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六章 都是坏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35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耿忠被余九龄五六个大耳光抽的迷迷糊糊,非但在身体上出现了变化,心里也出现了变化。

他位卑人轻,说是这城关的主将,可对于屠王军来说,这破地方的主将,还不足以说明他是一个边缘人物?

他费尽心思的讨好了甘道德,离开亲兵营到了这里,还不足以说明他知道留在亲兵营也没有什么前途?

诚如李叱推测的那样,甘道德急着赶回无来城,根本就没有在这一座小小关城多做停留,甚至连话都没有对耿忠多说几句。

耿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什么高层机密,他只是在人前装作是屠王的亲信罢了。

此时此刻,余九龄这一番操作,把耿忠确实给唬住了。

恰在此时,老张真人跨步而出。

“我倒是要看看,屠王的手下怎么敢如此跋扈,就是如此对待他的岳父大人吗?”

老张真人身上带出来的气势,自然比余九龄要足的多。

这一句话就把耿忠吓着了,他来这关城之前,一直在做的都是伺候的人事,所以察言观色也必然是有一些水平。

此时见老张真人出来,一眼就看出来,这老人家的地位一定非同寻常。

那中气质,不是能装出来的。

老张真人一出门,视线在围着的那些人身上扫了一圈后问道:“余大帅,刚才是谁欺负上门来了?”

余九龄抬手指了指耿忠:“这个人。”

老张真人看起来像是一怒,大声吩咐道:“把他的脑袋割下来,用石灰包了,一路带去无来城,我见了屠王之后要问问清楚,这人是不是他安排好的,如此迎接我,我女儿还没有真的嫁给他呢,他就想给个下马威吗!”

余九龄立刻回身:“刀!”

亲兵立刻将长刀抽出来递给余九龄,速度快的很,余九龄是回身要刀,背对着耿忠,所以自然不会被耿忠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他此时脸上的表情是......噫,你还真给我刀,你是真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啊。

那亲兵被余九龄挡着也不怕被人看到他在笑,一脸的坏笑,眼神里的意思是你快拿着。

余九龄没奈何,伸手把刀接过来,见他真的要动手,耿忠再傻也不可能还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连忙后撤几步,俯身道:“实在是不知道老太爷到了,若知道是老太爷的车驾,小的我怎敢放肆,还请老太爷息怒,小的给老太爷赔礼道歉。”

说完后,本想跪下来磕几个头,可是又想着,万一是假的,自己岂不是颜面扫地。

就在这时候,老张真人一脸怒意的说道:“你不知道我要来?莫非是屠王在回军之日,路过此地,根本就没有对你们有所交代,也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你们我要来?”

这一下,耿忠的心都狂跳起来。

如果他说屠王确实忘了交代,那这老太爷去了无来城之后对屠王说起来,屠王当然不可能承认没有交代过,而是会把他耿忠杀了来向人家道歉。

而这,又间接证明了李叱的另一个推测也对了。

屠王之王甘道德根本就不敢说自己兵败的事,回来之后必然宣扬大胜。

所以青州这边的人,不可能知道山海军在关外战败且溃散的事。

老张真人怒道:“如此轻慢我们,如此对待我的女儿,还想要两军联盟?!”

他一摆手:“收拾东西,咱们回兖州,不去也罢!”

耿忠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老太爷你听我说,屠王殿下确实有所交代,只是小的以为会是大军到来,没想到老太爷如此随和,只带着一些随从就来了,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老太爷息怒 啊。”

余九龄趁着这会儿功夫,回到屋子里,在小张真人耳边压低声音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你们道宗的人不骗人?”

小张真人讪讪的笑了笑:“咳咳......这怎么能算骗呢?这最多......最多算是诈,诈和骗,当然是不一样的。”

余九龄道:“你给我三十两银子,不然以后我就到处去说,龙虎山的掌教真人,四处骗人......还是两个真人,小的也就罢了,老真人都这样,被人知道了的话你们龙虎山颜面何存?”

小张真人道:“你居然如此小看我,让我在三十两银子和出卖我师父之间做选择,那还需要考虑?我选三十两银子。”

余九龄觉得可能自己真不该多嘴。

但他决定还是努力一下,于是问道:“三十两银子是太多了吗?”

小张真人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何止是太多,简直是巨多!”

余九龄不死心:“那我跟你要多少银子你能接受?”

小张真人更认真的说道:“超过十个铜钱的事,一切都免谈。”

余九龄点了点头:“行,成交。”

小张真人:“噫!”

余九龄道:“十个铜钱就不是钱了?赶紧给,你可以骗人,但不可以说话不算话。”

小张真人叹了口气,取出钱袋,仔仔细细的数出来十个铜钱放在余九龄手里,然后还很谨慎的问了一句:“你收了我的钱,就保证以后不出去说我师父和我的坏话了吗?不祸害我道门的声誉了吗?”

