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三章 深不可测

不让江山 知白 652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三月江楼。

冀州这样的大城,青楼数量自然不少,而这青楼也会分成三六九等,夏侯琢熟悉的那双星楼如果要按照等级来看的话,在冀州城里算是一流青楼。

但是和三月江楼比起来就差了不止一个层次,若说双星楼是人间天上,三月江楼就是天上天。

夏侯琢曾经来过三月江楼,他知道这里有多好,但以前不经常来是因为这里处处都不似人间。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亭一阁,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哪里有什不足之处,你只要挑出来,三月江楼的人立刻就会去弥补。

所以冀州城里还有句话,都说曾经的一品堂是雅致之处,可是一品堂的雅致和三月江楼比起来,倒显得是装的一样,有些刻意了。

三月江楼这里,你随意和一个侍女闲聊几句,诗词歌赋名文古籍,都能和你聊上几句。

你说问君能有几多愁,她会笑着回你一句公子不应愁,三月江中伴君游,这话回出来,让你的愁都变得淡了。

夏侯琢和柳戈才进门,站在楼中楼前的小木桥上看细水长流,这三月江楼的东家崔泰就已经笑呵呵的出现在他们两个面前。

“见过夏侯将军,见过柳将军。”

崔泰俯身一拜。

柳戈笑了笑道:“他是来过的,你认识他也就罢了,我从不曾来过你们这三月江,你为何认识我?”

崔泰笑着回答道:“如果如柳将军这样的人来三月江,我们却不识得,那么就说明三月江做的不够好。”

柳戈叹道:“三月江冀州第一,不是没道理。”

崔泰道:“多谢柳将军盛赞,将军是第一次来,今天的一切账目就都免了,算在我身上。”

柳戈看向夏侯琢,眼神里都是赞许,这样的青楼,处处都让人觉得舒服。

崔泰道:“前边稍显嘈杂,后边有几个单独的小院,比前边还要精致些,两位将军若是愿意的话,我引领两位将军到后院去,选中哪个小院,我就让人再收拾一遍。”

柳戈道:“后院就后院,后院清净。”

崔泰立刻道:“那就随我来,两位过桥的时候慢些。”

他引着夏侯琢和崔泰到了后边,夏侯琢之前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后边还别有洞天,来之后才知道。

上次崔泰就请他到后院来,不过那时候夏侯琢只是想喝些酒解解烦忧,所以就随意选了个姑娘,那姑娘陪着他喝了半夜的酒,夏侯琢倒下就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第二天快中午。

他发现自己衣服换过了,身上是一套崭新且雪白的衬衣,他昨日不知道怎么脱下来的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一边,而且已经洗过,烘干,还用装了开水的铁壶熨烫过。

屋子里没有一丝酒气,按理说他喝的那么多,还吐过,屋子里的酒气会很重才对,可是他醒过来闻到的只是淡淡馨香。

那个姑娘就站在不远处,见夏侯琢醒了,第一件事是给夏侯琢道歉,因为夏侯琢直接就睡了,她觉得是自己不够优秀不够完美,所以夏侯琢对她没兴趣。

就因为这样,夏侯琢再也没有来过,他觉得这里实在是完美的不像话,再来一次,怕会沉沦。

三月江楼里,只要你消费得起,你就是神仙。

后边的几个单独小院看起来也不相同,有的像是江南风景,有的像是塞北燕山,每一个院子的装饰装修,都各 有意境。

柳戈选了一个江南风景的小院,这院子不是很大,可是精致的如同是盆景一样,好像连每一根树杈都精心修剪过。

崔泰引领着他们两个进了院子,下人恭恭敬敬的站在石子小路两侧,哪怕是下人,身上的衣服也透着几分华美,不是锦缎,只是布衣,可就是让人觉得很高档。

下人的衣服不仅仅是用料讲究,剪裁的也极为合体,每个人的衣服都是量身定制,他们的鞋子上都是一尘不染。

柳戈满意的叹了口气,他看向夏侯琢,夏侯琢则看向屋子里站着的那几个姑娘。

柳戈心说这个家伙真是心急啊,如果美貌可以打分,一到十分的话,这几个姑娘的姿色都在八分以上。

可她们只是丫鬟。

柳戈看向崔泰说道:“听闻你们这有黑武女人?”

“有。”

崔泰点头道:“我一会儿让人带过来给柳将军过目。”

柳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也有西域诸国的姑娘?”

“也有,不过只有十几国的姑娘,西域那边诸国林立,大大小小数百个,实难凑齐。”

崔泰回答的时候,一脸歉意,好像没能凑齐几百个西域国家的女子,是他们三月江楼的失败。

“方便带上来的,都带上来瞧瞧。”

柳戈在椅子上坐下来,旁边的侍女立刻就蹲下来把他的靴子脱了,然后给他换上比较轻便的鞋子,很柔软。

不多时,崔泰带着至少二三十个姑娘鱼贯而入,其中十几个都是西域女子,看样貌就能看得出来。

她们逐个自我介绍,名字都很稀奇古怪,柳戈是一个都没有记住,他压低声音问夏侯琢道:“你记的住?”

