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让江山 知白 700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原无限心中觉得无限屈辱,这怎么天就变了呢?要是放在以前,区区一个冀州军的将军,怎么敢在他面前张扬?他随随便便就能把这个人整治的生不如死。

这一刻,他仿佛体会到了什么叫远嫁的女儿在受气,如今没有了都城那边的联络,他们的老祖宗刘崇信已经没办法给他们撑腰。

别说羽亲王正打算起兵造反,就算是羽亲王没打算起兵造反的话,冀州如今也是羽亲王的天下,冀州军是羽亲王的亲军,他们这些缉事司的人,就成了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受气包。

“夏侯将军,柳将军。”

原无限努力让自己点头哈腰的说道:“我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只是例行公事来查一查,并无什么针对......”

柳戈问:“那你知道不知道这车马行是谁的?”

原无限心里一紧,这话不好回答,知道还是不知道?

知道?知道你还来,不知道?不知道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

这话他熟啊,以前经常说。

原无限道:“真的是误会,我们现在就走,以后保证不再来永宁通远,卑职已经记下了。”

柳戈道:“你走你的,我只是在正常的夜间操练而已。”

原无限看了看四周,被冀州军围的水泄不通,别说他们走,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飞起来也会被乱箭射死。

此时此刻他们也体会到了什么叫仇恨,以往他们缉事司的人无所顾忌,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他们真的就敢骑在冀州军的脑袋上拉屎。

这些冀州军的人,从士兵到将军,哪个不是恨他们恨得入骨?

以往把人欺负的太狠了,现在人家得了机会,怎么可能把他们轻易放走。

曾经有冀州军的一名校尉,因为得罪了缉事司的人,被他们直接闯进军营把人带走,而且还说了一句你们这些当兵的不过都是督公养的狗而已。

这句话把冀州军已经得罪透了,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将军......”

原无限陪着笑脸说道:“要不然我进去给李公子赔个不是?”

柳戈看着他说道:“你怎么他了?为什么给他赔不是?”

原无限:“这......将军,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若还有需要缉事司帮忙的地方......”

“你在威胁我?”

柳戈指了指原无限说道:“这个人当众威胁府兵将军,带人擅闯军营重地,把他们的兵器甲胄都给我卸了,绑在这等着他们的旅授过来领人。”

“你别太放肆!”

原无限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他们是真的没有受过这等气,此时听闻要把他的兵器甲胄卸了,这种屈辱已经越过了他们的底线。

他怒视着柳戈说道:“我们缉事司的人不受地方官府节制,也不受军方管辖,你纵然是将军,你也没权力阻拦我们,更没有权力下了我们的兵器,这件事若是闹到......”

柳戈笑了笑道:“来人,现在就快马加鞭的往都城送信,替我们原大人跟他主子刘崇信说一声,就说他在冀州受气了,正在哭鼻子呢,请求刘崇信刘公公立刻带着三千太监大军过来镇压一下。”

原无限暴怒:“辱骂督公,你已经过了底线!”

柳戈道:“你的底线是辱骂刘崇信?原来如此,我以为你的底线是我辱骂你呢,看来我把你的底线看的太高了些,我还应该顺着你的意 思往下压一压。”

他起身,走到原无限面前,看着原无限的眼睛说道:“缉事司已经不是原来的缉事司,要是放在三五年前,你随便瞪谁一眼,谁都会吓得瑟瑟发抖,我也怕被你们缉事司拿进罪狱。”

他抬起手在原无限的脸上拍了拍:“认清楚些,底线没那么高了,我说往下压一压,就往下压一压。”

原无限怒视着柳戈,手已经握住了刀柄。

“下了他们的兵器,卸了他们的甲胄!”

柳戈走回去椅子那边做下来,他大声吩咐道:“反抗者,就地格杀。”

“是!”

他手下亲兵开始向前,那些缉事司的司卫全都看向原无限,原无限几次想抽刀出来,可是几次又按了下去,他不敢,因为他知道柳戈真的敢下令放箭。

他带来的这百八十人,一阵箭雨就全都放翻了。

原无限后退几步,自己把腰刀摘下来放在地上,然后一边后退一边说道:“柳将军,刚刚你有句话说的很对,河东河西时过境迁,这次我认了,但求柳将军以后顺风顺水官路亨通。”

他抱着头蹲下来,眼睛往上翻着看着柳戈。

柳戈叹道:“你可真是一个惹人厌的家伙啊。”

他指了指原无限:“顶撞上官,掌嘴。”

几个亲兵上去,原无限猛的站起来,一把刀立刻就架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到了他背后,压着胳膊往下一按,又分别在他的腿弯处踹了一脚,原无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一个亲兵上前,抬起手在原无限的脸上左右开工,扇的原无限的眼睛里都是一闪一闪亮晶晶。

“你还真打?”

