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七十七章 五日三狼

不让江山 知白 72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他打不准......

长眉道人抬起手把脸上的鸡蛋抹了抹,看向高院长问道:“你觉得他打不准是不是还挑人了?”

高院长摇了摇头道:“应该是真的不准,要是准的话应该打你嘴。”

长眉道人白了高院长一眼后说道:“你在四页书院做院长的时候,应该不是这个样子吧?”

高院长叹道:“你应该把时间说的更具体一些。”

长眉道人问:“如何具体?”

高院长道:“你应该说,李叱还没到四页书院之前,我都不是这样。”

长眉道人:“那是你教的。”

高院长眼睛都睁大了:“谁教的?”

长眉道人嘿嘿笑了笑,稍显得意。

老张真人已经快步走过来,一个劲儿的跟长眉道人道歉,他确实是瞄着小张真人打的,奈何......

龙虎山上的道人传承,除了诸多学识之外还有一样特殊的,那就是历代张真人眼神都不怎么好。

仨老头儿凑在一起,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下子热络了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重聚一样。

所谓臭味相投......呸,所谓性情相投,大抵如此。

站在一边,小张真人叹了口气,心说自己的好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他几个师兄站在旁边傻笑,每个人的笑容之中都有一种臭小子你已经躲了这么久,现在也该轮到你了的意味。

宁王府。

李叱宴请老张真人一行,问起老张真人为何突然从龙虎山到了冀州,老张真人就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

不等他说话,小张真人连忙说道:“主公,我来替我师父说吧,师父为何下山来冀州,我是知道的。”

李叱道:“好啊。”

小张真人肃然道:“我师父虽然久居龙虎山,但是心系天下苍生,师父他老人家早就说过,帝星在北,中原之希望也在北,所以师父是要亲自过来看看,能为主公做一些什么。”

老张真人看着自己徒弟,心说你真的是这样觉得,是我想了这么多吗?

我出来的其中一个原因,不就是觉得山上留下的弟子,都没有你好玩所以才下山的吗?

小张真人在山上的时候能陪着老张真人玩,其他人都差了些......毕竟不是每个人哄孩子都能哄的那么好。

在另外一边,高院长和燕青之两个人在压低声音说话,因为长眉道人之前问他,你以前在四页书院做院长的时候是这样吗,这句话对高院长触动很大,他想知道自己是真的和原来区别很大了吗。

而最熟悉他的人,当然就是燕青之,所以他想征求一下燕青之的看法。

“你觉得我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吗?”

高院长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这话把燕青之问的有些懵,他往后仰了仰身子,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

“院长大人最近确实看起来不一样了。”

听到这话,高院长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被李叱影响了么......这变化你都一眼看出来了。”

燕青之听的更懵了一些,他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何先生说是被李叱影响了?”

高院长道:“那不是李叱还能是谁?”

燕青之看了看高院长腰带上挂着的那红色流苏配饰,又看了看高院长衣服上的红色小花点缀,心说原本严肃正经的高院长穿衣打扮风格突变,老了老了有点骚气起来, 不都是被长眉道人影响的吗?

但他当然不敢说出骚气这两个字。

高院长道:“你是李叱的授业先生,你说到底是李叱影响我们大一些,还是我们影响李叱大一些。”

燕青之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在座的各位变成今天这样,李叱的责任都很大。”

高院长没忍住笑了起来:“这就是你做李叱授业先生的感悟?”

燕青之道:“不......弟子做李叱的老师,最大的感悟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富!”

高院长眼睛眯起来,燕青之解释道:“富裕的富。”

高院长叹了口气:“我实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你也会变成贪财之人。”

燕青之心说院长大人你还好意思说我,我和李叱接触的多也就是贪财,你和长眉道长接触的多了之后,你非但贪财你还好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长眉道人时不时的偷偷去什么地方。

老张真人和李叱他们寒暄了一会儿,借机仔细看了看李叱的面相,然后心里就多了些底气,果然是没有算错。

吃过饭之后,小张真人要把师父安排到凤鸣山的道观里住,老道人一脸不乐意。

“我不去。”

老张真人撇嘴道:“我在龙虎山上的时候就住道观,现在你还还让我住道观,那我下山来做什么?”

小张真人道:“师父你是人人敬仰的张真人啊,你就是做做样子也得做的好看一些。”

老张真人又撇嘴:“放屁,谁跟你说张真人就得时时刻刻做个严肃刻板的样子了?”

小张真人道:“我下山的时候,师父你亲口对我说的。”

老张真人:“是啊,我是对你说的啊,关我屁事?”

小张真人:“......”

