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章 酒坛与金甲

不让江山 知白 681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后院,李叱把宾客的车马都检查了一遍,他的人每一辆车都没有漏过,可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李叱却没敢掉以轻心,这些车马进来已经有一段时间,后院人又少,之前并没有盯紧。

因为紧盯着的都是那些人,对于空荡荡的车马,将军府护卫没觉得有什么必要死盯着。

虽然进将军府之前,所有车马都会被将军府护卫检查,可若是高手藏于车下,或是挂在车顶,再以什么东西遮挡,也不好察觉。

月麦说过,飞云渡的那些杀手,他们有各种各样神异的武功,令人防不胜防。

想到这一点,李叱忽然又回到停放车马的地方,把车门打开,果然在其中一辆马车上看到了一个酒坛。

这酒坛不算小,装三十斤酒不成问题,可正常来说,不可能容得下一个人,那酒坛的口,人就不可能进得去。

李叱小心翼翼的过去,找了东西把酒坛挑翻,酒坛从马车上滚落下来摔碎,是空的。

可是李叱并没有松口气,恰恰是因为酒坛空着,所以更让他怀疑起来。

宾客的车马上放着空的酒坛,这本身就似乎有些不合理。

若一个人喜好饮酒,车马上长期备着酒水也不为过,但哪有这么巧还是空的。

李叱蹲下来检查了一下那酒坛,闻了闻,并没有酒气,这就更不对劲了。

他又起身往车厢里看了看,见角落处有酒坛的封口,推测之前酒坛是封着的。

但这封口是布,必是之前盖在酒坛上,之所以用布是怕把酒坛里的人憋死。

“查一查这是谁的车马。”

李叱吩咐了一声,然后又指向其他车马:“都看看,有没有这种酒坛之类的东西,或是其他什么坛坛罐罐。”

他的人立刻分散开检查,此时院子里停放着的二十几辆车马,绝大部分都是那些小国使臣的。

“查到了。”

将军府的护卫跑过来对李叱说道:“这是龟兹国使臣的车马,他们的车夫就在那边厢房里休息。”

李叱立刻说道:“把人带过来。”

将军府的护卫已经得到军令,李叱的吩咐他们要听,所以立刻就跑去后院厢房那边。

不但把龟兹国的车夫带了回来,其他各国使臣的车夫随从,只要在这的全都带了过来。

这龟兹国的车夫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西域人,看起来有些惶恐,他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神里还有些茫然。

“你车里的酒坛是怎么回事?”

李叱问。

那车夫也会中原话,连忙回答道:“那酒是今天一早,卯犁国的使臣伞丁将军所赠,每位大人都有。”

旁边一个随从说道:“是,我们的车马里也有,都是一早卯犁国伞丁将军赠送。”

李叱微微皱眉:“为什么要赠你们酒?”

那随从回答道:“昨夜里,伞丁将军忽然派人邀请各国的使臣,说是代表卯犁国新皇宴请诸位大人。”

他看了李叱的脸色后,继续说道:“卯犁国前阵子刚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新皇登基,与诸国还没有什么正式往来。”

“所以昨夜里伞丁将军突然邀请诸位大人,大人们也不好拒绝,于是就凑在一起。”

“伞丁将军还说,若都在他住所相聚,难免引人误会,所以就在院子里摆 下酒席。”

“期间,伞丁将军只说是代表卯犁国的皇帝陛下,与诸位使臣大人见一见,打个招呼。”

“还说他从卯犁国带来数百坛美酒,其中一半是献给澹台将军的,以做寿礼,另外一半是分送给诸位大人的。”

“他还说,卯犁国内有事等着他回去处置,今日参加完澹台将军的寿宴之后就要急着赶回去,所以这酒,一早上就分送过来,这一番好意,诸国的使臣大人都不好拒绝,只是有的要了一坛,有的留下多了些。”

李叱听这随从一口气说完后,立刻追问了一句:“这酒是你们自己搬上车的,还是他们送上车的?”

那随从回答道:“他们就在官驿门口送,都是他们的人搬运上来,不过我还挪了挪,有些分量,颇为沉重。”

李叱回头看向他的人,亲兵跑过来说道:“所有酒坛都是空的,没有酒也没有其他东西。”

听到这话,那随从都楞了一下,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不可能啊,那酒坛沉重,我动过的......”

李叱又问道:“除了酒之外,还送了其他东西没有?”

