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湖心岛

不让江山 知白 770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灯莲山,小南湖北岸。

李叱戴着个斗笠坐在湖边垂钓,那鱼漂儿已经上上下下好几次,可他却一直都没有提线。

夏侯琢正在湖边蹲着,用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划着小沟,他打算把湖水引流过来,浇灌他刚刚种进地里的余九龄。

余九龄非要和他比试,说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勤学苦练功夫有很大进境。

结果一招就被夏侯琢放倒,尾巴骨摔的贼疼,坐在地上耍赖不起来了。

此时归元术也已经赶了过来,正在一边和尉迟光明闲聊。

尉迟光明压低声音问他:“你可熟悉那位澹台将军?”

归元术笑道:“怎么了?被人家吓着了?”

尉迟光明叹道:“我在崇文院的时候觉得自己本事已经少有人及,将来领兵必成一代名将,后来为朝廷训练新军,也颇为自负,这次到了宁王帐下才知道,以前的我有多坐井观天。”

归元术道:“等你见到了大将军,你才会明白你现在看到的真的什么都不算,你现在的样子,大概就是澹台将军看到大将军的样子。”

尉迟光明道:“我对唐大将军早有耳闻,只是......”

他轻叹一声,没好意思说出口。

他本以为,唐匹敌那所谓不败的威名,根本就是虚的,因为宁军打的都是叛军,叛军的战力什么样他也清楚。

他以为的只是他以为,宁军打的什么时候不是最硬的敌人?

尉迟光明问:“大将军他......比澹台将军要强不少?”

归元术想了想,不好找到对比,他笑道:“你就不要去想那么多了,大将军是大将军,澹台将军是澹台将军,你是你,何必去比。”

尉迟光明却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归元术没有明说的是......你何必苦恼,比不过的那些终究比不过,做自己就好了。

打鹰州城的时候,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对手是谢狄,在崇文书院的时候就对他不服气的同窗。

在那时候人们就说,尉迟光明就是崇文院第一,但谢狄对此却总是嗤之以鼻。

拍马屁的那些人说谢狄当为第一,谢狄也不屑于和尉迟光明直接去争什么。

可是这次打起来,尉迟光明彻底碾压了谢狄,谁是崇文院第一就显而易见。

然而这种意气奋发,在得知澹台压境十几天攻了一千里之后,哪里还是什么意气风发,只剩下心有敬畏。

归元术本来想说,若大将军唐匹敌去打,可能宁王就会和谢秀定在他家门口见面了。

归元术道:“澹台将军的父亲就是镇守凉州的大将军澹台器,他自幼耳濡目染,比我们在崇文院里学到的要真切的多了。”

本是一句安慰的话,尉迟光明却感受不到丝毫安慰。

“我还以为......”

尉迟光明长叹一声:“我到了宁王这边,武将之中,我当然出类拔萃。”

归元术道:“以后你就适应了。”

尉迟光明:“......”

他侧头看到夏侯琢在那挖坑引水,心说谁又能想象的出来,这个看起来如此幼稚的人,是镇守北疆,数次击退黑武人南下的夏侯大将军?

不来宁王这边,他以为自己已经站在人间高处,可指点江山。

这世上,竟是有那么多的一山还比一山高,这山看着那山骚。

夏侯琢看到李叱的鱼漂上下起伏,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何不钓起来?”

李叱道:“这湖里的鱼儿又没犯什么罪,我何必要杀生呢?”

夏侯琢:“说人 话。”

李叱道:“我还不饿。”

夏侯琢瞥了他一眼,继续挖坑。

李叱问他:“你挖渠引水,又是要做什么?”

夏侯琢道:“嘘......我把水引过去浇九妹,趁他不注意我撒一泡尿在里边。”

余九龄:“......”

就在这时候,李叱忽然起身,眼睛睁大,夏侯琢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跟着站了起来。

“怎么了?”

余九龄连忙问了一句,他见李叱和夏侯琢忽然间神色都凝重起来,自己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湖里有东西。”

夏侯琢道:“看起来好大一只。”

就在李叱钓鱼的地方,有个巨大的黑影在水下晃了过去,若是一条鱼的话,那鱼怕是比人还要大的多。

如此巨-物,若是人在水中泡着,都可能被那东西一口吞了。

况且也不大像是鱼,很长。

这水中突然出现的巨大黑影,能让人心里瞬间冒出来一股恐惧感。

夏侯琢:“下去看看?”

李叱:“那可得小心些。”

夏侯琢道:“我知道。”

然后把余九龄抱了起来就要往湖里扔,余九龄一瞬间就差点尿了。

“瞧着像什么?”

