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八十三章 宁王牛逼!

不让江山 知白 759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远处的号角声响起来,黑武人的队伍开始整顿集结,不久之后,一个一个的方阵开始朝着北山关压过来。

在方阵之中,那些壮汉推着巨大的楼车往前移动,速度很慢,因为过于沉重,所以根本不可能靠木轮行驶,只能是靠滚木。

士兵们需要在楼车前边提前放上滚木,推动楼车向前,然后再把后边的滚木搬到前边来,如此往复。

除了巨大的楼车之外,还有大量的弩车也被推着往前走,黑武人造什么东西都喜欢造的很大,他们的弩车看起来都比寻常的马车还要大一些似的。

然而实事求是的说,黑武人关于攻城的战术,都是和中原人学的。

黑武帝国的疆域要远大于楚国,也大于曾经的周王朝,但是如此庞大的疆域之内,大城的数量却并不多。

百姓们的生活习惯不一样,在中原地区,连县城都有高耸的城墙防护。

然而在黑武国内,没有郡县制度,大城之下就是乡镇,而在黑武境内走上千里都未必看到一座大城,都是散落的村庄。

所以在最早的时候,黑武人对于攻城战术的陌生,完全停留在不看到都不去想怎么打的阶段。

而这也是两地过往历史的体现,千年来一直都是黑武人打别人,他们的人没有体会过被别人打入国内是什么感觉。

而中原则不同,千多年来,一直都是被外寇不断入侵,所以才有那么多坚固城池。

黑武将军经洛夫是南苑的一员老将,年纪虽然才四十岁左右,可是已经从军二十五年。

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是赤柱琉璃父亲的传令兵,一直都跟在老将军身边做事。

赤柱琉璃的父亲官至南苑大营大将军,病重之际,向当时的黑武汗皇进言,说自己的儿子有大才,可接任南苑大营。

老汗皇对自己这位忠心耿耿的臣子格外了解,知道他绝不是因为赤柱琉璃是他儿子才会举荐,而是因为赤柱琉璃确实有那般才能,于是答应了下来,而那时候,赤柱琉璃才二十几岁。

以二十几岁的年纪位极人臣,这样的人在黑武千年历史上也为数不多。

赤柱琉璃接管南苑大营,也将经洛夫提升为将军。

再之后不到两年,老汗皇病故,阔可敌大石即位。

阔可敌大石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赤柱琉璃,他坚持认为赤柱琉璃做南苑大将军,是因为他父亲打的感情牌,逼迫老汗皇做出的决定。

甚至连带着不喜欢赤柱琉璃任用的任何人,包括经洛夫,所以在把赤柱琉璃罢免之后,经洛夫也被撤掉所有职务,随赤柱琉璃回乡下农场养牛养马。

这次经洛夫被赤柱琉璃任命为先锋将军,也是他想让经洛夫证明自己,顺便让那两个年轻将军看看南苑的将军是怎么打仗的。

年轻人心高气傲没有问题,但是不敲打一下,他们不会真的听话。

阵前,经洛夫看着那座已经重新修缮过的北山关,深深的吸了口气。

攻城战术,无非那些,逢战之际,勇者必胜。

这是经洛夫的理解,于是他将令旗举起来大声说道:“将弩车推前,压制城墙上的楚军,保护楼车靠近城墙。”

随着令旗一挥,士兵们开始推着沉重的弩车往城前移动。

黑武人坚信,只要东西造的足够大,那么力量就一定比小的大。

在绝大部分时候,这其实是对的。

他们的弩车是赤柱琉璃恢复南苑大将军以后,这几年来特意打造的。

赤柱琉璃回到南苑大营之初就深知,如果他不能在未来几年有所作为,那么朝中对他的质疑就不会停止。

看起来新皇阔可敌已己律对他深信不疑,然而没有一位汗皇陛下,喜欢毫无作为的人。

这种弩车,仰角更大,用的不是人力拉弦,而是绞盘,可以将力量发挥到极致。

唯一的缺点,也是因为使用绞盘蓄力,所以攻速相对于以往使用的弩车来说要慢不少。

城墙上。

李叱微微皱眉,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弩车。

“看起来比我们的座弩射程要远。”

李叱看向夏侯琢,夏侯琢点了点头,眉头也皱着,他在北疆已经领兵多年,可是这样的弩车他也是第一次见。

夏侯琢来北疆的这些年,恰好就是赤柱琉璃不在南苑的这些年,两个人并无交集。

“小心!”

李叱喊了一声,伸手拉了夏侯琢一下。

城下,一片沉闷的响声之后,然后就是一片黑影飞了上来,瞬息而至。

李叱拉着夏侯琢往下一蹲,一根重弩撞在城垛上,直接把城垛打下来一角,火星四溅。

崩飞出去的碎石块都能把人打伤,而那重弩撞歪了之后又飞上去,戳在城门楼的屋檐上。

第一支重弩到了之后,后边的就密密麻麻的跟了上来,城墙上一时之间被打的好像起了一层雾,那是城砖碎开的时候迸发出来的烟尘。

“去准备滚木。”

李叱蹲在那大声喊道:“大腿以上粗细,外边缠上两层麻绳,五根一排绑在一起。”

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城内的守军士兵开始忙活起来,将原本就准备好的滚木用绳索连起来,五根并排着绑好。

大概半个多时辰之后,第一批做好的滚木抬了上来。

李叱接过来其中一个,把这排木挂在城垛上。

又一支重弩飞来,打在圆木上滑开,木头被戳出裂缝,可是没有伤到城墙。

李叱见这样有用,回头喊道:“再去多做,还要去提水上来泼在滚木上,谨防敌人以火箭攻击。”

李叱吩咐完了之后蹲在城墙后边,缓了一口气:“黑武人,真他妈的有钱!”

