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九十五章 战没

不让江山 知白 768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路口,廷尉军千办窦宏图伸手指了指那支贩酒的商队,手下廷尉随即快步上前,将那队伍拦了下来。

诸葛井瞻看向傅白雨,傅白雨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不用担心什么。

廷尉军的人当然个个都伸手不俗,可是诸葛井瞻的身份就决定了他身边的亲信护卫,会更强。

诸葛井瞻是杨玄机手下第一谋臣,若非是神将公叔勇除了杨玄机之外谁的话都不听,连公叔勇也会被杨玄机派来保护诸葛井瞻。

对杨玄机来说,诸葛井瞻是不可或缺之人,没有人可以替代。

如果不是为了能尽快击败唐匹敌,杨玄机也绝对舍不得把诸葛井瞻派出来做事。

此时诸葛井瞻身边只有十来个人,可这十来个人,确实都极为强悍。

其实李叱身边也有许多江湖中人,比如挂刀门的弟子们,可是相对来说,杨玄机所用的江湖中人,在数量上可能比李叱所用的多几十倍不止。

自古蜀州就多出江湖高手,可能和十万大山民风彪悍有一定关系。

所以虽然看起来窦宏图手下带着三十几个廷尉,但傅白雨他们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

而同样的,作为廷尉军千办,窦宏图至今办过的案子也有很多很多,身上亦有廷尉军的骄傲,他也没把那十来个人放在眼里。

廷尉军,历来骄傲。

“官爷。”

傅白雨一脸赔笑着过去,点头哈腰的说道:“官爷是有什么事吗?”

窦宏图看了看他,微微皱眉道:“何必再装?”

傅白雨摇头:“不明白官爷的意思,我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人,官爷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窦宏图懒得和他多说什么,指了指傅白雨:“拿下。”

两名廷尉立刻迈步上前。

傅白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双手往前一伸,袖口里居然藏着机括,几支袖箭激射而出。

这个距离,袖箭打出去瞬息就到了那两名廷尉身前,两人确实是大意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样出手,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几支袖箭分别钉进两名廷尉的脖子里。

这般速度这般突然,其实就算两人没有大意的话,也一样的躲闪不开。

两个人看起来动作一致的抬起手捂住脖子,又几乎相差无几的倒了下去。

“大胆!”

窦宏图一怒。

长刀出鞘。

一道匹练直奔傅白雨的头顶,傅白雨哈哈大笑中,脚下一点,身子向后飘了出去。

他与人交手,总是会哈哈大笑,或许是因为兴奋,或许是想以此分散对手注意。

人在半空,他双手伸到身后,在后腰上摘下来数枚飞刀,一抖手,飞刀朝着窦宏图激射过来。

窦宏图没有闪避,一步跨出去,手中长刀力劈而下。

这一刀,不是笔直的劈落,在迅速下落的过程中还有变化,当当当当......几枚飞刀居然被他一刀全都斩落。

“动手!”

傅白雨落地之后喊了一声。

那十余人立刻同时向前,每个人都将暗器打了出去,密密麻麻的飞向廷尉军那边。

“刀阵!”

窦宏图一声暴喝。

所有廷尉同时抽刀,一片刀幕中,暗器被纷纷打落,在他们面前的半空之中,火星四溅。

可并不是所有的暗器都被击落,有廷尉中了暗器之后没多久坚持不住。

“有毒!”

一名廷尉喊道。

窦宏图眼神一凛,长刀在地上猛的扫了一下,地上的小石块被他扫起来,带着一股烟尘。

诸葛井瞻的手下纷纷避让,那被扫起来的小石块速度奇快,若是被打中的话怕是也会受伤。

碎石打在马车上,打的木屑纷飞。

烟尘中,傅白雨忽然就穿了过来,从腰带上将软剑抽出来,一剑刺向窦宏图的咽喉。

窦宏图一刀将这软剑荡开,可是下一息,傅白雨的剑就如暴雨一般刺过来。

窦宏图双脚往两边分开,马步生根,手中长刀上下左右的翻飞,长剑的疾刺就被刀光尽数挡住。

“有些本事。”

傅白雨长剑往前一刺直奔窦宏图的心口,窦宏图长刀竖起来挡在身前,剑尖顶在刀身上发出一声脆响。

下一息,傅白雨左手在长剑上抓了一下,那剑居然一分为二。

他右手的长剑依然发力顶着窦宏图的刀,软剑挺的笔直,这一点就可见其功力。

傅白雨左手剑一刺而过,噗的一声将窦宏图的小腹刺穿。

窦宏图眼睛骤然睁大,发力往前一推将剑推开,一刀横扫斩向傅白雨的脖子,傅白雨在笑声中后翻出去。

窦宏图低头看了看,小腹上的伤口正在往外涌血。

他将长刀戳在地上,动作迅速的将两条衣袖撕下来连在一起,然后紧紧的勒住小腹伤口。

而在这时候,似乎是有意的,傅白雨并没有急于出手。

因为他的剑上有毒。

只要剑中了,他还急什么。

在杨玄机门下,所有人都知道杀人手段最多的就是傅白雨,这个人非但又千变万化的易容术,还有无穷无尽的杀人术。

他从来都不管这手段光明还是不光明,只要能把对手置于死地,那就是好手段。

窦宏图回头看了一眼,他手下已经和那十余人交手,可是看得出来,他手下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所以窦宏图知道,要想扭转,唯有他尽快将面前的敌人击杀,然后再去帮他手下众人。

再次抓起长刀,窦宏图大步向前。

可是才走了两步,忽然间摇晃了一下,眼前竟是一阵阵发黑。

傅白雨有大笑起来,笑声又大又刺耳难听。

“啊!”