余九龄道:“我又不是当家的,当然说话算话。”

李叱:“噫......”

小张真人点了点头:“我信你。”

这才踏实的那个十个铜钱给余九龄放手里,余九龄嘿嘿笑了笑,把铜钱收好,还拍了拍。

“等下。”

小张真人又取出来五个铜钱放在余九龄手里,一脸不放心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忍不住要说,就说我师父,别说我。”

余九龄看着那五个铜钱,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

他把铜钱收好,点了点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守口如瓶。”

小张真人点了点头:“那好那好。”

余九龄道:“再给五个铜钱。”

小张真人:“为何?凭什么?怎么可能!”

余九龄道:“你刚才说了,你的底线是十个铜钱,还差五个呢,不然我万一喝多了的话就顺嘴秃噜出来什么有损贵道门声誉的话......”

小张真人叹道:“我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罢了罢了......你把那十五个铜钱给我,我给你一两银子,但你要保证以后一个字都不能说。”

余九龄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小张真人伸手,余九龄把那十五个铜钱放在他手里,然后等着小张真人取一两银子出来。

却见小张真人把那十五个铜钱收回钱袋,迅速的把钱袋绳扣收紧,双手死死的握住钱袋,然后看向余九龄道:“你爱说什么说什么,随便你去说吧,居然还想再多要一些,你已经触及我的底线了!”

余九龄:“噫!”

李叱:“噗......”

澹台压境憋得嘴角都抽抽。

李叱道:“失败了吧。”

余九龄叹道:“这次失败我总结一下,应该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他底线能这么低......”

外边,老张真人把耿忠教训的服服帖帖, 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耿忠跪在那已经吓得汗流浃背。

他是真的不敢误事,如果屠王真的已经和山海军达成联盟,却因为他在这阻挠而最终事败,那么屠王会怎么对付他?

他不用多想就知道,屠王会把他切到碎的不能更碎,剁成肉馅。

“老太爷,我真的知错了,求老太爷开恩。”

耿忠这不住的磕头,很快额头上就红了一大片,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样子。

老张真人缓了一口气,似乎确实是气消了一些,他叹道:“我其实也知道,或许真的是屠王忘记交代你了,而你又不敢承认,因为你一旦承认了,屠王必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唉,我也就不多难为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是是......”

耿忠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多谢老太爷恩德,我往后永远都不会忘了,愿老太爷万寿无疆!”

老张真人叹了口气:“本来刚到这,还饿着肚子,又被你们的人阻拦,还收了我的手下不少金子才放行,现在又被你给气饱了。”

这句话里,一共包含三个信息。

一,我饿了,二,我金子呢,三,你把我气坏了。

耿忠又不是蠢货,立刻就反应过来:“快,派人去给老太爷和大小姐准备饭菜。”

起身后又喊了一声:“去把将军府给老太爷和大小姐腾出来,请老太爷到将军府住下。”

吩咐完了之后,他看向那个找他报信的校尉,那校尉此时此刻脸都是绿的。

校尉看到耿忠朝着自己过来,立刻从怀里把那两块金子取出来,双手捧着递给耿忠:“都在这呢,都在这......”

耿忠一把将金子抓过来,恶狠狠的说道:“等把老太爷安顿好了之后,我再收拾你。”

校尉的脸就更绿了。

一转身,耿忠就连忙换了一副笑脸,跑到老张真人面前,双手捧着金子递过去:“老太爷,我已经把那家伙教训了,这是他收的金子。”

余九龄一听说金子,转身就过来了,却眼睁睁的看着老张真人把那两块金子抓过来往他自己怀里一揣。

余九龄的眼睛都瞪大了。

他眼神里的意思......我的,那是我的。

老张真人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的意思是......你这破孩子,真没见识。

然后老张真人回头看向耿忠,一脸的疑惑:“怎么,你还想自己吞一些?我手下人给他的,可不只是这一点。”

耿忠一下子就懵了,然后就明白过来,人家这就是明着要坑他。

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俯身:“老太爷你稍等,稍等,我再去找......”

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应该是去四处找金子去了。

余九龄看向老张真人,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老张真人道:“孩子,你不要这样一副小家子的样子,你想想,你是要这两块金子,还是要一会儿送来的大笔金银?”

余九龄眼神一亮,刚要回答。

老张真人道:“我就问问,我都不给。”

余九龄:“!!!!!”

老张真人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说道:“真愉快啊。”

他走到李叱面前,把两块金子给了李叱:“说好了的,本金归还给你,赚来的对半分。”

李叱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余九龄回头看着他俩,想着......原来自己还是万万没有想到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