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章 爹与驴

不让江山 知白 827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上前一步,右手已经按住了刀柄。

他看向站在高台上的那个黑衣男人,眼神里已经满是戒备。

这是自可擎刀起,第一次如此戒备。

在那黑衣人身边倒了几十具尸体,在那高台下有至少一两百具尸体,而且从时间上推算,这些大人们来的也不会太早,所以死的也不会太久......但是空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腥味。

如果筹谋得当,突然袭击,杀死这么多人不算太难。

可是不见血的杀死这么多人,稍微想想就知道会有多难。

而且这些大人们的护卫哪一个会是庸手,如果有一个人逃出去了,惠春秋他们此时应该也已经返回了监牢那边。

“你是谁?”

惠春秋问了一句。

站在高台上的黑衣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抬起手指了指蒋千能。

“他,你放了吧。”

惠春秋听到这句话后,眉角微微一扬,虽然戒备心有史以来都不曾如此的重过,可是习武之人的好胜心也更加强烈起来。

惠春秋道:“你说放,我就放?”

黑衣人似乎懒得回答这种问题,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他。

惠春秋道:“你是蒋千能的什么人?竟敢杀死这么多朝廷官员,这是抄家灭祖的罪过。”

黑衣人还是不回答。

惠春秋哼了一声,吩咐道:“看好囚车。”

他手下数十名大内侍卫立刻应了一声,结阵将囚车团团围住。

惠春秋脚下一发力,人疾冲向前,在到高台下的那一刻长刀出鞘,火把的光芒下,这出鞘的刀带出来一条犹如电芒般的光影。

这一刀,整个江湖中都没有几人能不当回事。

可是黑衣人显然就没当回事,他连动都没有动。

因为他打算装个很硬很硬的比。

于是这一刀就落在了黑衣人的肩膀上,以这一刀之威,足可将人劈成两片。

可是这一刀劈下去,却是当的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人在半空中的惠春秋大惊失色,眼睛都骤然睁大,双脚落地之后迅速后撤,又横扫一刀封闭黑衣人可能会有的攻势。

可是黑衣人依然一动不动,似乎这一刀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甚至没有激起他一丝出手的欲望。

看他身上的长衫单薄,不似内藏甲胄,但哪怕就是身穿软甲也不可能这样无动于衷。

惠春秋的刀有多重他自己知道,他的刀有多锋利他也知道,寻常软甲也早已经被切开了。

而此时站在高台上的李叱,内心波澜不惊,甚至还有点想嘚瑟一下。

他长衫下穿着的不是寻常软甲,而是从幽山国地宫中发现的鳞甲,轻薄如玉片,可是神兵利器都不可破。

在惠春秋和那些大内侍卫的眼中,此时此刻的李叱,就好像是肉身不坏的恶魔。

李叱要的就是这种格调。

要配得上他脸上的夜叉面具,要配得上他即将要说出来的话。

李叱抬起手再次指向蒋千能:“我代表地狱告诉你,地狱不收他。”

“装神弄鬼!”

惠春秋喊了一声,左手一抖,手中扣着的三把飞刀随即飞了出去,这次打的是李叱面门。

李叱依然一动不动,那三把飞刀精准的打在他的额头上,同样的是擦出来一串火星。

李叱今天夜里戴着的这夜叉面具,不是布的,而是精钢打造。

千万不要怀疑李叱打造这种防御甲装的决心,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可是在惠春秋和那些大内侍卫眼中看来,他那种魔性更重了。

三把飞刀,只是打的那黑衣人脑袋往后仰了一下,火星四溅中,黑衣人又把头低 回来了。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地狱不收他,可是会收你们。”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叱轻飘飘的从高台上掠了下去。

随着他落地,四周好像出现了虚影一样,在火把光芒照耀不到的暗影中,一个一个黑衣人缓步走出来。

他们和李叱的装束一模一样,一样的黑衫,一样的夜叉面具。

就好像他落地的那一刻,分身无数。

四面八方都有这样的黑衣人出现,一下子,连空气都变得凝重起来,每一口呼吸好像都冰冷刺骨。

李叱抬起手指向那辆囚车:“放人。”

所有的黑衣人同样举起手指向那辆囚车,同样的声音整齐的响起。

“放人!”

惠春秋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

他还是坚信这些人皆为高手,可是他手下的大内侍卫们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坚信。

那种森寒刺骨的气氛,那种犹如鬼魅的动作,那种挤断神经的压迫,似乎是活人不可能释放出来的。

惠春秋一步一步退回到囚车旁边,看了一眼蒋千能。

蒋千能也是一脸茫然,甚至也有些害怕。

这又不是他的人,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如果有的话,他就不至于三年都没机会杀掉赵尽忠。

惠春秋大声说道:“你们若不退后,我就先杀了蒋千能。”

李叱的手缓步向前,走路的时候,大袖之中垂下来的是黑色锁链。

所有的黑衣人整齐迈步向前,每个人的大袖中都垂下来一条黑色锁链。

夜叉索命,用的就是这样的锁链吧。

李叱没有说话,可是惠春秋已经懂了,他杀蒋千能,他的人一个都不可能活着回去。

“蒋大人。”

惠春秋忽然回头看向蒋千能,然后还笑了笑:“保重。”

说完之后一摆手:“退!”

