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七章 北境第一高手

不让江山 知白 690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起兵之前,羽亲王很在乎王妃的这一场生辰宴,各方势力都会派人来,也是在起兵之前这些人最后一次表态的机会,更是羽亲王最终能确定自己占据多少人心的机会。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在这场生辰宴上宣布他将率军南下的消息,在宣布的时候,会有不少人也会宣誓效忠。

可是现在,这满地狼藉。

坐在椅子上,羽亲王脸色阴沉着,他不想说话,不想见人,他自己坐在这其实脑子里也什么都没有想,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脑袋放空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就在这时候,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节度使曾凌回来了,他担心赶不上王妃生辰宴,一路上昼夜兼程,可是没有想到,赶回来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场面。

曾凌进门,王府的人都一脸祈求之色,似乎只有节度使大人才能和王爷说说话了,王爷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曾凌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都出去,他进门后把就回身把房门关好。

走到羽亲王面前不远处,曾凌垂首道:“王爷,我回来了......王爷节哀。”

羽亲王抬起头看了曾凌一眼,苦笑一声。

“我的两个女人,都恨不得在对方生辰这天把对方杀了,现在总算是有一个可以满意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可我没想到,会是王妃死。”

曾凌道:“王爷,现在当务之急,是不是应该尽快派人封锁消息,不能让这消息送回都城,如果宇文家知道了的话......”

羽亲王又看了曾凌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现在心乱如麻,你去安排吧,不用向我请示,你都可做主,王妃的......王妃的后事,你也安排好。”

“是。”

曾凌道:“为了以防万一,臣下可能会杀一些人。”

“你自己做主就好。”

羽亲王叹道:“我......我现在只想去看看夏侯母子,原来玉立没有死,她回来了。”

“王爷,不能去。”

曾凌道:“王妃刚刚出事,王爷现在去见夏侯母子,会引人非议,而且那些在观望的家族,会因为这件事而有所动摇,他们会觉得,王妃出了意外,宇文家必然不会再支持王爷,他们就会把头缩回去,若此时王爷再去见夏侯母子的话......”

羽亲王一摆手后颓然的说道:“我知道,你去安排你的事。”

曾凌嗯了一声:“臣下告退。”

他走出门,又回身把房门关好,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对他来说......并无影响,甚至是有些利好,在他去幽州之前,因为姜然的事王爷对他已经有所不满,他猜着只要他从幽州回来,王爷还是要找他算账,必会在起兵之前敲打敲打他这个节度使。

可是现在,王爷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和他说话这些事。

他一出门,幽州少将军罗境俯身道:“大人,王爷他......”

曾凌看到罗境,忽然间眼神一亮,心里想到了些什么,于是微微摇头道:“实在抱歉了少将军,本来想向王爷引荐你,可是现在王爷没办法见客,所以......”

罗境道:“无妨,等王爷心情稍稍好一些,我再求见。”

曾凌道:“不过,现在正好有件事,王爷需要少将军的帮忙。”

罗境问:“何事?”

曾凌在罗境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罗境听完后沉思片刻,点头道:“大人只管告诉我是谁即可,其他的事,大人安心等我消息。”

曾凌抱拳道:“那就有劳少将军了。”

不久之后,冀州城武备军就接到了节度使曾凌的命令,冀州城紧急封闭所有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不管是谁,哪怕是王府的人也不行。

城门才刚刚关上,一队骑士就到了城门口,冀州城作为北境最大的一座城池,一共有六座城门,南北各两座,东西各一座。

这些骑士到的是南门之一的裕华门,为首的人看到城门已关,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他催马向前,奇怪的是,城门口居然都没有守军,他抬起头往上看了看,城墙上的士兵都在俯身看他,隐隐约约的,似乎能看到他们手里拿着弓箭。

“我是王府的人,奉王爷之命有要紧事出城去办,你们速速把城门打开!”

为首的人朝着城墙上喊了一声。

城墙上有人回了一句。

“节度使大人有令,任何人不准出城,否则格杀勿论,现在立刻后撤,不然我们就要放箭了!”

为首的那骑士脸色一变,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连王府的人都敢阻拦,如果再不开城门,你们休怪我大开杀戒。”

“箭!”

城墙上一声暴喝,守军将弓箭抓起来,整齐的往下瞄准,随时都要把羽箭倾泻下来一样。

这一百余名骑士被堵在这,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为首的人回头看了看,手下人也都在看着他。

“大人,咱们怎么办?”

有人问。

首领沉默片刻,一指城门:“去把城门打开,我们冲出去。”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方向传来一阵阵马蹄声,所有人都回头看,就见从身后的大街上,一群身穿战甲的骑兵已经缓缓上来,数量众多,连他们的退路都堵上了。

最前边的那个人身穿铁甲,看起来很年轻,样貌英俊气质冷傲,他手里提着一杆铁枪。

“你就是井颜戾?”

