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八章 那就开始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51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一个国家完整且昌盛的时代,如大楚最强势的那一段期间,江湖事算是什么大事吗?

真不算,朝廷一道禁武令,就可以让江湖中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朝廷管制兵器,大侠也好大盗也罢,谁敢明目张胆的带着兵器出门。

可是在这样一个乱世,江湖事就是天下事,有多少开国帝王出于江湖,不要忘了大楚就是这样来的。

所以江湖事一定要重视,曹猎要办这江湖事,是真心为李叱考虑。

而要办这江湖事的人,在李叱身边,也确实再没有任何一个能与曹猎相提并论。

李叱和曹猎两个人吃过了火锅之后,出门朝着前边走,看起来像是没有什么目的,只是饭后随意散步,可曹猎却看的出来,李叱好像有意无意的往烤肉铺子那边转移。

所以曹猎诧异的问道:“至少六个人的肉量,我最多吃了两人份,你吃了四人份,你还想去吃烤肉?”

李叱道:“这不是说好的吗?我不是对肉多有兴趣,而是对承诺更在乎,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曹猎叹道:“就算还要去吃烤肉,总是要溜达一会儿消消食的吧,难道你不需要?”

李叱道:“我当然也需要溜达溜达消消食,我又不是神仙。”

走了三四步,李叱看向曹猎:“我溜达好了,你呢?”

曹猎:“我凑?!”

就这样,两个人又进了那家烤肉的铺子,小伙计看到李叱和曹猎都是腆着肚子进来的,当时就诧异了一下。

心说两个这么大的小伙子了,学人家孕妇走路,不道德!

李叱随便选了一个位置,招呼小伙计把炭火点上。

这种自己动手的烤肉铺子,面前是一个用砖石和土垒起来的凹槽,凹槽里边放上果木炭,凹槽上放的不是铁器,而是特质陶器,像是个大盘子一样。

李叱问:“你身边现在可用的人,还多吗?”

曹猎摇了摇头:“不多。”

李叱道:“我知道不多,我故意问的,某人的手下好像大部分不挺牢靠的,去那儿被摆一道,去这儿又被摆一道......就比如潦炀城......”

曹猎:“把许有儒还给我。”

李叱:“呵呵。”

曹猎:“呵呵是什么意思?”

李叱:“你猜。”

曹猎叹道:“许有儒不给我,你让我一个人去闯荡江湖?”

李叱道:“那当然不会,许有儒有治民大才,封州刚出事,我打算让他留下来做封州府治,跟着你混江湖是屈才了,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他留在封州做府治比跟着你去处理江湖事要好许多,你不能因为他忠诚就断他的前程。”

曹猎道:“你身边的人,有多少是靠你一张嘴忽悠过来的?”

李叱道:“我要说,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被他们忽悠着走过来的,你信吗?”

曹猎想了想,点头:“信,毕竟人以群分。”

李叱笑着说道:“许有儒你就别想了,不过我有两个非常非常合适的人选给你,你可以先见见。”

曹猎问:“是谁?”

李叱道:“两个廷尉军的百办,跟着你办事的话,身上还兼着廷尉军的职务,这样也方便你需要廷尉军或是谍卫军帮你的时候好联络,这两个人一个叫董冬冬,一个叫齐锵奇。”

曹猎的眼睛骤然睁大。

李叱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这俩人的名字震撼到他了,当初李叱第一次听到这俩人的名字的时候,也觉得震撼了一下。

这个世界 上居然有这么给孩子取名的爹娘,还有俩。

李叱朝着外边招了招手,不多时,董冬冬和齐锵奇两个人就笑呵呵的进门。

两个人先是给李叱行礼,然后又和曹猎打招呼。

曹猎看着这俩人,都是一表人才的样子,和他们俩的名字完全不搭调。

这两人的相貌居然都没有因为这逆天的名字而被克制住,足以说明两个人的命都很硬了。

“坐下一起吃吧。”

李叱指了指空位。

两个人连忙坐下来,都笑呵呵的。

李叱问:“刚才在外边等着的时候,你们两个在想些什么?”

董冬冬道:“在想......火锅吃完都没喊我们俩,如果吃烤肉再不喊的话,来之前真应该吃点东西才对。”

曹猎点了点头:“听说话就知道是你的人。”

李叱道:“这么明显吗?”

曹猎叹道:“还不够明显吗?”

李叱笑了笑道:“简单说一下吧,不管是尹家的反叛,还是封州城内王谢两家的反叛,都和天命王杨玄机不无关系。”

曹猎点了点头:“我猜到了。”

董冬冬道:“从现在廷尉军掌握的消息来看,两支叛军,都和杨玄机有密切的书信往来。”

李叱道:“所以叛军失利,杨玄机必然大为恼火,而他又不能在正面击败唐匹敌,所以还会加大力气在豫州后方捣乱。”

曹猎懂了,他看向李叱说道:“可是杨玄机的人都来自蜀州,对豫州并不熟悉,他们若想在后方捣乱的话,就离不开豫州江湖中人,不管是打探消息,还是买通内应,都会先从江湖中物色人选。”

李叱道:“所以你有的忙。”

曹猎看了看董冬冬和齐锵奇,又指了指自己:“就我们三个人?”