夏侯琢低声道:“我看大小就记住了。”

柳戈道:“她们看起来年纪相仿,你怎么记住大小......我凑,高手啊。”

夏侯琢笑而不语。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独院里,许元卿的手下压低声音说道:“东主,看到夏侯琢和柳戈进来了。”

许元卿嗯了一声,他问:“公叔滢滢来了吗?”

手下人道:“应该是来了,但是在什么地方却不知道,她有她自己的办法。”

许元卿点了点头吩咐道:“去和崔泰说,我想过去给夏侯琢和柳戈敬酒,问问他方便不方便。”

手下人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在夏侯琢他们所在的那个独院后边,一棵很大的垂柳树上,公叔滢滢隐藏在柳叶密集处,她的披风竟然还能变换颜色似的,藏身在那,有披风遮掩,更加难以察觉。

看似完美的藏身,可是她却浑身不自在,如果按照她以往的做法,听到前边院子里夏侯琢和柳戈说话的声音,她已经准备潜入进去,以她的身法,想进去应该不难才对。

可是她此时此刻却不敢轻举妄动了,她总是觉得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有人一直看着她。

只要她再往前靠近,就会防不胜防的危险到来。

许元卿的小院,崔泰笑呵呵的过来,看到许元卿后微微俯身道:“许大人,真是抱歉,一时有些忙显得怠慢,是我失礼了,还请许大人不要见怪。”

许元卿笑道:“崔管事说笑了,哪里有什么怠慢,这里住着如此舒服,我都想常住于此了。”

崔管事笑道:“许大人若是愿意,我来安排。”

“不用不用。”

许元卿道:“我只是想问问你,听闻夏侯将军和柳戈将军到了,我能否过去敬杯酒?”

崔泰道:“本来是无妨,许大人若是要过去的话,我可安排人先去说一声,可是现在倒有些不方便。”

许元卿问道:“为何?”

崔泰依然温和的说道:“后边的垂柳树上有个女人,应该是许大人的暗中护卫吧?正因为觉得她是在保护许大人,三月江楼的规矩又是不能让客人觉得不舒服,所以我们没有去理会,她在那就在那,只要许大人觉得安心就好。”

“院墙外边大概十丈左右,有数十名许大人的手下在那等着,三月江楼外的事,我们也不能管。”

崔泰看向许元卿说道:“可是垂柳上的女人,似乎有些不太规矩了,她若是再往前动一下,可能会有些不愉快。”

许元卿脸色微微一变。

崔泰道:“许大人,其实真的不用担心在三月江楼里会有什么危险的事发生,凡是进了三月江楼的客人,如果得不到保护的话,就说明三月江楼做的很差。”

许元卿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是我不懂三月江楼的规矩了,我这就让她离开。”

崔泰道:“若是她愿意留下暗中保护许大人的话,我可以把隔壁小院腾出来,酒菜,侍从,一切都为她准备好。”

许元卿不得不挑了挑大拇指,他看向崔泰说道:“崔家的人做事,许某佩服了,我会让她离开的,冒犯了三月江楼,我也有些过意不去。”

崔泰笑着说道:“许大人言重了,那我现在去问问夏侯将军,是不是可以让许大人过去同饮?”

许元卿沉默片刻,摇头道:“不必了,我就不过去扰了夏侯将军和柳将军的雅兴,我一会儿还有事要办,先走一步。”

他这样自恃身份的人,居然对崔家的一个管事抱了抱拳,是因为他现在终于自己体会到了,自认为在冀州几乎无所不能的许家,和崔家比起来差了有多远。

这一个三月江楼里的高手,就足以让公叔滢滢连动都不敢动,连许元卿都不知道她藏身何处,许元卿的手下也没有察觉,可是人家三月江楼的人,却一语道破。

此时此刻,在距离三月江楼大概一里左右的石塔上,有个年轻人站在最高层塔内,举着千里眼往三月江楼这边看着。

他的千里眼一直看着那棵垂柳,在他身边放着一张铁胎弓,和虞朝宗送给李叱的那张铁胎弓差不多大小,这样的一张巨弓,足以把羽箭送到一里多之外,但前提条件是,他的臂力要足够。

他看到有人到了那棵垂柳下,应该是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就看到有个黑影从垂柳上飞身离开。

他嘴角勾了勾,心说这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敢潜入三月江楼。

小院里。

许元卿忽然停下来,他看向崔泰笑着说道:“我本来是想自己过去问问夏侯将军,我听闻他的一个朋友手里有嵩明先生的印章,我家老太爷想重金求-购,若是崔管事你觉得不过分的话,能否帮我问问?”

崔泰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笑着点头说道:“一会儿我帮许大人问问,不管有没有,我稍后都会派人到府上把消息告知许大人。”

“多谢。”

许元卿笑着说了一句,迈步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