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四十章 这是一笔投资

不让江山 知白 78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整个秋天都在有些惬意的时光中度过,没有外敌,没有顾虑,没有任何侵扰。

秋粮收下来后,连冀州城已经穷苦的好几年的百姓们,都感觉到了这惬意。

这是第一次,他们不需要为如何度过熬人的冬天而发愁,最起码不会因为吃而发愁。

李叱的宁军非但分发了粮食,还给百姓们分发了过冬的棉衣和棉被。

除此之外,所有被选中为民勇的青壮男子,每个月还有饷银可以领。

因为冀州这短暂的安稳,连生意上的事都开始回暖。

李叱对百姓们好,百姓们自然念着他的好,于是每个出城的人,又都变成了宁军的斥候。

为了应对豫州那边有可能会分派过来的军队,李叱在冀州往南两百里的地方,横向几个县城,几个大镇,全都分派常驻斥候。

然而李叱并不担心,因为以他推测,这个冬天也会安然度过。

哪怕豫州那边已经得知冀州城兵力空虚,也不会在冬天对冀州动兵。

豫州那边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儿去,他们在冬天消耗大量的钱粮物资来打冀州,完全得不偿失。

“明年夏天。”

李叱站在地图前边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是节度使府,墙上的地图很全面,这个地图也算是个见证者了,它熬走了两个节度使。

这面巨大的地图是原冀州节度使曾凌的东西,曾凌战死之后,这就成了潘诺的。

李叱的视线从地图上收回来,回身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坐在一边摇椅上的唐匹敌道:“冀州的冬天很冷,冷一些也是好事。”

就因为冀州冬天太冷,豫州军才不会过来,一路上没有可以给他们补充给养的地方。

冬天的荒野上除了野草什么都没有,要是再来一场大雪的话,连野草都看不到。

要让豫州军自带大量物资来攻打冀州城,除非是豫州那边领军的人疯了。

已经快到初冬,屋子里的火炉也已经点了起来,火炉上烤着大枣,屋子里有一种很浓郁的香气。

李叱坐下来后说道:“北疆那边也没有消息过来,今年也是奇怪了,每年秋收时候黑武人都会南下,今年却老实的不像话。”

唐匹敌问道:“夏侯没有给你写信?”

李叱道:“他的信里也没说怎么回事,连他都没有搞清楚,只是觉得反常。”

唐匹敌道:“终究是好事。”

他坐在这有些悠闲,是因为练兵的事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难事,根本不需要占去他所有的时间。

有些时候天才是一种让人嫉妒的存在,他们只用三分力去做的事,却比别人十分力做的更好。

更让人觉得嫉妒的是,天才用三分力去做的事,便是这件事可以做到的极限。

你觉得他没尽力,可是他哪怕用四分力去做这事,都是浪费了一分。

而寻常人用十分力去做同样的事,却依然不能完美。

“今天日子不错。”

唐匹敌道:“吃顿火锅吧。”

李叱笑了笑道:“行,让吴婶准备一下。”

吴婶她们已经从燕山回到了冀州,所有人都很开心,毕竟这里才是她们熟悉的家。

虽然她们也都知道,宁军留在冀州的期限是一年半,可是这和开心不开心没什么关系。

你总不能因为开心有时限,就不去开心。

这个时间上的开心都是有时限的,不管多大的开心都一样,伤心才没有。

不曾听闻有人开心一世,却曾亲见有人伤心一 生。

“我打算分派队伍出去。”

唐匹敌看向李叱,指了指李叱面前的糖蒜,李叱没有递给唐匹敌,而是一颗一颗都剥在小碗里,剥完了之后才把碗推过去。

李叱道:“你接着说。”

唐匹敌道:“冀州城这边的兵源有极限,最多五万,剔除掉不合格的人,最终能落下四万新兵。”

他对于四万军队,显然不满意。

“因为这一年来冀州无战事,各地归家的难民也不少,各州县都在回暖。”

唐匹敌道:“分派队伍出去招收新兵,只要十六岁到三十岁之间的人,按照朝廷府兵双倍军饷发,但训练不合格的都要遣返。”

李叱点头:“你说了算。”

唐匹敌道:“会用到大量钱财。”

李叱道:“说的好像钱归我管似的......”

唐匹敌淡淡道:“总得让你知道。”

李叱笑着说道:“花钱的事,你们来办就好,搞钱的事我来想办法。”

刚说到这,余九龄搓着手从外边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今年真是冷的早,外边下雪了。”

李叱他们随即起身到门口,不知不觉间,细细碎碎的小雪飘了下来。

“明天才立冬,今年的雪确实下的早。”

李叱看着那雪,很快就从碎雪变成了大片大片的雪花,这月夜下,雪景有些美。

就在这时候,沈医堂的东主沈如盏到了,在大雪中走来,披着一件大氅,雪花已经把大氅染白。

李叱从门口拿了把雨伞出门接了一下,沈如盏对他微笑着点头致意。

“沈先生怎么这么晚过来?”