那个随从摇了摇头后说道:“我们这里只有一坛酒,其他使臣大人有没有别的,我也说不出清楚。”

李叱吩咐手下人道:“把后院仔仔细细的翻一遍,任何地方都不要疏漏。”

他说完之后立刻转身,朝着前院那边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前院里,卯犁国的使臣伞丁朝着大将军澹台器俯身一拜。

“大将军,我这次还带来了上百坛产自我们卯犁国的独特美酒,都是陈酿,用以给大将军祝寿,宾客畅饮,还请大将军笑纳。”

澹台器礼貌性的笑了笑道:“多谢,你们也是有心了。”

伞丁一摆手,他的人把酒搬过来,就堆放在院子里,一坛一坛的堆起来,看着确实能有上百坛,甚至更多。

伞丁笑道:“这些美酒,都是我卯犁国皇宫酒窖所藏,少的也有十几年,多的已有数十年,陛下说,只有为大将军祝寿,这些酒才算是有了真正的用途,也唯有这般美酒,才勉强配得上大将军身份。”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澹台压境看到李叱急匆匆跑过来,他连忙过去问怎么回事。

听李叱说完后,澹台压境的脸色就微微变了变,若这酒坛之中藏有杀手,确实防不胜防。

一旦酒席开始,这些酒坛就会分发到各处,天知道会出多大的乱子。

“等一下。”

澹台压境走到伞丁身前,笑着说道:“这酒既然都是陈酿佳酿,不如咱们先品尝一下?”

他注视着伞丁脸色,伞丁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但很快点了点头道:“那当然好,我来为少将军取酒。”

“不用,我自己来。”

澹台压境迈步过去,没有在外围拿酒,而是搬开几坛后,从里边拎了一坛酒出来。

他拎着酒坛往回走,装作脚下绊了一下,酒坛就被他甩了出去,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碎了。

酒坛一碎开,酒液泼洒出来,那琥珀色的酒液流了一地,酒香立刻就释放出来。

这一下,澹台压境愣住了,李叱的眉头也微微皱了皱。

澹台器装作不悦道:“你怎么如此毛毛躁躁,摔了伞丁大人的美酒,也是折了人家的好意。”

澹台压境道:“对不起父亲,确实是我毛躁了,我再去取一坛酒回 来。”

说完转身,又回到放酒的地方,这次挑选了更靠里边的酒坛,提起来,感觉和刚才的那坛酒分量差不多,于是又放下。

他就这样,拎起来一坛,觉得分量相差无几就放下,再提起来别的,一次一次......

就在这时候,月氏国的使臣庞特狄从另外一边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大将军,你看这边,我月氏国皇帝陛下还有一份重礼,让我务必在大将军寿辰之日,亲手交给大将军,这份重礼,不在之前的礼单之中。”

月氏国曾经是西域最强大的帝国,差一点就将整个西域统一,那时候,是堪比黑武帝国的庞然大物。

那时候中原是大周王朝,实力也极强悍。

在西域没有任何一个敌人能够击败月氏国,可月氏国却毁于内乱。

月氏国一分为三,其中之一就是现在的卯犁国,还有一个名为普参国,最后这个就是月氏国,依然沿用国号。

这三国如今实力相当,但在之前,月氏国继承了当初的国都,也继承了大量的军队,所以当时最强。

只是后来接连出了几位不成器的皇帝,又好战,连续对其他两国发起战争,结果多数是以惨败告终。

这样一来,月氏国的国力也大打折扣。

在此之前,卯犁国的前身是飞丁坦,飞丁坦的老皇帝名为塔克里,生性温厚,以宽待人。

可是月氏国以为这位老皇帝可欺,不断挑衅,两国二十年来就打了十四五次,各有胜负。

月氏国和飞丁坦,关系最是僵硬。

如今飞丁坦已灭,老皇帝身死,储君逃亡,契桦梨篡位后,将飞丁坦改名为卯犁国。

月氏国的使臣庞特狄拍了拍手,随即有手下人抬着一件东西上来。

在阳光下,那东西灿灿生辉,看起来,竟然像是一套纯金打造的铠甲。

这东西别说穿得不穿得,就说其价值,便不可估算。

这套金甲是一套全覆盖的甲胄,盔上也有面甲,虽然金光闪烁可铠甲造型古朴,不像是新做出来的。

庞特狄得意道:“这是我月氏国古圣皇帝陛下的铠甲,一直供奉于金殿中,至今已有近千年,如今我月氏国皇帝陛下,敬重大将军为人,仰慕大楚文化,所以愿意将这金甲送给大将军。”

看到这金甲所有人都有些吃惊,若这套铠甲,真的就是那位曾经几乎一统西域的月氏国皇帝的金甲,那其价值更加不可估算了。

能献出这套金甲,不仅仅是敬重的事,更可以说是臣服,连先皇的金甲都能献出来,态度可谓清清楚楚。

庞特狄道:“把古圣神甲搬到近前来,请大将军过目。”

他的四个随从抬着木架过来,可见这套金甲分量有多沉重,非但金甲完整,木架上还挂着一把镶嵌着宝石的弯刀。

庞特狄笑道:“这弯刀,也是我月氏国古圣皇帝陛下的佩刀,古圣皇帝当年,就是穿着这套神甲,用这把神刀,指挥月氏国百万雄兵,所向无敌。”

他俯身一拜:“如此重宝献给大将军,一是祈愿两国交往和睦长久,二是祈愿大将军身体康健百战百胜。”

此时此刻,站在酒坛旁边的澹台压境看到他父亲要上前去看那金甲,脸色一变。

“父亲,我来替你看。”

澹台压境喊了一声,快步离开。

也就在这一瞬间,旁边一个酒坛忽然动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