李叱道:“我从廷尉军调两个百人队给你。”

曹猎心说有两百精锐廷尉军,这还差不多,还刚想到这,就听李叱继续说道:“调拨给你的廷尉军,俸禄开支,当然都由你来出,但你不要误会,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廷尉军都廷尉的意思,当然我也是劝了她好一会儿,她才懂得怎么省这笔银子。”

曹猎:“......”

看到曹猎这个表情,董冬冬和齐锵奇两个人,也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担忧起来。

李叱道:“别被他这外边蒙骗了,他依然是这个世上最有钱的人。”

曹猎道:“依然这两个字,宁王说的好像很不甘心。”

李叱道:“不要瞎说,你有钱,难道我不开心吗?”

曹猎:“......”

李叱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纸递给曹猎:“为了让你练练手,我帮你列出来了一个单子,这其中都是登州封州两地,有可能已经被杨玄机收买的江湖门派和暗道势力。”

曹猎把那张纸接过来看了看,然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所以你从一开始就猜到了,我要跟你要来这江湖事?”

李叱摇头:“没有,就算是你不要,我也得想办法给你,我对你多好。”

曹猎:“我该说些什么?”

李叱道:“表个态啊。”

曹猎:“这顿我请了,但是请你离开,我和这两位兄弟吃。”

李叱道:“你问他们两个同意吗?”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虽然没敢明确表示,但是从眼神来看应该是挺同意的。

大概他们俩也都觉得,虽然宁王已经吃过了一顿火锅,但若是宁王不走的话,他们这顿烤肉,俩人也抢不到多少 肉。

李叱叹了口气:“那我就走了。”

他居然真的起身,然后从怀里取出来一块银子朝着掌柜的晃了晃,掌柜的连忙过来道谢,伸手就要接。

这可是一锭足足五十两的银子,这么大的银锭在他手里晃着,明晃晃的吸引人的眼球。

李叱把银子晃了晃,却没直接给那掌柜的,因为他有话要说。

他指着手里的银子对掌柜的说道:“看到这么大的银子了吗?”

掌柜的脸面说道:“看到了。”

李叱道:“就照着这么多银子花,不要担心我们没钱给,尽管给他们上好酒好肉好菜。”

然后他把那五十两的大银锭收起来,指了指曹猎对掌柜的说道:“他结账。”

然后迈步走了。

曹猎的眼睛都瞪的溜圆,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了解李叱了,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善良。

董冬冬和齐锵奇两个人倒是完全没有什么反应,曹猎想着大概他们俩已经习惯了吧。

掌柜表情也有些复杂,看了看已经出门的李叱,又看了看曹猎,犹豫了一会儿后问道:“那这好酒好肉好菜,是上呢,还是上呢?”

因为这句话曹猎猛的警惕起来,他瞪着掌柜的问:“你也是宁王的人?!”

掌柜的吓了一跳。

董冬冬连忙道:“他不是,他真不是,曹公子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

曹猎:“是我被吓坏了吗?”

齐锵奇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说完后意识到宁王还没走多远呢,立刻回头看了看,然后就看到李叱站在门口回头看着他们。

这把齐锵奇吓得一哆嗦。

曹猎再次把那份名单打开看了看,密密麻麻的,上面至少写出来十几个江湖门派,还有十几个暗道势力,再加上一些商行,要是把这些人都过一遍的话,两个廷尉军的百人队显然不够。

好在......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既然他在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又怎么可能不联络忠诚于他的队伍。

曹紫萝的山河印的门主,为了保护自己这个他最在意的儿子,当然不遗余力。

当初在豫州城的时候,就有一支专门的队伍在明里暗里的保护曹猎。

而曹猎也知道必须得有一支完全终于自己的队伍才行,这支队伍和山河印无关,甚至和他父亲都无关。

从云隐山归来之后,曹猎在半路上就把人手分派出去,赶回豫州把这些人召集过来。

算计一下日子,差不多应该也要到封州了。

董冬冬好奇的问:“公子,你真的是这个世上最富有的人?”

曹猎点了点头,然后又叹了口气:“我认识你们宁王之前是......以后还是不是,我没把握,但他应该有把握......”

董冬冬居然懂了。

曹猎把那张纸叠起来收好,然后笑着说道:“快些吃,咱们吃完了捡着其中一个好应付,先去探探。”

董冬冬和和齐锵奇同时朝着掌柜的喊了一声:“不用都上来了,我们急着走。”

居然喊的一字不差,两人的默契可见一斑,曹猎颇为欣慰,有这样心思默契的人帮他,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然后他就见识到了更默契的一幕。

那俩人喊完之后对视了一眼,都贼兮兮的笑起来,然后又异口同声的喊道:“剩下的打包装好,一会儿我们拎走。”

曹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