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三十九章 没坏那就太可惜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87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门主跌坐在地上,呼吸已经越发急促起来,虽然那只是一根牙签,可是位置极为致命。

死于一根牙签,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似乎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笑话。

他不停的加大自己呼吸的力度,可还是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

方诸侯看着他,像是看着一座即将倒塌下去的山。

“你可以放弃了,人间没有你的值得。”

方诸侯缓步走到旁边坐下来,打斗的如此激烈,这大堂里居然还有一把椅子完好无损的立在那。

他扶着椅子坐下来,看起来也已经极为疲惫。

按理说应该是同样在心脏位置的致命一击,也几乎是同样的选择,可差就差在,方诸侯心口的那根筷子没有插进去太深。

但这似乎有些不大合理,然而事实比这样的不大合理还要不合理。

门主听到了方诸侯那句话之后,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在一个神话故事中,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被一个狐狸精剜掉了心脏。

一位老神仙说,我暂时帮你把伤势封住,你只要离开这里,不要和任何人说话,一天一夜之后,我的仙法就能让你的心脏重生。

这位老人走出城,遇到了那个狐狸精所化的卖菜妇人,妇人说她卖的是无心菜,无心菜其实有心,你有心吗?

老人听到这句话后,那本就不多的信念崩塌了,一口血喷出来后气绝身亡。

此时的门主,大概就是这样。

他在这句话之前依然还有信念在,所以他依然还能不甘放弃的与天地争口气。

门主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看向方诸侯,问出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可以挡住我的那一击?”

方诸侯摇头:“其实我骗了你,我挡不住,你的筷子足以杀了我。”

门主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光。

方诸侯继续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奇迹,所以......不说了吧。”

门主艰难道:“给我一个答案,我不能死不瞑目。”

方诸侯沉默片刻,用一种奇怪但是又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因为我抖了一下胸。”

门主的眼睛骤然睁大,表情也随即僵硬,他眼神里都是那种你他妈的怎么能如此羞辱我的意味。

他不信,可是他在人生之中最后的这一刻,又他妈的觉得这解释很合理。

事实上,这就是事实。

在那根筷子接触到方诸侯胸口的一瞬间方诸侯就感觉到了,也是在那一瞬间,他收缩了一下胸部的肌肉。

这确实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你就算拎着别人的耳朵告诉他是这样抖胸以自救的,别人都会用你放屁的眼神来回应你。

你可以打到他屈服,他哭着点头承认你说的对,可他心里还是会把你当做一个傻批。

哪有用胸大肌把攻击转移的?

方诸侯就是这样做的,筷子刚刚接触皮肤的刹那,胸大肌抖了一下,筷子就被带着偏开一些,不是幅度很大的偏开,却真的 避开了要害。

理论上,这和一根筷子朝着你飞来,你用手指拨开了一下是一样的作用。

嗯,理论上。

方诸侯看着门主那副表情,他轻轻叹了口气:“我说过,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你也不应该听。”

门主失去了力气,往后躺倒在地上,他看着屋顶,呼吸已经越来越微弱。

人生中最后的一个思考是......抖那个玩意,居然可以避开致命一击?

为了能合理利用肌肉的力量,他可能想过九成九的肌肉如何发挥作用,就是没有想过胸这一块的肌肉还能不配合其他部位,单独拿出来用。

方诸侯看着倒下去的门主,看着门主停止呼吸,看着那个人的身体变得僵硬。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可能是因为,我胸......确实比你的大一些。”

这句话就不该是他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该说出来的话,然而就是他这样一个神仙般的人物说出了这样的话,让李叱有了一种以后多练练那玩意的想法。

也不光是李叱吧。

在方诸侯说完那番话之后,武先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叶先生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

然后武先生看到了他的妻子,苏小苏也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她的胸,并且......脸上的遗憾和无奈比其他男人们好像还要大一些似的......

在那一刻,苏小苏似乎也看到了武先生替她感觉到了遗憾和无奈。

武先生走过去,在妻子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苏小苏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弱弱柔柔的问:“还有救吗?”

武先生沉默良久,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回答:“我以后再多努力试试。”

苏小苏:“你要是不行......”

武先生:“我行!我肯定行!”

苏小苏笑起来,她本就是那么耐看的一个女子,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春风吹在了脸上,像是花儿在春风中盛放。

方诸侯坐在那,他也已经到了极限,虽然和门主这一战的时间并不是那么长,可消耗掉的精力和体力却需要很久才能弥补回来。

“也许......”

