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四章 大敌

不让江山 知白 727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理寺。

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大理寺,归元术觉得这几天日子过的有些梦幻,回来的路上都还在想着,是不是自己被什么妖术给控制了,这几日看到的都是幻觉。

这短短十天的时间内,大兴城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别说是归元术,大兴城里的每个人仿佛都经历了一场大梦。

他进房间后坐下来的那一刻,仿佛身体一下子就失去了全部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再站起来。

“被算计了?”

蒋千能端着一杯茶放在归元术面前。

他如今只能暂时躲在大理寺中,而这恰恰是归元术的一道难题。

曹度走了,归元术没打算追,原因之一就是蒋千能的事,追上了又怎么样呢?把蒋千能和他自己全都一块关进大牢里,与曹度等人同时问斩吗?

况且,就算是追上了,以他大理寺的力量,能把曹度抓回来吗?

不,他并不是曹度啊......

从留给他的那封信上看,那假曹度的身份已经足够明显了。

蒋千能的这句被算计了?让归元术憋了好久的话终于脱口而出。

“他大爷的!”

“他是谁?”

蒋千能问。

他看向归元术道:“我现在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他是那个混世小魔王曹度。”

归元术叹了口气,抬起手往北边指了指:“冀州的那个。”

“冀州的那个?”

蒋千能思考了一下,骤然就醒悟过来,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片刻后,他也叹了口气,然后又笑起来:“不得不说,这般气度风采,当世我所仅见之人。”

归元术叹道:“不知不觉间,你我二人,已是叛党同伙了,你还笑得出来。”

蒋千能笑道:“笑不出来的是你,我如今已是在逃钦犯的身份,还怕再多一个叛党的身份吗?左右不过是一条命,顶多少罪名也是这一条命。”

归元术沉默下来,许久许久之后,他的手在桌子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宁王李叱......他大爷的!”

蒋千能哈哈大笑。

大兴城北,官道上,早就等候在城外的车队接到了李叱和高希宁他们。

众人上车之后,往北方继续前行。

余九龄坐在马车上,晃着两条腿,美滋滋的样子像是捡了好大好大的便宜。

“九妹,你想什么呢?”

澹台压境问。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没事没事,没想什么,就是要回家了所以高兴。”

澹台压境道:“从你那嘴角的荡笑就看得出来,你一定是在说谎。”

余九龄往左右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对澹台压境说道:“这一趟虽然来的匆忙,但是我比你们还都要强一些。”

澹台压境:“何解?”

余九龄道:“你们这十天来,基本上都是在忙,唯有我,领略了都城的风景。”

澹台压境立刻就明白过来余九龄所说的风景是什么意思,于是他瞥了余九龄一眼。

余九龄笑道:“你瞥我做什么,你心里一定是在嫉妒我,咱们所有人之中,唯有我一个可以在办公务事的时候,兼顾要紧事。”

澹台压境道:“你是不是忘了,曾经有多少人想弄死你的往事?

余九龄往后躲了躲:“你怎么还急眼了呢......虽然说你没有机会去游览大楚都城的风景,但你也应该快乐啊,你看,我是在为我完成了当家的交代的事而快乐,你也应该为完成了当家的交代你的事而快乐。”

澹台压境看向马车那边,喊了一声:“当家的,我可以阉了余九龄吗!”

李叱:“替我割一刀。”

余九龄回头喊:“那玩意一共能割几刀!”

李叱道:“那玩意还不是想割几刀就割几刀,割几割几割几.....割几,割鸡。”

余九龄撇嘴:“你们就是嫉妒我,绝对都是在嫉妒我。”

开了一会儿玩笑,余九龄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问李叱:“当家的,云雾图交给蒋千能,不会出什么事吧。”

李叱道:“出什么事也不算损失,那玩意也该割一刀。”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一长串马车,每一辆马车上都装满了银子。

那家暗道钱庄里的数百万两存银,包括大楚国库里挪出来的那二百多万两,如今都已经在车队里了,带着这些银子回冀州,这感觉要多爽有多爽。

按理说,应该留下一些人,趁机潜伏在大楚都城,可是李叱没有打算这样做。

因为实在凶险,凶险之处不是指归元术和蒋千能,而是山河印和云雾图。

留下的人,可能会有意外,况且有完全没暴露出来的谍卫留下,打探消息已经足够。

“当家的,我觉得归元术和他手下那四个小可爱,要是能收下就好了。”

余九龄道:“看着就像是个好玩的人。”

李叱笑了笑,稍显嘚瑟道:“好玩吗?也就那样吧......”

这话若是被归元术听到了,也不知道作何感想,会不会破口大骂。

把他玩的团团转,还说也就那样吧......