李叱问。

沈如盏进门后把大氅脱下来,那妙曼身材随着她的动作便展现出来。

要说容貌,她确实不是那种国色天香,英气稍稍重了些,可是那一头齐肩发却让她又多了几分妩媚。

这是一个光靠气质就能让人折服的女子,而这气质一多半源自于她的自信。

“本来前几日就要来,账面上还有些不清楚,所以又细细算了一遍。”

高希宁给沈如盏放了座位,又到了一杯热茶,沈如盏喜欢极了这个小姑娘,伸手搂着高希宁肩膀:“我挨着你坐。”

那位置本来是挨着李叱的,李叱便自觉的挪到一边,坐在了唐匹敌一侧。

“这是账册。”

沈如盏把一本册子递给李叱道:“你们不在冀州的这段时间,沈医堂的营收账目,大概需要补发给你十一万两。”

李叱怔住:“补发?”

沈如盏道:“当初我到冀州的时候说好的,每个月的营收都会分给你。”

李叱道:“可是我们之前都不在冀州,这笔钱我们不能收。”

沈如盏道:“怎么花你说了算,收不收却是我说了算,每一件我答应的事,都会按照约定去做,冀州的沈医堂只要开着,这钱就会有,若往后只能开一天,这银子就分一天,开五十年,就分五十年。”

李叱叹道:“着实是受之有愧。”

沈如盏笑道:“若真觉得受之有愧,那我提一个条件可好?”

李叱道:“你尽管说。”

沈如盏道:“宁军以后所有的军需药品,都从我沈医堂购买。”

李叱立刻点头:“这是当然。”

他把账册还给沈如盏说道:“账册不用看,沈先生说的十一万两银子,也不用派人送过来,我购买十一万两银子的军需药品。”

沈如盏嗯了一声,把账册接过来后说 道:“回去之后我让人尽量备药,冬天到了,药材会有些匮乏,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李叱道:“不急。”

“冀州生意上的事说完了。”

沈如盏道:“接下来说一说我想做的别的生意上的事。”

李叱问:“沈先生有什么事?”

沈如盏道:“你也知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的目标就是利益,如今冀州能做的生意不多,百姓们手里并无余钱,所以我要想赚更多的钱,就不能再把目光放在百姓们身上,而是放在你这样的人身上。”

她很认真的说道:“我手中有余钱,可以放在你这里,让钱生钱。”

李叱回答道:“可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生意能做,而且队伍在冀州的时间也不会太久。”

沈如盏道:“做生意的人,眼睛时时刻刻都看着哪里能赚钱,脑子里时时刻刻都想着,用什么方法赚钱。”

她看向李叱说道:“你要扩军,缺不缺钱?”

李叱回答:“缺。”

沈如盏又问:“百万银,可以装备多少军队?”

李叱看向唐匹敌,唐匹敌回答道:“若说步兵,武器甲械护具装备齐全,百万银两,可以装备三到四万人,若是省一些,可以装备五万人。”

唐匹敌停顿一下后继续说道:“若是如流民叛军那样的装备,百万银两,每个人发个五两银子就能买命,可以买来二十万乌合之众。”

沈如盏点了点头道:“那就按照三万多人计算,我来之前,打听了一下你们宁军的军制。”

她看向李叱问道:“一军一万两千人左右,对不对?”

李叱回答:“对。”

沈如盏道:“我的百万银两,可以装备三军,对不对?”

李叱再点头:“对。”

沈如盏道:“我就把家当百万都给你,你武装三军兵马,将来这三军兵马打到的地方,就是我沈医堂生意做到的地方。”

李叱道:“这......”

沈如盏问道:“你为难?觉得吃亏了?”

李叱道:“觉得你吃亏了。”

沈如盏轻轻笑了笑:“我是生意人,我从不会吃亏。”

她看了看热气腾腾的火锅笑道:“说了这许多话,耽误你们吃饭了,主人家再不动筷,我这个来蹭饭的也不好意思先动筷。”

李叱笑着拿起筷子:“吃饭。”

第二天,校场。

唐匹敌坐在高台上看着校场上的新兵们训练,他沉思了好一会儿后,侧头看向坐在旁边的李叱:“沈如盏的百万银两,也差不多是她全部家当了吧。”

李叱嗯了一声:“大概吧。”

唐匹敌道:“若你是她,你能把全部家当,都押注在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身上吗?”

李叱仔细想了想好久,摇头:“应该不会。”

唐匹敌道:“这个女人,天下第一等的厉害。”

李叱道:“那是因为我们足够厉害,让她觉得未来可期。”

唐匹敌道:“这句话请你收回去,换我来装。”

李叱长长吐出一口气:“有钱了啊......”

唐匹敌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叱:“这......”

唐匹敌道:“昨夜她说完,我就已经算计好这一百万两怎么花了。”

李叱问:“都花了?”

唐匹敌道:“还略有不够。”

李叱起身:“告辞。”

转身就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