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四十二章 棋局已成

不让江山 知白 761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地宫。

余九龄从深处回来,找到李叱说道:“罗境的人全都在另外一侧休息,所有人都尽量不发出声音,又没有派人出去,所以应该是早就已经和罗耿约好了在什么时候行动。”

李叱点了点头道:“大概能想到。”

他们在给罗境安排的地宫里,隐秘处留了观察孔,能够看到罗境那边的情况。

“罗境在做什么?”

李叱问。

余九龄道:“似乎是很无聊,他的士兵都几乎不动,连马都上了嚼子,只有喂食的时候才回到阿凯,倒是他一直都在来来回回走动。”

李叱随即明白过来,罗境心里没有十足的底气。

“咱们只这样等着?”

余九龄问。

李叱道:“只这样等着。”

余九龄又问:“那若是罗境里应外合拿下了冀州,咱们岂不是依然出不去。”

李叱笑道:“三个人,只有一个桃子,而且三个人都饥肠辘辘的盯着这个桃子,他们又不是朋友,你猜他们三个会谦让吗?”

余九龄仔细想了想,明白了。

他就不得不对李叱这样的人格外佩服,佩服到骨子里,有一种想给李叱磕一个的冲动。

因为李叱用的这一招,才真真正正算得上四两拨千斤,哪里是千斤,是万斤,好几万斤那么多。

李叱手里有多少人吗?不过数百人。

李叱是一个能左右那些大人物思想的更大的人物吗?他不过是个车马行的当家。

可是他却能轻轻一推,就把四方诸侯推进了同一局棋局中,这件事如果说出去的话,谁信?

幽州罗耿,青州崔燕来,豫州刘里,冀州曾凌......大楚天下十三州,其中四州节度使被李叱摆在棋盘上。

十几岁少年郎,运筹帷幄之中。

余九龄想着他妈的我也就不是个娘们儿,我要是娘们儿我就去跟高希宁拼了,薅头发抢汉子。

抢不着李叱就抢唐匹敌,那家伙和李叱不相上下,而且现在还没有哪个娘儿们得手呢。

实在不行,抢不到李叱唐匹敌,抢个澹台压境也可以啊,那个玉面小飞龙,也贼帅。

若是这些都抢不着,那......燕先生?

余九龄脑海里出现了若凌姑娘的模样,吓得一哆嗦,立刻就把燕先生划归不受其他女生欢迎的那一类男人之中。

然后余九龄醒悟过来,我他妈的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这才进地宫的第一天,就已经这个样子了吗?

天知道还要在地宫里藏多少天,以后的日子大概都会这样无聊无趣了。

李叱当初为了这一天,准备了至少够吃几年的粮食物资,这地宫里连畜牧业都发展起来了。

一直这样住下去,那岂不是变成了原来幽山国的最后一个皇帝?

他们藏身地宫,不知地上是何年,庞大的冀州城在他们的头顶上建造起来,而他们却连一眼都没有见过。

一想到这些,余九龄就有些感伤。

澹台压境坐在那擦他的兵器,擦的很认真,余九龄挪了挪屁股坐在他身边,眨了眨眼睛,期待着澹台和自己说些什么。

澹台压境看了他一眼,总算是满足了余九龄的期待。

“九妹,你刚才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我在想,李叱布下这么大一个局,其中有什么疏漏。”

澹台压境噗嗤一声就笑了,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略显 敷衍的解释了一句:“我不是嘲笑你啊,我笑......算了,就是笑话你呢。”

余九龄撇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不能有心思缜密的那一面?我跟你说,我还就发现了李叱安排这个局的最大的疏漏是什么。”

澹台压境倒是好奇起来,他把兵器放在一边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这疏漏是什么?”

余九龄义正辞严的说道:“他没把双星楼搬进来!”

澹台压境一愣。

余九龄道:“如果把双星楼也搬进来那就完美了,楼搬不进来,人可以搬进来啊。”

澹台压境往一边挪了挪,距离余九龄远了些。

余九龄道:“你这是干什么?”

澹台压境道:“你臭,我离你远点。”

余九龄衣服悲天悯人的样子,长叹一声后说道:“双星楼的里的那些姑娘们,一个个柔柔弱弱娇娇滴滴的,遇到这样的大战,没有人保护她们可怎么行。”

澹台压境道:“咱们这的人都需要你保护,你把心思放在这吧。”

余九龄道:“你是想让保护李叱还是想让我保护唐匹敌?我觉得要是真拼了命,我连长眉道长都打不过,他能拼死我,我最多薅他一把胡子。”

澹台压境:“......”

他想了想后说道:“要不然我教你武功?反正在地宫里也有些无聊,我就当是消遣了。”

“我不学。”

余九龄看了看澹台压境那杆大槊,虽然已经坏了,可依然巨大沉重,他觉得自己学不来。

他说:“你那玩意太大了。”

正好李叱和唐匹敌两个人从沙盘那边过来,俩人都听到了余九龄说的这句话,然后俩人都怔住了。

李叱道:“你们俩......是在,比什么呢?”

