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七十五章 背黑锅的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55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廷尉军的事,李叱是绝对不会插手的,这是当初他就答应了高希宁的事。

男人答应女人的事都不算数的话,那么一个男人答应男人的事,大抵也没有多少算数的。

吃饭的时候,高希宁给李叱盛了一碗汤放在面前,坐下来后说道:“廷尉军这边,扩充了四百人,已经有一千二百人的规模。”

一千二百人,这是一营的军制,倒也不算少了。

她看向李叱道:“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队伍的规模都不会再扩,维持即可。”

李叱嗯了一声:“听你的。”

高希宁一边吃饭一边说道:“队伍到了这个规模,就要选拔人才作为头领,前阵子叶先生和我在廷尉军内搞了一次比试。”

当时李叱也去了的,当时看到了几个人,他一直记在心里。

李叱道:“尚青竹,方洗刀,杜颜这几个年轻人都很不错。”

高希宁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记住这几个人。”

当时那场比试,不仅仅比的是武艺,还有各方面的素质,这几个人都大放异彩。

与宁军的军制略微有些不同,廷尉军这一千二百人,五个人为一组,组有组率,十个人为队,队有队率,百人为一团,团有团率。

三团为一旅,旅有旅率,但旅率不称为旅率,称为百办,三旅为一营,营有校尉,但在廷尉军不称校尉,称为千办。

高希宁道:“他们三个人都已经提升为百办,我安排他们出城去历练了。”

李叱点了点头:“多走走江湖也好,他们年轻,缺的只是些江湖经验。”

高希宁嗯了一声,想着这次他们出门能平安回来,多的就不仅仅是江湖经验,还有生死经验。

二十天后,安阳城。

将军府。

孟可狄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些江湖客,其实满眼都是不屑。

他是军伍出身,从来都看不起这些江湖出身的人,可是有些时候,江湖手段不得不用。

冀州一场惨败,让安阳军元气大伤。

在南边和杨玄机对峙的武亲王都得到了消息,派人送信回来,把孟可狄一顿臭骂。

孟可狄知道自己有多丢人,也知道这是多大的耻辱。

然而在军事上,他又没办法尽快去报仇。

安阳军的损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补充回来。

连打都没打,人家用一场大水,就把他数万大军打的损失过半。

回到安阳城之后,孟可狄被气的大病一场,足足病了两个月。

病好了之后,他就在筹谋报仇的事。

而此时,派往冀州调查的人也回来了。

那个来安阳的李怼怼,哪里是什么沈医堂的东家,而是燕山大贼李叱。

孟可狄知道燕山贼,曾经最辉煌的时候拥兵二十万,雄踞北方。

大当家虞朝宗被人称之为绿眉天王,在冀州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和地位。

而这个李叱,就是当时燕山贼的三当家。

绿眉军被击败之后,李叱收拢残兵成了这伙贼兵新的大当家。

消息查实了之后,孟可狄更气。

他一世英名,居然被一个山贼的当家毁了,而且毁的彻彻底底。

自此之后,人们提起孟可狄,自然而然的就会提起他在冀州的惨败。

更要提及,人家在他的地盘上,把他耍的团团转。

这种耻辱,唯有杀了李叱才能洗刷。

按照军人的做法,当然是在战场上名正言顺的击败李叱,这才是真正的报仇。

可是现在安阳军的实力,已经不允许他有所冲动。

曾经有八万大军的孟可狄,经此一战后,兵力已经只剩下不足五万之数。

而他已经查清楚,如今的所谓宁军,已有差不多五万兵力。

五万打五万,还是攻打坚固的冀州,根本没有胜算。

况且现在已经到了冬天,最不适合动兵的时候,田野里除了干草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出兵的话他的队伍吃什么?

所以孟可狄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找江湖上的高手去把李叱杀了。

“将军。”

丁胜甲俯身道:“他们已经在院子里等了半个多时辰,这个天气......”

他看了看孟可狄的脸色,话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丁胜甲当然知道孟可狄看不起江湖客,也知道现在孟可狄看他有多不顺眼。

不得不说,李叱到安阳的事,与他有着巨大的关系,就是他把李叱介绍给孟可狄的。

从一开始,丁胜甲就被李叱骗了,而且被骗了之后,还在帮着李叱骗了更多人。

孟可狄兵败之后,不止一次痛骂丁胜甲,骂他是废物,骂他是白痴,骂他是安阳军的耻辱。

丁胜甲心里愧疚,除了默默忍着,还能怎么样。

所以现在丁胜甲每次见到孟可狄,心里都有些发毛,他甚至开始刻意的躲着孟可狄。

然而孟可狄却不想躲着他,看到他依然是没有好气,哪怕不再痛骂,也会经常说一些阴狠讽刺的话。

这就让安阳军内的气氛,变得格外尴尬。

其实每个人也都知道,孟将军只是把丁将军推出来背了所有的黑锅罢了。

作为一军主帅,被骗的事可以怪罪丁胜甲,但战败的事能怪丁胜甲?

