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五十章 缘由

不让江山 知白 747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他们没有能按照原计划撤出青州王的王府,所以后边的行程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那个人。

甘道德的谋士许儒在黑暗中一步夸出来,拦在李叱他们身前,而且还朝着李叱招了招手,喊了一声宁王。

如果不是这一声宁王的话,李叱可能已经在境况紧急之下出手了。

这一声宁王,在如此夜里,如此境况,确实把李叱惊着了,也把其他人都惊着了。

“你到底是谁?”

李叱立刻就问了一句。

“先随我来,路上说。”

许儒回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李叱他们对视了一眼,居然真的跟了上去,余九龄他们有些犹豫,可是看起来李叱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大步走着,余九龄他们也只好跟着。

许儒在前边带路,他们很快就到了后院的一处僻静所在,许儒指了指角落处:“衣服都在那边,你们先换上。”

李叱先一步过去看了看,那里藏着的,竟都是屠王军的军服。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最起码现在不是,至于以后是不是,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许儒道:“换好衣服之后,我带你们还要回到之前的所在,如果你们连夜出城的话必死无疑,甘道德昨天秘密调动了五万大军在城外戒备,此事知情者甚少,好在我是其中之一,所以你们若是连夜出去,就是必死无疑。”

李叱他们再次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李叱就点了点头:“先把衣服换了再说。”

众人动作迅速的把外衣脱了,换上了屠王军的衣服。

“都跟在我身后。”

许儒交代了一句,然后带着他们又原路返回。

一路上遇到不少屠王军的人,不管是将军还是士兵,没有人会怀疑许儒。

许儒看起来也极为自然,一路上都对那些领兵的人吩咐着如何去做,他们就这样一路回到了刺杀甘道德的那个小院里。

院子里此时戒备森严,许儒看了看那个领兵的将军吩咐一声:“高将军,带你的人把整个王府都围起来,这里交给我就好。”

姓高的将军应了一声,带着手下人撤了出去。

此时此刻,小院里就剩下李叱他们和许儒,还有地上的尸体。

元见离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杀了出去,还是闯到了别的什么地方。

近处没有喊杀声出现,也许真的被他冲出了。

在那种情况下元见离还能离开这个后院,就足以说明此人的强悍,如果不是之前和李叱交手受伤的话,可能杀出去会更快一些。

“一会儿我会带着你们出王府,然后到我府里先住下,然后我再找机会派你们出城,到时候你们就可离开了。”

许儒缓缓吐出一口气,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会怀疑到他们,然后又补了一句:“现在我可以简单解释几句,详细的等出了王府再说。”

“第一。”

他看向李叱:“我猜测你是宁王,没有见过,但我觉得猜测的应该很准。”

李叱不置可否,也没有任何表情。

“第二,宁王以为甘道德真的那么好杀?”

许儒轻轻笑了笑,脸色稍稍有些得意。

“甘道德的刀法武功,在屠王军中也几乎无人可敌,宁王之前一刀就斩落了甘道德的头颅,难道不觉得太容易了些?”

李叱这次回了一句:“你给他喝的酒有问题?”

许儒嗯了一声:“没错。”

他再次往四周看了看,起身道:“

你们留在这,切不可随意出去。”

然后大声说道:“你们好好守护着大王的尸体,不准任何人随意靠近!”

说完之后大步走到门口,门外的士兵见了他纷纷行礼,他又大声喊道:“所有人不准进入这个院子,我已经命人严密保护大王尸体,你们守在院子外边。”

说完后加快脚步离去,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余九龄压低声音对李叱说道:“当家的,咱们就真的听他的?万一他是去喊人的,我们走都走不了了。”

李叱道:“他没必要这么麻烦,算准了我们的撤离路线,只需带人在那堵着即可,何必把我们带回来。”

余九龄想了想,好像也对。

归元术道:“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来,就在不久之前,他和许儒两个人还在甘道德面前互相指责。

他说他是外贼他说是内贼,甘道德还说,你们两个就这点本事吗,抓不到外贼,就互相指责对方是贼,你们好歹也是我的左膀右臂,你们就不能团结一些?

此时想想,倒是真够讽刺的。

俩人,左膀右臂,还真的都是奸细。

这么想的话,甘道德不死都难。

李叱道:“不管他是何方神圣,但最起码在杀甘道德这件事上,他应该真的帮了忙,我动手的时候就看出来了,甘道德不对劲,那绝对不是喝多了酒的样子,大概是被人下了药。”

归元术又回忆了一下,在晚宴开始之前,许儒确实对甘道德说过......大王你只能吃面前的食物,只能喝我给你的酒。

“等等看吧。”

澹台压境道:“虽然不知道他是谁的人,最起码目标一致......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明白了。”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李叱道:“那个见离......”

