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九章 让他发发愁

不让江山 知白 729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四月初的时候,李叱带着队伍离开封州前往豫州,留下许有儒为封州府治,登州那边空缺出来的官员,李叱到豫州之后再做安排。

曹猎却没有着急离开,他的事才刚刚开始。

如果天命王杨玄机没有放弃在豫州后方继续煽风点火的打算,那么他就一定还会派人来登州封州这两地。

因为这里好歹已经有了些基础,联络起来也方便一些。

最主要的是,那些现在还没有被挖出来的人,也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只能继续做杨玄机的内应。

被宁王的人挖出来必死无疑,若是能迎来天命王杨玄机,他们才能松口气,是真的算把命保下来了。

曹猎一边走一边问董冬冬:“这份名单,是你们廷尉军的人查出来的?”

董冬冬摇头:“应该不是,是那位谍卫军的大统领归元术,归大人查出来的。”

曹猎点了点头,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

归元术带着人潜伏在封州城里多日,非但查出来这些可能和杨玄机暗中有所勾结的人,还在罗境率军攻城当日,奇袭城门,迎接罗境入城。

这样一个人,如果放在茶楼说书先生的讲的故事里,能是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主角身份了。

“公子,咱们先去哪儿?”

齐锵奇问。

曹猎之前仔细看过那份名单,已经挑好了一个目标。

封州城内有一个名为奇手剑门的门派,弟子大概有几百人,在罗境率军攻城的时候,这几百人也在迎接的队伍里。

但是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去迎接的,而是想去把奇袭城门的归元术杀了,只是没有想到归元术抢夺城门那么快,也没有想到罗境进城也那么快。

这个奇手剑门来历也有点意思,他们的门主不是什么江湖高手,而是一个商人。

此人天赋不能说稀松平常,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会有成为江湖高手的执念,做生意发了财之后,就请了许多武师来创建了奇手剑门。

整日让这些武师教他这个门主武艺,然后还要在公众场合表演,那些成名的武师被他一抖手就打出去一丈远。

仗着这般骗人的东西,居然在封州武术界有了不小的名声。

封州城里有人知道他的底细,可是声名远播之后,居然有很多从外边来的人找他拜师。

这位门主就摆出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告诉他们,你们没有资格做我的弟子,我只能让我的弟子传授你们武艺。

有人自然会不服气想要向他挑战,他倒也镇定自若,会对挑战的人说......你若能击败我的弟子再来向我挑战,不然的话,你说出花儿来我也不会接受,因为你连我的弟子都打不过的话,有什么资格和我打?

如此一来,这个家伙的名声居然越来越大。

曹猎带着董冬冬和齐锵奇两个人到了奇手剑门的正门外边,不管怎么说,这宗门看起来倒是颇为气派。

董冬冬压低声音问曹猎:“直接打进去?”

曹猎看了董冬冬一眼,笑了笑道:“打?那多没有意思,而且我懒。”

两刻之后,奇手剑门门主高静生的客厅里,这位装的颇有些气势的商人看了曹猎一眼:“就是你想来谈生意?”

曹猎点了点头:“是我。”

高静生问:“你想谈什么生意?”

曹猎从怀里取出来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往前推了推:“买你整个奇手剑门。”

高静生呵呵笑了笑道:“你莫不是在开玩笑?我奇 手剑门,是豫州的名门正派,在整个豫州武林中也有些名声,你想买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曹猎指了指那些银票:“一万两一张,这里是三十张。”

高静生:“你想买就......可以现在商量商量了。”

董冬冬看向齐锵奇,发现齐锵奇也是一脸的惊愕......这位曹公子出门,随随便便就带了三十万两银子?

他不是和宁王说,他现在落魄了吗?

这尼玛,有钱人的落魄就是这个样子?

三十万两银子足以让高静生动心,如今封州这个样子,还能指望什么生意能做的好?

高静生这些年一直都在装神弄鬼,招收弟子虽然也收钱,可相对开销来说也算入不敷出,毕竟请那么多高手陪着他演戏,费用都不低。

曹猎道:“我这个人,只是个做生意的,但是从小就有个江湖梦,我就想做江湖高手,我就想开宗立派当门主。”

高静生点头道:“是是是,这个我也明白,我熟。”

曹猎继续说道:“但我又懒,让我从头鼓捣一个什么门派出来,我没那个耐心,所以想借你的奇手剑门一用。”

高静生看了看那一沓银票,心说拿了这笔银子,自己转头找个安生的地方继续玩也好,封州太不踏实了。

他看向曹猎笑着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这价钱......”

曹猎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是怎么玩的,你手下门人都是高手,但你其实不怎么样,你让门人帮你演戏,让别人以为你是高手对不对?”

高静生尴尬的笑了笑,没好意思回应。

曹猎道:“我的计划很简单,你已经是有高手名声的人了,等将来找个机会,我在众人面前挑战你,轻而易举把你击败,这样一来,我的名声也就有了。”

高静生脸色一变,有些不悦道:“那怎么行......”

