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三十四章 幼稚

不让江山 知白 70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觉得他师父那样的人教出来的自己,一定不是什么标准意义上的好人,别说标准意义了,算不算个好人还有待商榷呢。

此时此刻的他坐在牢间里来能思考人生,反思自己是不是一个好人的问题,是因为现在这牢间里安静的不像话。

那些官府的人一定以为赖麻子就能把他收拾了,所以暂时没有过来人看看情况,所以现在没有一个人打扰李丢丢。

墙角蹲着一排人,捏着自己的耳朵蹲在那谁也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

赖麻子废了,那个年轻的囚徒废了,那个年纪最大的囚徒也废了。

剩下的人回到了本来的欺软怕硬的面目,哪怕他们面前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他们依然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李丢丢坐在那思考着,如果自己就这样死在冀州府的囚牢里,师父应该会很难过很难过。

师父那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承受的起这近乎于丧子之痛的悲伤。

就在李丢丢想到这些的时候,牢间门外的过道上终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听起来人数不少。

李丢丢没有起身,懒得起身。

捕头李长兴和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捕快走到牢间门口,当他们看到牢间地上躺着三个人而李丢丢坐在地上的时候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

李长兴哼了一声道:“一群废物!”

赖麻子躺在地上已经好一会儿,可是他站不起来,感觉身体某处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打开牢门!”

李长兴喊了一声。

一个捕快连忙过来,翻找出钥匙把牢门打开,李长兴扫了一眼蹲在墙角下的那一排人,那一排人吓得谁也不敢说话。

“废物,都是废物!”

李长兴大步走进监牢,他看着李丢丢怒吼道:“给我站起来!”

李丢丢看着这个人丑恶的嘴脸,想着若是临死之前干掉这样一个败类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吧。

李长兴见那野小子不理会自己,怒从心生,他大步过去,一脚朝着李丢丢的脸踹了过去。

砰!

李长兴胖乎乎的身躯倒退着出来,脚步实在是稳不住了,身子往后倒下去又翻了一个跟头,摔在地上之后好一会儿才疼的叫了一声,之前像是窒息了一样。

那个中年男人脸色微微一变,他没理会倒地不起的李长兴,而是走到牢间门口看着李丢丢说道:“想不到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实力,江湖中,果然有太多人不可貌相。”

李丢丢道:“从你的话和你的这种态度来看,你应该是那种坏人里边格调稍微高一点的,有没有什么大号,或者是更显格调的五个字的称呼?比如混元霹雳手,西域大嫖客之类的。”

“我叫曹猎虎。”

中年男人并没有生气,而是很平淡的说道:“如果没有刚刚你击退李长兴的那一拳,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他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给你与我一战的机会。”

李丢丢起身,活动了几下双臂,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叫曹猎虎的人有些不一样,看习武之人看他们的肩膀,看他们的拳头关节,看他们站立的姿势,都能有个大致的判断。

曹猎虎这样的人,应该杀人无数。

李丢丢道:“我猜你们背后的人还不想让我死呢,所以你和我交手的时候注意点,别下手没轻没重的,万一打死了我你 不好交差。”

说完这句话,李丢丢暴起,凌空一拳砸想曹猎虎的咽喉。

他拳头虽小,这一拳若是中的了话也会令人窒息倒地,可是曹猎虎没有闪躲,而是朝着李丢丢的拳头出了一拳。

一大一小两个拳头在半空中相遇,砰地一声,李丢丢的身子向后倒飞出去,后背又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曹猎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拳,拳头上居然破了皮隐隐可见血迹,于是皱眉道:“你这样的孩子,留着你,早晚都是祸端。”

他迈步向前。

李丢丢跌坐在墙角下,整条右臂都在颤抖着,完全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一直以来都很自信的武艺和力量,在曹猎虎这一拳之下输的有些彻底。

李丢丢在这一刻还想着,如果自己到了十七八岁,这个曹猎虎断然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自己太小了。

曹猎虎走到李丢丢面前,弯腰去抓李丢丢的脖子,李丢丢翻滚避开,一脚踹向曹猎虎膝盖一侧,曹猎虎膝盖往外一拨,以膝盖撞向李丢丢的脚底。

李丢丢借助这一脚的力量滑出去,想起身冲向监牢外边,可是曹猎虎已经一个大步过来把他拦住,一拳砸向李丢丢额头。

砰地一声。

曹猎虎的身子被砸的歪了一下几乎摔倒,猛的回头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倒地的李长兴飞了过来撞在他身上,李长兴足有一百八九十斤,这一撞之下他打向李丢丢那一拳也就偏了。

曹猎虎转身看向牢间外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外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男人站在那,身上穿着一件青色长衫,曹猎虎在他看,他却在看李丢丢。

“很不错。”

青衫年轻人缓步走进牢间,伸手把李丢丢扶起来:“他刚才打疼了你的右手?”

