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零八章 伏击之术

不让江山 知白 839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五万宁军,顺着官道浩浩荡荡往南开拔,黑甲如龙,若要蜿蜒入海。

豫州平原广袤无边,许多第一次从江南来豫州的人看了都会震撼。

因为他们很难见到这么平的地,而且如此广阔。

一眼望过去,地像是被当初的创世神一刀削平了似的,平的不像话。

但不代表豫州没有山。

过南平江之后走上千里一马平川之后,便会看到文彝山,这里是信州境内,四处可见的都是茶园。

信州盛产名茶毛尖,说来也怪了,销路多在冀州。

再往江南走,人们便不习惯喝这样口味的茶。

江南之地,尤其是东南西南一线,茶产丰富,种类繁多,其中名种,一斤茶叶就价值百金。

传闻在西南某地,有一株名为羽神茶的古茶树,已有千年历史,只此一株。

当地人盛传,这株古茶是当年神仙种下。

其茶叶更为名贵,一两就价值百斤,而且还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得到。

最初时候,这茶树所产,皆为御供。

北方人都喜欢喝花茶,但冀州本地几乎没有茶园,所爱喝的花茶,多产自豫州。

还有一部分是来自蜀州之地,更为精致一些,名为碧潭飘雪。

文彝山的山势并不险峻,像是一个一个巨大的馒头放在平地上。

连绵起伏,最适合种茶。

队伍走在两座山坡之间的官道上,四周郁郁葱葱,看起来让人心旷神怡。

队伍最前边的是斥候,然后是前军骑兵。

前军骑兵之后是中军大队,再后边是辎重营,然后是后军。

在平原之地行军,各军可齐头并进,蔚为壮观。

但是在这样的地形下,便如一条长龙。

李叱看向余九龄:“传令下去,不许糟蹋采摘茶树,如有损坏者,按军律重处。”

余九龄立刻应了一声。

在一侧的茶园中,茶农正在采摘,这明前新茶正好到了采摘的时候。

在茶园中,他们低着头干活,听到山下如雷声经过,往下看,便见到绵延无尽的大军。

不少人停下来手里的活看着山下,心中极为震撼。

茶树都不高,只到腰间位置。

在这一行一行的茶树之间,蹲藏着不少装扮成普通茶农的杀手。

他们不敢全都露面是因为人数众多,一片茶园若有这么多人在,显然不对劲。

其中一壮汉,因为实在高大,蹲下也和正常人差不多一样高,所以他只能趴在地上。

老者邱伯装扮成茶农,抬起手擦了擦额头汗水,顺势看向山下经过的宁军队伍。

“后边车马,大概还有四里左右。”

裴朗嗯了一声,瓮声瓮气的说道:“只是无法确定,宁王李叱在哪辆车上。”

邱伯笑道:“到时候我指给你。”

宁军队伍中。

李叱坐在马车上看着周围的茶园,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想将这茶香吸进来。

高希宁坐在他身边,看着满目翠绿,也情不自禁的深吸一口气。

“最爱这养眼的绿,以后若得闲,再能有这样一个茶园住着,日子必然逍遥。”

她自言自语似的说了一句。

李叱笑道:“哼唧唧......女人果然善变。”

高希宁撇嘴:“何来这种胡言乱语。”

李叱道:“前日过云海县,你看人家果园正是花开时候,你说最爱这满目花红,以后若得闲,一定也要自己鼓捣个果园。”

高希宁哼了一声:“难道你们男人就专情了?”

正好余九龄传令回来,听到这句话笑道:“宁哥你说的对,男人最是专情,小伙子喜欢小姑娘,中年男人喜欢小姑娘,老头子还是......哎呀!”

头上中了一块土坷垃。

李叱连忙在车马上左右寻找,心说这玩意儿哪儿来的?

他翻不到,找不着。

高希宁得意的笑了笑:“我有一件宝贝,藏于袖口之中,只是个小小布袋,却内有乾坤,别说区区一块土坷垃,就算是我要用天外陨石,只要一招手,便从天际飞来。”

余九龄道:“宁哥你吹牛的时候克制些,神仙听到了会捂脸的。”

高希宁道:“你还不信。”

她双手合十,嘴里念念叨叨:“急急如律令......”

然后一招手。

“来!”

就在这一刻,从一侧山坡上,有一块至少百多斤沉重的巨石飞了下来。

也算是巧了,李叱和余九龄他们两个,正好顺着高希宁手指的方向往那边看。

在那一瞬间,李叱就看到茶园中站起来个巨人,离着那么远,都能看出来那人之雄壮。

那人一站起来,比身边的人高出来一半左右。

壮汉双手举着一块巨石,奋力往他们这边砸了过来。

如此蛮力,着实吓人。

李叱一把抱住高希宁的腰从马车上掠了出去,另一只手顺势抓住余九龄的头发......

这电光火石之间,余九龄还有空吃了个醋。

救宁哥哥就抱着她的小蛮腰。

救他余九龄就薅头发......

因为李叱跳离速度太快,薅着余九龄头发把他拉下来,余九龄是平着飘在半空的。

轰!