窦宏图大喊一声,然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脑子里瞬间清醒了一下。

他跨步向前一刀劈出,傅白雨却不肯与他交手了,只是不断避让,窦宏图一刀一刀斩落,一刀比一刀更快。

“蠢不蠢,你越动,毒就会越快发作。”

傅白雨一边闪躲一边笑道:“都说你们廷尉军的人个个都很强,可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

远处传来一声痛呼,一名廷尉被敌人砍翻在地,半边肩膀都被削掉,血流如注。

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喊声,窦宏图似乎是实在没有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眼看着手下人被一个一个砍翻,窦宏图嘶吼一声,转身要回去支援。

就在他回身的那一瞬间,傅白雨脚下发力跳了回来,一剑刺穿了窦宏图的后背。

可就在这一刻,傅白雨却突然预感到了有些不好。

长剑从窦宏图的后背刺入,从前胸刺出,窦宏图左手猛的抬起来一把攥住长剑,居然狠狠的往自己身前一拉,那剑就整个穿透过来。

傅白雨被拉的往前跨了一步,窦宏图的刀反手往后捅出去,一刀捅进傅白雨的小腹......

可是刀尖才刚刚刺入,傅白雨一脚踹在窦宏图的后背上,人借力向后飘了出去 。

他落地之后立刻查看自己伤势,发现小腹上被切开了一个小口,并没有刺穿。

如果不是窦宏图之前先中了毒,动作已经慢了几分的话,这同归于尽的打法,确实能和傅白雨一命换一命。

可是毒性在之前就已发作,不管是反应,速度,还是力气,全都大打折扣。

即便是这样,傅白雨却还是没有像个男人一样过去,而是先从怀里取出来一副手套戴好,从腰畔的鹿皮囊里抓出来一把毒砂,朝着窦宏图的脸上一洒。

窦宏图哪里还有力气躲闪,毒砂洒了满脸,眼睛里也有,片刻之后,身负重伤本就剧痛无比的窦宏图还是发出一声惨呼,眼眼睛紧紧的闭着,眼角的血却还是止不住的流出来。

脸上,两道血泪痕。

傅白雨依然没有靠近,而是一抬手,再次打出一支袖箭。

这一箭击穿了窦宏图的咽喉,窦宏图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然后往后仰倒。

傅白雨这才过去,从窦宏图咽喉里把箭拔出来,一股血也跟着喷了出来。

傅白雨哈哈大笑。

就在这一刻,傅白雨忽然再一次感觉到了危险,他立刻往前一扑,翻滚着离开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

一棵手腕粗的小树飞了过来,砰地一声戳在地上。

武先生人还在十丈之外。

他在疾冲之中,一脚将路边小树踢断,小树往前一飞,武先生一把抓住树干,犹如投掷标枪一样将小树扔了出去。

若是傅白雨反应慢上一分,就会被一棵树戳死。

这一刻,傅白雨害怕了。

这么多年来,这种害怕,他只在面对天下第四的时候才会出现。

天下第四是一个魔鬼,根本就不是人。

所以在这一瞬间傅白雨就做出了决定,而且还极为狡猾的喊了一声。

“你们保护先生离开,我引开此人!”

然后一转身就掠了出去。

他这样喊,就是故意分散追来那人的注意,那人若是听到了,也就必然知道诸葛井瞻才是重要的人。

追来的人去抓诸葛井瞻,傅白雨自然就能顺利脱身,面临生死,他还管什么诸葛井瞻?

可是武先生只想抓住杀人者。

他在远处看到了那名廷尉军的千办倒了下去,所以此时心中只有杀念。

武先生见那人转身就跑,他脚下发力,身子强行扭转方向追了出去。

在疾冲之中,一脚踢在窦宏图落地的长刀刀柄上。

那刀就笔直的飞了出去,犹如一道流光。

不是朝着傅白雨飞过去的,而是朝着诸葛井瞻。

他去追人,这一刀是去杀人。

两个留在诸葛井瞻身边的护卫看到了,于是同时出手。

前边的人本想一刀劈出去,可是来不及了,只好把刀挡在自己身前......

当的一声,武先生踢过来的刀直接将这护卫的刀撞断,又击穿了这护卫的身躯。

刀透体而过。

后边的那名护卫大惊失色,眼睛都睁大了,他身前的人来不及,好在他是反应了过来,一刀劈落。

又是当的一声,这刀被他砍中掉落在地,而反震的力量,震裂了他的虎口。

再看时,诸葛井瞻的脸色已经吓得发白。

傅白雨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更为惊惧,心说这是哪里来的变态,竟是如此强横。

他咬着牙发力往前狂奔,武先生在他身后如影随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