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要重用

不让江山 知白 7380 2021-06-06 13:21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感觉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冀州城了,又感觉好像才刚刚离开不久。

因为心里有无比的熟悉感,又有了几分如当初第一次来冀州时候的兴奋,所以李叱心情颇为复杂。

对于李叱来说,冀州城的意义实在不寻常,这里是他人生的转折。

师父带他十年艰辛,换来了在冀州城里的一身院服。

他远远的看到冀州城,就想起来那时候在来冀州城的半路上,他问师父咱们去哪儿,师父说去冀州,他问去冀州做什么,师父说买你的命。

那时候他还说,自己的命多好买啊,卤肉酱鸭烤猪蹄,都是他的命。

恍惚中,竟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距离冀州城还有十几里的时候,路边就已经有不少百姓在等着。

看到宁军队伍过来,百姓们全都欢呼起来,那不是谁强迫他们来的,而是自发前来。

当他们看到宁王大旗出现的那一刻,每个人脸上的崇敬和兴奋都那么真切热烈。

李叱从马背上跳下来,剩下的这十几里路,他要一路走回去。

百姓们高呼着宁王万岁,可能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中有无数话语,可到了嘴边最终就变成了这四个字。

或许,这四个字,就是他们对宁王爱戴的最好的概括。

还是那么熟悉的城池,还是那么熟悉的街道,还是那么熟悉的花草树木。

李叱进了冀州城之后,有一种去任何地方都没有的感觉......回家。

他和师父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家,就在冀州城里。

那个李叱费尽心思攒钱买下来的小院,曾是他们最安全也最温暖的避风港。

风餐露宿十几年,突然有了自己的家,哪怕寒夜里连点炉火的钱都没有,可是心中那种温暖,依然让他们无惧严冬。

回到冀州,李叱见了冀州上下官员之后,就和师父他们去了那个小院。

如今这里虽然空着,可是每日都会有人来打扫一遍,李叱问过,说是冀州节度使徐绩许大人的吩咐。

不得不说,徐绩是个有心人。

在台阶上坐下来,李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那种感觉就是你在外边辛苦了一整天,回到家里,在自家那把也许并不怎么舒服还有些老旧的椅子上坐下来一样。

长长的吐出这一口气,也只能是在家中才会释放出来的疲倦和满足。

神雕在院子里兴奋的转来转去,跑到这边,抬起头寻找狗子的所在,然后叫几声,大概意思是你看,这个坑是我拱的。

跑到那边又兴奋的叫几声,是在像狗子炫耀,这个也是我拱的。

都过去这么久了,这坑还在,如此坚挺,不愧是我拱出来的。

狗子依然那种冷冷淡淡的样子,还带着些对自家傻儿子的无奈。

在北疆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

黑武南苑大将军业夫烈养着一头大雕,是黑武特有的白头雕,体型格外巨大。

那时候夏侯琢手下人还问他,宁王养的那只鹰,是不是也如此巨大。

当时夏侯琢还说,宁王的那只鹰,也就和白头雕脑袋差不多大,夏侯琢的那个手下还略微有些失望。

可是不久之后,李叱他们率军赶到北山关,当狗子看到那只白头雕在天空盘旋的时候,一声啼鸣就直飞冲天。

它振翅而起的那一刻,那般巨大的白头雕就明显慌了一下,在高空转了个圈后往回飞。

狗子追上去,飞到那白头雕的头顶,远远的看起来 ,确实就和白头雕的脑袋差不多大。

然而那白头雕吓得不断的闪转腾挪,在半空中不停的急速转弯,甚至旋转翻飞来躲避狗子。

因为那白头雕很清楚,它抓不住那只隼,却能被这只隼把他脑壳挠开。

虽然最终让那只白头雕脱身逃走,可是自此之后,不管业夫烈怎么下令,怎么驱使,那只白头雕都没有再敢往北山关方向飞过。

尤其是,当狗子飞上天空盘旋的时候,那只巨大凶猛的白头雕,竟是飞都不敢飞了。

当时,这件事给北山关的守军士兵们巨大鼓舞,都说那是一种吉祥的象征。

看起来要弱小一些的隼,就是宁军的象征,而那巨大的白头雕就是黑武人的象征。

所以宁军士兵们,每次看到狗子飞起来的时候,都会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

士兵们不知道的是,那只白头雕第一次和狗子缠斗的时候,就被狗子抓瞎了一只眼睛。

所以才会怕到这个地步。

白头雕确实巨大且霸道,可是远没有狗子灵活,也没有狗子凶狠。

小院里。

李叱看着神雕又在拱地,想着以后是不是给他打造一个铁鼻子套。

余九龄坐在李叱旁边,看李叱眼神一直盯着神雕,于是问道:“当家的你想什么呢?”

李叱道:“神雕这鼻子拱地,也不知道疼不疼,现在还这么冷,地都是冻着的,那么硬,它居然不在乎?若是给它那大鼻子搞个套,会不会好些。”

余九龄看着那猪鼻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搞个套?”

