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七十二章 宁旗

不让江山 知白 775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城。

李叱万万没有想到,唐匹敌带着百万家财去了纳兰草原,并没有买回来战马。

一匹都没有买回来。

“一百万两银子。”

唐匹敌看向李叱淡淡的说道:“六千纳兰勇士,三年,我没有买来战马,但我雇来了一支纳兰草原上最精锐的骑兵。”

李叱眨了眨眼,思考了一下,然后嘴角就开始往上扬,没多久就快咧到耳朵那去了。

“我去,老唐!”

李叱在唐匹敌肩膀上使劲儿拍了一下:“这么赚的吗?”

用一百万两银子,最多只能在纳兰草原上买回来六千匹战马。

一百六七十两的价格是战马的钱,可是现在多了六千名勇士。

六千匹战马有价,六千名善战的纳兰骑兵有价吗?

他问唐匹敌道:“孛儿帖赤那还有没有别的想法。”

唐匹敌笑着回答道:“他没有提条件,他说他把我们当朋友看,哪怕没有那百万两银子,你请他发兵帮忙,他也一定会来。”

唐匹敌认真的说道:“所以我给了他一个许诺,他自己不提,但我得给。”

李叱点头道:“那是必然。”

唐匹敌道:“不问问我给他什么许诺了?”

李叱道:“不管是什么,你给的就是我给的。”

唐匹敌回答:“草原之主。”

李叱楞了一下,这个确实有那么一丢丢超出想象,所以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唐匹敌笑了笑道:“我对孛儿帖赤那说,他的六千精骑借给我,等到以后,我们会帮他打到外草原去,他来做草原之主。”

李叱思考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那就这样。”

唐匹敌问李叱:“你没有觉得我答应的事有些离谱吗?对比来看,再想想六千精骑用三年,没觉得亏?”

李叱道:“没觉得。”

他把胳膊搭在唐匹敌的肩膀上,笑了笑说道:“孛儿帖赤那把六千精骑借给我们,这是人情,那一百万两银子和六千精骑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你说将来帮孛儿帖赤那做草原之主,他相信你说的话吗?”

唐匹敌道:“他说相信,但并没有把我的许诺当回事。”

李叱笑道:“所以算是不信你,那咱们就让他看看,你说的话到底算数不算数。”

唐匹敌看了李叱一眼,也笑起来。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亲兵跑来,说是纳兰草原的骑兵已经回来了。

李叱和唐匹敌对视一眼,随即同时迈步往外走。

余九龄靠在旁边柱子上,看着那两个人几乎同步的动作,又看向在旁边傻笑的高希宁说道:“宁哥,我真的觉得有时候你是多余的。”

他说完后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不是你有时候是多余的,是我有时候觉得,而你是所有时候都是多余的。”

高希宁眼睛微微一眯。

余九龄跑出去跟上李叱他们,回头朝着高希宁笑道:“我去帮你盯着他们俩。”

城门口。

李叱见到孛儿帖赤那后,笑着迎接过去,孛儿帖赤那从战马上一跃而下,跑到李叱身前。

李叱刚要说话,孛儿帖赤那直接给了李叱一个熊抱,很用力的那种。

“兄弟。”

孛儿帖赤那松开手,扶着李叱的肩膀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唐匹兄弟说,你去了南方,我还以为这次见不到你了。”

李叱道:“若知道你会来冀州 ,我就插上翅膀飞回来了。”

余九龄在旁边想着,当家的果然是渣男,居然对一个男人说的话也能如此热烈。

再说,插哪儿?

孛儿帖赤那笑道:“刚刚我带着草原上的汉子们追杀了一阵,你的那些敌人应该不会再敢回来了。”

他拉着李叱的手,一边走一边说道:“追杀出去几十里,逃走的人连头都不敢回。”

说到这,他侧头喊了一声:“孛儿帖腾哥,你过来。”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跑上来,肤色发黑,一脸憨厚,眼睛却很亮,像是天上的星星。

孛儿帖赤那对李叱说道:“这是我的弟弟,虽然不是亲弟弟,可却如亲兄弟一样,是我们孛儿帖家族的勇士。”

他又对孛儿帖腾哥说道:“以后你就留在李叱这里帮他做事,你记住,他就好像我一样,我是你的哥哥,他也是你的哥哥,唐匹也是你的哥哥,你如何对待我,就要如何对待他们。”

“是!”

孛儿帖腾哥把手放在胸口,朝着李叱俯身一拜:“李叱哥哥。”

李叱哈哈大笑道:“好好好。”

孛儿帖赤那道:“我这次带来的六千骑兵,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每一个都是善战的勇士,我也已经告诉过他们,对你和对唐匹,要像对我一样尊敬,像对我一样的忠诚。”

“李叱兄弟,你和唐匹是我们纳兰草原的恩人,也是我孛儿帖赤那的兄弟,我把他们都交给你了。”

李叱重重点头:“好!”