巨石落下,竟然极为精准,直接将李叱他们刚刚乘坐的马车砸的粉碎。

那巨石落地的一瞬间,马车碎裂,地面上被炸开一样,土浪翻涌。

若非高希宁正好手指向那边,李叱他们及时发现,这一击,就真有可能把他们三个全都砸在下边。

就在这一刻,第二块巨石又飞了过来。

李叱一把抱起高希宁,再伸手去抓余九龄,余九龄一缩脖子喊了声:“我自己能跑。”

第二块巨石落下,砸在之前落点靠后一些的位置上,砸出来一个巨大的坑。

后边一辆车拉车的驽马被巨石砸中了脑袋,直接头颅粉碎。

这辆马车上坐着的是曹猎。

马被砸倒,来不及嘶鸣就直接死了。

车厢都撅了起来,车厢里的曹猎和邓摘岳聂羽舞三个人,一瞬间从马车里冲了出来。

曹猎扭头看,一眼就看到山坡上那个壮汉。

“不好。”

曹猎脸色一变。

倒不是被那壮汉吓着了,也不是被这巨石吓着了。

是因为他知道,这山坡后边不远处,便是他曹家的采石场。

之前在马车里闲聊的时候,还聊到此间有曹家产业。

他立刻看向李叱,却见李叱已经如一道虚影般朝着山坡上冲了过去,其势如猎豹。

在李叱身后,众多廷尉军高手紧随其后,他们穿越茶园,像是一群猛兽在往山上疾冲。

山坡上,邱伯看到宁军的人居然如此迅速,脸色一变:“弓箭手阻挡!”

喊完了之后他伸手拉了裴朗一把:“快走。”

裴朗却还想再搬起一块巨石,一甩手:“何须怕他们?”

然后不顾邱伯拉他,抱起来一块石头高高举起,看准最前边冲过来的人砸了过去。

李叱抬头看,那巨石落下,迎面而来。

他身形往旁边疾闪,在巨石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掠起来,双脚落在巨石上。

如斜着蹲在巨石上一样,紧跟着双脚发力,人已经如激射而出的重弩一样飞了出去。

巨石落地,砰地一声,砸的碎土纷飞,不少茶树被连根砸出来。

裴朗一怔,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如此强悍。

他一把将邱伯抓起来放在自己肩膀,然后转身就走。

裴朗太高太壮,所以奔跑起来就显得格外笨重,但他腿长步子大,一步就相当于正常人好几步。

他又是在山坡最高处,转身就跑是下坡路,所以速度奇快,像是一头蛮牛往下冲,那茶树到别人腰间,也就是到他膝盖处,一路冲过去,把茶树都踩坏了不少。

山坡上,邱伯带来的弓箭手开始放箭。

他们装扮成茶农,弓箭藏于采茶用的布袋中。

李叱左右横闪,速度快的难以想象,那些弓箭手的眼睛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身形。

另一边山坡上,邱伯埋怨道:“让你走你偏要再砸一下。”

裴朗笑道:“砸了就砸了,这些没用的东西还能拦住我们不成。”

在这边山坡下,有一支骑兵队伍正在等待,人数大概三四百。

他们见到裴朗扛着邱伯跑下来,立刻上马。

可就在这一刻,从另外一个方向,有一层黑云贴着地面冲了过来。

黑云之上,是烈焰焚烧。

黑云为甲,烈焰为旗。

“宁军骑兵!”

立刻有人嘶吼了一声。

那是一千二百精骑,踏地而来。

为首者,正是唐匹敌麾下战将高真,这少年将军,万军之中也能往来冲杀。

见前边有一支骑兵队伍,高真就知道大将军可能猜对了。

他将面甲往下一拉,摘下来战马一侧挂着的长枪:“碾过去!”

“呼!”

骑兵提速,黑甲压低,长枪向前。

邱伯坐在裴朗的肩膀上,一眼就看到了宁军骑兵到来,眼睛骤然睁大。

“快走!往另外一边走。”

裴朗转身,没有再往马队那边冲,而是往远处的山村冲了过去。

邱伯回头看向追兵,在他身后的山坡最高处,那是山脊线,一道黑影直接就飞了过来,半空中如雄鹰展翅。

邱伯看着那人,心里的震撼无以复加。

“那是......宁王李叱......”

邱伯自言自语了一声。

长孙无忧说过,宁王李叱武艺不俗,自身就是一员战将。

可是哪里能想到,是这样的不俗。

“邱伯,坐稳了。”

裴朗回头看的时候,正好看到的是有三个黑影,在李叱后边也飞掠过山脊线。

那三个人黑衣红披,显然是廷尉军的人。

“坐稳了!”

裴朗再次嘶吼一声,加快脚步往前冲。

他这般身形疾冲之际,像是一头大象无视任何阻碍,直接平碾着前行。

好在是他们知道要对付宁王实在凶险,在山村中还留有队伍接应。

此时听到裴朗一边跑一边呼喊,山村里接应的人冲了出来。

在那一刻,从山村中,有至少上百黑影,犹如闪电一样冲进茶园。

这些黑影的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它们经过的地方,只看到茶树急速剧烈的摇晃。

空气之中,隐隐约约的有一种血腥气息逐渐释放出来。

李叱眼睛睁大,刚一落地,从旁边茶树下猛的窜出来一头獒犬,朝着他的脖子一口咬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