老张真人道:“我已经和你的师兄弟们都说过了,以后你就是龙虎山掌教真人,我不是了。”

他笑起来,这一笑,小张真人就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小张真人小心翼翼的问:“那师父你想住到什么地方去?”

他是真怕师父他老人家说出来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毕竟那可是道观的脸面啊......

“就一开始找到你那地方就挺好,那俩老头儿有点意思。”

老张真人笑着说道:“我就住那去。”

小张真人立刻就松了口气:“那没问题,弟子一会儿就去给师父安排好。”

说完之后忽然又愣住了,他猛然间醒悟过来,师父,长眉道长,高院长,这三老头儿凑在一块的话,那以后的日子还能安生了?

第二天。

李叱正在宁王府里处理公务,一抬头看到小张真人来了,于是笑了笑问道:“你师父昨日才到,你今天不多陪陪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张真人叹了口气道:“主公啊......一大早,那三个就打扮的花里胡哨的,跑去茶楼听曲儿了。”

李叱问:“三个?哪三个?”

问完之后就想起来,然后笑道:“当我没问。”

小张真人叹道:“昨天我把师父安排到车马行住下,半路上那三位老人家就开始自吹自擂。”

李叱笑着问道:“别人初次见面都是互相吹捧,那三位老人家见面就自吹什么了?”

小张真人道:“我师父先开的头,说别看他年纪大了,但是在中原西南一带的老头儿里他算帅的了,被誉为中原中南正南主要是偏西南地区第一帅。”

“长眉道长就说,那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和你差一点,我一开始也就是在冀州七县范围内比较帅,后来才覆盖到了整个冀州。”

李叱噗嗤一声就笑了:“那高院长他老人家怎么说的?”

小张真人道:“高院长说从大兴城到冀州城,跨度上万里,南平江上中下三游地区,他都是最帅的。”

李叱叹道:“你说高院长和他们俩凑什么热闹,那俩都没成过亲,真要是帅至于么......”

小张真人道:“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他抬起头,有些悲伤的说道:“也不知道怎么被我师父看出来我想这个了,把我赶下车,说以后不带我玩了。”

余九龄在旁边笑着说道:“他们三位老人家不带你玩,可能真的是因为你比他们三个丑。”

小张真人看了看余九龄:“余将军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也不带你玩。”

余九龄:“拔剑吧。”

过了一会儿余九龄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师父他老人家不远万里来到冀州,到底是想做什么?”

小张真人道:“目前我还没有看出来。”

与此同时,茶楼里。

老张真人眯着眼睛听曲儿,手指在桌子上跟着打着节拍。

长眉道人知道老张真人道法高深,想探探老张真人的口风,于是笑着问道:“真人这次来冀州,只是想你徒儿了?”

老张真人睁开眼睛,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我这次来冀州,是因为做了个梦。”

“梦?”

长眉道人有些不理解,因为一个梦就不惜舟车劳顿的长途跋涉至此,那到底是多大的一个梦?

老张真人道:“前阵子,梦到天有五日,灼晒大地,苍生遭难,又有三头巨狼,朝着天空上的五个太阳狂叫不止......”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所以我就来了。”

“天有五日,地有三狼......”

长眉道人一惊,他问:“皆在北方?”

老张真人摇头道:“北方有二日,南方有三日,我算得出南方三日为何同出,却算不出北方二日为何同在,所以还是亲眼过来看看的好。”

他看向长眉道人说道:“我怕我徒儿应付不来。”

长眉道人脸色凝重起来。

天有五日,这样的梦其实不难理解,大概就是不久之后,中原天下可能会有五人称帝,若是不能有一人射灭另外四个太阳的话,中原可能就要陷入如千多年前的混战局面。

中原天下,会变成那个时期的诸国并立,而只要是诸国并立的局面形成,那就可能开始长达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征战不断。

一旦如此,中原再想恢复繁华锦绣,那将是何其之难?

北疆之外黑武帝国虎视眈眈,他们就巴不得中原变成诸国并立的局面。

那时候,黑武人南下,谁还能阻挡?

这天下格局,一个强国若无法将另一个强国直接灭掉,那大概的选择都会一样,就是将敌人分化,大国化小,小国化无。

他看向老张真人问道:“真人,可有破解之法?”

老张真人摇了摇头:“我还没有看清楚,哪里来的破解之法。”

高院长也叹了口气:“每逢中原乱世,外敌都会趁虚而入,而大敌只在北方,所以谁在北方谁就更为艰难。”

老张真人嗯了一声,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所以我才要来北方亲眼看看......日是何日,狼是何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