夏侯琢把余九龄放在一边,余九龄腿都软了。

李叱摇头:“没看清楚,可是大的离谱,若是一条蟒蛇之类的东西,瞧着能有水桶粗细,大家还是远离一些。”

众人应了一声,随即往远处走。

李叱派亲兵出去,寻找附近的渔民询问,不多时,亲兵带回来一个看起来六十岁上下的老者。

这老渔夫见到李叱他们,连忙行礼,在他们这些寻常百姓们眼中,达官贵人,可比水里什么凶兽怪物之类的要更为可怕。

李叱拉了老伯坐下来,要了一壶酒递给老伯:“这水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刚才看到一个很大的黑影晃了过去。”

老伯连忙回答道:“回大人的话,这水里确实有些凶物。”

他不知道李叱身份,看这些人都是一身锦衣,所以喊一声大人应该是没错。

李叱最擅长和人交流,不久之后,这老伯也就放下了戒心,和李叱越聊越多,越聊越投机。

李叱从老伯的话里得知,这湖中的怪物,应该就是一条巨大的蟒蛇,也许不是一条。

附近的村民,曾经有被这凶物吞了的,最早的时候,是一个在湖边浣洗衣服的妇人,被突然从水中窜出来的那东西一口咬住拖进水里,很快就消失不见。

再后来,村子里的人组织起来,驾乘小船在湖中试图捕捉,可是寻了多日却一无所获。

老伯说,这小南湖上,常年飘着一层雾气,越往湖心走雾气越重,附近的乡亲们,没人敢进入浓雾之中。

那次捕蛇,有一艘小船被暗流卷了进入湖心,他们都以为凶多吉少。

可是第二天那艘小船却回来了,船上的人说,原来在湖心居然还有一座小岛。

而且小岛上雾气也不重,他们还上去了,可是上去了六个人,只回来了两个。

关键是,活着回来的两个人,都不知道那四人是怎么死的,听到惨呼声,再看时人已经没了。

他们还说,在湖心岛上看到了一座犹如宫殿般的建筑,只是已经年久失修,那里阴森森的,他们没敢进去。

李叱听的好奇,想着这种地方,谁会修建一座宫殿?

老伯还说,回来的人描述中,那宫殿很恢弘 壮阔,特别大,远远看过去,能看到大殿屋顶已经坍塌,似乎那凶物就盘绕在屋顶之上。

他们两个还带回来了两件东西,一件是一条用什么骨头串的项链,间隔还串着几颗珠子,看着流光溢彩,也不知道什么宝物。

还有一件是长条形的东西,应该不完整,村子里的私塾先生看过说,是一块断了小半截的笏。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座湖心小岛上?

老伯说完了之后,李叱顿时就好奇起来。

老伯劝李叱道:“大人还是不要去打那湖心岛的主意,去的那六个人,回来的两个也被吓得够呛,丢了半数魂魄似的。”

李叱问:“这小南湖,可有河道进入?”

老伯回答道:“上游就是赤河,往上游走几十里就是维安县城。”

李叱点了点头,让人给老伯取了一些银两算是谢礼,老伯不敢收,李叱塞进他怀里让亲兵护送老伯回去。

老伯不放心,一边走一边回头喊:“莫要去,那里真的会死人,那可能是阴曹地府的阎罗殿。”

李叱心说阴曹地府的阎罗殿修建在人间......给租金了吗?又报批了吗?

若是没有的话,他应该代表人去收一些回来。

“九妹。”

李叱算计了一下时间,谢秀他们赶过来应该还有三两天时间,所以不如去那湖心岛上看看,万一有宝藏......

他喊过来余九龄:“你带兵去维安县城,把县城里所有的大船都借来,咱们去那湖心岛上玩玩。”

余九龄有些害怕:“那地方若真的到处都是可吞人的巨蟒,太危险了。”

李叱道:“不用害怕,真是阎罗的住处,我也想问他为何住在人间。”

余九龄只好带人去维安县城里,距离只有几十里远,只半日就到了。

此地已经被宁军占领,城墙上悬挂着的也是宁军的烈红色战旗。

又半日,余九龄就借来了十几条大船,这些船有的是货船,有的是县衙里巡查河道的官船,甚至还有一艘大楚二十丈左右长的战船,名为武威,只是已经许久没有人用过,始终在船坞里停着,时常保养,可平日里根本用不到。

李叱好奇那湖心岛上到底有什么,他还特意去找了那回来的两个村民,确定带回来的那两件东西之一,就是笏。

第二天一早,李叱带上了一千两百名精锐战兵,带上一切能带上的武器装备,还准备了足够的火油和猎网,船队朝着湖心出发。

越是往湖心走,雾气确实越浓,还有一种稍显刺鼻的气味。

“可能是那岛上有汤泉。”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所以才会显得雾气这么重。”

李叱嗯了一声,然后问:“澹台,你怕不怕?”

澹台压境哈哈大笑:“我?以为我是余九龄?嗯......我不是余九龄我也怕......”

李叱瞥了他一眼:“若岛上有宝藏呢?”

澹台压境眼睛眯起来:“有宝藏的话,还管什么怕不怕?”

李叱笑着又问了一句:“那你的底线是多少,大概多少两银子,你觉得不必怕了。”

澹台压境伸出手张开五指:“五两银子以上,别说蟒蛇,妖怪都拦不住我。”

李叱道:“别这样,你大家大户出身......”

澹台压境眯起眼睛:“我变成现在这样,那怪谁?”

李叱:“......”

......

......

【最近因为孩子要中考了,一直都在看学校,白天辗转各地,我尽量保证两更,实在抱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