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章 开战!

不让江山 知白 843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临近子时。

宇文典一直都在看着漏刻,每一息对他来说似乎都有些煎熬,这种等待着实难受。

而余九龄却好像很放松,坐在军帐中,一左一右还搂着两个女子。

左边的给他端着酒,右边的给他往嘴里放水果。

靠近江边物产丰富,这边的水果味道也都很甜美。

余九龄觉得这里真是美好,什么都甜美。

让人看着,都以为因他在安阳城里的这几天日子过的极舒服,舒服到有些不想回宁军大营的意思。

宇文典侧头看了看他,在心里骂了几句。

这余九龄在这个时候还在与那两个女子调笑,如此作风,如何能担当重任。

这要是他的手下,早就一刀砍了。

现在他也想砍了余九龄,只是强忍着,还不到时候而已。

“你且放心就是了。”

余九龄笑着对宇文典说道:“此时,大将军的兵马,应该已经在城外候着,只要你点起火光打开城门,大军立刻进城。”

他看向宇文典道:“你不知我大将军有多威武,战场上从无败绩,手下亦无一合之将,你可知那罗境,号称北境第一战将,但罗境亦不是大将军对手。”

宇文典心说放你牛爷爷的八卦屁,吹你牛奶奶的罗圈皮。

罗境的武艺谁人不知?

武亲王都曾亲口承认,虽然武亲王看不起罗境领兵作战的能力,但对罗境练兵和其武艺赞不绝口。

武亲王还曾说过,罗境的枪法,在中原天下都可排在第一位了。

虽然这样说,是为了让宇文尚云领兵北上的时候足够重视自己的敌人。

可能得武亲王如此盛赞,就足以说明罗境的本事。

若没本事的,武亲王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夸的出口。

宇文典虽然在心里又把余九龄骂了好几句,但表面上却点了点头道:“我知唐大将军的武艺,只是心中忐忑......”

“将军,时间到了。”

有人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宇文典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点火,待唐大将军到了城下,就立刻打开城门!”

随着他一声令下,手下的将军们立刻转身离开大帐。

城中。

大街两侧的每一座房子屋顶上,都趴着楚军弓箭手。

在每一条巷子里,都是已经队列密集的楚军士兵。

若是能在空中俯瞰的话,就能看到就连每一户百姓家的院子里,都密密麻麻皆为兵甲。

只要宁军入城,放过先头队伍,看到唐匹敌进入大街之后,楚军就会蜂拥而上,拼尽全力将城门封堵,将唐匹敌截留在城中击杀。

一座木楼高处,宇文尚云也很紧张,他领兵以来都没有如此紧张过。

面对江南大寇李兄虎,有百万大军,他也没有紧张过。

可是这次面对的是唐匹敌,是李叱,是那种可以把计划算计到人心深处的变态,是那种谁有一丝一毫轻视都会输的体无完肤的对手。

在遇到李叱和唐匹敌之前,宇文尚云自觉世上之人,没有人比他更精于战局谋略。

可是现在,这种自信已经没有了。

“再次传令下去,所有士兵不准发出一点儿声音,也不准轻举妄动,不见我这里有号令出,谁也不许离开自己位置。”

“是!”

宇文英雄应了一声,急匆匆下了木楼,分派人手去各军传令。

“南平江那边局势如何?”

宇文尚云问了一句。

他手下将军宋德经俯身道:“一直都在看着,宁军今夜似乎倒是安静,还未见有所举动。

宇文尚云道:“他们绝不可能没有举动,只是在等机会,江南岸怕是已经兵甲如林,只等城中火起。”

他看向宋德经道:“你不用去管其他的事,只派人盯住南线,负责联络宇文静。”

“是。”

宋德经立刻应了一声。

“大将军!”

亲兵指向北门方向:“宇文典将军已经点起火光,宁军应该快要进城了。”

宇文尚云嗯了一声,双手握紧了面前的栏杆,两只手发力,握着栏杆的时候有些滑,才察觉他自己手心里都是汗。

这一战打赢了,他就可能坐拥冀州豫州两州之地,成为这争雄天下的霸主之一。

若是败了......

“城门开了!”

负责观察的士兵在他身边低且急促的提醒了一声。

宇文尚云立刻举起千里眼往北门处观看,宇文典的队伍已经将城门拉开。

城门楼上,宇文典同样是手心出汗,他扶着城墙往下看,城下是密密麻麻的马队。

可是城门开了,成为的宁军骑兵队伍却没有急着进城。

“这......”

宇文典看向余九龄道:“大将军为何还不进城?”

余九龄道:“唔!看我这记性,大将军与我约定,我要到城门口迎接,若不见我,大将军不会入城。”

宇文典立刻喊道:“你这人,怎么不早说!”