与此同时,大兴城,世元宫。

皇帝杨竞站在窗口发呆已经好一会儿,他没见任何人,不想见,也不想说话。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这大楚的都城就被人狠狠捅了好几刀,血流不止。

如果说大楚还没有倒下去就是因为都城还在,都城在是为根还在,那现在,这颗大树的主根都已经被人砍断了几根。

原本被他寄予厚望的英雄大会,变成了一场闹剧,把朝廷的丑陋也暴露的一览无余。

“陛下?”

内侍总管甄小刀轻轻的叫了一声:“刚刚大理寺卿派人送信,说是曹家的那个曹度,已经趁乱逃离都城,不知去向。”

皇帝回头看了甄小刀一眼,那眼睛里的血红把甄小刀吓得心猛然一紧。

陛下的眼睛,像是野兽一样,看起来的平静只是这野兽依然还在压制着内心的暴戾。

良久之后,皇帝又把头转回去,继续看着窗外。

甄小刀俯身一拜后弓着身子退出御书房,在门口站着,心里一下一下的疼。

这几天,陛下好像老了许多。

一个半月后,豫州。

李叱听唐匹敌把话说完之后,脸色微微变了变。

从冀州那边送来情报,谍卫在兖州打听到了极为重要的消息。

兖州内新崛起了一支叛军,发展的速度奇快,他们似乎有着雄厚的财力,所以队伍装备的也远远超过寻常的叛军队伍。

这支叛军自称为 山海军,有两位主事,身份平起平坐,被称为山海二王。

一人的称号是山呼王,一人的称号是海啸王,两个人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聚集兵力近十万,而且还在疯狂的扩张之中。

因为有财力支撑,这支叛军队伍士气高昂,所过之处,无人可挡,已经控制了兖州数十个州县。

而且......沈珊瑚的弟弟,如今白山军的大当家,被暗杀身亡,怀疑就和这山海军有关。

白山军如今群龙无首,已经不是山海军的对手,也许不久之后,连白山军的地盘都会被山海军抢走。

这消息,唐匹敌还没有敢告诉沈珊瑚知道。

以她的性格,若是知道了的话,肯定已经赶回兖州去为她弟弟报仇。

兖州那边情况复杂,唐匹敌在豫州又不可能会赶去大楚最东北的地方征讨山海军。

放她一个人回去的话,凶多吉少。

唐匹敌和李叱说完,李叱就懂了唐匹敌的意思。

“交给我吧。”

李叱道:“我正好也该回冀州了,我会把山海军的事查清楚,不过我推测,那两个家伙就是山河印逃走的吕无瞒和梅无酒。”

唐匹敌点了点头:“我也是如此推测,能以财力招募兵勇,迅速扩充势力的,也就只有那两个人了。”

李叱道:“我回去之后会想办法为沈姑娘报仇,你等我消息就是,他弟弟的事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了。”

唐匹敌嗯了一声。

李叱把都城的事和唐匹敌仔细说了一遍,两人商议了接下来的策略。

在豫州休整了两天之后,李叱他们随即赶回冀州。

山海军在兖州发展迅猛,兖州又绝对不是那两人的久居之地,就算李叱不出兵攻打他们,他们也会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出兵冀州。

临出发之前,唐匹敌问李叱需不需要带一些兵马回去,李叱摇头拒绝。

唐匹敌的担忧其实不无道理,如今堵住兖州进冀州通道的,只有庄无敌那一军人马,不过一万两千余人。

不过好在是幽州那边有夏侯琢在,可以随时驰援庄无敌。

回冀州的半路上,李叱又遇到了从冀州赶来送信的谍卫,得到了从兖州打探来的最新消息。

“是他......”

李叱把信递给了高希宁。

高希宁看着信上提到的那个名字思考了一下,然后回忆起来这个人是谁。

情报上说,山海军之所以能攻城略地至今没有败绩,是因为山海军中有一位军师,指挥队伍如有神助,算无遗策,战无不胜。

此人名为胡不语。

高希宁想起来,唐匹敌曾经提到过这个人,而且还已经联络过此人。

胡不语曾经在幽州罗耿帐下任职,因为人过于自负,又不懂圆滑,说话尖酸刻薄,虽然有真本事却不被罗耿喜欢,最终郁郁不得志的离开幽州。

当初唐匹敌曾经派人去请此人来冀州,胡不语应允,后来又说因为一些家事需要耽搁一阵子才能来。

不知道此人为何成了山海军的人,也不知道此人是否和山河印本就又什么关联。

但毫无疑问的事,这个人如今已经成了宁军在北方最危险的敌人。

传闻之中,此人有通天彻地之才,用兵如神,兖州之地本也是豪杰辈出的地方,却无人可挡此人兵锋。

李叱看着这个名字陷入沉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