当夜,李叱被来自草原的客人灌多了。

可多了。

李叱的酒量很好,好到他觉得自己可以打一圈。

连他这样的人,有些时候也没能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

三分之一圈都没到,他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还流了哈喇子。

第二天。

李叱却在如往常一样的时候醒来,起身到院子里练功,夏天的太阳升起来很早,李叱在清晨的阳光中,光着膀子一身汗水。

那一条条肌肉上,汗珠反射着阳光。

练功结束,洗澡更衣,然后和唐匹敌他们一起出城。

队伍分成两路,唐匹敌和孛儿帖赤那带骑兵继续往南,看看安阳军残部是不是确实已经退远。

而李叱则带着宁军队伍到了白坡湖那边,在水寨那清理安阳军的尸体。

尸体捞出来,去掉身上的皮甲,然后掩埋。

这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那堆积如山的尸体,是战争的残酷。

那么多尸体需要处置,并非一天就能做完,可是夏天尸体会腐烂的很快,所以必须尽快处理好。

为了防止瘟疫,处理的尸体的地方,还要用白灰覆盖一层。

然后李叱下令把缴获的兵器甲械运回城里,百姓们可以来这里领取。

当然不是发给百姓们,而是请百姓们帮忙清洗整理。

清洗出来一套皮甲装备,不能暴晒,要在阴凉处风干,然后还要养护。

完事之后,把皮甲交回到宁军大营,每个人可以领一两银子。

这一战之后,宁军在冀州的兵力两万多人,就都有自己的全套装备了。

几天后,孛儿帖赤那离开冀州返回纳兰草原,李叱和唐匹敌送出五十里。

又几天后,李叱收到了从北疆送来的军报,是夏侯琢派人送来的。

黑武人果然南下了,可却如他和李叱判断的那样,根本就没有打算死战。

十五万大军到了北疆后就驻 扎下来,看起来像是来势汹汹,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又三个月后,北疆的军报送来,说是黑武人已经退走,自始至终,都没有攻打边疆。

军报上还说,已经知道了现在的黑武汗皇是谁。

阔可敌大石的弟弟阔可敌已己律在争夺皇位中取胜,这一场争夺,阔可敌皇族和各大家族都牵扯了进去。

最终的胜利者,是踏着无数人的尸体才走上了安放着宝座的高台。

剑门门主为新的汗皇举行了加冕礼,阔可敌已己律站在了黑武权利的最高处。

情报上说,相对于阔可敌大石,已己律性格更为激进,更年轻,也更想有所作为。

但是他又不是一个只有冲动的人,这个人的智谋也不可小觑。

所以他才会只是让黑武大军南下做做样子而已,若真是一个只会激进的人,说不定会亲自率军南下。

他要做的当然是尽快稳定自己的皇位,这可比南下攻打楚国要重要的多。

在黑武的都城中,还有无数人不服他。

对于中原来说,无论如何这都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黑武汗皇在未来两三年之内,可能都没有过多的精力来针对中原。

所以夏侯琢在信里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年的冬天回冀州来,与他们一起过年。

如今已经是深秋,再过几天就是立冬,距离夏侯琢回来其实没有多远了。

更为重要的消息在两天后传来,罗境回到幽州了。

和李叱预料的没有任何差错,罗境这次远征无功而返。

他没能打下兖州,表面上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损失,浪费了一年多的时间。

也如李叱预料的那样,他根本就没有来冀州的打算,甚至都没有派人告诉李叱一声他回来了。

那是一个多么高傲的人,所以他的面子上很不好看。

他宁愿不来冀州,宁愿真的把冀州交给李叱,也不愿意来见李叱他们。

而对于罗境来说,这次远征,哪有什么不胜不败的局面,不胜就是败了。

因为他消耗了大量的钱粮物资,还有不少士兵死在兖州。

幽州本来就兵力欠缺,这一战之后,幽州的兵力就更加显得捉襟见肘。

而在这个冬天到来之前,李叱的宁军兵力已经达到了三万八千。

而这不包括六千纳兰草原的骑兵,只是宁军的兵力。

当然,包括从燕山营撤回来的人。

燕山营还要保留,山寨是大家的的退路,但如今冀州安稳,大本营可以挪到冀州了。

所以李叱派人到燕山,请庄无敌安排得力人手,留下一千二百人守着大营。

其他的队伍,在冬天到来之前,已经转移到了冀州城内。

三万八千人的队伍,足足三军兵马,这样的规模,如何不让人心潮澎湃?

而实际上,如果不是唐匹敌和李叱对治军要求都极其严格的话,军队的数量怕是要翻两番。

以李叱如今的名气,影响,财富,还有冀州的安定,对士兵质量没有要求的话,别说十万大军,十五万人也能有。

然而那样的十五万人,李叱不要,唐匹敌更不会要。

在冀州的城墙上,飘扬着宁字大旗。

那一年,那个孩子有些不理解的跟着他师父走进冀州这座大城。

师父说,你还小,等到你大了你就明白,师父是在给你改命。

五年后,这座大城是他的了。

他也已经不再是个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