数十名大内侍卫立刻后撤,迅速的离开囚车,很快就消失在大街上。

李叱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居然真的就这样跑了,和预计的略微有些不一样。

囚车四周,十余名黑衣人同时把锁链甩出去缠住囚车的木棍,随着十余人同时往外一拉,囚车木笼被拉的散开。

半个时辰之后,大理寺。

蒋千能看着面前的归元术,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归元术安排的人把他救出来的。

“你是从哪儿找来的人?”

蒋千能问。

归元术苦笑一声,他又能怎么回答?

他被关在那间屋子里,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会有谁来救他。

在刚刚醒过来的那一刻,他身上几乎没有气力,根本打不开锁住的木门。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一些,将木门撞碎后他冲了出去。

他出来的地方是一个普通的民居,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而此时他脑海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救人。

然而他又怎么才能救一心求死的蒋千能?

在往外跑的时候,他脑海里想到了一个人......小侯爷曹度。

京城那么大,人那么多,可是这位大理寺卿却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求助。

他一口气跑到了官驿那边,接下来的事就变得连归元术都不可控,别说不可控,连预测都不能。

他不知道曹度会用什么方法救出蒋千能,但是曹度当时就对他说了两个字,那两个字让归元术心里踏实了下来。

等着。

就是这两个字。

等着,在曹度说出口之后,归元术就明白一件事......曹度一定能把蒋千能带回来。

但是归元术也万万没有想到,曹度居然杀了那么多人。

加起来怕是能有近三百,这么多人还都是没见血杀死的......如此推测的话,如果曹度愿意,这大兴城里他想杀谁,谁能不被杀?

或许唯有那位住在世元宫里的皇帝陛下,才能确保平安无事吧。

大楚再怎么国力衰弱,世元宫里的高手也不会减配换成酒囊饭袋。

听到蒋千能问他说你到底找来的是什么人,归元术除了苦笑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良久之后,归元术才回答道:“找的魔鬼。”

这个答案蒋千能当然不会信,可是他也看得出来,归元术眼神里很复杂。

归元术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打算?”

蒋千能摇头:“我只打算好了死,其他的都没有打算,在我的计划中,这是最后一步了。”

说完后蒋千能看向归元术:“你又有什么打算?”

归元术再次苦笑:“我还能有什么打算?”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我会想办法安排你离开大兴城,只不过可能需要一些时日,因为大兴城会严密盘查,想出城实在不容易,得等一等,等到陛下的怒火少一些的时候吧。”

就在这时候,李叱缓步从外边走进来。

在看到李叱的那一刻,蒋千能猛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曹度.....曹度,不学无术?”

李叱白了他一眼:“我他妈谢谢你。”

蒋千能:“......”

李叱道:“你没有什么打算,他也没有什么打算,而我给你们都打算好了。”

归元术看向李叱问道:“你想做什么?”

那一脸的戒备啊,让李叱格外嫌弃。

他又白了一眼归元术:“用完了我,卸磨杀爹?”

归元术楞了一下,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驴和爹之间有什么关系,驴和曹度之间有什么关系,曹度和爹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李叱自己走到一个空位那边坐下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锦衣。

他说:“我们曹家在都城有不见光的生意,这个生意归大人大概听说过。”

归元术问:“什么生意?”

李叱回答:“云雾图。”

噌的一声,归元术直接就弹了起来......是的,不是站了起来,而是弹了起来。

“云雾图是你们曹家的?!”

李叱叹道:“你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做大理寺卿......如果云雾图不是我的,那为什么姚之洞找来的那些人,会被轻而易举的干掉?你但凡脑子好用一点,都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副二傻子般的反应。”

李叱看向蒋千能:“大兴城的云雾图暂时交给你,你暂时也不用做什么,藏着就好,需要做什么的时候,是看你准备好了没有,如果准备好了,你比任何人都适合做一件事。”

蒋千能疑惑的问:“你到底是想让我做什么?”

李叱道:“救人。”

接下来,李叱说了一句蒋千能无法拒绝的话。

“朝廷里有许多像你和归元术那个白痴一样的人,他们不该死,不该成为权力和私欲的牺牲品。”

归元术:“我他妈也谢谢你。”

李叱瞪了他一眼后看向蒋千能:“蒋大人应该能做好吧。”

蒋千能问:“你......真的是曹度,我怎么不相信?你到底是谁?”

李叱回答:“我是刚刚说的那个驴。”

蒋千能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刚才什么时候说了驴。

但是归元术反应过来了,他立刻骂了一声:“你大爷!”

李叱道:“你说的是你大爷爷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