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七十九章 一家团聚吧

不让江山 知白 538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已经睡下的丁胜甲被吵醒,他睁开眼睛看了看,骤然起身,头有些昏沉,猜着此时已经深夜。

家中的亲兵在门外依然说着什么,丁胜甲晃了晃脑袋,这才回过神来。

“将军,孟将军派人来,让你现在就去孟将军的府上。”

听到这句话,丁胜甲的脸色猛的一变。

“可知道是为何?”

手下人回答道:“不知道,只是来人说很急切,请将军现在就去。”

丁胜甲心说这么着急,莫不是出了什么军情?

若如此的话,他岂不是马上就要重新领兵了。

一想到此处,丁胜甲心里顿时惊喜起来,他连忙穿好衣服,快步往门外走。

他到了府门口,见那个来传令的人认识,是孟可狄的亲兵护卫之一,名为张根。

“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将军这么急着找我?”

丁胜甲一边披上大氅一边问。

张根脸色变幻不停,沉默片刻后,忽然抱拳道:“丁将军,孟将军和来将军喝多了酒,可能要.....可能要杀你。”

丁胜甲的眼睛骤然睁大。

“为何?!”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张根摇头道:“我也是冒死和将军你说一声,去不去,将军自己拿主意。”

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丁胜甲呆若木鸡一般站在门口,一时之间,这个冬天变得更加寒冷起来。

“喝多了酒......所以要杀我?”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想着自己对孟可狄忠心耿耿,这么多年来鞍前马后,孟可狄一句话,他就能去拼上性命。

就因为冀州一败,却容不得他了。

“将军!”

他手下亲兵劝道:“此时去孟将军府里,必死无疑,不如我们现在就走了吧。”

另一个亲兵说道:“趁着守门当值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将军现在就换上军甲,只说是奉孟将军之命出城,应该还来得及。”

丁胜甲茫然的看向说话的人,一时之间,竟是连别的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其中一名亲兵道:“来不及了,你们去取将军战甲,我们去取马。”

几十名亲兵分头行事,有人跑回去将丁胜甲的战甲搬出来,就在门口给丁胜甲穿戴整齐。

丁胜甲却好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任由摆布。

不多时,其他人牵了战马来,有人扶着丁胜甲上马,又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

众人一口气冲到城门口,大声喊着让守门的人打开城门。

当值的校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是丁胜甲,连忙俯身行礼。

丁胜甲的亲兵大声说道:“奉孟将军之命出城,你们马上把城门打开。”

那校尉将信将疑,脸色为难道:“已经这么晚了,将军出城是去做什么?”

亲兵们看向丁胜甲,丁胜甲这才好像刚刚缓过来似的。

他回答道:“北边可能会有敌人来犯,我奉孟将军的将令,去北边巡查。”

校尉道:“还是应该请示了孟将军的好,将军在这里稍候片刻,卑职马上就派人去孟将军府里请示。”

丁胜甲一怒,抬起手一挥,马鞭子甩在那校尉脸上,直接打的皮开肉绽。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阻挡我?”

丁胜甲怒道:“你们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已经没有权利杀了你们?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敢现在就杀了你们?!”

被打了的校尉扑通一声跪下。

“卑职不敢!”

丁胜甲和薛纯豹这两个人,在安阳军中素有威名,这些人本来就怕他们。

此时见丁胜甲发怒,剩下的人也不敢阻拦了。

丁胜甲大声说道:“阻拦我者,皆按贻误战机顶撞上官处置,杀无赦!”

他一摆手:“给我开门!”

那些当值的士兵哪里还敢说什么,连忙过去把城门打开。

深夜里,丁胜甲带着数十名手下亲兵,呼啸而去。

不多时,孟可狄的将军府里。

当他得到消息的时候,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踹翻了。

“如此小人!”

孟可狄怒道:“我待他犹如手足兄弟,他居然敢叛逃!”

来一护听闻这消息也是没有料到,不过他却不担心什么,反而开心。

不管丁胜甲是死了还是逃了,都没有什么区别。

如今孟可狄身边最忠诚的两个手下战将,一个跑了一个死了。

对于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假惺惺的劝了孟可狄好一会儿,总算是把孟可狄劝的没有那么暴躁了。

“义父。”

来一护劝道:“其实想想,也不都是坏事,他逃出北门,必是去投靠冀州李叱了。”

“想想看,此时他逃了,比以后他万一要对义父你不利,反而是好了许多。”

“也可见此人早已经被李叱收买,冀州一战,说不得都是此人出卖了义父,才导致兵败。”

他压低声音说道:“不过......丁胜甲逃的匆忙,他军中还有很多人是他死忠,若是不现在除掉的话,以后难免也是祸端。”

孟可狄眼睛睁大,片刻后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你现在就带兵去,持我的令牌,把丁胜甲军中的将领全都给我抓来。”

“是!”

来一护顿时来了精神,俯身道:“孩儿今夜,就把那些人全都抓回来。”

孟可狄看到来一护急匆匆的走了,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这一夜,安阳城里格外的不太平。

来一护带着他的手下人,在城中大肆抓人。

他自然是要拿着鸡毛当令箭,还要当做大令箭来用。

凡是和丁胜甲沾亲带故之人,又或是平日里来往稍稍密切一些的,一个不剩,全都抓了起来。

到快天亮的时候,来一护已经抓了四五百人,其中一大部分,其实和丁胜甲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就在来一护要把人都带去孟可狄府里的时候,郭鲁人却拦住了他。

“将军,不能送去孟可狄那边。”

来一护一怔,他问道:“这是孟可狄吩咐的,你为何说不可?”

不等郭鲁人说话,他有些急切的说道:“让这些老部下,都死在孟可狄的府里,足以让安阳军中的人对孟可狄再无忠心。”

“此事又怎么能耽搁,把人尽快送过去,尽快杀了,如此一来,我们的阻力就减少了大半。”

郭鲁人道:“将军你想,这些人虽然是丁胜甲部下,或是亲属朋友,但也都是孟可狄的部下和旧识之人啊......”

他劝道:“若是见到这么多人哭诉求饶,孟可狄说不定就会心慈手软。”

来一护脸色变了变,沉吟片刻后点头道:“那你觉得应该如何?”

郭鲁人道:“全都带到将军府里去,然后派人去请孟可狄过来。”

来一护道:“他未必肯来,而且必会骂我,问我为什么不把人带到他的将军府里。”

郭鲁人道:“将军只说,若是在孟将军府里杀人,一是血气太重,怕影响了将军府里的气运,二是怕其他部下对孟将军有所怨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