曹猎道:“陪我演一场,我就给你一万两,你能演多少场?”

高静生楞了一下,心说我能演到你死。

他连忙陪笑着说道:“这我熟,我都熟。”

于是,生意很快就谈妥了,曹猎问高静生道:“我能不能看看,你平日里是怎么骗人的。”

高静生心情好,于是喊来手下十几个门人弟子,让他们站成一串,他轻轻的在第一个人身上按了一下,最后一个人就飞出去一丈多远。

他笑着对曹猎说道:“这就是江湖失传已久的隔山打牛。”

曹猎道:“台词不用说,你演就行了。”

高静生讪讪的笑了笑,然后叫过来一个弟子,让那弟子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才一接触,那弟子就疼的跳了起来,但是手好像黏在了高静生肩膀上似的,跳来跳去就是挣脱不开。

高静生道:“这就是江湖另一门失传已久的神功,叫沾衣十八跌......”

曹猎指了指那个弟子:“他演的真好,这个人我得留下......不,所有人都留下,工钱比以往高三倍。”

那些弟子们立刻就欢呼起来。

当夜,曹猎就带着这群门人弟子们去消遣了,先去酒楼后去青楼,所有消费都由曹公子买单。

一连三天都是这么搞的,这一下,奇手剑门的人,哪个不喜欢这新东家。

三天后,曹猎就从这群人嘴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大概打听了出来,他们确实是被谢家的人收买,也和杨玄机的人有所联络。

第四天晚上,曹猎又带着他们全都喝的酩酊大醉,然后廷尉军两百人进来抓人,那些江湖高手,连打一架的机 会都没有。

在奇手剑门里搜出来和谢井然往来的书信,还有和杨玄机手下来往的书信。

董冬冬和齐锵奇,被曹猎这一翻操作都惊呆了。

曹猎给高静生的银票如数拿了回来,还查封了奇手剑门的财产。

此时此刻,曹猎正在清点奇手剑门的银钱数量。

他数的很仔细,这让董冬冬和齐锵奇都为之汗颜,心说人家曹公子都如此认真对待,我们两个却在这里看着,不好不好,大大的不好。

他们俩就上去要帮忙数,曹猎却摆了摆手道:“不用数了,够了。”

他指着自己数出来的那些银子:“这些我留下,剩下的不用数直接送到衙门里充公就是了。”

董冬冬问道:“公子数出来的这些银子,要作何用处?”

曹猎认真的说道:“我数出来的这些,是这四天我花的,花多少留多少。”

齐锵奇看向董冬冬,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是一样的意思......这是高手。

两个人下令手下把其他银子装箱,然后送去府衙交给许有儒。

曹猎忽然一伸手:“等下。”

他又数出来一些:“这些是利息。”

那俩人又对视了一眼,忽然就明白了自己和曹猎之间的差距。

与此同时,豫州南线战场。

天命军数十万大军开始往前压,似乎是要与唐匹敌决战,各路人马齐头并进,声势浩大。

宁军大营,中军大帐。

唐匹敌站在地图前看着,脸色有些许的凝重。

大帐中,宁军的将军们全都笔直的站在那等着,大帐里安静的呼吸可闻。

不久之后,唐匹敌回身,视线从地图上离开,他把手里的炭笔扔在一边:“假的。”

他看向手下众将:“高真,程无节。”

两位将军出列抱拳:“属下在。”

唐匹敌道:“你们两个,各带本营兵马,只严密监视天命军动向即可,他们不打你们就不打......若他们真来打,你们也真去打,不过若我推测没错,你们两个真打的话,他们就不真打了。”

高真和程无节都笑起来,程无节道:“我倒是盼着天命军真的要来决战。”

唐匹敌笑了笑:“那你大概就要失望了。”

他看向手下亲兵:“派人分做十队,每队十人,从这里往北送信,走不同的路线,沿途所经过州县都要去,提醒各地官府衙门,严查外来的人口,尤其是打着商队镖局等名号的人。”

“到豫州之后,详细告知,让豫州那边做好准备,杨玄机应该会派遣大批人手,乔装打扮后绕过我大军防线,进入豫州试图破坏夏粮收获。”

他吩咐完之后,外边有亲兵快步进来:“报,大将军,豫州加急书信。”

唐匹敌将书信接过来展开,然后就笑了起来。

“宁王来豫州了。”

这六个字一出口,大帐里的将军们全都欢呼起来。

唐匹敌缓缓吐出一口气:“杨玄机不是要虚张声势吗?我就和他真的打一打,诸位与我都加把劲,等宁王到豫州城的那天,咱们送到一份捷报!”

“呼!”

唐匹敌回头看向地图,该打的地方,刚刚用炭笔都已经标注出来了。

“我希望宁王到豫州城之后,会有些发愁,大大的发愁。”

唐匹敌笑道:“发愁怎么奖赏咱们,每日看到的都是......赢了,赢了,又他娘的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