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十五章 夏侯琢

不让江山 知白 71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的生活似乎在经历过短短的两天起伏之后回到了平静,每天第一个到教室开门,为教习燕青之打水泡茶,每天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打扫之后锁门。

就连被他打过的张肖麟都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也许是因为知道了这两天他和夏侯琢走的比较近,人人都怕夏侯琢。

人啊,就是这样,不然狐假虎威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李丢丢可不想做狐假虎威的那只狐狸,接下来的两三天他都没有在食堂遇到过夏侯琢,想着那个家伙多半只是觉得自己奇怪所以才有接触,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有牵连了。

终于到了在书院上课的第九天,李丢丢的心情都已经开始按捺不住,他越来越坐立不宁。

十一岁的孩子所有的情感寄托都在师父身上,明天就能休假一天,明天就能再见到师父,夏侯琢说师父一定会去那个道观外边等他,李丢丢深信不疑。

“小子。”

就在这时候张肖麟趁着燕青之出门的时候朝着李丢丢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出来李丢丢倒是没什么反应,把刘胜英吓得哆嗦了一下,这个孩子到现在还没有适应离开家的生活,虽然他每天停学之后都会回家。

整个雁塔书院里唯独李丢丢是个异类,他在每天下午停学之后也不能出校门,因为这是燕青之单独给他定的规矩,理由是他是穷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道理。

李丢丢侧头看了看张肖麟,没说话。

张肖麟冷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攀上夏侯琢那根高枝了?我告诉你,他完蛋了,你也完蛋了。”

李丢丢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紧。

“夏侯琢怎么了?”

李丢丢问。

张肖麟笑着说道:“你难道没发现在书院里已经有几天见不到他了?”

李丢丢又问:“夏侯琢怎么了?”

张肖麟道:“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呼的一声,张肖麟面前恍惚了一下,然后身子就莫名其妙的拔高了......他比李丢丢要高小半个头,可就是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被李丢丢单手抓着衣领举了起来。

李丢丢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再问你一遍,夏侯琢怎么了。”

已经被李丢丢打过两次的张肖麟怎么可能不害怕,脸色都白了,可还是强撑着。

“我告诉你李叱,你已经没有靠山了,夏侯琢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已经被打死了,你给我小心点,没有夏侯琢罩着你,我看你还怎么横行。”

李丢丢脸色大变:“他被打死了?”

张肖麟哼了一声:“怕了吗?怕了还不赶快把我放下......

啊啊......来。”

嗖......

张肖麟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下子摔得岔了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再看时李丢丢已经不在教室。

夏侯琢说过,如果有事的话就到那个独院去找他,夏侯琢到底有多特殊李丢丢还不清楚,可是他能在四页书院这种地方住在那么特殊的一个独院里,就已经说明一些问题。

正因为这样,李丢丢觉得在书院里没有人敢去招惹夏侯琢,张肖麟说夏侯琢死了,李丢丢不信。

他一路狂奔跑到独院外边,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自己手居然有点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一路跑过来的原因。

那小院的门关着,李丢丢咽了口吐沫,抬起手想敲门的时候手抖的更厉害了。

这不 是他第一次接触生死,第一次是他的家人亲眷死于瘟疫,可是那时候他还小,什么都不懂。

就在他抬起手要敲门的那一瞬间,门吱呀一声开了。

胳膊上吊着绷带的夏侯琢正要出门,一开门正好看到李丢丢那张有些发白的脸,然后夏侯琢就楞了一下,片刻之后他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也不知道笑个什么。

“你笑个屁!”

李丢丢怒吼了一声,转身就走。

夏侯琢跟在他身后,没皮没脸的样子。

“担心我?”

他问。

李丢丢道:“就是看看你是不是死在自己小院里了。”

“想我死的人很多,能杀我的没几个。”

夏侯琢笑道:“你是第一个担心我的人。”

“不可能。”

李丢丢道:“你难道没有朋友。”

夏侯琢看了看李丢丢,点头:“现在有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问:“会喝酒吗?”

李丢丢摇头:“师父不让喝。”

夏侯琢:“师父的话未必都对,走,回去,跟我喝酒。”

他右臂被绷带吊着,脖子上也缠着,看起来身上应该还有伤,但是那张脸却看不出被人打过的痕迹,不自恋到一定地步的人应该不会这样。

夏侯琢带着李丢丢回到那个小院,他拎着一坛子酒出来,左手如刀,一掌把酒坛的封口排开,也不知道为啥,李丢丢看着他这样开酒觉得有点帅。

夏侯琢倒了两碗酒,一碗推给李丢丢:“喝吧。”

李丢丢问:“为什么突然要喝酒?”