然后他连连摇头:“当家的我觉得不妥当。”

李叱问:“为何?”

余九龄认真的说道:“你猜猪为什么喜欢拱地?”

李叱着实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忽然间想到,若是李先生在的话,他应该会明白。

但是又一想,九妹就是在养猪这方面得李先生真传的人,所以九妹肯定是知道的。

他问:“你知道?”

余九龄点头:“我当然知道啊......咱们先做一个推论,如果猪鼻子拱地会不舒服,那它还拱不拱?”

李叱:“应该是不拱了吧。”

余九龄道:“所以就能以此得出推论,猪喜欢用鼻子拱地,是因为舒服。”

李叱听到这就觉得不对劲起来,眼睛也微微眯了。

余九龄继续说道:“它用鼻子拱地是舒服的事,你给它搞个套,那它还舒服吗?”

李叱抬起手鼓掌:“有理有据。”

余九龄道:“唉......我这也是突然间就感同身受了,所以才会明白这些。”

李叱没懂,确实是没懂感同身受是什么意思,毕竟他不是余九龄那么不要脸的人。

余九龄可得意了,终于有当家的都没听出来的东西,能不得意吗。

可是坐在不远处正在喝茶闲聊的安仨老头听懂了,仨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都抬头看天。

“不对啊......”

高院长忽然间醒悟过来,看向老张真人:“你是怎么懂的?”

老张真人:“你说的懂,是懂什么?”

高院长端起茶杯:“喝茶喝茶。”

老张真人:“嗯,喝茶喝茶。”

长眉道人看着天空,像是在想着什么,但应该不是想着什么好事,因为他的神情竟然渐渐猥琐起来。

老张真人压低声音问他:“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长眉道人也压低声音说道:“咱们不说其他,单纯学术上的讨论,你要是给神雕的鼻子上套一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变大了?”

老张真人:“这......你......我......过了那个岁数了。”

长眉道人嗯了一声:“是啊......早怎么就没想到呢。”

高院长是文人,是大儒,他坐在那,品茶,品茶,品茶,只是瞧着也不是很云淡风轻的样子。

“军报。”

夏侯琢从外边进来,手里拿着一份刚刚从兖州送来的军报。

唐青原送来消息,把最近兖州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渤海人退兵之后,唐青原派人去侦查澹台压境走过的那条山路,已经被渤海人毁掉。

原本路过的地方有一条深涧,两侧悬崖的距离最窄的地方,加速跑然后飞跳起来可以过去。

就是此处,渤海人应该是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把他们那边的悬崖给撬开了一大块。

这一下,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

这边过不去,但是山关那边被损坏,那边还能过去呢。

唐青原在大量的俘虏中选出来一批人,给他们好处,安排他们装作溃逃走散的队伍回了渤海国。

这些人要做的就一件事......继续收买别人。

被俘虏的渤海人中,不乏渤海高官,唐青原让他们回去,告诉他们如何做,还说宁军会全力支持他们。

这些人回去之后,确实动了心思。

渤海王石在勋进攻兖州的时候,家被澹台压境抄了,渤海王族被澹台压境一锅端。

如今这些人还都在兖州被看管,这些人中,还包括石在勋的母亲和宗族长辈。

被唐青原放回去的人,以石在勋穷兵黩武,不顾民众死活为由,暗中联合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个被唐青原放回去的人,在渤海国军中本就颇有些威望,此人名为李孝晚。

他带着石在勋母亲的亲笔信,当然是唐青原逼着写出来的,意思是石在勋不配再做渤海国皇帝,太后决定废掉石在勋的王位,传给李孝晚。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诱惑,李孝晚也不可能回去就敢贸然对抗石在勋。

经过两个月的密谋之后,李孝晚在石在勋喝醉的时候,突然发难,一刀将石在勋砍了。

他带人发动兵变,宣布了石在勋几十条罪状,又拿出来太后的亲笔信,说是连石在勋的母亲都站在他这边。

兵变之后,李孝晚迅速的控制了朝权,并且宣布要想尽办法,迎接太后等人回国。

李孝晚派人来求唐青原,唐青原要他对侵犯兖州,造成无数伤亡的战争罪行做出赔偿。

为了竖立形象,李孝晚近乎是掏空了国库赔偿宁军。

唐青原也说话算话,在拿到了大笔的赔款后,将那些人放了回去。

石在勋已死,这些石家的王族留下也没用,但是放回去就用处大了。

回到渤海国之后不久,在半路上,这支队伍就遇到了伏击,尽数被杀,一个不剩。

新的渤海王李孝晚闻讯之后嚎啕大哭,说想不到石在勋的人竟然如此狠毒,他倾尽全力才把太后迎接回国,却被如此谋杀。

于是,李孝晚以此为借口,在渤海国内大肆捕杀石在勋的旧部。

李叱看完了军报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唐青原,怎么能不重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