余九龄道:“日日享乐,忘了。”

宇文典恨不得一刀把余九龄的脑袋剁下来,但也庆幸自己刚才压着冲动,没有提前砍了余九龄。

余九龄道:“我这就下城去迎接大将军。”

宇文典道:“你不用下城,在这里呼喊。”

余九龄道:“喊?你真是幼稚,大将军不见我面是不会进城的。”

宇文典咬了咬牙:“我跟你下去。”

余九龄道:“你随意。”

他在这城墙上,居然还带着那两个青楼女子,抬起手在两个女子屁股上拍了一下,啪啪两声还挺响亮。

“你们等大爷归来。”

余九龄哈哈大笑,迈步下城。

到了城门口,宇文典却不敢跟着他出城门,外边黑暗之中,那些带着面具的宁军骑兵沉默的令人害怕。

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余九龄走到城门口喊道:“大将军,我是余九龄,城门已开,城内安全,可立刻夺取安阳!”

他喊了之后回头朝着宇文典喊道:“让开,大军要入城了。”

宇文典连忙带着他的人把过道让开,再看时,余九龄不见了。

变没了。

余九龄一口气冲出城外,两只脚跑的犹如风火轮一样。

就在宇文典这一惊愕之际,那支沉默着的宁军骑兵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冲进城去!”

然后听到了马鞭响动。

那还不是寻常的马鞭,听声音那么响亮,就猜到是很长的甩鞭。

啪的一声脆响,马群开始往城门里边冲。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马队里就冒出来火光,好像马尾巴被人点燃了。

一下子,马队开始疯狂的往城中冲入,犹如洪水灌进城里似的。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座木楼高处。

高峰来和崔阔元两个人站在那,看到马队冲进城内,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高峰来对崔阔元点了点头,崔阔元随即喊道:“发信号,传令各家的人都动起来!”

一时之间,城内四处火起。

宁军骑兵冲进城内,埋 伏着的楚军全都紧张起来。

这马队进城,浩浩荡荡,冲锋进来的人依然保持着沉默,居然没有人喊。

“不对劲!”

站在高处的宇文尚云立刻就反应过来。

“传令弓箭手,射杀骑兵!”

随着他一声令下,埋伏在房顶上的弓箭手全都站了起来。

他们纷纷拉弓搭箭,朝着那些宁军骑兵开始放箭,奇怪的是,无数宁军士兵中箭,但竟然无一人落马。

只有战马嘶鸣,不闻有人呼喊。

按理说,中箭的人疼痛难忍,怎么会不喊叫?

而且中箭的人又怎么可能还如此牢牢的坐在马背上,没有一个掉下来的?!

“这是什么味道!”

房顶上,有人闻到了些刺鼻味道。

“火油?!”

“那些宁军士兵身上流的不是血,是火油!”

“妖怪!”

“什么妖怪,都是假人!”

这时楚军士兵才发现,冲进城内的骑兵,都是稻草人,在其中藏了火油,楚军射中稻草人,火油开始往外流淌。

“箭!”

城墙上有人高呼了一声。

嗓子都劈了,沙哑中透着一股恐惧。

城外。

唐匹敌抽刀往前一指。

宁军箭阵,所有弓箭手将羽箭点燃,然后抛射入城。

漫天火雨,顷刻间就落了下来。

而在城中各处,那些被余九龄说动的家族,都分派了家中人手在城里放火。

站在高处的崔阔元发号施令,按照约定好的,第一把火先把安阳府衙门给点了。

然后他们趁着楚军大营里几乎空无一人,又把楚军大营给点了。

他们四处大声呼喊,说是宁军已经入城,攻破了府衙,攻破了楚军大营。

城中,数千匹战马被烧的四处乱窜,对于普通人来说,如看到这样的场面,必然觉得此举格外残忍。

那些战马无辜,战马的身上,本就被油都涂抹过,见火就着,而且马鞍下边,都压了一层油布。

几千匹火马在城中到处冲撞,藏在巷子里的楚军被冲击,队形很快就乱了。

到处都在着火,没多久,城中的起火的地方就密集的好像满天繁星。

火海如星河。

站在高处看,城中这场面令人恐惧。

高峰来对崔阔元道:“如此一来,城中百姓得知后,怕是要骂死你了。”

崔阔元道:“要有取舍,若一直陪着楚军坚守,先饿死的是城中百姓而非楚军,百姓们想不到的,我又何必费口舌解释,恨就恨吧。”

高峰来点了点头道:“你其实早就又投宁王之意了,对吧。”

崔阔元道:“我虽然与冀州崔家是本家,应该记恨李叱他们才对,可是我早有听闻,冀州那般被战乱摧残之地,如今都已重新富庶起来......这李叱,当为明主。”

高峰来嗯了一声后说道:“你是我得意门生,我曾问你多次为何不愿出仕,你说不想浪费自己的本事,不愿与他人同流......”

他拍了拍崔阔元的肩膀:“希望这一次,你选的对了。”

与此同时,南平江。

宇文静回头看,城中火光冲天,就知道打了起来,他心中自然无比的急切,这种心慌意乱,有些控制不住。

可是他奉命在此阻挡宁军,他又不敢擅自离开,更不敢胡乱分兵。

就在这时候,前边的人喊道:“敌袭!敌袭!宁军渡江了!”

宇文静连忙举起千里眼看向南平江上,江面上,一艘一艘船只划了过来,密密麻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