唐匹敌看向澹台压境道:“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澹台,你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澹台了。”

“我凑!”

澹台压境道:“你们俩够了啊......”

李叱摇头叹息着走了,唐匹敌跟上去,和李叱保持着一样的摇头叹息的频率也走了。

城中,车马行。

公叔滢滢站在后院里,看着这空荡荡的地方,心里一阵阵的失落。

她还没有开始她的计划,现在好像计划也不用开始了,车马行的人都已经藏了起来,藏到什么地方去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亲手杀了唐匹敌。

她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在凉亭里坐下来,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公叔滢滢想着自己还真是个扫把星的命,最先跟着许元卿,结果许家完蛋了,家族都灭了。

后来跟着崔泰,结果崔家也完蛋了,一样的是家族都灭了,彻彻底底。

再后来跟着节度使曾凌,她想着这次总不至于再有什么问题了吧,那可是节度使,是冀州最大的那个。

现在看来,曾凌也要完蛋了,城外数十万大军虽然还没有完成合围,可那也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

公叔滢滢空苦笑一声,再次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声。

“希望还能见到你,让我动心了的小白脸。”

说完后起身离开。

也不知唐匹敌若是听到这句话,会作何感想。

半个时辰后,城墙上,公叔滢滢走到节度使曾凌身后,她看着城外已经隐隐可见的大军,好一会儿都没有开口,远处犹如大浪压过来一样的军队,给人心里带来无比的震撼。

曾凌侧头看了她 一眼,有些意外。

“你怎么还没有逃走?”

曾凌问。

公叔滢滢道:“要走了,来和大人道个别,虽然没有帮大人做什么,好歹也算是认识一场,该走的时候,道个别还是应该的。”

曾凌笑了笑道:“想不到你也这样的女人,还知道什么叫有始有终。”

公叔滢滢有些自嘲的说道:“也许没有谁比我更理解什么是始终。”

曾凌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想公叔滢滢这句话里是什么意思,如果他想想的话,大概会骂人。

骂的也应该会比较难听。

公叔滢滢道:“我就祝大人守住冀州,以后飞黄腾达,最好主掌中原,那样的话,我还能回来求大人收留。”

曾凌道:“能走就走吧。”

公叔滢滢点了点头道:“那单生意还算数,我早晚都会杀了唐匹敌。”

说完后她将带来的绳子绑在城垛上,一手抓着绳子,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绳索迅速的坠落,绷直,她落在城外,朝着曾凌挥了挥手,然后朝着北方跑了出去。

此时远处的大军还在几十里外,却有敌军斥候骑兵发现了她,朝着这边催马过来。

应该以为她是要去搬救兵的人,又或者是带着什么其他任务离开的人,所以不想放她走。

有几名斥候追过去,离着还远就开始用连弩点射,公叔滢滢奔跑中扑倒在地,应该是中了箭。

几名青州军斥候到了公叔滢滢身边停下来,城墙上看到这一幕的曾凌叹了口气,心说这个女人,真以为城外的敌人都是瞎子?

就这样死了,还不如不出去。

可哪里想到,就在那几名斥候到了近前的时候,公叔滢滢忽然间跳了起来,人在半空中洒出去一片寒芒,那几名斥候顷刻间被暗器击杀。

她跳上一匹战马,一伸手又拉了一批,再次朝着城墙上的曾凌挥手告别,催马往北冲了出去。

曾凌沉默了片刻后问身边的进卒:“这样的女人,你怎么看?”

进卒道:“做不得婆娘。”

曾凌问:“为何?”

进卒道:“怕死。”

曾凌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把那条绳索一点一点的拉起来,看着这条绳索,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她是想告诉自己,其实你也可以走?

曾凌一念至此,下意识的又看向那女人离去的方向,人已经只剩下个黑点。

马背上的公叔滢滢想着,自己在那留一条绳子,节度使大人应该会明白,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东山再起对于曾凌来说,也不是很难的事。

可她以为自己了解男人,其实却根本不了解。

曾凌将那条绳子提上来,然后抽刀一刀一刀的剁成了小段,他身边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也就理解了节度使大人的心意。

“这是我们的冀州!”

曾凌举刀高呼一声。

“我们的冀州!”

城墙上的守军跟着他大声喊着。

纵马狂奔的公叔滢滢听到了这喊声,她回头看了一眼,觉得城墙上那些男人都是傻子。

然后想到,可能在曾凌他们那样的男人心里,女人永远都不可能是在第一位。

权利和地位,是他们不懈的追求。

曾凌是,崔泰是,许元卿是......已经品尝过权力滋味的那些男人们,都是。

她不再去想这些已经与她无关的人,而是想着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