柳戈道:“那可是缉事司的团授原大人,你这么拿手扇人家脸,就不怕原大人以后拿你进罪狱?这么打,疼不疼?”

柳戈指了指原无限道:“把他鞋子扒了,用鞋子打。”

亲兵把原无限的靴子扒下来,朝着原无限脸上就开始扇,啪啪啪啪的声音在这夜里显得那么清脆。

“将军,打多少下?”

打了一会儿那亲兵好像从才想起来问。

柳戈淡淡的说道:“我说掌嘴,那就打到看不见嘴。”

“是!”

亲兵狞笑了一声,抡起靴子,大鞋底啪啪啪的开始招呼上去,力气用的太大,震的他自己的手都一阵阵发麻。

“放出去一个。”

柳戈吩咐道:“让他们旅授许大人过来把人领回去。”

院子里,夏侯琢看了看李叱问道:“没有出什么事吧?”

李叱摇头道:“没有。”

夏侯琢嗯了一声:“没有就好,许家的人盯上你了,许苼俞是缉事司的旅授,缉事司在冀州也有近千人的队伍,柳戈这样做也是为了告诉他们,不该来的地方就不要来。”

李叱道:“我知道柳将军的意思。”

夏侯琢道:“今天我去xxx的时候,许元卿也在,还打听嵩明先生的印章来着。”

李叱道:“你把一带而过的几个字再说一遍好吗?”

夏侯琢抬头看天:“三月江楼。”

李叱:“听起来就不错。”

夏侯琢问:“哪里不错。”

李叱道:“三月一般有春汛,三月江......”

夏 侯琢:“无耻......”

李叱:“谢谢。”

夏侯琢瞪了他一眼后说道:“现在许家的人大概猜到了那枚印章在你手里,印章就是个引子,我猜着缉事司的人来查问,大概是想把你和玉明先生的案子牵扯到一块去,然后威逼你把印章献出来,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段。”

李叱沉默片刻后说道:“许家挺不团结啊。”

夏侯琢问道:“你这是从哪儿看出来的。”

李叱解释道:“许苼俞要来找印章,许元卿借着崔家人的嘴把消息告诉你,你知道了,我也就知道了,第一就会因此而提防着缉事司的人,第二崔家的人知道了王爷也很快就知道了,这印章最终落在谁手里,不好说。”

夏侯琢这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道:“许元卿是不想让许苼俞得手,这么看确实是不太团结。”

他笑道:“虽然我没有想到这一层,但我想到了我父亲知道印章在你这大概也会贪心,所以我已经告诉了崔家的人,我要把印章在三月江楼里拍卖。”

李叱叹道:“坑你爹啊。”

夏侯琢道:“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父亲知道了的话,大概会朝你直接要,可是你把印章拍卖的事放在三月江楼,一天之内消息就能传遍冀州,我父亲总是要些脸面的,怎么会硬抢呢?”

李叱笑起来。

夏侯琢也笑起来。

夏侯琢就是担心他父亲直接给李叱施压,让李叱把嵩明先生的印章献出去,所以才会说拍卖的事,只要宣扬出去了,羽亲王也不好直接伸手拿。

“我明天一早就让人把消息散出去。”

李叱道:“既然这印章已经保不住了,那就看看能换来多少银子。”

他压低声音问:“三月江楼好不好?”

夏侯琢瞪了他一眼,然后绷不住笑出声来:“好......挺好的。”

李叱:“噫!”

他是第一次看到夏侯琢荡漾成这样,比第一次听夏侯琢说去办要紧事的时候还要荡漾。

半个时辰之后,缉事司。

许苼俞听完手下人的汇报脸色立刻就变了,啪的一声拍了桌子,他大怒的说道:“柳戈这个人是不是疯了?真以为我缉事司现在谁都可以拿捏!”

他大声吩咐道:“让队伍集合起来,带齐兵器,跟我去看看!”

“是!”

回来报信的人憋着一肚子气,此时听见司座大人说要带兵过去,立刻就来了精神,他们这些司卫确实是横行霸道的惯了,只有他们欺负人的时候,哪里有这样被人欺负的时候。

很多人心里其实都还不服气,觉得他们缉事司可以任意妄为的日子还没有过去呢。

“等下!”

许苼俞沉默片刻,然后吩咐一声:“告诉下边的人,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衙门,擅自外出者,重重处置!”

“大人?!”

报信的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许苼俞。

“备车......”

许苼俞又吩咐了一声:“去把我前阵子刚得来的那棵红珊瑚树拿来,再去取几罐我珍藏的茶叶,我要去拜访节度使大人。”

他一边吩咐着一边出门,走了几步又回来:“给我取一件新衣服来,我要更衣。”

换好了衣服后他大步出门,一边走一边想着,但愿节度使大人这么晚了还会见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