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王

不让江山 知白 681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唐匹敌刚要迎敌向前,突然看到侧面的大树上笔直笔直的摔下来一个人,还没落地,唐匹敌就看出来那人居然是李叱。

这一下似乎摔的有些重,掉在地上的时候发出砰地一声,李叱躺在地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唐匹敌的眼睛骤然睁大,他不理会冲过来的石苏,朝着李叱就奔了过去。

就在这一刻,从树上飘身而下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把铁刺,这种兵器在水中搏斗更加适合,所以又被称之为分水刺。

她一落地,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李叱的咽喉刺了下去。

看似已经死过去的李叱忽然一把抓住公叔滢滢的手腕,一扭一转那公叔滢滢按在那。

公叔滢滢脸色大变,刚才在树上的那一刺她知道没有成功,因为分水刺根本就没有刺进去,戳在李叱后心上的那一下,明显被什么坚韧的东西挡住了。

但是李叱被她从树上戳了下来,摔的这一下又足够狠,所以她才趁势追了下来。

李叱按住公叔滢滢的胳膊,一扭一转,把胳膊扭到背后,然后一拳朝着公叔滢滢的后脑砸下去。

唐匹敌已经冲到半路,看到李叱没事松了口气。

李叱以为已经制住了这个女子,谁想到这女子居然一扭肩膀,很轻易的就把自己的胳膊给摘了,然后转身往后仰躺,后背落地的一瞬间,双脚踹向李叱。

李叱横臂挡在身前,可是公叔滢滢的这一脚并不是为了伤到李叱,而是为了撤走。

她借助双脚猛蹬的力度向后滑出去,与此同时左手抓住胳膊一扭一推,又把自己的右臂挂了回去。

下一息,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冲进了树林中。

也只是在这一息之内,公叔滢滢做出了判断,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没办法偷袭杀人,而正面对敌并非是她所擅长,最好的选择是把李叱引进树林中,只要一对一,她又在暗处,她有无数种方法把李叱杀死。

可是李叱根本就没追。

冲进树林里很远的地方,公叔滢滢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人追来,这让公叔滢滢吃了一惊,这是没道理的事,对方为什么不追?

李叱不追,是因为李叱看到了施慈,他很清楚谁重要谁不重要,相对来说,追那个女人没有一点意义。

不远处,施慈站在那看着李叱,他也在吃惊李叱居然没死,公叔滢滢出手还没有失手过,从没有,施慈很了解这个女人有多可怕,她不出手则已,只要出手就必会杀人。

李叱是在她手下唯一一个没死的人。

其实李叱也在震撼之中,刚刚出手的那个女人悄无声息的到了他背后,他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如果不是恰好这次虞朝宗来了,送给李叱一件蟒鳞甲的话,李叱刚刚确实已经死了。

他察觉到了在某个暗处有危险存在,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危险会就这么出现在他背后。

任何人,只要在动手之前都会有气息上的变化,哪怕再凶悍的人也会有,可是这个女人,她的屏息能力实在太强,从慢慢爬到树上再到出手,她憋气的时间远超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

施慈看着李叱,李叱朝着施慈笑了笑。

李叱笑道:“你看,是你的人先动手的,所以责任在你,两万两的尾款你还是得给。”

施慈沉默片刻,转身就跑。

李叱立刻就追了上去,擒贼先擒王,此时那个女刺客已经退入树林,拿下施慈就能停止厮杀。

李叱大步追上去,施慈这样养尊处优的人,跑的自然没有李叱快,没几步就被李叱从后边追上,一把抓住他的肩膀。

李叱扣住施慈肩膀后往后一拉,施慈被他拉的转身回来,在那一瞬间,李叱看到了施慈嘴角上的笑意。

砰!

施慈一掌拍在李叱胸口,李叱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往后飞了出去,至少飞出去一丈多远才落地。

如果把动作放慢的话才能完全看清楚,在施慈转身的那一瞬间,李叱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将手收回来挡在自己胸前,可是施慈的那一掌虽然不是很快,却力度大的完全挡不住。

施慈的手掌拍在李叱的胳膊上,胳膊挡不住撞在自己胸口,在这一瞬间,施慈变掌为拳,以寸劲发力,寸拳从李叱挡在身前的两臂之间穿过去,重重轰在李叱的胸膛上,李叱立刻就飞了出去。

旁边的人就算看到了这一幕,也只是以为施慈一掌就把李叱拍飞了,根本不可能看清楚那掌后的寸拳。

李叱跌坐在地上,手撑着地想起身,可是胸口里一阵窒息痉挛,手上的力气就使不出来,又跌坐在地上,然后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大口血。

施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微微皱眉。

因为拳头上居然破了皮,有些血迹。

“你是多怕死?”

