦在苍云江以北,不让宁军拖住他。

唐匹敌率军四万离开豫州城,月余后行军至此迎战楚平,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连战十二场,楚平十二阵皆败。

这一个月的十二场恶战,是四万宁军撵着天命军在打。

一开始是楚平率军挑衅,然后被按着揍,还是人多被人少的按着揍。

不得已,楚平狼狈不堪的逃回苍云江,损兵七万余,回去之后就被杨玄机当众惩处,打了足足三十军棍,没打死他,是他运气确实还不错。

杨玄机本来都已经在两个月内,打下来京州两座大城,可是就因为楚平兵败,他不得不撤兵回来在苍云江设防。

虽然他不信唐匹敌那区区三四万人的队伍,还敢渡江一战,但他不得不防。

这就是唐匹敌带给敌人的压力。

你可以不信,但你不敢不防。

“大将军......”

年轻的宁军将军高真站在唐匹敌身边,有些担忧的说道:“咱们真的不回军冀州吗?”

唐匹敌回答的简单直接:“不回。”

高真道:“冀州那样的恶战,宁王腹背受敌,如果我们不回去的话,宁王并无援兵......”

唐匹敌道:“万里迢迢,我们回去非但没什么用处,反而还会被杨玄机一鼓作气拿下豫州。”

高真轻声问了一句:“可是,大将军不担心宁王吗?”

唐匹敌回答:“不担心。”

高真有些不理解:“可是,那般情况,如何能不担心啊......”

唐匹敌问道:“若不是宁王在冀州,而是我在冀州,与宁王所遇状况相同,你觉得我能否应付的来?”

高真仔细想了想,点头道:“大将军可以。”

唐匹敌道:“那你担心什么?”

他看向远处,语气平静的说道:“我能应付的,宁王能应付,我应付不了的,宁王也能应付......有人还曾当面问我,为何我愿意为宁王之臣,你可知我如何回答?”

高真摇头:“属下不知道大将军如何回答。”

唐匹敌道:“没回答,杀了。”

高真一怔。

唐匹敌道:“凡有此心者,都死。”

他看了高真一眼:“其实你担心的是,如此境况我却没有回军,会有人在宁王身边搬弄是非,对不对?”

高真嗯了一声:“确实是担心......有小人会趁机作祟。”

唐匹敌看着远处,依然语气平淡的说道:“我可以杀的,宁王可以杀更多。”

说完后,过了一会儿,他微微笑了笑。

“为我杀人,他下得去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