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一十七章 听话,再等等

不让江山 知白 69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几十个黑衣人挥舞长刀杀出去,事实上,百姓们有勇气聚集起来保护他们的县令大人,可是当凶徒要逃走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多少人想到了要拼死拦下来能争取时间。

就算是想到了,又有多少人能做到拼死二字?

不是说百姓们没有勇气,而是只要是个人,大概都会如此,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英雄只是少数?

大家都不怕死,一半人是英雄一半人是凶徒。

为什么会有少数几个人的名字在历史上传播久远?因为他们是所有人中为数不多的勇敢者。

有一句话是说......中原的百姓们,总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被他们之中的勇敢者保护着。

岳华年就是这样的勇敢者,如果不发粮食,那么这些百姓们都会熬不过这青黄不接的时节,如果发了粮食,他就会被处死。

而且他要面对的不是国法,若国法当前,他有话可说,他要面对的是私法,何为私法?

羽亲王说的话就是。

羽亲王正在全力备战,这个时候平昌县县令岳华年很不合时宜的上报冀州府,请求打开粮仓赈济百姓。

消息报知羽亲王,羽亲王下令把平昌县的官粮尽快运回冀州,所以并非是冀州这边已经极度缺粮,缺是缺,没有李叱和庄无敌推测的那么严重。

但是,这件事如果是官府出面做的话,会很难看。

谁都知道现在羽亲王才是冀州的真正当家人,冀州府不准放粮就是羽亲王不准放粮,冀州府要把粮食运过去那就是羽亲王要把粮食运过去。

然而这事又没那么简单,因为又涉及到了名声二字。

羽亲王要的是天下,所以名声自然不能坏。

于是让节度使曾凌去办,曾凌便想到了这粮栈收粮的办法,至于这办法是不是有那么几分掩耳盗铃,那就不用去管,因为明面上这不是官府的行为。

盛昌粮栈本来就是节度使曾凌的人控制,为了羽亲王举事,要从各地筹备来大量的粮草物资,盛昌粮栈就是专门做这件事的。

不管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只要能把粮食运回来就行。

刘英展不是羽亲王的人,也不是粮栈的人,他是宇文家的人,是宇文家安排在羽亲王身边的眼线,这种眼线叫做明线。

非但宇文家的人自己知道他是一条线,羽亲王也知道他是一条线,就连羽亲王府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这是一条线,所以叫做明线。

把刘英展放在羽亲王府,听从王爷安排,为王爷卖命,但他会把这里的消息想办法送回都城告知宇文家族。

这次,就是羽亲王让他跟着过来把岳华年解决一下,岳华年此人虽然是个做官的良才,也深得百姓之心,可是对于羽亲王来说,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比不上官仓里的粮食。

岳华年在得知消息后,召集全县百姓,劈开粮仓封门,每家每户都发了足够一季所用的量,还给每一户都留足了粮食种子。

这些粮种才是百姓们活下来的希望,前几天开始天分粮食,当天夜里分得粮种的百姓们就开始打着火把种粮,现在已是春暖,此时种粮其实晚了些,但总比没有好。

岳华年告诉百姓们,分给他们的口粮一定要藏好,全县那么多百姓,羽亲王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如果他真敢对上万百姓下手,那他也就别做什么皇帝梦了。

就这样一边分粮一边耕种,官仓里的存粮用掉了一多半。

如果按照裘轻车的想法,就索性把粮食都发了,然后他保护县令大人远走高飞,可是岳华年很清楚, 所有粮食都发了,羽亲王一怒之下,就算不杀了所有百姓,也会对很大一部分人动手。

杀一批人百姓们就会怕,怕了就会把粮食交回去。

可是给全县百姓发粮,又岂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等他确定已经每一户都发放到位,再想走就晚了。

“大人。”

裘轻车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看了看岳华年说道:“咱们得尽快出城,刘英展的人很快就会去找援兵,再不走就真的出不去了。”

“我家里有车!”

“我家里也有!”

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岳华年朝着百姓们抱拳一拜:“岳某,多谢诸位父老乡亲了。”

“大人,快走。”

裘轻车胸口疼的厉害,应该是被那一棒打的断了肋骨,但他不确定断了几根,也没有时间去顾及。

他们保护着岳华年往城门口方向走,到了城门才惊讶发现,城门已经放下封门石。

平昌县这样的小县城也算是冀州城的卫城,所以只有两座城门,南北各一座,为了保证卫城不失,城门开的比较小,城头吊着封门石。

封门石落下,城门就被死死堵住,想进进不来,想出出不去。

此时此刻,南边城门已经落下封门石,显然是刘英展派人所为,要想出城只能去北门。

裘轻车他们保护着岳华年又赶到北门,转到出城的大街上来,才看到至少二三百人已经堵在这了。

城门口横着几辆马车把城门口拦住,那些身穿黑衣的人手里有弓箭,还有连弩。

“岳大人。”