这般的重型弩箭,每一支都造价昂贵,此时此刻,黑武人已经用重弩压制了将近一个时辰还没停,顿时让李叱有些酸了起来。

片刻后,李叱啐了一口嘴里的尘土:“啐......妈的,好在我们也有钱。”

见宁军将居然给城墙披上了一层木甲,黑武将军经洛夫立刻就想到了火攻。

可是李叱早有防备,在木层上不停的泼水。

北疆这边滴水成冰,虽然已经是春天,可是气候比起冀州城来要还是要冷的多。

用不了多久,木头就被冻的邦邦硬,而敌人重弩上带着的那点火布连冰层都不能都烧化了。

“敌人的重弩停了!”

夏侯琢喊了一声:“轮到我们了,等到敌人进入射程之内,让他们看看我们弩车的威力!”

黑武人在压制的将近一个时辰之中,楼车不停的向前推进,可是楼车过于巨大,靠滚木移动的速度有多慢可想而知。

一个时辰,也就是勉强把楼车移动到了弓箭的射程范围,可以在差不多一样的高度和宁军对射。

楼车上来了,黑压压的步兵也上来了,抬着无数的云梯。

“杀!”

夏侯琢一声暴喝。

城墙上的弩车开始发威,嗖嗖嗖的声音都连成了一片。

黑武人让宁军见识到了什么叫力量,他们的重弩比宁军的弩车射程远力度大,能击碎石块,可是宁军让黑武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快。

城墙上的弩车都是李叱和长眉道人他们,拆开了大楚的制式弩车之后研究了很久改造的。

而对于快的执念,让李叱弩车射速提升了近一倍。

而且城墙上安装的新式弩车还不只是单发,也有李叱他们根据原来的弩车改造出来的排弩。

就算是单发弩车的射速也比黑武人的弩车快的多,更别说排弩一次放出去五支很大的弩箭了。

在无法兼顾射的远和射得快之中做选择,李叱选择了后者。

排弩的构造,一次性击发五支重弩,就注定了不如单发弩车的力量大。

可是快就够了,又快量又大,管饱!

黑武人的步兵往前压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不要钱似的重弩覆盖性打击。

呼啸而来的弩箭,仿佛和寻常弓箭一样密集。

齐刷刷飞来的弩箭把黑武人一层一层的扫下去,一层一层的绝对屠杀,无人可以幸免。

如果说这一排一排激射出去的重弩,是无数大型收割机器在并排作业向前平推着收割小麦,那宁军士兵射出去的羽箭就是无数人跟在大型收割机器后边,用镰刀把机器没有割掉的小麦再收割一遍。

黑武人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在他们的固有印象中,楚国边军虽然能打,但是又穷有苦。

装备差,人少,没有物资,缺少支援,他们能打完全靠的是勇气。

这次面对的楚军所用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装备。

城墙上飘扬着的,确实还是楚军的战旗,可是楚边军什么时候这么富裕过?

之所以还插着楚国边军的战旗,是因为李叱从无强势的要求,他尊重边军将士们的情感。

当了一辈子的楚军,为大楚守了一辈子的边疆,让他们突然换了旗帜,他们心里必然不是那么容易能接受的。

可是至于飘扬什么旗帜李叱本来也就不怎么在乎,他在乎的是国门永固。

所以黑武人的攻势也就坚持了半个时辰多一些,第一批上去的人,前队一个都没能回来。

地上的尸体覆盖了大地,而白羽又覆盖了尸体。

“就是这种感觉!”

李叱看到黑武人退下去,猛的挥舞了一下手臂。

“老子四处扣钱坑蒙拐骗,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他兴奋的喊了一声。

靠火力打的敌人不敢再上前,这就是李叱能给予边军的最大的礼物。

夏侯琢在李叱肩膀上拍了拍:“这些年,也是难为你了,不过看到敌人狼狈逃回去,此时此刻,你心里有何感想?”

李叱哈哈大笑,指着那些羽箭道:“用钱能换敌人的命,花多少钱都他娘的是大赚!”

夏侯琢使劲儿点了点头。

然后就听到李叱说道:“不过若是能捡回来再用一次就好了......爽是爽,就是也有那么一丢丢心疼。”

夏侯琢楞了一下,眯着眼睛看向李叱。

李叱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看个屁。”

夏侯琢道:“那就是好大一个屁。”

李叱撇嘴,然后又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掐着腰站在那,人生至此最得意时,便是此刻。

他进入书院,他不得意,他建车马行,他不得意,他做燕山营三当家,他不得意,他为宁王,他依然不得意。

但此时靠他的努力,让来犯之外敌胆寒,而边军损失极少,这是他最得意。

“老子牛逼!”

李叱高呼一声。

本只是心中感慨也兴奋,所以喊了一声。

没想到的是,城墙上的所有守军,不管是楚边军还是宁军,在听到这一声喊之后,就好像突然心意相通了一样,整齐的喊了一声。

“宁王牛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