“你先喝了再告诉你。”

夏侯琢端起那碗酒咕嘟咕嘟的灌进去,一饮而尽。

李丢丢端起来抿了一口,以前师父说过,酒辛辣,而且伤脑,小孩子不能喝酒,喝多了变白痴,最主要的是他师父才舍不得买酒喝,可是那个老人家馋酒,在七县游走,每次看到有空的酒坛酒壶就过去闻闻。

李丢丢那时候不觉得师父可怜可敬,只觉得师父是真抠门,现在的李丢丢却明白了师父为了他这些年都付出了什么。

他抿了一口,没啥感觉,觉得微微有些发甜,于是端起来一口气喝完,瞬间一股暖流下了肚,李丢丢居然觉得有些美。

“怎么样?”

等着李丢丢咳嗽的夏侯琢一脸期待。

可是李丢丢什么反应都没有,还砸吧砸吧嘴,傻乎乎的笑着说道:“甜的。”

“甜的?”

夏侯琢看着李丢丢:“把嘴张开。”

李丢丢张开嘴。

夏侯琢:“说啊。”

“啊......”

夏侯琢看了看:“没藏酒啊,你这舌头是不是有问题。”

李丢丢道:“真的好喝,甜的。”

夏侯琢叹了口气:“怪物。”

他又给李丢丢倒了一碗酒,这次他没有一口气喝完,而是端着酒碗一口一口喝着,看起来像是满腹心事。

李丢丢问:“你还没说为什么喝酒呢。”

夏侯琢笑道:“这书院里的弟子几乎都被我欺负过,就算是教习也不愿招惹我,所以我确实没有朋友,我一招手就会有人蜂拥而至,但他们是怕我而不是愿意和我做朋友,你不一样....

..现在书院里应该已经传开了我被打的事,只有你一个人来看我。”

李丢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也许是因为你还是小孩子。”

夏侯琢笑着摇了摇头:“小孩子不会去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与我投缘就来看看。”

他再次吐出一口气,像是胸腹之中积压着太多太多的抑郁,李丢丢看到他的时候他都是笑着的,可是那笑容背后藏着的心苦他不告诉任何人。

以前。

现在不是了,现在他想说,但是他觉得说出来有些丢人,于是先喝酒。

两碗酒下肚,夏侯琢的脸色微红,看了看李丢丢正在给他自己倒第三碗酒,夏侯琢吓了一跳,一把将酒坛子夺过来:“第一次喝酒喝这么多,你想死?”

李丢丢道:“嘿嘿......好喝。”

夏侯琢白了他一眼:“这碗喝完就不能喝了,若是被燕青之知道你上课期间饮酒,也就有办法把你逐出书院了。”

“我不在乎了。”

李丢丢道:“如果他不把我逐出书院,那我月考的时候就故意考的一塌糊涂让他赶我走,我不想再留在这个地方,我想去找我师父。”

“放你-妈的屁!”

夏侯琢忽然爆了一句粗口。

“你他妈的如果那样做,对得起谁?对得起你师父吗!你要是干故意离开书院我就......我就打死你。”

最后三个字说的语气很重。

李丢丢低着头说道:“太难受了,我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师父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真的太难受了......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疼的厉害。”

“那你就想办法自己去赚钱。”

夏侯琢道:“你现在出书院是逃避,最废物的男人才会逃避,有担当的人会选择面对,困难是什么?困难就是敌人,你现在离开书院去和你师父一起风餐露宿那就是向敌人妥协了。”

夏侯琢道:“男人不能这样,男人就要干,不服,对谁都不服,别人想欺负我,我就干人,命运想欺负我,我就干命运!”

他看向李丢丢:“你给老子记住了,不服就干。”

李丢丢忽然觉得自己胸腹之中燃起来一股豪情,也许是因为酒劲儿上来了,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啪的一声拍了桌子:“干!”

手疼。

夏侯琢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有些满意。

“李叱,听我说说话吧......”

夏侯琢往后仰了仰,后脑枕着椅子靠背抬头看着天空,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这书院里想杀了我的人很多,但他们不是因为他们自己想杀我,而是因为有人要他们杀我。”

他看着天空的眼神里出现了一抹恨意。

“我那个父亲是个很厉害的人,位高权重,我母亲是个下人......你觉得可笑吗,一位位高权重的人居然觉得自己和小侍女才是真爱,于是有了我......可是那个家里,不容我母亲,也不容我。”

他低头看了看李丢丢,苦笑道:“于是我被送出家门,我的那些哥哥弟弟们知道我虽然是庶出,可父亲偏爱,他们害怕我将来分夺家产,巴不得我死。”

李丢丢啪的一声又拍了桌子:“我来保护你!”

夏侯琢看着他那稍显幼稚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笑的眼睛就微微发湿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