李叱道:“强的离谱,我虽然没有算输,但我不可能真的赢,他只是没有我打架打的多......真要是说实力,他远胜于我。”

然后他笑了笑:“所以我真的很牛批啊。”

许儒必须离开,不然的话一直都留在这,就显得有些不太对劲。

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他当然要去安排很多事,还要去和屠王军中的那些领兵将军们议事。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许儒才回来,这个时间应该也是他算计好的,正是天亮之前最黑暗的时候。

“你们随我走。”

许儒朝着李叱他们吩咐了一声,然后看向身边的一位将军说道:“大王的尸体交给你来保管,记住,无论如何不要再交给其他任何人,不然的话,你也不能占据主动。”

那人连忙应了一声,好像还对许儒千恩万谢似的。

许儒带着李叱他们正大光明的出了青州王府,然后回了距离此地大概有三里外的住处。

这是一处看起来并不算很起眼的小院,院子里很干净,没有花草树木,地面都用石板铺了。

“到了这就可以放心了。”

许儒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昨夜里连夜去安排,接连见了好几个人,挑拨屠王军那些领兵之人的矛盾,大概用不了多久,屠王军就会四分五裂的打起来。”

许儒进了屋子之后就坐下来,显然是真的有些累了,坐下来就不由自主的长吐一口气。

一个小书童快步过来给他泡茶,也给李叱他们一人倒了一杯。

许儒吩咐他道:“去准备一些早饭,不要出去买,如往常一样在家里做。”

等小书童出去之后,李叱抱拳问道:“先生到底是谁?”

许儒 笑了笑道:“在回答宁王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请宁王回答我一个问题......宁王觉得,我是如何猜到你是宁王的。”

李叱是真的没办法猜到,他又不是神,掐指一算就能算到一切的因果。

况且如果他有这么神的话,直接掐指把甘道德掐死不就完了吗。

见李叱不答,许儒又笑着问道:“那宁王觉得,这个世上最了解宁王的对手都有谁?”

李叱坐在那仔细思考起来。

最了解自己的对手?

归元术此时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李叱说道:“我在到了无来城之后,因为知道屠王军去了冀州,一定会屠杀冀州百姓,造下杀孽,所以猜测到你一定会亲自到无来城杀甘道德......我猜得到,还有谁猜得到?”

李叱听到这句话后,不由自主的长长吐出一口气。

“呼......”

他看向许儒:“他在我南下之前,就派人给你送了信?”

许儒知道宁王猜到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少主他离开龙头关之前,就猜到了宁王会亲自到无来城报仇,他在信中说,这世上别人不敢做的,宁王一定敢做。”

其实信上的原话是......这个世上别人不敢做的傻事,李叱他就敢做。

李叱再次深呼吸,心情有些复杂。

他到龙头关之后,庄无敌就告诉他曹猎出现过,还给李叱留下了一些礼物。

那个盒子里装着的,是慕风流所掌握的大量暗道钱庄赌场的生意,和几处存银之地的位置。

不得不说,曹猎能给李叱留下这些东西,李叱都完全没有想到。

“宁王。”

许儒起身进了里屋,不多时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信封。

他将信封双手递给李叱道:“少主一共给我送来两封信,一封信是给我的,看过之后我已经烧掉了,一封信是给宁王你的。”

李叱把信封接过来,道了一声谢。

他把信取出来展开看,信不是很长,却把李叱看的心情格外复杂。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种报复的方法,但我知道,越强势的方法,对你来说越没有什么效果。

我一直都在想,我该做些什么才能让你难受起来,想来想去,唯有一计能让你永远都会难受。

你缺钱,我在龙头关为你留下大笔金银,你不可能不用,因为你急需用大笔的银子来安抚百姓,来扩充军队。

你这样的人,才不会管钱是为什么来的,只要用在最合理的地方,你就会用。

我不杀你,那是很麻烦的事,搞不好还会把我自己的命搭进去,这个世上还有那么多美景我没有领略,还有那么多美女在等我怜惜,我何必要赌上性命,我只需让你想到我,你就心里难受的要命。

我算到你必去无来城,我在无来城中为你安排了人接应,到时候你会发现,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欠来欠去,始终都是你欠我的。

我太了解你,别人欠你的你才不会难受,你欠别人的还不上,你才真的难受。

哈哈哈哈哈】

许儒等李叱把信看完之后说道:“我为少主手下,少主吩咐的事,我必会竭尽所能......明日,我以为甘道德寻找墓葬之风水宝地为名带你们出城,到时候你们自管离去就是了。”

李叱看向许儒,沉默了片刻后问道:“四有?”

许儒微笑着点了点头:“我本名许有儒。”

李叱嗯了一声,低头看向手里的书信,不得不承认的是......曹猎啊曹猎,你确实看破我了。

你确实也知道了,如何让我难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