李丢丢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仅仅是那声音就让他觉得很可靠。

李丢丢点了点头:“是。”

青衫年轻人语气平淡的说道:“那好,那我就帮你废了他右手。”

他转身看向曹猎虎:“你自己废还是我来?”

曹猎虎显然在害怕,他名字叫猎虎,他也有猎虎之力,可是见到这个青衫年轻人的那一刻,他就不是猎人了,而是随时都可能被狩猎的猎物。

“叶杖竹,你为什么会在这!”

曹猎虎问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嗓音都在微微发颤。

“需要我再问一遍?”

叶杖竹看着曹猎虎的眼睛说道:“是你自己废,还是我帮你废?”

曹猎虎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你别欺人太甚!”

叶杖竹点了点头道:“明白,你选择让我帮你废掉右臂。”

曹猎虎道:“你不要太过分!”

话音刚落,叶杖竹已经到了他面前,李丢丢眼睁睁的看着叶杖竹动了,但就是没有看清楚叶杖竹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恍惚了一下,曹猎虎就飞了起来,撞击在背后的石头墙壁上。

然后一道青色的影子追至曹猎虎身前,一拳打在曹猎虎的右边肩膀上,这一拳之重,是李丢丢想都没有想到过的。

一个人的拳头,能打出这样恐怖的一击?

一声闷响......叶杖竹的拳头打碎了曹猎虎的右肩,因为身体那一部位骤然变形,衣服都被崩裂,然后是碎肉从衣 服裂口里挤出来。

拳劲穿透了曹猎虎的肩膀,墙壁都震动了一下,这坚固的牢间里落下来一层灰尘。

叶杖竹后撤一步,看了看曹猎虎右肩的伤口后像是还稍稍有些不满,然后他回头看向李丢丢问:“还有什么地方想打的?”

李丢丢:“啊?”

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个战力如此恐怖的年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来。

就在这时候牢间外边的过道上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李丢丢往外看了看,见四名身穿皮甲的士兵抬着一个担架进来,躺在担架上朝着他咧嘴傻笑的那个家伙,那傻笑像是在表达着傻儿子别怕妈妈来了的意思。

夏侯琢。

四个士兵抬着夏侯琢进来,在后边还跟着一个身穿铁甲的将军,将军身后是一队凶悍的甲士。

夏侯琢看向李丢丢,李丢丢看向夏侯琢,两人同时开口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然后两个人又同时傻笑起来。

一个十七八的人,一个十来岁的人,偏偏就有这样的友情,看着有些奇怪,可又显得那么真切。

身穿铁甲的将军缓步过来,看了看众人说道:“我是节度使大人帐下勇毅将军柳戈,奉节度使大人之命严查有人冒充府兵袭击夏侯公子一案。”

他说完之后看向夏侯琢:“夏侯公子,你看这里的这些人,哪个是假冒咱们府兵袭击你的人?”

夏侯琢道:“全都是。”

冀州府捕头李长兴扶着墙站起来,颤着声音说道:“将军大人,我是冀州府捕头李长兴,我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柳戈一拳打在他太阳穴上,这一拳打的李长兴太阳穴直接瘪了进去,两只眼睛骤然向外凸出,而且变成了血红血红的颜色。

扑通一声,李长兴倒在地上,身子抖动了几下后没了气息。

柳戈慢悠悠的说道:“除了假扮我府兵,还有人敢假扮冀州府捕头,而且还敢当众袭击我。”

他手下人整齐说道:“是!”

柳戈一摆手道:“把这所有人都带回府兵大营严加审问,看看到底是谁让他们假扮府兵袭击夏侯公子的。”

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楚府兵冲过去,那些在老百姓面前也如狼似虎的捕快,在府兵面前犹如一只一只小鸡仔一样,吓得连反抗都不敢。

“咱们走吧。”

夏侯琢虚弱的说了一句,他是对李丢丢说的。

李丢丢笑着点了点头。

他看得出来,夏侯琢的伤一定很重,可他还是来了,而且是用最快的速度来的。

李丢丢跟着那四个抬担架的人往外走,夏侯琢忽然叫了他一声:“李叱。”

李丢丢问:“怎么了?”

夏侯琢摇摇头,又傻笑起来。

李丢丢撇嘴:“铁柱。”

夏侯琢哼了一声:“丢儿。”

“铁柱!”

“丢儿!”

叶杖竹和柳戈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眼神里都有些疑惑,似乎都不明白夏侯琢这是怎么了。

走了几步后柳戈压低声音说道:“可能......是跟小孩子玩的太多了,所以幼稚了。”

叶杖竹点了点头:“以后离他远点。”

【收藏好少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