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八十七章 干干净净

不让江山 知白 718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公叔滢滢手里的剑在滴血,她却并没有什么得意的感觉,因为她觉得这两个人太好杀了些,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石苏倒了下去,陈有为也倒了下去,两个人的生命流逝的很快,伤在心口,两个人的身高差不多,这一剑刺的角度又刻意瞄准了一下,所以神仙也难救。

在这一刻,刚财的眼睛骤然睁大,他的老伙计,就这么倒在自己眼前。

“老陈!”

刚财凄厉的喊了一声,嗓音都劈了。

倒在地上的陈有为,努力的想抬起头,他目光寻找着,最后一句话是......刚老狗,快走。

公叔滢滢遗憾的摇了摇头道:“我本以为你们这样的人,心思会很缜密,可是没想到,只是花了五十两银子,就打听到了你们的住处,你们那些江湖上的朋友也不怎么靠谱。”

她的视线从石苏和陈有为身上离开,看向刚罡:“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把人带回来?”

刚罡怒视着她,然后啊的喊了一声,朝着公叔滢滢冲了过去。

“你们走!”

刚财同时把两只手伸出去,一左一右拉住陈有为和刚罡往后一拽,他把两个人拉扯回去,自己借力往前疾冲,在冲出去的同时,一伸手把腰带上挂着的烟斗摘了下来。

他的烟斗很特殊,能有两尺多长,烟锅比较大,可是烟锅里干干净净没有抽过的痕迹。

公叔滢滢向后撤了一步,她不喜欢这样如此光明正大的和一个人一对一交手,那不是她的杀人习惯,她更像是一个鬼魅,可以悄无声息的接近目标然后一击必杀。

她可以为了杀人而潜藏很久,曾经在水中藏身一天一夜,身上都泡的格外浮肿,不吃不喝也而几乎不动,仅靠一根竹管呼吸。

她的耐心比任何人都强,以至于杀一个人可以杀很多天。

在刚财向她冲过来的那一刻,她立刻就后撤出去,她身后的人随即冲了上来。

刚财手中的烟斗挥舞出去,烟锅砸在最前边那个人的太阳穴上,精准而狠厉,那人立刻就横着倒了下去。

第二击,烟锅敲打在另一个人的手腕上,腕骨立刻就碎了,那只手里握着的长刀落地。

烟锅抬起来狠狠敲在那人的咽喉上,那人嗓子里挤出来一声闷哼,然后就往后仰倒。

第三个杀手冲上来一脚踹向刚财的胸口,刚财侧身避开,手里的烟斗砸下去,烟锅砸在那人的膝盖骨上,啪的一声响,骨头立刻就碎了。

下一息,烟锅往上撩起来砸中咽喉,和前边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看起来没有什么外伤,可倒下去就起不来了,嘴里一口一口的往外溢血。

连杀三人之后的刚财后撤了两步,已经太久没有这样动过手,握着烟斗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他回头看了一眼,见刚罡和陈有为都没走,两个人一左一右为他挡住从侧面杀过来的敌人,老人眼睛都瞪圆了。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还不赶紧滚!”

刚罡抱着一个敌人的腰把人放翻在地,骑上去朝着那人的脸就是一顿拳头,打的敌人脸上都是血,他的拳头上也都是血。

“我不走!”

他一边打一边喊。

刚财回头说话的那瞬间,从人群里有一道娇小的身影立刻就钻了出来,手里的长剑毒蛇一样朝着刚财的咽喉刺了过来。

当的一声!

那长剑被什么东西荡开,往一边扫了出去。

一击没能得手的公叔滢滢眼睛睁大,因为她看到出手的人居然是尧不圣。

她的这一击无比完美,抓住了那一瞬的机会,许元卿说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比公叔滢滢更会杀人,她是最会杀人的女人。

她对机会的把握之准,确实很少有人能与她相比。

“尧不圣!”

公叔滢滢怒道:“你想做什么!”

尧不圣看了看手里的刀,这把刀是他刚捡起来的,他用的很不顺手,他更习惯用剑,剑轻灵,刀沉重,不是他的路子,可是他的剑应该是落在车马行那边了,他现在有些想念他的剑。

“我做什么?”

尧不圣冷哼一声道:“你是来杀人灭口的,却问我要做什么,难道我什么都不做,等着你杀?任由你杀?”

公叔滢滢说道:“东主交代过,石苏必须死,因为他知道的太多,可你不一样,东主留下你还有重用。”

“好。”

尧不圣说了一个好字,后边又跟了几个字。

“好他妈的扯淡,现在留下我有重用,以后我成了石苏,到时候再杀我?”

他一刀朝着公叔滢滢砍了下去:“去死吧你!”

