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喝酒

不让江山 知白 755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当初为什么走?”

老孙问。

他已经喝了差不多三斤酒,脸色发红,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已经有些大,所以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便好像没有什么质疑,只是有一丢丢怨气。

“我可能和正常的人真的不一样。”

苏入夜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所以我们看到的也不一样。”

苏入夜看着已经空了的杯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个世上每个人的力量也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老孙点头:“废话。”

苏入夜道:“力量大的人,不该是去欺负力量小的人,对不对?”

老孙想了想,回答:“如果力量小的人是混账东西,是败类,那么别说欺负,打死都可以。”

苏入夜看了他一眼,然后嗯了一声:“也对。”

老孙居然笑了:“看吧,你也有正常的时候......可你要说的到底是个啥?”

苏入夜道:“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个天下不对劲,像是有什么很强大的东西在暗中看着我们,如果这个世上出现了什么错的人,暗中看着我们的那个东西,就会安排对的人出现,把错的清理掉,我觉得,我可能是那个有使命去清理什么的人。”

老孙叹了口气:“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就没有正常的时候。”

苏入夜也不在意,毕竟每个人都觉得他不正常,都觉得他是个疯子,要么就是得了癔症,很严重的癔症。

苏入夜不辩解,不力争,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我一开始觉得,大楚崩坏成了这样,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错的人,我想找到他。”

老孙道:“那也不见你去杀刘崇信。”

苏入夜摇头:“刘崇信算什么,他死了天下还是那样。”

老孙:“那你找到了吗,抛下霓凰走了那么久,你又找到了什么?”

苏入夜看向老孙:“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老孙瞥了他一眼:“你还知道?”

苏入夜道:“如果我直接告诉她,我此生不会娶妻生子,她可能会觉得是我看不上她,而不是我真的不想娶妻生子,所以我想着,我走很久很久之后,她大概也就释然了,不然的话以她的骄傲,她如何能接受。”

老孙:“扯淡。”

苏入夜居然点了点头:“是的,现在看来确实很扯淡,我应该直接告诉她才对。”

老孙问:“那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

“喜欢。”

苏入夜的回答很干脆。

老孙瞪着他:“那你他娘的到底是想怎样?又喜欢,又不想娶妻生子,玩人家?”

“不是......”

苏入夜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你知道,我看到过月亮上跳着走的人,看到了深海中不用摆动就可潜游的铁鱼,还看到过那个骑着鲸鱼的少年。”

老孙嗯了一声:“我知道,你跟我说过。”

苏入夜:“我还看到过,我被人用一把剑钉死在城墙上,我就挂在那,然后另一个我从身体里飞出来,飘在半空看着自己的尸体。”

老孙怔住。

然后他呸了一声:“呸!都他娘的是假的,除了你之外谁还能看到,都是你幻觉而已。”

苏入夜笑:“万一呢。”

他低着头说道:“有人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觉得这话怎么 样?”

老孙:“挺好。”

苏入夜道:“是挺好的,如果我不能给她久长,我就更不给她一朝一暮,如果只贪恋一朝一暮的欢愉,给她一人剩下久长的悲伤,那是最不负责的事,我是最操蛋的人。”

老孙沉默。

苏入夜笑了笑:“那是一把很漂亮的剑,从我心口刺进去,我居然避不开,也接不住。”

笑容里,那么复杂。

老孙起身:“我喝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被人挂在城墙上的话,我会把你摘下来,然后跟着她去给你报仇,你知道的,她一定会去,不管要对付的是谁......所以你想的那些都是扯淡,而你也真的是个最操蛋的人。”

说完后老孙离开,摇摇晃晃,似乎是真的喝多了。

苏入夜品着老孙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忽然间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是啊......

如果我被人杀了的话,她一定会去为我报仇,哪怕她明知道连我都能杀死的人,一定也能杀死她。

苏入夜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我果然是最操蛋的人了。”

另外一个院子里。

女人们也在喝酒,同样是喝酒,她们就显得有些好看。

院子里的石桌上放着精致的菜品,还有精致的点心,连酒壶酒杯都很精致。

她们一开始喝的也很开心,可是喝着喝着就沉默下来,因为霓凰在哭。

没有人劝,几个女孩子只是安静的陪着她。

良久之后,霓凰坐直了身子,端起酒杯:“喝酒。”

几个女孩连忙端起酒杯:“喝酒。”

霓凰问:“你们还小,应该还没有经历过这样让人难受的感情,多好。”

夏侯玉立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怎么是没经历过难受的感情,我们连感情都没经历过。”

霓凰楞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

她好奇的问:“那一直都没有让你喜欢的男人?”

