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四十九章 他跑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86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盛春时节五月天,偷得浮生半日闲。

唐匹敌的宁军大营南边大概二三十里,有一条小河,河道只有三四丈宽,河水浅处勉强到人胸口位置。

一个小马扎,一根鱼竿一壶茶。

唐匹敌坐在那悠然钓鱼,可是从早晨到现在已有一个多时辰,一条鱼都没有上钩。

唐匹敌也不懊恼,钓鱼本是消遣事,若因钓鱼而动了肝火,那钓鱼还有什么意义。

钓鱼这件事的本意在于清闲,清闲是用来做什么的?

享清闲。

上鱼为清闲中的惊喜,不上鱼则是清闲本闲,何来的恼火,若钓鱼都恼火,那还不如直接去找人打一架算了。

唐匹敌坐在这,甚至经常会忘记看鱼漂,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河南岸有一阵阵马蹄声起。

唐匹敌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开,看向河南岸,一队楚军斥候飞骑而来。

这支斥候队伍大概有十余人,到了河边后停下来,似乎也不害怕。

他们为首的那什长沉默片刻,居然还大声喊了一句。

“对岸的,可是宁军?”

唐匹敌身边的亲兵回答:“正是。”

楚军什长问:“钓鱼者是何人?”

亲兵看向唐匹敌,唐匹敌微微点了点头。

亲兵随即大声回答:“我宁军武扬大将军唐匹敌!”

楚军什长吓了一跳,是真的吓了一跳。

在河边遇到几个宁军的人,居然就是宁军大将军?!

这种事的概率,比一出门碰到没血缘的父亲还要低的多。

一出门看到有辆马车经过差点轧了脚,骂一声哪个孙子驾车?回答说你爸爸。

这概率,绝对比碰到个大将军高。

“可是真的?!”

什长又大声喊了一句。

唐匹敌伸手:“弓。”

亲兵将弓摘下来递给唐匹敌,唐匹敌接过来,也没起身,依然是坐在马扎上,看起来无比随意甚至可以说很草率的瞄了瞄,然后一箭发出。

见唐匹敌接过来弓,那些楚军斥候连忙拨马准备撤离,可是没想到唐匹敌发箭居然如此之快。

只是随随便便一箭,一箭射掉了楚军什长盔上的红缨。

唐匹敌把弓递给身边亲兵,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坐在那昏昏欲睡。

楚军斥候调转马头就走,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中,只留下一片尘烟。

亲兵道:“大将军,咱们先回大营吧,不久之后楚军可能会有大队人马来。”

唐匹敌淡淡道:“一条鱼没上钩,回去后怕被是要被罗境笑话,再钓一会儿。”

亲兵叹道:“大将军,你刚才都忘记挂鱼饵了,怎么会有鱼儿上钩?”

唐匹敌侧头看了看他:“真的?”

亲兵道:“真的,属下亲眼看着的,大将军没挂鱼饵。”

唐匹敌道:“那你为何不提醒?”

亲兵道:“来时提醒了,跟大将军说,咱们忘带鱼饵了。”

唐匹敌:“咦?那我回了你什么?”

亲兵道:“大将军说,没带鱼饵能钓上来鱼,那才是真的厉害。”

唐匹敌往河南岸看了一眼,笑了笑道:“没带鱼饵能钓上来鱼,确实是真的厉害。”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五月的太阳已经有三分灼晒,他问:“带伞了吗?”

亲兵道:“也没带。”

唐匹敌道:“不想晒着,去想个办法。”

不多时,亲兵们砍下来不少树杈,还有手臂粗的小树,就在唐匹敌身边搭建起来一座棚子。

这些亲兵动作迅速,手脚麻利,前后没用两刻时间。

凉棚搭起来没多久,河南岸烟尘漫天,看起来这次可不是只来了十来个斥候。

至少数千骑兵呼啸而至,在河南岸停下来,沿河而立。

就好像河岸上,突然多了一层密林。

这些骑兵列阵在河堤上,注视着唐匹敌这边,没有军令之前,他们也不会有任何举动。

片刻后,骑兵队伍打开一个缺口,有几匹马从后边上来。

为首的那人,身穿铁甲,脸上也被面甲遮挡,所以看不出面目。

这人催马到了河堤上,看着对面的唐匹敌,看了好一会儿。

似乎是在好奇,如此情况下唐匹敌依然没有跑。

他侧头对身边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身边的人随即应了一声。

那亲信朝着唐匹敌这边大喊:“唐大将军,你何必装腔作势?”

唐匹敌没有理会他,抬手指了指那铁甲将军对身边亲兵说道:“你们且看,我是不是没有吹牛,没挂鱼饵,一样可以钓上来大鱼。”

他指着那楚军将领:“这个是大鱼。”

手指扫过那数千骑兵:“这些是鱼籽。”

亲兵们忍不住都笑出声来,哪有一个看起来害怕的。

这河道几丈宽而已,莫说弓箭,对面楚军的连弩都能打过来。

数千骑兵围射,就算是钢筋铁骨也挡不住。

然而唐匹敌还是那样懒洋洋的样子,似乎那几千颗鱼籽,真的不值得他在意。

恰在此时,这没有挂耳的鱼钩居然沉了沉,唐匹敌一抬手将鱼竿抬起,一条一尺多长的鱼在鱼钩上来回挣扎。

唐匹敌笑着把鱼摘下来,扔给手下亲兵:“拿好了,要带回去给罗境看,跟他吹牛用。”

对岸的楚军显然都愤怒起来,这宁军大将军,真的是目中无人。

楚军领军将军又低声和身边人说了几句什么,那人点头,朝着唐匹敌大声喊道:“唐大将军,装的很像,奈何装的就是装的,你身边缺兵少将,所以才会在这故布疑阵,开战则必败,你败则必死!”