离着还远,坐在大车上的刘英展就朝着他们喊了几句。

“怎么这么慢?我在这已经等你一会儿了,我很想看看,那些说要保护你的百姓们,能不能保护你出城。”

几百张弓瞄准着岳华年那边,队伍在距离城门几十丈远的地方停下来,不敢再往前走。

“来啊。”

刘英展朝着岳华年招手:“那些刁民不是想要保护你出城吗?过来吧,我这里有几百张弓,咱们就算是一次可以射杀一百人,从你们那边冲过来,我们每人最多放三箭,也就是死个三百人就能冲到这来。”

他大笑道:“死个几百人而已,有那么多百姓爱戴你,死几百个不多。”

“大人,我们先冲!”

一个年轻小伙子抓起锄头就要往前跑,被他母亲一把拉住。

看着自己的母亲不住摇头的样子,那小伙子张了张嘴,可是话说不出口。

片刻后,那妇人道:“不是不让你去,而是不该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娘不是怕死也不是不知道对错,没有大人,我们早就死了,哪里还有现在的命?”

这妇人把锄头从儿子手里抢过来,大声喊道:“咱们岁数大的往前冲,死就死了,不怕,只要能保护大人冲到门口,剩下的年轻人再去和那些畜生拼,我们拼不动了,但是我们能挡箭。”

“我来!”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住着拐杖就到了前边,一甩手把扶着她的孙子推开。

“李家婶子说的对,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没什么可怕的了,后生晚辈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今儿岁数大的先死,你们要把大人安全的送出城,听到了没有!”

老妇人的拐杖在地上重重的戳了一下。

“岁数大的往前走!”

她迈步向前。

“不要,不要!”

岳华年冲过去拉着那老妇人,用自己的身子挡在前边:“快回去,如果为了我你们都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啪啪啪啪......

刘英展那边啪啪的拍手,一边拍手一边笑道:“真是感人至深,真是让人热泪盈眶,我现在都佩服你了岳大人,了不起!”

他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真的了不起。”

人群后边,一个年轻人拉了身边人一把,压低声音问道:“我是刚刚才来的,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那个被拉了一下的人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来做什么!”

年轻人脑子里转了一下,立刻说道:“我是敬重岳大人,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是站在岳大人身边就没错!”

那人道:“说的在理!”

他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年轻人道:“这些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要把官粮抢走?”

身边人叹道:“大楚早已经没有王法了,越凶恶的人越能得到好处,若是凶狠的人还有身份,百姓们活不下去,这些年如果不岳大人在,我们也早就活不下去了。”

年轻人道:“我有办法。”

他迅速的往前挤,挤到岳华年身边说道:“大人且先退回县衙,这样往前冲不是办法,我去找人来帮忙,我认识一些江湖上的朋友,回来会很快。”

岳华年看向那年轻人问道:“你是谁?”

“我叫余九龄。”

那年轻人道:“大人记住这个名字吧,以后会成为名震天下的大英雄。”

说完之后余九龄往后一缩,不见他怎么动就消失在密集的人群中,没多久,余九龄就到了另外一处城墙处,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两只手夹着墙角往上攀爬,根本不需要借助什么工具,动作迅速的爬到了城墙高处。

那里有他留下来的绳索,在城墙上绑好,然后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城外有一匹马留在这,他上马飞驰而去。

与此同时,从冀州到平昌县的官道上。

苏掌柜急匆匆的从后边过来,看了一眼庄无敌问道:“队伍还要等多久?为什么就突然停了下来!”

庄无敌耸了耸肩膀说道:“我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我们掌柜的去方便了,方便完了就回来了,苏掌柜莫急,到平昌县又不远。”

“半个时辰了!”

苏掌柜脸色发白的怒问道:“他拉什么能拉半个时辰?!”

庄无敌慢悠悠的但看起来还很真诚的说道:“那是你不了解我们小当家,他量大。”

“量大......”

苏掌柜的脸色难看的要命,几乎是咆哮着说道:“再不走的话,我就要自己动手去赶车了!”

“唔......”

庄无敌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我们小当家干嘛去了。”

苏掌柜问:“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庄无敌道:“不只是我们掌柜的方便,还有我们小当家养的那头猪要方便,那猪养的金贵,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它......它他妈的不会自己拉屎,每次拉屎都得我们小当家把着它拉,你想想,不容易,所以苏掌柜你就再等等,应该很快了,我们家那猪还行的,没有我们小当家量大。”

苏掌柜的脸色比猪还难看。

庄无敌又慢悠悠的补充了一句:“要不是我们小当家手劲儿大,把不动......这事,别人谁都不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