公叔滢滢手里的长剑往上一撩,当的一声把长到拨开,她没有丝毫犹豫,再次后撤,后边汹涌上来的人很快就把她的身影挡住,好像沉入了水中一样。

尧不圣一刀一刀的出手,但是刀用起来确实很别扭,剑法招式,更多直刺,而刀法招式,更多劈砍,你若见人挥剑乱砍的,多是不会用剑的人。

他用刀以剑法施展,刺起来就显得很别扭。

“恩公。”

尧不圣刺死一个敌人,看向有些气喘的刚财说道:“退回屋子里去,死守屋门窗口。”

刚财应了一声,呼喊着刚罡和陈有为往屋子里边退,三个人先后回到屋子里,尧不圣退守到门口后就不再退了,他挡在门口,一人如城关。

“恩公。”

尧不圣一刀戳死一个敌人,也不回头,看着面前无穷无尽一样冲上来的敌人,忽然笑了笑。

“那条命,我还给你们吧,自此之后,两不相欠了。”

他一刀砍翻冲到身前的敌人,再一刀把后面的人脸上扫出来一条血痕,从左到右横扫过去,那人的脸上就裂开了一条狰狞的口子。

尧不圣大声说道:“你们走吧,从后窗杀出去。”

刚财喊道:“走!”

刚罡和陈有为对视了一眼,俩人去拉刚财,可是刚财却已经一步冲到尧不圣身边,他回头看向那两个徒弟,眼神里都是不舍。

“走吧,陈老狗死了,我得把他的尸首抢回来,你们出去后去找人,找你们认为可以找的人,如果他们愿意来帮的话,就说明可以投靠,去吧。”

他一低头从尧不圣旁边钻到了屋子外边,回身把房门关上,然后把锁在外边锁好。

刚财握紧了手里的烟杆,他看着面前已经挤满了院子的敌人,视线逐渐转移到了不远处,他的老伙计就在那躺着呢。

“尧公子,这就是命吧。”

刚财深呼吸,然后朝着陈有为尸体那边冲了过去,只有三步远,可是这三步之内全都是敌人。

烟锅砸死了一个,又砸死一个,可是敌人好像不怕死一样,因为他们人多势众,人多到一定地步就会变得很有勇气,他们倒下去一个上来一个。

刚财杀了六七人之后才发现,自己只往前冲了一步,距离他的老伙计还有两步远。

他的老伙计身上被人踩了无数脚,这让他的眼睛骤然发红。

“都给老子死!”

他咬着牙冲上去。

尧不圣在他身后喊了一声:“别冲动!”

哪里有什么冲动,只是一定会如此。

很多年前,刚财蹲在那个胡同里问陈有为道:“咱俩做了这样的事,算是欺师灭祖了吧?如果有报应的话,咱俩应该死无全尸。”

陈有为笑了笑道:“都死了,你还怕什么死无全尸?”

刚财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怕死,我是觉得,咱俩死的那么丑,总得有个人把咱俩收拾一下吧。”

陈有为道:“你才丑,我死也是漂漂亮亮的,因为我长得比你俊多了,我就算是死了,也得是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脏的死,比你强,最起码我这张英俊潇洒的脸得是干干净净的。”

刚财撇嘴:“呵,啐!”

陈有为哈哈大笑。

“找个徒弟吧。”

刚财说:“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盗亦有道,也告诉他们,千门和雀门,不该存在,咱俩没了之后,就让他们各谋生路去,咱俩死的时候就图个干干净净,可是收俩徒弟的话,得让他们活的干干净净。”

“行。”

陈有为笑了笑,忽然看到不远处街边蹲着俩脏兮兮的小孩子,五六岁模样,两个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沦落至此。

“小孩儿!”

陈有为朝着那俩孩子喊:“过来,想不想吃饱饭?”

那俩小孩立刻就跑过来,两个孩子脸上都脏的不像话,可是眼睛都那么明亮,那么干净。

“你俩是兄弟?”

“不是,我俩也刚认识,他刚刚给了我一块馍,说这块馍给了我,以后我就是他的小弟了。”

说话的小孩子是陈有为,给他一块馍却自己饿着肚子的小孩是刚罡。

“以后跟我们吧。”

陈有为对比了一下,指了指陈大为:“这个长得俊一些的归我,那个愣头青似的归你。”

刚罡问:“真管饱?”

“真的!”

“那行,我跟谁都行。”

陈有为哈哈大笑,指着那个矮一些的说道:“以后你姓陈,叫......大为,你师父我叫陈有为,你得比我有出息,你就叫大为,陈大为。”

刚财笑道:“那这个臭小子就叫刚罡,老子叫刚财,他就叫刚罡,明天带着他俩酒肆老王家门口拉他两坨粑粑,那老家伙抠门的很,都不愿赊给我们酒喝,他要问谁拉的,就说陈大为刚罡拉的。”

他笑着问他徒弟:“老子给你取这名字怎么样?陈大为刚罡拉的,那肯定是陈大为挨揍啊。”

说完,自己哈哈大笑。

刚罡咧开嘴笑着说,管饱,叫啥都行。

陈大为也咧开嘴笑,傻了吧唧的说,管饱,谁拉的都行。

院子里,刚财又连杀七八人,眼看着就到老伙计身边了,旁边一把剑毒蛇般刺过来,噗的一声刺中他的侧肋,他身子一僵,低头看了看,没理会那剑,硬是一步跨出去到了陈有为身边。

他倒在那,抬起手在陈有为被踩脏了的脸上不停的抹着。

“老狗,你说......你死的时候得干干净净的,看看,你多脏......这离了我,你可怎么行啊。”

他越抹,陈有为脸上的血越多。

“怎么就......擦不干净呢。”

刚财躺在陈有为身边,手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