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二十一章 条件好与不好的区别

不让江山 知白 75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两个圆鼓鼓胖墩墩的小道士蹲在江边聊天,张有须看了看彭十七,然后有些得意的笑了笑:“里滴辣个道袍没有我滴好看。”

彭十七撇嘴道:“你那道袍才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黑啦吧唧的,还是我的好看,我这湛蓝色的道袍,象征着天空的辽阔。”

张有须道:“呸,里滴辣个道袍难看滴很,我这个黑色滴道袍也一样滴天空,是夜空。”

彭十七道:“你能不能不要说方言。”

张有须哦了一声:“你不能说黑色的不好看,这个世界上不是白的就好看,黑的就不好看,也不是白的就重要,黑的就不重要,我给你打个比方,人再白,也有一些地方是黑的,而且黑的地方,都格外重要。”

彭十七想了想这话,觉得龙虎山一定不是什么特别正经的地方。

张有须问:“你名字为啥子这么奇怪。”

彭十七道:“其实我原来没有名字,是我终南山上的师父收留了我,一直把我养到七岁还没有给我取名字,就习惯了叫我跟屁虫,到了七岁,师父要给我办入门登记入册,才想起来我没有名字,他就随便给我取了个七岁,所以我叫彭七岁。”

张有须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叫彭十七?”

彭十七回答:“因为我到今年是十七岁......”

张有须有些懵,他没有想到一个人的名字还能因为年纪的增长而增长,想着这个家伙要是到了几十岁也要这样改吗?

彭三八?彭六九?

所以彭十七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有须就把他打断了,一脸好奇:“大一岁,你就加一次?”

彭十七嘿嘿一笑,摇头得意道:“你不懂,不是大一岁我就加一次,而是大一些我就加一次。”

张有须很疑惑的看着彭十七问道:“你这话和我问的话有什么区别吗?”

彭十七道:“你以后就懂了,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

张有须:“呸,我比你大,我十九了。”

彭十七道:“你十九了,但你不是十九,我十七了,但我真的是十七。”

张有须再次陷入疑惑。

良久之后,张有须飞起一脚踹在彭十七的屁股上:“你嘚瑟个啥!嘚瑟个锤子!”

片刻后,彭十七打开包裹,翻出来个纸包,里边是两个馒头,他递给张有须一个。

“白胡子,你为什么离开龙虎山?”

“因为我优秀。”

张有须接过来那个馒头,道了一声谢,然后继续说道:“龙虎山在每一代弟子中,都会挑选一个人下山行走江湖,仗义而为,传承龙虎山济世救人的信念,不优秀的人,当然不可能下山来。”

彭十七的嘴几乎都撇到耳朵下边了。

“你要真是龙虎山的入世行走,你会去骗钱?你真当我没有看到你骗人家说可以去龙虎山,结果带人家到鹈鹕山。”

张有须道:“我那是......替天行道,那些人都是大至县里一些为富不仁的家伙,越是为富不仁的越渴望神明保佑,我是教训一下他们......难道你就比我好了,你不一样被人追。”

彭十七道:“那不一样,我被人追不是我骗人,而是我被人骗......我刚走到大至县,已经没有盘缠,正好遇到一群人聚集着说些什么,我就凑热闹看了看。”

“原来是一个富户人家的大小姐要招亲,他家的管事怕人来的少了那大小姐脸上不好看,于是每人给一两银子,什么也不用干,就去凑个人数就行,还管饭。”

“这等好事我就去了,谁想到,那管事一共找来三十来个人,全他妈的都是托儿。”

张有须不理解了,他好奇的问道:“不都是托儿吗,你也是 啊,你拿了人家一两银子,就是做托儿去的。”

“你懂个屁噢。”

彭十七道:“那三十来个人,都是为了骗我去的托儿,我以为他们都和我一样是凑人数的,原来他们是凑数,我是那个人,哪想到是把我骗过去入赘的,那大小姐说她是一眼就看中我了,说是胖三份财,不富也镇宅......”

张有须明白了,这就是随便拉个看得过去的外乡人入赘。

一定是那富户家里的大小姐不太好嫁出去,又有入赘的条件,本乡人都不愿意。

彭十七道:“要不是我跑得快,我的冰清玉洁和我的美貌就都要被玷污了,不过我这么帅气,也难怪他们一眼就相中了我。”

两个人并排着蹲在江边,张有须一屁股把彭十七撞到一边去了。

“你嘚瑟个锤子!”

张有须问他:“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没有。”

彭十七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也是终南山的入世行走。”

张有须因为这句话而收拾起来几分轻视,因为他知道没有真本事的人是不可能被派下山的。

“你下山也是为了济世救人?那你武功是不是很高?”

“武功......当然很高,主要是......”

彭十七叹道:“师父说我干啥啥不行,吃饭第一名,别管吃什么,肯定吃到顶......”