施慈叹息一声:“身穿软甲也就罢了,居然还有护心镜。”

跌坐在地的李叱把手伸进怀里,掏出来护心镜看了看,那厚重的铁镜已经被一拳打裂,不是瘪了,而是裂开。

施慈迈步走向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这样的人能活的这么好,说明你的能力很强,可是你不该去得罪和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能力在身份面前,永远不值一提。”

另外一边,唐匹敌荡开石苏的刀,回头看了一眼,李叱显然受伤很重。

他也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慈眉善目,而且还有些发福的老者,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什么叫伪装?

施慈的伪装才是真正的伪装,骗过了所有人。

他是许家的人,本名许元卿,如果许家那位老太爷算第一代的话,他是第三代,而且不出意外将会接管许家成为新一代家主。

虽然他已经五十三岁,但他的身体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让人看起来他并不强壮,而且这样微胖的人一定还有些气虚。

这样一来,在任何人眼里,他都不可能是一位真正的强者。

可是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要想成为许家的家主,唯一的机会就是别死在老太爷前边,虽然那时候他父亲还以为能接班呢,许元卿看到了老太爷比他父亲还要懂得锻炼身体的时候,他就知道父亲等不到接班的那天了。

他们许家的老太爷许庚茂实在是太能活,已经把许元卿的父亲熬到了古稀之年,许庚茂看起来身子骨还硬朗呢。

十几岁开始,许元卿就开始习武,虽然起步稍稍晚了些,但他有绝强的毅力和恒心,他要想争得家主之位,不但要熬得住那位老太爷,还要熬得住自己的竞争者。

从十几岁到五十几岁,他一直都在习武,可哪怕是许家的人都不知道他的武艺有多厉害,还以为他只不过是为了强身健体。

他不但骗过了李叱和唐匹敌,也骗过了他自己家里人。

到了他这个年纪,和他竞争家主之位的那几个老兄弟,哪里还有斗志,就算是有,身体也已经开始衰败,再加上几十年的酒色 财气,一个个都已经老态尽显。

可是他不一样,他的老态是装出来的。

“其实你不值得我出手。”

许元卿走到李叱面前,低头看着李叱说道:“你的分量不足以让我露出真实本领,可是......我找来的人,确实让我有些失望。”

他一俯身,一掌朝着李叱的面门拍下去。

李叱双脚一蹬,明明看起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动才对,可是却靠着一蹬之力往后滑出去很远,许元卿这一掌拍在地上。

砰地一声!

地面炸开一团烟尘。

许元卿起身,皱眉看着李叱说道:“原来你也很会装,刚刚那一刻,我以为哪怕我不再补一掌你也活不了了,你这个年纪,为什么也如此会装?”

李叱擦了擦嘴角的血,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的站着,可是嘴角却咧开笑了笑。

他看着许元卿说道:“你要是再沉得住气一些,我就被你杀了。”

许元卿想了想,点头:“你说的对,我还是稍稍着急了一些,在被你制住后我再出手,你就死了。”

李叱道:“可是时间退不回去。”

许元卿道:“时间往前走,你也是死,我最大的本事不是武功有多好,而是我等的了,只要是我的,早一些晚一些,我不太在意。”

说完这句话后,许元卿再次往前迈步,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抬起手似乎要去把背后背着的神首刀抽出来。

许元卿哪里会给李叱出刀的机会,一拳朝着李叱脖子打了过去,李叱的手抬到一半也停了下来,然后往前一甩手。

一把土朝着许元卿洒了出去。

他刚刚跌坐在地,一脚蹬在地上往后滑退的时候,手里已经抓了土。

许元卿迅速抬起手挡在自己脸前,同时立刻后撤。

尘土之中,他依稀看到个身影朝着自己冲过来,于是哼了一声。

“找死。”

然后朝着那黑影一掌拍了出去。

砰!

尘土中,那黑影一掌拍在他的手掌上,两个人同时向后退了出去,漂浮着的尘土被这一掌震的往四周荡开。

许元卿连退好几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掌,手掌在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

尘土落地,他看清楚了对面那个人,根本不是李叱。

虞朝宗伸手把李叱扶起来,问李叱道:“怎么样?”

李叱摇头:“没什么大事。”

虞朝宗嗯了一声,转回头看向许元卿,他很吃惊刚刚那个老者居然有如此霸道的掌力。

他迈步向前:“好强的力度,我来试试。”

虞朝宗之前和李叱约定好,为了不被施慈的人发现,他的队伍是在树林比较深处藏身,打起来之后往这边赶,等到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杀成了一团。

他一眼就看到李叱跌坐在地,人还在战马上就已经腾空而起。

在李叱洒出去那一把土的时候,李叱自己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可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的肩膀被人抓住往后拉了一下,李叱竟是完全控制不住身体向后摔倒。

虞朝宗在尘土飞扬之中,接了许元卿一掌。

许元卿看向面前这个男人,沉默片刻,忽然喊了一声:“袁千寿,拦住他!”

然后身子向后倒掠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