那领军之人又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旁边喊话的人继续喊道:“明明毫无底气,明明毫无胜算,也只能靠假装清闲钓鱼来期盼退敌,装成这样,身为一个大将军,可悲可怜!”

唐匹敌看向亲兵问道:“你们随我已久,当知我性格,替我回一句吧,不要丢了我的气势。”

他亲兵校尉是个年轻人,二十来岁年纪,相貌不俗,虎背猿腰。

校尉名为江火,笑了笑道:“属下斗胆替大将军回一句。”

他看向河南岸,大声回了一句:“大将军不是来钓鱼的,大将军是来收柴的。”

他抬起手指了指楚军大旗:“大将军说,我军生火做饭需要木柴,而我宁军士兵吃的饭,寻常木柴烧不出,需用楚军旗杆三千。”

他笑道:“此时你们带着的可不够,回去再取些来。”

对岸的人大怒。

“大胆!”

之前喊话的楚军将领怒道:“逆贼如此猖狂,现在就能把你乱箭射死!”

江火看向唐匹敌,唐匹敌微笑道:“刚才回的勉强可以,再想想如何回。”

江火沉思片刻后大声喊道:“箭杆不好烧,我们也不缺,若是怕死的话,可把旗杆扔过来。”

带着面甲的那楚军大将军低声吩咐了 一声。

喊话的将军立刻抬起手:“放箭!”

数千骑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羽箭射到这个位置,沿河堤而停,怎么可能左右远处的骑兵也能把羽箭精准送过来这么远。

可是正对着唐匹敌的那些楚军骑兵,人数也有数百之多。

随着一声令下,几百支箭几乎同时倾泻过来。

江火在听到放箭那一声喊的时候,已经抓了步兵盾在手。

“盾!”

他一声暴喝。

四周亲兵持盾围了起来,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堡垒。

羽箭密密麻麻而来,没多久,盾阵上就插满了箭,像是长出来一层白茅草。

楚军放了好一会儿的箭,难以击穿宁军的巨盾。

来的都是骑兵,若是步兵到了,有弩车这样的重器,自然可破之。

良久之后,楚军不再放箭,盾阵缓缓打开。

江火朝着对岸喊:“大将军说,多谢楚军兄弟送箭,不过刚才说了,不用你们的箭。”

他下令道:“把箭都拔了扔掉。”

宁军士兵把盾牌上的羽箭拔下来,随手都扔进河道里,随着水流漂远。

江火道:“你们的箭太差了,粗制滥造,配不上我们的弓。”

唐匹敌起身道:“差不多了,回营。”

亲兵们以盾阵保护,徐徐而退。

楚军这边,一名将军问宇文尚云道:“大将军,如何看?”

宇文尚云刚刚一直都没有把面甲推上去,是还不想让唐匹敌认出自己。

此时见唐匹敌走远,他把面甲往上推了推。

“确实是虚张声势。”

宇文尚云笑道:“越是装作如此云淡风轻,越是看着如此成竹在胸,越是真的没底气。”

“不过话说回来,领军者能如唐匹敌这般,当世也少有,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虽然确定唐匹敌这边没有多少兵马,那是他亲眼所见的事,但还是没有贸然直接进攻。

他是想再多看看,多试探,这是一种领军之人的谨慎。

“派人架桥渡河。”

宇文尚云笑着说道:“咱们北上之前,武亲王说过,宁军中有一少年将军名为唐匹敌,当时不可多得之人,让我小心应对。”

“唐匹敌再强,奈何手中无兵可用......传我将令,一天之内,大军过河,不用等,直接猛攻宁军大营。”

一个时辰之后,大队的楚军步兵到了,辅兵下河,在河道中搭建木桥。

这河道不宽,搭建木桥极为迅速,没多久,河道上就架起来数十架简易的桥梁。

钉入木桩,铺上木板,速度奇快。

楚军队伍开始过河,像是几十条巨大的蟒蛇直接爬过了河面一样。

又一个多时辰,楚军冲至宁军大营外。

号角声响起,不等队伍集结完毕,楚军直接开始猛攻。

可是冲进宁军大营,居然没有丝毫阻拦,这大营里空空如也。

等冲到宁军大营另外一侧,才看到远处有尘烟,宁军竟是逃了。

“是我疏忽了。”

宇文尚云脸色有些不好看,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不该与他多说那些话,让他有了警惕,他在河边装作若无其事,回来后立刻带兵逃离。”

他沉思片刻后,又笑了笑:“但也可足见唐匹敌无力一战,下令全军,追过南平江。”

号角声再次响起来,楚军立刻整顿队伍,朝着南平江进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