那青年将军问了一声。

井颜戾催马回来,他看向那年轻将军问道:“你又是谁?我没见过你。”

年轻将军道:“幽州虎豹骑将军罗境。”

井颜戾哼了一声:“我不管你是谁,我是羽亲王府的人,奉王爷之命出城,你等若敢阻拦,王爷责怪下来......”

没等他把话说完,罗境已经扬起手中铁枪。

“我听闻你是西域有名的勇士,所以不想下令把你们乱箭射死,你可来与我一战。”

井颜戾的手下全都慌了,他们被前后堵住,已经没有出路。

王妃出事之后,井颜戾劝说羽亲王把所有人都扣下,羽亲王回身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在那一刻,井颜戾就忽然间反应过来,羽亲王可能会杀了他。

王妃已死,这消息无论如何不能让宇文家的人知道,以羽亲王做事的狠厉决绝,他们这些人,一个都不会留。

井颜戾看了一眼挂在战马左侧的大楚制式横刀,摘下来,沉默片刻后扔在路上,战刀落地,发生当的一声。

众人以为他要投降,可是井颜戾却从战马右侧摘下来一柄弯刀。

他将弯刀抽出来,遥遥指向罗境。

罗境眼神一亮 ,催马向前。

井颜戾大声喊道:“既然不能活着回西域,我们就拼了,让这些中原人看到我们的兵器!”

一群人把他们的大楚横刀全都扔了,摘下来弯刀,指向远处的大楚骑兵。

看到这一幕,罗境的眼神更加明亮起来。

“杀!”

井颜戾催马疾冲,身后一百多名手下也跟着杀了过去,罗境却把手往下一压:“没有军令,不可向前。”

“是!”

他身后虎豹骑整齐的应了一声。

罗境竟然手提铁枪,一个人朝着那一百多人冲了过去。

第一合,罗境一枪拨开井颜戾的弯刀,然后冲进井颜戾身后马队,只几息时间,从一百多人中杀了一个对穿出来。

他到了城门口拨转战马,提枪再次往回杀。

又一合,罗境有意不与井颜戾交手,再次一枪拨开井颜戾的弯刀,只杀井颜戾手下,等他再杀穿一次的时候,井颜戾那一百多名手下,已经有三分之一落马。

这骑马对冲的速度那么快,交错而过,瞬息之间,刺杀三十余人,罗境的出枪速度也就可见一斑了。

两个回合之后,罗境脸色上已经有些淡淡的失望,刚刚厮杀之前的期待,好像已经被这些西域人的孱弱战力消磨干净,当然,这孱弱是在他看来的孱弱。

罗境第三次扬起铁枪,井颜戾的脸色却已经难看的好像纸一样。

他在西域名气很大,年轻时候就被称为有万夫力的勇士,到了中原之后,他也确实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

上一次和他交手让他刮目相看的,还是李叱。

可是这一次,不只是刮目相看那么简单,他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那年轻将军的对手。

“传说中的大楚北境第一高手。”

井颜戾看向罗境说道:“你是第一个让我看得起的楚军将领。”

罗境微微摇头道:“你却没到让我看得起的地步,战之前,我以为你会是我对手,现在看来,所谓西域勇士不过如此。”

井颜戾大怒,明知不敌,却也被逼到了此处,想着就算死也要拉上这个狂傲之人一起死。

他催马往前冲,罗境这次却没有再次迎过去,而是立马原地。

等井颜戾快要冲到近前,罗境抬起手把铁枪掷了出去,井颜戾明明看到了,可就是躲不开。

太快,太凶,太狠厉。

井颜戾想避开却根本来不及,铁枪噗的一声穿透他的身体,因为速度太快,井颜戾像是毫无反应一样,铁枪已经透体而出。

那杆铁枪穿透过去却没有丝毫减弱,又把井颜戾身后的几名西域武士戳死,都是透体而过,然后铁枪砰地一声戳在城墙上,那般坚固的城砖被戳出来一个洞,铁枪钉在城墙上,枪杆嗡嗡作响。

井颜戾的身体被洞穿,非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连他坐下战马都一点反应没有,依然前冲。

冲到罗境身前,罗境一伸手掐住井颜戾的脖子把人从马背上摘下来,那般轻易,信手拈来,然后往地上一扔,只是松开手,连摔一下都懒得摔。

井颜戾落地,眼睛都没有闭上。

罗境看了一眼那落地的尸体,眼神里满是失望。

他随意的指了指剩下的西域人:“杀光。”

“是!”

虎豹骑,催马向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