张有须看向彭十七,竟然是一种惺惺相惜的眼神。

“我们一起去冀州吧。”

张有须道:“我听闻冀州有一人被尊为绿眉天王,厚待百姓,镇守边陲,要入世救人,光靠我一人之力又能救的了几个,不如去投靠那样的大英雄,辅佐他拿了这天下,那才是入世救人呢。”

彭十七想了想,那般大英雄,应该会管饭。

不管饭的大英雄,都不会是什么正经大英雄。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索性就点了头。

他其实是偷偷溜下山的,终南山道门里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已经没有什么柴米。

他想着自己吃的多,留下来的话,师父师兄们都照顾他,还要尽量让他吃饱,他心里难过,所以偷偷下山来。

他想着,自己离开了,山门里的师父和师兄弟们,应该就能多吃上一口饭。

“走,咱们就奔冀州。”

彭十七道:“凭你的本事,难道还不能养我了?!”

张有须点了点头道:“那是!”

然后醒悟过来,一屁股把彭十七又撞到一边去了。

“凭什么我养你。”

张有须道:“你得凭自己本事养活自己。”

彭十七道:“行行行你说了算,你这样古道热肠之人,就算我说凭自己本事吃饭,难道你吃饭还能不带我?”

两个同样胖乎乎圆滚滚的小道人,决定去冀州投靠绿眉天王虞朝宗,渡过了南平江后一路往北。

信州。

张朝镇见到了孙夫人,俯身拜倒。

他将郑恭如的安排仔细说了一遍,孙夫人随即点了点头,她看向那六个江湖高手,心说这也算是天意,她儿子需要什么,上天就送来了什么。

“几位先生。”

孙夫人过去,把想请他们六个随张朝镇去冀州杀个人的事说了一遍。

她也无需隐瞒什么,因为这六个人之前就对她说的很清楚,只要银子给的足,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杀人。

六合神刀的大师兄擎天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无妨,不过是杀一人而已,我们就去 冀州一趟。”

他之前对孙夫人打听过,问她知不知道龙虎山怎么走,孙夫人居然没有听说过,这让他有些诧异。

他师父说龙虎山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威风,他还以为这中原之地,人人都知龙虎山何在。

结果一路上走到信州也没人知道怎么走,也不是人人都知道有龙虎山。

他们南下之前,师父就对他们说一路往南,要走很久,最少一年多,他们却不信,中原之地,还能走一年了?

这次去冀州,冀州那样的大城,应该会有人知道龙虎山该怎么走。

擎天把其他五个人叫到一起商量了下,他们之前收了孙夫人一年的银子,每个人一千两,可他们根本没打算留在这一年。

“正好趁着这次出门,我们直接南下,手里的银子做路费应该已经足够,咱们去龙虎山才是正事。”

擎天道:“到了冀州,帮她杀个人,咱们再从冀州想办法抢一些来,传闻冀州里富户无数,到时候抢了就走。”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

于是,张朝镇带着队伍离开信州,赶赴冀州城北边的大方镇,那是燕山营的斥候驻扎所在。

冀州。

车马行,客厅。

唐匹敌动手给节度使曾凌倒了一杯茶,笑着说道:“大人来,是有要什么东西要交付给我们车马行运走吗?”

曾凌眯着眼睛看了看唐匹敌,唐匹敌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

“李叱呢?”

曾凌问。

唐匹敌道:“李叱出去采买东西了,也不知道节度使大人会来,车马行里有一百多口人要吃饭,存粮已经不足,所以李叱出门去想办法了......”

曾凌叹道:“唐公子,你是当我瞎了吗?”

唐匹敌道:“大人何出此言?”

曾凌道:“不说我不知道的,就说我所知道的,李叱当初从羽亲王那边就坑过来多少粮食?崔家被查,夏侯琢第一件事就是一车一车的往这里送粮食......”

唐匹敌指了指门外道:“这不是养猪了吗,开销大。”

他一指的时候,正好余九龄进门,余九龄看着唐匹敌,唐匹敌看着余九龄。

片刻后,余九龄张开嘴学了几声猪叫,还用眼神朝着唐匹敌示意。

那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在问唐匹敌,老唐老唐,你看我机灵吗?

曾凌叹道:“我没有很闲的时间来和你们开玩笑。”

他看向唐匹敌:“如果你可以代表李叱和我谈,那么就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如果你不能,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唐匹敌点了点头道:“那好。”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

曾凌等着他说话,唐匹敌坐在那却一言不发,曾凌看他一眼,他就客气的笑一笑,再看,还客气的笑一笑。

曾凌皱眉道:“唐公子这是什么意思?你既然已经坐下来,又不说话?”

唐匹敌一脸惶恐的样子:“我不能代表李叱,但我没听到大人刚才说,不能代表李叱也不能坐下来......我就是单纯的坐下来,我其实不能,什么也不能,李叱他说现在条件不好,条件不好就都得听他的。”

曾凌听出来最后这句话的意思。

“条件不好就得都听他的,那条件好了呢?”

曾凌问。

唐匹敌笑起来,很认真的回答:“条件好,李叱说什么不重要,条件要是特别好,李叱都可以不重要。”

曾凌问:“你可确定?”

唐匹敌道:“确定,李叱就是这么说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