孟可狄只是面子上太难看了,这种耻辱他不愿意接受。

所以就一次一次的靠羞辱丁胜甲,来换自己心里的那一点点安慰。

听到丁胜甲说话,孟可狄皱眉道:“你是在心疼他们?”

丁胜甲张了张嘴,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什么,孟可狄语气平淡却藏着无比阴寒的说道:“既然你心疼他们,那你就去外边陪他们吧。”

丁胜甲在心里叹了口气,起身,行礼,然后走出大厅。

薛纯豹死了之后,孟可狄新提拔起来的将军来一护是个年轻气盛的人。

趁着丁胜甲正在失势的时候,也没少落井下石,而这其中也有缘由。

来一护对孟可狄说道:“丁将军也是,他可能是因为上次的事,过于内疚,所以觉得这事就只能靠那些江湖客来办,于是太在乎了些。”

“将军也不用太生气,丁将军也是为了报仇,虽然这些江湖客一多半是他找来的,但他不一定有什么私心。”

听到这句话,孟可狄脸色一变。

“私心?”

孟可狄看向来一护说道:“他有什么私心?”

来一护面色有些尴尬的说道:“属下这是说错了话......其实,也只是听了些传闻。”

他压低声音说道:“属下的一个亲兵,和丁将军府里的一名仆人是同乡,偶尔会在一起聚聚,属下的亲兵听说,丁将军经常在家里发脾气,还......”

说到这,他看向孟可狄道:“这有些话,属下也不敢说,确实没有真凭实据,说了的话,反而像是诬陷丁将军。”

孟可狄道:“你只管说,真的还是假的,我自会判断 。”

来一护叹了口气道:“只是听说,有一次丁将军喝多了酒,在家里大发雷霆,对下人有打又骂,用马鞭抽打一个下人,一边打一边说......都是你自己无能,怪我做什么!”

“嗯?!”

孟可狄的眼睛骤然睁大。

来一护道:“我猜着是假的,丁将军追随将军多年,忠心耿耿,或许是他手下人挨了打,所以故意编排的假话,败坏丁将军的人品。”

孟可狄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来一护道:“所以属下把那亲兵痛骂了一顿,还以军法处置。”

孟可狄听到这句话,侧头看向来一护说道:“明日让你那亲兵来我府里。”

来一护俯身道:“是......”

孟可狄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件事,就不用丁胜甲操持了,你替我去见见外边那些江湖客,让丁胜甲回来,我有话和他说。”

来一护起身,看起来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心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丁胜甲,以后你别指望还能像过去似的,在安阳军中呼风唤雨。

曾经,孟可狄手下的两大战将,一个薛纯豹一个丁胜甲,皆为安阳军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在军中,哪怕是与薛纯豹和丁胜甲同级的将军,见了他们两个也要点头哈腰。

这两个人又都是强势的性格,得罪人的事,得罪人的话,都不少。

原本来一护一年多前就可被提升,当时孟可狄问丁胜甲的意思是什么。

丁胜甲说,来一护才二十几岁,着实年轻了一些。

所以这一句话,把来一护又给压了回去。

来一护的出身,本就非同小可。

如今在京城中戍卫的禁军大将军来永儿被封国公,皇帝杨竞对他也颇为重视。

来一护是来永儿的侄子,皇帝杨竞让他来安阳城,目的自然也就显而易见。

当时明明是孟可狄要压他,知道他是皇帝派来监视自己的,孟可狄心中自然不爽。

所以他授意丁胜甲,在提拔来一护的时候故意说几句话,借此把来一护打压下去。

来一护自然不知道这是孟可狄的意思,心中对丁胜甲的怨恨,日益加重。

此时此刻,孟可狄无人可用,把来一护提拔起来,这就给了来一护报仇的机会。

不多时,丁胜甲从外边进来。

孟可狄指了指对面:“坐下来说吧。”

丁胜甲道谢,在孟可狄面前坐了下来。

孟可狄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笑了笑说道:“我最近也是烦心事太多,而你又是我身边老人,所以对你发脾气也多了些,你莫要记恨。”

丁胜甲心里一喜,连忙俯身道:“属下不会,属下也只是想为将军分忧。”

孟可狄点了点头道:“我自然知道你的忠心,你不用想太多。”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我听闻你最近身子不大好?”

丁胜甲道:“只是有些着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孟可狄就语气平淡的说道:“身子不好就歇歇,你若是再有什么事,我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这样,我给你三个月的特假,你回家休养,队伍的事你就不用惦念了,我会安排人替你先带着。”

他摆了摆手道:“回去好好养病,不要去想太多,我对你,一直信任。”

丁胜甲的眼睛骤然睁大。

他看着面前的将军,好像突然间不认识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