夏侯玉立撇嘴道:“一般的男人还没有我们男人。”

她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高希宁。

霓凰从她的眼神中好像看懂了什么,抬起手指着高希宁:“唔!她喜欢你!”

高希宁捂着脸:“姐姐你还真是明察秋毫,要不然你来我们廷尉府吧,你也可以喜欢我。”

霓凰哈哈大笑起来。

她本来不喜欢和别人相处,大部分时候都一个人独居,不管是男人女人,她都觉得相处是麻烦事。

可是当突然有几个和她几乎在同一层面的女孩子出现后,这种感觉就变得奇妙起来。

说起来,这可能会有些伤人,但事实如此。

她不喜欢和别人相处,大概是因为别人差她太多,人不在一个层面,聊一句话都显得多余。

可我们的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世界啊,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喜欢童话故事。

就在这时候,老孙来了,哪里还有什么摇摇晃晃的样子。

三斤酒而已,对他来说,再加三斤也不会摇摇晃晃。

几个女孩子之中,看到老孙出现的时候,有些兴奋的是曹小昭,她朝着老孙挑了挑大拇指,用实际行动告诉老孙,我一直都是站你这边的。

老孙对她笑了笑,然后看向霓凰:“我有话对你说。”

霓凰看了看高希宁她们,然后起身:“好。”

她跟着老孙走到门口那边,高希宁她 们这群小八卦全都眼睛不眨的看着,一个个耳朵都支棱了起来,好像一群可爱的小白兔。

“老孙是不是要表白了?”

曹小昭一脸的兴奋。

高希宁摇头:“看起来可不大像,老孙说话的样子,更像是在劝说什么。”

不久之后,霓凰回到这边,老孙也回来了,看的出来,霓凰的眼神里多了些释然,却不是那种放下的释然,而是一种满怀期待的释然。

老孙看了看桌子上的酒菜:“为什么你们喝酒还有菜?”

高希宁嘿嘿笑了笑,侧头看向院子一侧的配房,那是一间厨房,那里有个腰上系着围裙的男人还在给她们做菜。

那个男人啊可了不起了,别人都叫他宁王。

老孙愣在那,他也看着厨房那边,非但看到了宁王在做菜,还看到了归元术在做菜,还有夏侯琢和余九龄。

一群女人坐在这喝酒,一群男人在厨房里忙活。

老孙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这种场景他在以往可一次都没有见过。

楚人风气虽然稍显开放了些,可是女人的地位还是远远不如男人。

身上有功名的男人进厨房做饭,那是要被人笑掉大牙的,若是朝廷知道了,还会有重罚。

老孙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我可以不去做菜吗,我不想做菜还想吃菜,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高希宁道:“坐下喝酒。”

老孙道:“都是女人,只有我一个男人坐下来喝酒,总感觉不大好......那好,从现在开始到喝完这顿酒,咱们就是姐妹了。”

夏侯玉立:“说什么呢姨。”

老孙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和一个男人喝酒干掉了三斤都没喝多的老孙,和几个女娃儿喝酒反而喝多了。

想想看,这似乎也正常,一桌子男人只有一个女人,被灌多的肯定是女人,一桌子女人只有一个男人,被灌多的肯定是她们孙姨。

喝多了的老孙忽然看向霓凰:“要不然我帮你给他下药吧,先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这句话一出口,女孩子们都愣了,然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精彩起来。

老孙端起酒杯看了看,然后叹气:“我居然会帮我喜欢的女人,给她喜欢的男人下药......谁有药?”

夏侯玉立:“我有啊。”

老孙眯着眼睛看向她,夏侯玉立被他看的脸一红:“姨你别误会,我在廷尉军里的职责就是这个,第三衙的事就是我来管的啊,什么制药啊造器啊之类的都归我管。”

老孙摇头:“我看你不是质疑你有没有药,我是想问你,能管用吗?”

夏侯玉立一拍胸脯:“这你就是看不起我了,给个男人下药而已,还能不管用?”

她说话的声音稍稍大了些,端着一盘菜出门的李叱听到了,吓了一跳。

李叱身后的夏侯琢也吓了一跳,一把拉住李叱:“今天晚上你跟我睡,我有点不踏实。”

李叱:“啊?”

夏侯琢看着妹妹那拍着胸脯说不就是给男人下个药么的样子,是真的不踏实起来。

李叱叹了口气,然后回头看向夏侯琢:“能不能帮个忙。”

夏侯琢:“你想说什么?”

李叱道:“让你妹妹把药给高希宁点,让高希宁给我下药。”

夏侯琢:“......”

他心说你个棒槌,要是给你下药,还至于费那个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