方诸侯艰难的起身,走到门主身边蹲下来,用手将门主的眼抚闭,他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其实比我还要厉害一些,只是你孤单。”

门主如果听到这句话,内心之中可能已经翻江倒海。

方诸侯的意思是......他其实占了便宜,因为他赶到的时候,门主已经和诸多高手交战过。

尤其是面对苏小苏的时候,门主也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慢。

四六开之局,已经是生死无定。

他只要稍稍有些不在乎,就可能死在苏小苏那双指化剑的一击之下。

正因为如此,门主在和方诸侯交手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在绝对的巅峰状态,方诸侯则是。

然而再去想这些也并无意义,人死了,就是死了,这个人间,止境之内,可能就只剩下方诸侯一人。

他扶着旁边的墙壁再次坐下来,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那么足。

“你以后会更强。”

方诸侯看向李叱:“如果......你一生都用来练功的话。”

李叱笑起来,然后动了动他的胸:“从这个开始?”

隔着衣服居然都看出来在动了。

方诸侯也笑起来,眼神里还有一种小辈你闭嘴的笑意。

与此同时,在距离松鹤楼大概只有几十丈外的一座木楼屋顶上,趴伏在这的人眼睛里的都是狂热和惊喜,哪怕楼子里的决战已经结束,他眼神里的狂热和惊喜却依然没有丝毫退去。

他本以为只是能看到门主那无双的武艺,却没有想到还有更大的收获。

他看到了那个青衫客和门主的决战,那可能是近千年来,中原江湖中最强的两人。

他眼神里的狂热,是因为他隐隐约约的已经触碰到了那层他始终参悟不透的道理。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人还能指点他的武艺,门主是其中之一。

但门主已经不可能再去指点他什么,所以他很无奈也很悲伤,为了防止他超过自己,门主甚至十五年来都未曾在他面前出手过。

可是这一刻,他看到了,还是看到了两个门主那样的人。

他忍不住的笑起来,嘴角上 扬的弧度越来越大。

什么宁王什么皇帝,什么江山社稷,那些对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他只在乎他此时看到的那美妙。

良久之后,他悄悄退走。

在某个瞬间,他脑海里曾经出现了一个念头,如果他现在过去的话,那残缺不全的木楼里,没有谁还是他的对手了吧。

他可以一刀一个把那些人全都送去地狱,去追随他那已经远去的师兄。

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门主南下的时候曾经对他说过,你留在圣刀门就好,不必跟来,门中还有许多事需要人主持。

可他还是跟来了,如果他不来的话,会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的懦弱选择,一辈子都难以平复的后悔。

他悄悄离开,不惊扰那些人,是因为他确实没有十分的把握。

最起码那个女人的出剑,让他害怕。

松鹤楼里,李叱端了一碗水过来,喝了一口,然后喷在曹猎的脸上。

曹猎却没有任何反应,李叱微微楞了一下,这屡试不爽的方法居然不起作用。

于是李叱喝了第二口水,又一口喷在曹猎脸上,力度稍稍提高了些。

曹猎还是没有醒来,李叱只好放弃他,端着水碗到了岑笑笑身边。

他一口喷在岑笑笑脸上,岑笑笑的身体都抖了一下,应该是下意识的想立刻坐直身子,可是肋部的剧痛让他无法及时起身。

好在是眼睛睁开了,虽然眼神里有些迷茫。

李叱微微皱眉:“这不是还管用的吗?”

岑笑笑没理解,茫然的问:“什么意思?”

李叱又端着水碗走回到曹猎身边,低头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用水喷。

他开始解裤子。

一边解裤子一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也许热一些的管用。”

曹猎猛的一翻身避开,连着翻滚出去好几圈。

他一脸惊恐的看着李叱,像是在看着一个变态......其实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从李叱解裤子开始,他是个变态的事还用的着怀疑吗?

李叱看着曹猎说道:“你是不是醒了一会儿了,然后发现躺着看高人对决,确实比自己上去打要舒服一些?”

曹猎呸了一声。

然后点头:“确实是。”

他开始左右环顾,他在找他的惊谪刀。

在远处的墙壁上,惊谪刀戳在那,曹猎挣扎着起身过去,一把将刀从墙上拔出来,他用衣袖在刀身上来回擦拭,有些急切。

当他确定惊谪刀没有损坏的时候,长长的重重的的吐出一口气。

比惊谪刀再名贵一万倍的东西其实他也不会很在乎,他对于价值的理解和正常人本来就不一样。

可惊谪刀是岑蒹葭给他打造的。

好在是岑蒹葭今天不在松鹤楼,回到了她那个与世隔绝一样的小院。

曹猎吐出一口气后,脸色终于轻松下来。

李叱走过来凑近看了看:“没坏?”

曹猎:“嗯?!”

他眼睛都睁大了。

李叱一脸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的好遗憾的样子,像是错过了什么无价之宝。

李叱的一个眼神曹猎就懂了......

这个家伙,肯定在想如果惊谪刀坏了的话,那要不要和我的鸣鸿刃放在一口锅里再煮它一下子试试?

李叱对于价值的理解,也从来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爬伏在屋顶上的人悄悄离开,但是在差不多同样距离的另外一处隐秘的地方,一个披着斗篷的人看到了,片刻后,他也转身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