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五十章 王爷真生气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05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对于羽亲王杨迹形来说,半路上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道人,顺便还救了他,这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所以他都没有对夏侯琢提起过。

他哪里有时间有兴趣说这些,也不是不屑提及,只是真的没当回事。

所以李丢丢根本不知道他师父受了伤,也不知道他师父已经被人盯上了。

然而机缘巧合之下羽亲王救了长眉道人,让孙家的人有些发慌。

羽亲王不当回事的事,孙家不能不当回事。

孙秋已经愁眉紧锁了几天,也提心吊胆,他真怕羽亲王府的人过问此事,毕竟那些派去抓长眉道人的手下如果人家愿意逼问的话,什么都能问出来。

等了几天之后不见什么动静,孙秋的揪着的心这才放下来几分。

他儿子孙如恭看了看他父亲脸色,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却一脸的城府。

“父亲,现在看来只是个巧合。”

孙如恭道:“羽亲王府的人只是恰好路过。”

“应该是了,不然的话不会没人来找上门。”

孙秋道:“带回来的人说那些人管其中一个人叫王爷,难道说真的是羽亲王已经回冀州了?如果是的话,这件事咱们就得小心应付了,夏侯琢的事羽亲王不可能不仔细。”

“所以......”

孙如恭道:“这个李叱更得死,死了才无对证。”

孙秋看了他一眼道:“谈何容易,书院里如今必然是有高手护着。”

孙如恭道:“护着也是护着夏侯琢,绝对不可能护着李叱,父亲,我之前安排人一直盯着,那个李叱最近两天一直都出门,虽乔装打扮却还是被认了出来。”

“他去什么地方了?”

“市场,好像是在做些小生意。”

“嗯?”

孙秋的脸色一变,忽然就笑了起来:“他是四页书院的弟子却跑去经商,这件事若是宣扬出去的话,书院也不能容他。”

孙如恭道:“咱们等不到那一步了,羽亲王应该已经去过四页书院,也应该已经见过李叱,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孙秋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这事不能再安排自家人出手,我让老肖明天一早就去一趟黑市。”

孙如恭点了点头:“黑市里有的是人愿意接这活儿,冀州城外到处都是叛乱,那些亡命徒江湖客也有不少跑到冀州城里避难,他们给点钱什么都肯干。”

孙秋嗯了一声:“如果明日李叱再出书院,那他就要死了。”

老百姓们都知道冀州城里有黑市,但老百姓并不知道这黑市在什么地方,未曾见过,甚至未曾耳闻,黑市在什么地方当然会格外神秘。

孙秋起身走到门口喊了一声:“来人,把老肖叫过来。”

老肖是孙秋府里的管事,这个人曾是江湖上的独行盗贼,后来因为犯了案被官府抓住,这种人按律自然会被处死,可是城中的大家族恰恰需要这种人。

孙秋当年花银子把他从监牢里买了出来,在大街上寻了个乞丐做替死鬼。

老肖在孙府里已经有七八年,有孙府的关照,还有银子拿,比他做江洋大盗日子要舒服的多。

不多时,老肖从外边跑过来,进门就俯身一拜:“老爷,你喊我?”

“嗯。”

孙秋道:“你在府里也有七八年了,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可以托付要事的人,现在正是用到你的时候,城中黑市里你 应该还有旧识,今夜已经来不及,明日你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几个身手不错的来。”

老肖点头道:“老爷放心,明天我就去看看,纵然没有旧识,寻几个拿银子办事的人还是不难。”

孙秋道:“别找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不怕花银子。”

老肖连忙应了一声:“老爷放心。”

就在这时候门外一个下人跑过来说道:“老爷,大门外有人敲门求见,说是有要紧事。”

孙秋问:“谁派来的人?”

“说是府治大人让他来的。”

“嗯?”

孙秋一皱眉,天已经大黑,这个时候府治大人派人来,难道是因为夏侯琢的事?

他一念至此随即吩咐了一声:“把人带进来。”

那仆人又一路小跑着到了大门口,打开侧门,外边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站在那等着,见门开了,他客气的问了一句:“孙大人有空见我了?”

仆人点了点头道:“大人在书房等你,你随我进来,脚步轻一些,莫要吵了大人家眷休息。”

年轻人依然客气的回答道:“知道规矩的。”

仆人引着他进门在前边走,年轻人在后边跟着,仆人走着走着就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很轻,他回头看了看,见那个年轻人正在往手上戴帆布手套。

“你这是干嘛?”

“见孙大人,要郑重些。”

年轻人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他笑起来真的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还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片刻后,孙秋书房的门被人推开,孙秋往外看了看,然后脸色就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那个仆人来了,只不过是被扛在肩膀上来的,显然已经没了气息。

年轻人进来后随手关了门,把肩膀上的尸体放在一边椅子上,似乎是怕那尸体倒了,还扶正了一下。

“他说让我手脚轻一些,不能吵着孙大人家眷休息。”

年轻人微笑着说道:“我应该是足够轻了。”

老肖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他后撤一步挡在孙秋身前,袖口里垂下来一把短刀握在手中。

老肖看着那年轻人说道:“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年轻人抬起手比划了一下:“嘘......让我轻一些,你们自家人反倒是这么大声说话,不好不好。”

他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脸歉然:“真是抱歉,忘了自己介绍一下了,我叫进卒,象棋里的那个卒,王爷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你们孙家的人胆子真大。”

孙秋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他看向老肖说道:“拦着他。”

老肖点头:“老爷放心。”

他跨步向前,手中短刀朝着年轻人脖子刺了过去,他前半生游走江湖杀人无算,这一刀不管是力度还是速度都已经到了极致。

可是年轻人却连躲都没躲。

明明那一刀就要刺进去了,可就是在距离年轻人脖子大概只有一根筷子那么粗的地方停了下来。

老肖的手腕被那年轻人攥住,那哪里是一只手,分明是一把铁钳。

年轻人手一扭,匕首脱落,他松手抓住匕首,一息之内在老肖身上刺了十六刀,人一呼一吸是多短的时间,而这十六刀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刺完的。

第一刀咽喉,第二刀心口,第三刀太阳穴......其实第一刀之后人就已经会死,可他却停不下来一样。

十六刀之后,老肖的尸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肖振林,二十年前就在江湖上为非作歹了,我本以为会是个高手,原来只是个废物。”

年轻人上前一步,看了看躲在孙秋身后的孙如恭,他露出和蔼的笑容说道:“你太小了,就不杀你,你要长记性啊,人啊要有自知之明,你们孙家有什么资格呢,就敢招惹王府。”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匕首已经横着戳进孙秋的脖子里,刀尖从另外一侧刺了出来,一滴血从刀尖上滴落下去,孙如恭吓得嗷的叫了一声。

“你看到了吧,做错事是有报应的。”

年轻人没有拔出那把短刀,他手离开刀柄后,孙秋的尸体也倒了下去。

他看着躺在那嘴里还在急促争夺着呼吸的孙秋,很遗憾的说道:“人真的得有自知之明。”

他的视线看向孙如恭,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你要记恨的话,可以记恨你大伯,你父亲逼着你大伯把孙别鹤逐出家门,他就知道你父亲是要夺家业,所以他主动去求见王爷,跟王爷说孙家愿意为错事负责,谁做错了事谁负责。”

“你看,你们出卖了孙家的人,孙家的人又出卖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很难过?”

年轻人抬起手在孙如恭脸上拍了拍,啪啪啪的,声音还挺响亮。

“不想死的话就别喊,等算计着我已经走了之后你再喊,官府来了人后你知道该怎么说吗?”

孙如恭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知道,府里管家老肖竟然是江洋大盗,因为偷盗府里东西被父亲知道责骂了他,他一怒竟然把父亲杀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真是个乖孩子,那,肖振林是怎么死的呢?”

孙如恭颤抖着回答:“被......被府里的护院杀的。”

年轻人又点了点头:“更乖了,你猜我会不会杀你?”

孙如恭吓得全身都在哆嗦着,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就在这时候传来轻微的滴水的声音,年轻人低头看了看,然后笑起来:“你这是尿了裤子吗?”

孙如恭使劲儿摇头,又点头。

“放心。”

年轻人笑了笑说道:“我逗你呢。”

孙如恭眼神刚刚缓和了一下,年轻人一拳打在他太阳穴上,孙如恭的身体横着飞了出去,头撞在墙上又落地,直接就没了呼吸。

年轻人道:“我逗你呢,我怎么会不杀你,王府做事......会留隐患?”

他转身出门,还回身把房门又关好。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些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敢想动王爷的人,如果王爷那么好招惹,还是王爷吗?

他出了院门后登上门口的马车,马车里坐着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男人,进卒上车后就低头说道:“苏叔,完事了。”

被称为苏叔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道:“走吧,去下一家。”

进卒笑了笑道:“这一家一家的,怕是要忙一夜。”

苏叔眯着眼睛说道:“我会在车里睡一会。”

进卒耸肩:“你总是那么懒。”

苏叔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也会懒,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可用,何必自己去辛劳。”

进卒点头:“不能更有道理。”

苏叔缓缓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王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进卒嗯了一声:“出门的时候看到府里吊死了那几位侧妃,真是吓着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